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8章 定调子

第四千一百八十八章 定调子

我艹,此刻,陈太忠真是想骂娘了,这年头还能不能做点事了?

不过,他终究是北崇的干部,对于这样的通知,也没办法拒绝,只得叹一口气,“有些什么重大议题?”

“他不跟我说,不过据我了解,主要是陈铁人的事儿吧,还有北崇下一步的发展规划,”廖大宝的声音里,带有明显的不确定语气,“现在疫情不严重,陈铁人利用群众的恐慌情绪囤积居奇……性质就很恶劣了。

要不说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,捂盖子是不对的,但是“非典疫情不重要”,反倒是加重了陈铁人的错误——不重要的疫情,居然有人利用民众的恐慌心理大肆发财,这个性质就重了一些。

不过陈太忠没心思幸灾乐祸,“告诉戚志闻,我回不去,重大议题延后再议,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哎呀,老板,”廖大宝苦笑一声,“这个话,我是真没资格说,还得您来说……对了,这几天陈正奎对您去凤凰,好像是很有意见。”

“北崇的发展,啥时候用他操心了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好了我知道了,戚志闻那儿我去说。”

下一刻,他就拨通了戚书记的电话,“戚书记,后天的常委会,我可能要缺席,陈铁人也不在,重大议题往后推一推吧。”

“哎呀,你还是早点回来的好,”戚志闻的声音,听起来没有什么怨气,因为他有了挡箭牌,就不肯再冲在前面了,“非典基本上控制住了……铁人同志的错误,我很心痛,下一步的发展,也要议一议。”

“谁跟你说非典基本控制住了?”陈太忠听得就恼了,老百姓这么说也就算了。你也是脑门上插天线的主儿,会相信卫生部的数据?

“新闻播报里这么说的,”戚志闻不急不缓地回答,这个时候,他无意引仇恨上身,事实上,有老戚书记在。他当然知道非典的疫情,不是卫生部公布的那样。

但是。他此刻的表态,也是有人指示的,“陈市长说了,凤凰那边都表示,自己顾得过来,咱北崇还是专心干自己的事儿吧。”

敢情对于这个发言敏感的,并不仅仅限于凤凰,全国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都在看着,上面定下调子来。大家就要跟着走。

恒北也是一样,看到卫生部定了调子,阳州市长陈正奎马上就马上意识到了,这是个机会——事到如今,他已经很少为难北崇了,但是现在奉旨为难,那不为难。反倒是他的不对了。

可是他已经表示过,不干涉北崇的事务了,正犹豫着呢,凤凰的市委书记谢五德来了电话——我们非常感谢,在非典肆虐的期间,陈区长对凤凰的支持。

不过。这样发展下去,会不会影响到北崇的建设呢?

这就是明明白白地撵人了,要陈市长约束自己的人马,陈正奎原本就有意借机发作,谢五德这是瞌睡给了个枕头,他也不需要顶到第一线上。

于是就指示戚志闻,你们北崇抓一下发展吧。陈太忠在老家一直呆着,都惹得凤凰人不高兴了——这不是不务正业吗?

陈太忠一听这话,还真是有点无语,戚志闻把责任推给陈正奎,陈正奎把责任推给谢五德,而谢五德本人,跟陈太忠又没有交集,人家只是站在地方政府的角度上,说了句话而已。

要不说这帮厅级干部,做别的事可能差一点,打太极踢皮球抽后腿,是个顶个的在行,三个人互相一推,年轻的区长想发火,都不好找到目标。

“那好,我到时候会回去的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终于咬牙切齿地答应了下来。

常委会不比别的会议,容不得他撒野,真要缺席了,他以后想推翻组织决定,就算再有理,首先程序就错了,“先把开会的内容,给廖大宝一份。”

你这是在命令我吗?戚志闻听得有点气结,不过他也知道,此刻的陈太忠正在气头上,他借了陈正奎的势压制对方,可不想把自己搭进去,于是哼一声,“反正你尽快回来吧。”

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心里这个气,就没办法说了,看到时间还不到十一点,索性抬手去拨黄汉祥的电话。

一直以来,他对非典采取的就是防御态度,虽然是积极防御,但总不是进攻。

他如此做,主要原因有两点,首先,某人的小集体主义情结从来很浓——只要护住我的人,护住我的朋友就行了,其他人……我管他们是死是活?

其次就是,他知道自己人微言轻,在北崇老百姓的眼里,区长算不小的官了,但是在整个国内官场,正处也算官?

既然官太小,他就懒得咸吃萝卜淡操心,国家大事,自然有国家领导操心,他经营好自己的小天地,就算尽忠职守——胡乱建议,没准会自取其辱。

但是吴言刚才那句话,对他还是有一定影响的,坐视非典的蔓延,是对老百姓的犯罪。

想到自己当年要查邝舒城,才接触上了吴书记,小白在后来多次提及此事,说她是为他的正气所打动,陈太忠禁不住暗暗感叹:真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。

黄汉祥很快就接起了电话,听完他的话,一向很忧国忧民的黄老二,居然很不以为然地来了一句,“你掺乎这种事干什么?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掺乎呢?”陈太忠一听就有点恼了,其实他不向上面反应,还有一点就是,他很清楚自己的性子,万一被人驳了,没准会恼羞成怒。

就像现在,他不能容忍黄二伯的态度,“非典一旦蔓延,涉及到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。”

我倒忘了这小子的脾气了,黄汉祥这才反应过来,于是叹口气,“太忠,你把凤凰和北崇保护好,就足够了,明眼人不止你一个,这个事情说道很多……你就别管了。”

想一想这家伙是出名的能生事,他又补充一句,“千万千万别乱来,你责任范围内的,你随便折腾,超出部分就别管了,做好自己。”

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也没辙了,顿了一顿之后,他才又问一句,“那海角和磐石的测温仪,我还要留着吗?”

“留着,”黄汉祥果断地表示,“我是现在不方便收你的货,要不就直接花钱买了……不过几千万,多大的事儿。”

“北崇亏不起啊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既然是凤凰的事情我也能管,那个新来的书记谢五德挺讨厌的,不许我干涉凤凰的非典防控……我能不能打他一顿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黄汉祥登时无语凝噎,你小子殴打的干部,级别越来越高了,前一阵打了阳州的市长,现在居然惦记起凤凰的市委书记了,而且还敢跟我事先说。

不过他也知道,凤凰的新书记是杜毅的人,想到那厮居然轻视非典防控,他顿了一顿,方才回答,“最好是路上偶然碰到,别在机关里面胡来。”

区区一个市委书记,打也就打了,你不把凤凰老百姓的安危放在心上,就不要怪别人削你的脸面。

陈太忠也是这么想的,听到老黄默许他折腾,他直接将奥迪车开到了市委门口,停在那里,等着谢五德出来。

他这么搞,别人不干了,一个值班的武警走过来,小武警新来的,不认识大名鼎鼎的陈主任,所以绷着面皮地发话,“你干什么的……怎么停这儿了。”

“我陈太忠,”陈区长淡淡地吐出四个字,想了一想之后,又吐出俩字,“等人。”

你很有名吗?小武警差点就来这么一句,不过他虽然年轻,在市委站岗也一年了,看这位虽然年轻,却是开着奥迪车,还挂着素波的牌照,他还是管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最关键的是,年轻人说话时,带着强大的气场,不紧不慢的几个字里,透出浓浓的自信。

所以他走回去,找市委的门房问一句,“陈太忠是谁啊?牛皮哄哄的。”

“陈太忠来了?”门房听得吓一跳,站起身来探头看一看,看到门口停着的黑色奥迪车,一抬手就抓起了电话……

谢五德刚开完一个会议,才一出门,秘书就走过来汇报,说陈太忠将车停在了大门口,据说是在等人。

“这什么玩意儿啊,”谢书记一听这消息,脸就黑了下来,嘴里轻声嘟囔一句。

这场景他太熟悉了,张汇的连襟、金乌县委副书记薛时风,就是在县党委大门口,被陈太忠劈头盖脸痛打了一顿,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,最后张主任黯然地去京城念书了。

那时薛时风是副处,陈太忠也是副处,按说此刻虽然陈某人正处了,可谢书记是正厅,此人应该没胆子动手才对。

但是陈太忠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,丫在省委的时候,也不过是正处,但是秘书长曹福泉这省党委常委,都吃不住小小的文明办副主任。

而且陈太忠现在是外省的干部,不归凤凰市管的,真要因为非典这种“私人恩怨”跟他动手,谢某人也端不起这个正厅的架子,天南的干部和恒北的干部——谁也管不了谁。

他总不能把这点小事捅到中组部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