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0章 迎难而上

第四千一百九十章 迎难而上

陈铁人目前还在双规中,其他的一些问题都在查证,但是关于利用非典制造恐慌,垄断商品销售追求暴利,这个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了。

上面定下了非典好控制的调子,下面就闻得到味儿,恒北省纪检委也不例外,有了依据,大家可以走得更远一点。

但是事实上,纪检委的眼光,并不仅仅是放在陈铁人身上——哪怕再查出陈书记其他问题,也就是那么回事了,他们剑指的是北崇区政府。

同样是测量体温用的东西,同样是囤积,区政府是官方囤积,并且上过会的,虽然会议没表决,起码是告知了。

两者是类似的,但又是不同的,省纪检委希望北崇能识相一点,别让我们从陈铁人查到陈太忠——非典没有你说的这么可怕,北崇花这么多钱买红外测温仪,会不会有什么猫腻?

关于这一点,戚志闻是多少猜到一些,陈太忠大约也感觉到了一些。

既然是这样,戚书记也懒得太针对某人,拉仇恨的事儿,让省纪检委去干吧,所以他也不提上面定了调子,而是谈起了其他事项。

总之,一个让某人花费仙力赶回来的常委会,开得索然无味,最大的事情,也不过就是定下了区委党校要开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班,最少开两期——以后有没有,视效果而定。

这就是戚志闻公然要用官帽子吸引别人的投靠了,培训班学员那么多,总有人主动投靠的,培训过后,他想提拔投靠自己的人,也就有了理由,那是后备干部培训班里出来的。

至于说党校校长是党群书记赵根正,这个并不重要,副手啥时候能大过正职?

所以赵书记的脸上,就没什么表情,也不知道是恼火还是怎么的,不过举办培训班,他是投了赞成票的——党校校长没理由反对这种事。

陈太忠也投了赞成票,对年轻干部的培养,抓一抓不是坏事,戚志闻敢到党校讲话的话,他也敢去,哥们儿好歹是第一副书记。

而且他并没有遗憾自己浪费的仙力,因为他很清楚,这是他回来了,要是不肯回来,戚志闻抛出的议题绝对不会是这些——向政府事务伸手,那是必然的。

不过最恶心人的是,戚志闻说了,目前苎麻价格有明显的上涨趋势,这要给区政府记一功,我认为,在合理的价位上,可以抛售一些,但是什么价位比较合理,这是值得商量的——会买的不如会卖的。

还有就是马上雨季就要到来,抗洪抢险的预备工作都要抓起来,缺电高峰也快到了,公路和城市建设进入**,区政府要高度重视,党委也会适时地给出建议。

他说的这些,都可以大做文章,就像这次常委会一样,陈太忠在和不在,那是绝对不一样的。

陈某人若是在北崇,能顶得住戚书记,但是陈某人又回了凤凰的话,其他人是顶不住的,而且都不好往大区长头上推——陈区长此刻在凤凰,但北崇的事情也不能耽误。

这就是戚志闻的可恨之处了,含而不露地剑指北崇的政府事务,并且不怕提前声明。

机关干部最长于这样的算计,用最小的代价,最大程度地恶心人:我不会明说不让陈太忠你去凤凰,不在意北崇的话,你可以去嘛。

这尼玛什么玩意儿啊,陈太忠真是被恶心到了,要说戚志闻坚决认为,非典肯定不会爆发,那是胡说——之所以这么搞,是要断了他在凤凰的人望。

至于说北崇买这么多测温仪算不算错误,人家并不定这个调子,一切都可以走着看,反正不管非典爆发不爆发,盖子能不能捂住,北崇都已经做了这么多,坐看结果就可以了,戚书记将陈区长拴在北崇,就是不让他再刷外面的政绩了。

陈区长要执意帮助凤凰,那就要防人插手自己的地盘。

遭遇这种事儿,陈太忠心里能不腻歪吗?虽然绮情一念不费多少仙力,可用得多了也挺有压力,而且他不能上一刻在凤凰的大街上,下一刻就来北崇大街——没这么快的交通工具。

只能先在北崇呆着了,他默默地对自己说:总算还好,凤凰那边摘桃子的,是自家人,哥们儿本来就是为小白铺路的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在区政府处理一下堆积的事务,下午又四下转一转,觉得心里实在气儿不顺,索性找到洪部长,“老洪,借支枪,我打算上山打猎去。”

借给他枪,绝对是不合规定的,不过陈某人是堂堂的大区长,洪部长也不好说什么,给他一把五六冲锋枪,又给他一百发子弹,“我派个人跟着吧?”

“我给你打借条,”陈区长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,真不想有什么人跟着,“给两百发子弹吧。”

他拿了枪弹之后,锁进了奥迪车的后备箱里,正说就此驱车前往,不成想接到了刘海芳的电话,说是新的车站已经落成了,明天上午剪彩,希望区长能去观礼。

这个邀请有点仓促,不过刘区长知道,领导一直在忙凤凰的事情,没想着打扰他,也就是知道他今天回来了,才发出这个邀请。

“那行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答应了下来,此时他就不方便上山了,于是吩咐一句,“晚上来我家吃饭,我给你庆功。”

晚上不光刘区长来了,白区长也来了,顺便还抱怨一句,说戚志闻最近对城建指手画脚的——气焰实在有点太嚣张。

不过近期压力最大的,当属王媛媛,她晚上也来了,一张小脸削瘦雪白,非常憔悴的样子,实在惹人怜惜。

“不要理戚志闻那个二货,”陈区长很直接地表示,他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非典防控不重要?傻得让人没法说……事实会教育他的。”

“可是这个非典……什么时候才能爆发呢?”王主任苦笑着问一句,按理说她不该问这句话,但是她最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,“头儿,我快压不住下面人了。”

“我是希望它永远都不爆发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身为政府一把手,要强调树立正面形象,然而下一刻,他话头一转,“但是这样的处理方式,也就十来二十天,压都压不住了。”

“还要十来天啊,”王媛媛皱着眉头叹口气,此刻就显出她的单纯了,再是胭脂虎,再是得陈区长看重,她终究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儿。

“下面有人冒尖,你由他冒嘛,”白凤鸣听得就笑,“正好知道谁值得培养,谁不值得培养了,小王你得学会沉住气。”

“嗯,我是有点着急了,”王媛媛点头认错,又悄悄地瞥陈太忠一眼,“反正头儿回来了,我的压力就少很多,也可以随时请示了。”

“明天剪完彩之后,我上山打猎去,放松一下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歇两天,调整一下心情,好投入工作。”

“弄了多少子弹?”白凤鸣侧头看他一眼。

“两百发,”陈太忠竖起两根指头,“刚刚够,凤鸣你想玩,自己跟老洪弄子弹去。”

“我枪法不好,还是弄杆猎枪吧,一打一大片,”白凤鸣笑着回答,“不过这几天挺忙,等周六咱们一起进山。”

“果子狸反正是不能打了,”陈区长郁闷地撇一撇嘴。

第二天上午九点,陈太忠驱车来到了新车站,这里的站前广场已经修好,车站大厅也已经建了起来,虽然还有一些零碎活儿没干,但是基本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,剩下的就是把业务转移过来,至于说完善,差不多还得三个月。

不过就算是在这落成仪式上,各路来宾都要接受红外测温仪的检查,也可见北崇的发展,是顶着压力上的。

陈区长在观礼之后,又视察了大厅,并试用了一些设备,然后亲切而和蔼地向运管办相关负责人指出,在区里的支持下,你们的硬件上去了,但软件也不能忽视。

站在为人民服务的角度上讲,软件比硬件还要重要,区里花了这么多钱建设车站,你们的软件搞不好,引起群众不满的话,区里可是不答应的。

然后,年轻的区长又参加了会餐,不过他只吃喝了十来分钟,就笑着站起身,“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他这就要去进山打猎了,不成想走到奥迪车处,身后追来一人,“陈区长,等一等我……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陈太忠扭头一看,却是经济导报的总编牛晓睿,她肩挎一个小包,脖子上挂个相机,快步走过来,他笑一笑,“下午没啥事,打算进山打猎,那肯定趁早走。”

“我也跟你去吧,”牛总编一听说打猎,登时来了精神。

“我只是想放松一下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,扫一眼她的脚下,发现她穿着一双黑白相间的厚底松糕鞋,说不得摇摇头,“你这鞋上山?我可没工夫等你。”

“我车上有旅游鞋,”牛晓睿一按手里的遥控器,不远处一辆宝来车嘀地响一声,然后她叹一口气,“其实我跟你一样,心里烦的慌,想放松一下。”(。,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