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6章 强力接手

第四千一百八十六章 强力接手

陈太忠高调回凤凰的信息,下午就在小范围里传开了,尤其是午饭过后,陈某人就跟吴市长分道扬镳,带着一帮跟班招摇过市。

这跟班里有张爱国、古昕这样的干部,也有铁手、十七这种社会上的人,还有加籍华人马峰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在凤凰四处转悠,美其名曰检查非典防控。

这样一群人凑在一起,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事,在凤凰科委看测温仪实验的时候,大家还表现得比较正常,但是一旦撒到市区,那真是气焰熏天张牙舞爪。

比如说,有长途汽车上路之后,沿途再拉几个人,这原本是常事,去汽车站坐车的人很多,但是不少人就住在沿途不远处,半路拦车是比较方便的。

当然,这种情况是交通局一直在打击的,一来容易出现超载,对乘客不负责,二来就是售票的收入,车站不能提成了。

但是这样搭车真的很便捷,乘客不需要专门乘公交去车站,既省钱又省时间,算是便民服务,交通局也不好严管。

可眼下非典肆虐,车站就发布公告,说搭车的人必须要来车站,防范疫病蔓延——非常时期,就要严格管控。

然而,这一套在凤凰行不通,起码凤凰公告的公信力,没有北崇那么有效,很多人还就是图方便,依旧在路边搭车。

长途车一般是私人承包了的,司机也不管那么多,载上客就走,至于说红外测温仪,凤凰总共才两千台,不可能配备到每个长途车上。

陈太忠的车队见到这种情况。就直接将车拦下,勒令车掉头回车站——非典传出去事小,真的搭载一个非典乘客半路上车,整车人都危险了。

有的司机觉得这不是个事儿,就要张牙舞爪一下,说我们跑了多少趟,根本没事。

但是陈太忠不跟他们讲那些,甚至,都不需要他出面。铁手、马疯子和十七手下的混混,就直接表示了:你这条线想不想跑了?

非常时期,当用非常手段,有些乘客表示不理解,你们拦车耽误了我们的行程。拦车的人就表示说,错不在我们,是错在司机……他们不半路载客,我们根本懒得管你。

这样的事情一发生,消息很快就在凤凰传开,陈太忠回来了,而且严查非典。

老百姓们虽然不满。但是不愿惹事的主儿,就捏着鼻子认了,有胆子和能力惹事的,却又知道五毒书记的根脚。实在不敢计较。

事实上,对大部分群众来讲,这是个好事儿,非典爆发的传言已经蔓延得到处都是。眼下有人管,总比没人管要强。

但是对凤凰官场的一些人来说。就是相当地不理解了,就算查非典,也轮不到你这个外地的干部来查吧?不但指手画脚气焰熏天,还是谁的面子都不给。

而且陈太忠在化工厂说的话,也传了出来——人家不但不把谢五德放在眼里,连省委书记杜毅都被当场点名。

这真是太狂妄了!消息在不久之后,就传到了谢五德耳中,谢书记愣了一愣之后,摇摇头没有表态,而是说起了别的。

他倒是想计较呢,实在是计较不起来,谢某人是省委下来的,太清楚陈太忠的破坏能力了,张汇就是活生生毁在此人手上的,另一个杜系重臣曹福泉,提起这货也头大。

谢五德现在跟殷放斗得正凶,实在没精力开辟第二战场,事实上,就算他没跟殷市长作对,也不会因为一两句狂言,就跟陈太忠计较——要知道,在凤凰跟这货斗,人家可是有主场优势的,“凤凰黄”三个字,不是白叫的。

不过要说谢书记心里毫无芥蒂,那也是假的,只不过时机不成熟,他只能先忍了……

事实上,陈太忠也不是一味地跋扈,除了严查非典防控环节之外,他也对凤凰的事态进行了宣传,这不是他为自己吹嘘,而是落实吴言的政绩。

要说在天南的官媒,首重的就是《天南日报》,陈主任在文明办那一年多,真不是白混的,他的电话直接打给秦连成:老主任,凤凰想上篇稿子。

那就上呗,秦主任听完他说的情况,直接表态,你直接找雷蕾上,雷记者的主管领导批了就行了,也不用那么高调。

原日报社的社长窦革命,因为到点了,已经于去年年底离职,否则陈太忠找他就行。

新来的社长正处于摸情况的阶段,对下面的业务是萧规曹随,真要觉得什么稿子不合适,多半也会请示一下潘部长——到时候潘老大会帮谁说话,这还用问吗?

所以天南日报很快就刊登出了雷蕾的稿子,《凤凰市严防死守抗击非典效果斐然》。

写这种稿子,雷记者也是深得其中三味,反正就是吹嘘的稿子,先把凤凰市的疫情简单介绍一下,然后详细介绍凤凰的应对手段。

红外测温、隔离观察、重点布防以点带面……等等,总之,凤凰做的都有写,而且着重强调,此事是常务副市长吴言临危受命,目前看起来效果很好,凤凰市人心稳定,人民安居乐业。

当然,文章的结尾,肯定是要强调一下,非典并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可怕,只要认真地去应对,控制传播并不难——这有轻视非典、误导大家认识的嫌疑,但是没办法,做为天南省最权威的官媒,文章就得这么写,否则引起恐慌算谁的?

真正会读报纸的,一眼就能看出来,文章作者强调的是:只有像凤凰这么认真对待,非典才会“没什么大不了”。

这篇报道位于天南日报第四版,通篇九百余字,只提到了一次陈太忠,那还是因为北崇不但提供了测温仪,还帮着培训使用。

相较《天南日报》的严谨,《天南商报》写的就煽情多了,做为陈太忠的御用记者,刘晓莉大肆宣扬凤凰的非典防控措施,并且掰开了揉碎了讲,其中还大量穿插着凤凰和北崇的对比——北崇是高瞻远瞩防范在先,凤凰是猝然遭袭知耻后勇。

这期间,陈太忠做为主要人物之一,始终贯穿着全文,是他敏锐地感觉到了非典的危险,是他力排众议,大胆地率先启用红外测温仪,非典在北崇门口转了个圈,走了。

做为凤凰成长起来的干部,听说家乡遭受侵袭,年轻的北崇区长第一时间支援了两千台红外测温仪,价值人民币一千万元,并且主动回来,协助吴言市长抗击非典。

至于说这一千万,凤凰是要给钱的,被刘大记者直接用春秋笔法带过——本来嘛,就算给钱,人家能及时把货送过来,这也叫支援。

这一篇报道还不算完,刘晓莉对于大型的敏感题材,一向有跟踪报道的爱好,于是她表示,明天还有新的报道,像凤凰确诊的非典病例、疑似病例和隔离人数,本报每天播报数据——必须强调的是,这是获得了凤凰市分管副市长吴言认可的。

当然,必要的花絮也是要有的,刘记者在文章最后写到,“想知道为什么非典在北崇门口拐了个弯吗?明天告诉大家……”

这篇文章一经播出,在天南就掀起了巨大的反响,非典很可怕,这是普通老百姓都知道的,但是到底有多可怕,该怎么预防,大家都是道听途说,而一般的媒体上,很少有具体而详细的介绍——报道这种东西,要冒巨大的风险。

但是刘晓莉掌握了大量一手素材,就不怕写出来。她有陈太忠做后盾,只要实实在在不乱写,就不用担心别人找麻烦。

更别说凤凰市因为吴言强力接手,又有陈太忠鼎力策应,非典蔓延的势头明显地被遏制住了——对天南省高层来说,这也是件好事,官媒不便多说,社会媒体想报道,那也由它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刘大记者的笔杆子真的不含糊,一篇文章里,既吹捧了人,也写了事,还写得妙趣横生,天南的老百姓从这篇报道中,既学习了非典的相关知识,又感受到了故事性——科普加娱乐,才是王道。

当天的《天南商报》因此脱销——非典防范的手段,大家都要学的。

第二天,《天南商报》加印十万份,结果继续脱销,因为刘记者讲述的“非典在北崇拐了个弯”,极大地迎合了观众的胃口。

不管是出于何种情绪,民族主义也好,自卑到只剩下自尊也罢,抑或者老牌中华帝国主义的思想,更或者是不忿外国人在国内的超国民待遇……

总之,老百姓看到美国人差一点被北崇人关起来,最后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北崇,大家就觉得,这故事简直太棒了,太解气了——让你再炸我们的使馆,让你再撞我们的飞机,中国总是有人不吃你这一套的。

尤其难得的是,故事的主人公、北崇区的区长,是凤凰人,是天南人——艹,这哪里是北崇的荣誉?根本是我们天南人在北崇当官,你们沾光了。

文章末尾,刘晓莉不无遗憾地指出,美国人奥观海由于自大,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此人目前在京城某医院救治,远未脱离生命危险——如果当时肯听劝的话,何至于此?

PS:

预定九月保底月票,惯例凌晨有加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