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7章 转折

第四千一百八十七章 转折

一秒记住

刘晓莉的两篇报道,引爆了天南人对陈太忠的关注,而在凤凰,就更是这样了,一夜之间,大家猛然间发现,凤凰竟然有如此出色的年轻人。

凤凰知道陈太忠的人很多,但是不知道他的人更多,两篇文章让大家了解了非典疫情的现状,更是让大家明白,原来检测体温的红外线设备,居然是来自于恒北一个小小的县区北崇。

北崇早早就有了防范非典的意识,北崇曾经将非典拒之门外,北崇援助凤凰检测仪器,北崇的区长甚至来到凤凰,亲自帮忙防治非典!

若是这个人是不太相干的,大家的印象也不会那么深刻,但是偏偏地,这个人是地地道道的凤凰人,也曾经在凤凰工作过,虽然已经去了外地工作,可听说家乡有难,毫不犹豫地出钱出力——这才是凤凰的爷们儿!

关于陈区长的履历,刘晓莉写了一些,剩下的也被凤凰的老百姓扒了个差不多——事实上,凤凰知道陈太忠的人不少,大家想打听还真的不是很难。

陈主任在凤凰招商办和科委,就立下了不少功劳,在文明办也很是做出了点事情,不过老百姓们最看重的是:因为我们凤凰的陈太忠在北崇,所以北崇没有非典案例——就算带着非典病毒的美国人,照样被撵走了。

而没有陈太忠的凤凰,就被非典侵袭了,事态渐趋恶劣的时候,又是他毅然回家乡支援,现在凤凰的严密防控措施,也是他回来之后,才出现的。

大多数老百姓并不是很懂政治,但是面对这种现象。他们也禁不住要问一句:这样的人,为什么要离开凤凰,离开天南?

老百姓中的传言,有时候可以无视,有时候也是很可怕的,后来甚至传出,陈太忠之所以不得不离开,是因为杜毅嫉贤妒能——他是被排挤走的。

若是陈主任还在天南,凤凰哪里会出现这样的险情?

现在倒好。凤凰出现好些例非典了,陈主任不计前嫌地回来支持,而市委依旧不表态——这是为啥呢?因为杜毅心虚啊。

非常时期,总是各种谣言满天飞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。陈太忠在凤凰人心中的形象,在瞬间就被拔到一个相当的高度。

更有键盘市党委表示:陈太忠若是能留在凤凰,乱成一锅粥的将会是北崇,而不是凤凰。

但是键盘党中其他人表示:陈太忠若是在凤凰,凤凰不会乱,但是北崇也不会乱——那破地方啥都没有,若不是陈太忠过去。将经济发展起来了,会有美国人愿意去吗?

总之,两篇报道出台,不管说什么的都有。而媒体和民间舆论如此密集地关注陈太忠,令凤凰市委市政府的人都感到有些尴尬。

凤凰市政府倒还好一点,陈太忠这算是墙里开花墙外香,但终究是吴市长请回来的外援。但是对于谢五德来说,这就有点难堪了——毕竟传言中。是杜毅逼走了陈太忠。

尤其是第三天,刘晓莉又放出花絮,说凤凰市在采取隔离措施的过程中,有某处级干部,一定要住特护病房,被吴市长断然拒绝。

这说的就是李小文的事儿了,巨大灾难面前,不忘摆处级干部的谱,广大老百姓看到报纸,纷纷表示说,吴市长做得对。

这篇报道,谢五德看得都有点脸热,心说你个小小的商报记者,还真是什么都敢写,这都快牵扯到我谢某人了——你且狂着,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,须知天狂有雨人狂有祸。

别说,这话一点都不假,就在《天南商报》系列报道的第三天,当天晚上,有中央领导出面辟谣了,面对外国记者的提问,卫生部主要领导回答:京城只有十二例非典,死亡三例,这是一个让人非常放心的城市。

同时他再三强调,局部地区的非典疫情,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。

同一天,WHO(世界卫生组织)专家小组一行七人去南方疫区听取情况汇报,给出了较高的评价。

所以次日他们认定,可以解除京城的疫区警告了——大家可以去放心游玩。

这几个报道连续一出,就是为非典疫情定调子了,然后首都的主要领导,也做出了类似的表示。

谢五德一看,就觉得机会来了,他又等了两天,觉得实在没必要再等了,于是电话通知吴言——非典没有那么可怕,你现在搞得有点过了。

所谓的政治投机,便是如此,大局将明的时刻,就是站队表态的时候,也是打压异己的时候,上面已经把调子定下来了,虽然尚未尘埃落定,但已经可以出刀见血了。

我是为凤凰人民的生命财产负责,值此关键时刻,吴言也不会脚软,所以她当机立断地表示,我就是要这么搞——事实上,这个时候,她想后悔都晚了。

而且她也不相信,这一步走错,能对她的政治生涯有什么决定性的影响,疫情蔓延,市里认真对待,真的就错了吗?

谢五德也知道,吴言这么坚持,并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,所以他表示说,我有两个观点,其一,凤凰市对非典的预防,有点草木皆兵了,费用有点过大……对于这些费用,党委和人大早晚是要审核的。

其二,凤凰再这么高调搞非典预防,是不合适的,没错,凤凰是有几个非典病人,那又如何?你搞得这么剑拔弩张,起码要影响凤凰今年的旅游业,还是内紧外松比较好一点。

所以说像陈太忠那种闲杂人等,让他该去哪儿去哪儿吧,不要在凤凰碍眼了。

这个非典防护,我们是要进行到底的,吴言果断地表示,她的赌性不重,但是到了这个时候,由不得她不赌了,于是她表示,我们已经让凤凰人民失望一次了,不会再有第二次。

那随便你吧,谢五德也懒得多说,卫生部主要领导一表态,他已经把准了上层的脉搏,基本上就是胜券在握。

不过他无意将她得罪太死,但是陈太忠这人……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。

吴言也品得出来,那个表态意味着什么,但她对凤凰坚持非典的防控,是有执念的。

撇开对政绩的追求不说,她对这片土地和人民,是有感情的,她深信,把这个防控措施坚持下去,就算错,也不会错得太离谱。

倒是太忠……看来是得回了,吴市长心里很清楚,没了大义在手,她想留他,真的不方便。

对于谢五德的驱逐之意,陈太忠一点都不在乎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他已经彻底明白,为什么非典会大爆发了——卫生部那货,简直是在**裸地胡说八道。

据他的了解,京城的几大医院,非典病例已经过百,死人也已经是两位数了,若是加上他不知道的,病例过两百应该没有问题。

身为一个偏远县区的区长,他都能知道的数据,不信卫生部能不知道。

这样的遮掩之下,京城疫区的帽子倒是摘了,但是疫情蔓延简直是必然的,用不了多久,绝对会大面积爆发。

现在所谓的定调子,定的是个伪调子,而眼下的艰难,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,这个时候他要是坚持不住,那有前功尽弃之嫌。

所以当天,他就很干脆地向吴言表示,不管谁让我走,我就是不走,你要是顶不住,就说我是自发的行为,撇开我是国家干部不提,我也是凤凰人。

最后他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小白,我这么硬顶着,也是在帮你博政治前途,凤凰防控得好,早晚是你的政绩,行百里者半九十。”

“唉,我也知道啊,”吴言叹口气,陈太忠能知道京城疫情,她自然也知道,不过她虽然号称强势,但章尧东已经调离,她不可能像他一样,直接无视领导的指示。

想到情郎为自己甘冒奇险,她心里的感动不问可知,于是柔声发话,“我是真的不好硬顶……晚上你回来吧,我和韵秋给你做饭。”

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晚上他已经安排好了,要住在阳光小区,“这个时候,我跟你保持一定距离是比较好的。”

“你可以给黄二伯打电话啊,”吴言给出了新的建议,“到时候他想知道具体情况,我跟你在一起,也好就近汇报。”

我家小白这个官迷,真是没治了,陈太忠很无语地撇一撇嘴,“他能力再大,能掀翻卫生部定的调子?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。”

“让事实说话,就是很多老百姓感染非典,有些人因为病情延误而死亡?”吴言冷冷地反问一句,她除了是一个官迷,对老百姓也是有感情的。

小白这么正气凛然,倒是要支持一下,陈太忠想一想,“可是这种风口浪尖上,我晚上回去……谢五德岂不是又要怨你没有给我做工作?”

“你可以一大早回来,”吴言最不介意向外人宣告自己和情郎的关系了,一大早两人在一起,那就是……夜里也在一起了。

可是她转念一想,目前最好不要跟谢五德冲突得太狠,否则就算有了政绩,却有不服从指挥之嫌,这样的政绩容易被人攻讦,所以最后还是叹一口气,“算了,听你的吧。”

陈太忠挂了电话,才要琢磨一下下一步的行动,手机又响了,来电话的是廖大宝,“头儿,戚志闻打电话,希望你尽快回来,不要缺席后天上午的常委会,有重大事情商量。”

PS:??九月第一更,召唤保底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