第4184章 高调亮相

第四千一百八十四章 高调亮相

大约五分钟之后,陈太忠在众人的围观下,施施然走出单元门,对着年轻美貌的常务副点点头,“去凤凰宾馆吃清汤云吞吧,好久没吃了。”

两辆车启动,转眼疾驰而去,横山区的宿舍大院里,留下了一地破碎的眼镜。

陈太忠高调返回凤凰,并且公然跟吴言走得很近,最后还是去市政府招待宾馆吃早饭——对于凤凰大多数的干部来说,这一系列行为,信息量有点大。

吴市长绝对不排斥这个,事实上她一直在努力,尝试高调而自然地进入陈太忠的日常生活,如果能顶掉荆紫菱的话,那就更完美了。

陈太忠知道她的心思,但是这次他是为家乡父老出力来了,也就不怕人歪嘴,三人施施然走进凤凰宾馆的餐厅,端了早饭,坐到一张桌子边吃了起来。

他怎么回来了?有那资深服务员认出了吴市长和陈区长,马上去汇报张智慧,张总宿醉未醒,正**迷瞪呢,猛地听说这个消息,蹭地就坐了起来,“这小子要回来了?”

凤凰宾馆虽然是接待宾馆,但是没有接待任务的时候,早餐是没什么干部来这里的,在这里用餐的,绝大多数都是住宿的宾客。

不过陈太忠和吴言在这里用餐,还是引来了几个干部,除了张智慧,疾风厂的张爱国也赶了过来,再就是招商办的吉科长和市局的脏活儿小董之类的。

这桌人的热闹,引起了旁边一些宾客的关注,不过当事人真的不在意——接下来的几天里,陈区长要在凤凰高调亮相的,早一点让大家接受,也不是坏事。

所以这顿早饭。他们吃了有半个小时,然后驱车前往市政府。

陈太忠没进政府大院,坐在奥迪车里,在大院门口等着,大约八点十分的时候,吴言的车缓缓驶了出来,后面还跟着两辆车,陈太忠见状,就打着了火。

车队去的第一个地方。就是火车站,吴市长的到来,让车站也是一片忙乱,大大小小的领导都涌了出来,她淡淡地表示——你们忙。我就是看一下,这里的红外测温仪是怎么用的。

这是市里出了钱买来的,铁路系统再独立,也要认这一点,她巡视一圈之后离开,临走时指示:要查进,也要查出。咱凤凰不给别人添麻烦。

平常时候她若是这么指示,铁路上的人听一听也就过去了,但这次他们是真心的感激,这感激不止是两百台红外测温仪。关键是……面对这来势汹汹的非典,铁路的工作人员也很心慌,有了这个东西,就是多一层保护。

不过。铁路系统没啥人认出陈太忠,就算有人认出。吴市长身边的高大男子,是前凤凰科委副主任,也没几个人在意。

相较铁路的反应,公路系统肯买陈区长面子的人,那真的不要太多,一行人往长途汽车站一站:客运办主任郑在富一眼就看到了自家的便宜外甥女婿——他是丁小宁的舅舅。

所以视察了不到五分钟,交通局长牛冬生匆匆赶到,冲吴市长点点头,就热情地跟陈太忠攀谈起来,不多时,分管交通的副市长王伟新也来了。

王市长的到来,让吴言心里分外地感慨,她虽然是常务副,但是对上王伟新这种老牌副市长,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,一般情况下,人家无须太买她的账——大家都是副市长。

就连这次检查非典,交通局领了三百台红外测温仪,并派人来学习,都是牛冬生出的面,王市长只是在电话里淡淡地表示,这个事情我知道了,非典防治有必要,我是支持的。

所以吴言很清楚,王伟新这次能如此快地赶到,是冲着陈太忠的面子——陈某人离开天南一年多,此番陪着常务副市长在凤凰高调亮相,只要是个人就要琢磨,这里面有什么味道。

王市长跟吴市长打个招呼,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陈太忠身上,他笑嘻嘻地表示,“太忠你这家伙,过年想找你喝酒,你也不开机。”

明明是我告诉你的,牛冬生听到这话,嘴角**一下,这话是前一阵他跟王市长说的,过年的时候,他初三初四的时候,给陈太忠打了俩电话,结果活生生没联系上。

“有几天,手机掉水里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后来跟朋友出门玩了一圈,没去给伟新市长拜年,真是惭愧。”

“你这么说,可不就见外了?”王伟新爽朗一笑,抬手拍一拍他的肩头,非常自然地发话,“听说北崇预防非典,很有成效。”

“巴掌大的小地方,预防起来很容易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心里很明白,对方是想了解一下,自己在这种场合亮相的意图——比如说,是不是要回凤凰了。

搁在往日,他不介意直说,自己只是帮忙,但眼下小白全面负责此事,而且阻力重重——吴市长一向强势不假,但是在市级领导层面,她只是个小字辈。

别说王伟新,就是那个出名弱势的乔小树,不卖她账也就不卖了。

所以陈区长就含糊其辞地回答,“凤凰这么大,预防的任务就很艰巨了。”

“我已经向吴市长表过决心了,这件事我是支持的,”王伟新笑着发话,却浑然不提,此前他根本都不跟吴言照面。

“感谢王市长的支持,”吴言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非典的传染性是很强的,亲临一线还是比较危险的,有这个支持就弥足珍贵了。”

她这话要是笑着说,还有几分诚意,可是绷着脸这么说,倒更像是不满和嘲讽了。

然而偏偏地,大家都知道,凤凰的常务副虽然美艳,但从来不苟言笑。

现在的年轻干部,嘴上功夫真是厉害,王伟新心里暗叹。他也把不准吴言的语意,不过这难不住他,于是笑着表示,“陈区长都不怕危险,从外地回来了,我摇旗呐喊一下不算什么。”

他们在这里说笑,其他一干人看得目瞪口呆,尤其是跟着吴言的几个人,最是清楚王市长和吴市长的关系了。心说王伟新什么时候跟吴市长这么近了?

事实上,大家也猜出来了,王伟新的举止,大约跟陈太忠在场有关,可是众人再想一想。陈太忠当年在凤凰确实声名远扬,但也没听说跟王市长走得多近,现在人都到外省了,王市长有必要这么买账吗?

王伟新还真是给面子,吴言视察完长途车站之后,又去凤凰市医院走一趟,他也跟着去了。一路上跟陈太忠嘘寒问暖,很是亲热。

今天还好,没有新增的非典病例,不过由于昨天那两起新增病例。需要隔离观察的人越发地多了,而且那六十多起疑似病例,也是很让人头疼的——每一个病人都不想跟别的疑似病人拼房间。

“现在就在病房里打隔断,”吴言也火了。没办法,准备不充分就是这个样子。她对院长冷冷表示,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给你四十八个小时……如果做不好,你就辞职吧。”

“这个我可以努力,可是……要花钱的,”院长倒是不在乎时间限制,他在意的是资金。

“钱不是问题,只要价格合理,尽管找我报账,”吴言淡淡地回答。

在医院就花了很长时间,出来的时候就十一点出头了,王伟新招呼一声,“时间不早了,找个地方歇一歇,也该吃午饭了。”

“我还要跟陈区长去一下隔离点,”吴言很客气地回答,“耽误了王市长一上午,真是不好意思……等我们回来之后,我请客,王市长一定要赏光。”

“那就一起去吧,”王伟新都做了半上午好人了,也不差再多做个把小时,“隔离点在哪儿?”

“凤凰化工厂,”吴言淡淡地回答,嘴角却是生出了一丝隐隐的笑意,然后又有意无意地看一眼陈太忠,“我在横山工作过,协调那里比较容易。”

你个小白,居然敢跟我藏私?陈区长想到几个小时前,她还打算把隔离的人送到北崇,自己还建议她把人送到化工厂,心里就是一阵恼怒……今天早晨,该在你屁股上狠狠抽两下的。

可是转念一想,他也能感受到她的艰辛,非典来势汹汹,凤凰这里仓促接招,而这个疫情的复杂,超过了大家的想像,大部分人肯定抗拒在自家地盘设置隔离点。

而小白没有得到市委市政府无条件的支持,所以她最直接的办法,就是在横山发掘潜力了——唉,都不容易啊。

化工厂在横山区的郊区,这地段目前也算不得如何繁华,而几辆车驶入化工厂之后,居然还有人上前,拿着红外测温仪扫视检查。

真是没想到,哥们儿也有被人检查的时候,拿的还是北崇支援的测温仪,陈区长心里苦笑的同时,暗暗地告诫自己,要适应吖……

车队拐了两拐,又过了一个有人值守的路障之后,来到一块林木茂盛的平地,目光所及,有七八顶帐篷,陈太忠看得心里暗暗点头——其实小白搞这一套,也不比自己差多少,天底下没有多少笨人。

吴言能从那么多干部中脱颖而出,除了机遇和有人赏识,自身能力肯定也是没问题的。

头车停下,后面的车就跟着停下了,陈太忠推开车门走下车,才一下车,就听到前面一阵喧闹,有尖叫声,有怒吼声。

还有人大声喊叫,“别跟我说吴言,就算她在这儿,我也要说,我正处就要享受正处的待遇……尼玛,给个帐篷住,欺负谁呢?”

PS:

有事,更得晚了一点,抱歉,八月最后二十几个小时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