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3章 友谊赛

第四千一百九十三章 友谊赛

牛晓睿坚持两三分钟,身后的轻鼾再度响起,她又等几分钟,索性身子往后一拱,扎扎实实靠进了陈太忠的怀里,至于顶在腿后的那东西,她也懒得计较了。

陈区长的鼾声再度停了下来,大手又揉搓两下圆润玉峰,吧嗒一下嘴巴,不多时,呼噜声再度响起。

牛晓睿选好了姿势,周身又被温暖包围着,不多时,她的呼吸也变得缓慢而平和,很显然是进入了梦乡。

过了五六分钟,陈太忠拿开了他的大手,又过了五六分钟,他悄悄地一掀被子,坐了起来,伸手摸起一瓶啤酒,啵儿地一声,打开了瓶盖。

陈某人不是初哥了,怀中抱着一个美女,怎么可能睡得着?不过,他是不想再为什么女人负责了,而且这女人跟他还有点业务往来,能不沾染,还是不要沾染的好。

刚才的调戏,已经到位了,再深就有失本意了,所以他装睡片刻,待她睡着之后,才悄悄坐起身来,再喝一阵啤酒,压压肚子里的火。

陈区长此刻,是全身**的,四月初的北崇温度不算低,白天有太阳的时候,基本上能达到二十四五度,但是此刻在山间,又值雨夜,也就是七八度的模样。

所以半瓶啤酒下肚,他的欲火就消去不少,想到自己和牛总编这副模样不便被人看到,又想到奥迪车的后备箱里还有枪支,他觉得还是放个遮蔽的法术好一点。

于是他猫腰站起身,轻轻掀起门帘,不成想,他的一只脚才迈出帐篷,身后传来一声轻咳,“咳……你要去哪儿?”

合着装睡的不止我一个。陈太忠身子一僵,然后干笑一声,“通通风,外面空气好……你不是睡着了吗?”

“总害怕睡着之后,发生点什么不好的事儿,”牛晓睿笑一声,不知道为什么的,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,“有些事还是醒着做比较好……有热水吗?我有点渴。”

陈太忠揿亮那个五瓦的小灯,青白色的灯光从帐篷外照了进来。他找到自己的保温壶,里面有晚上烧的茶水,保温壶的瓶盖就是个杯子。他倒一杯递了过去,“有点烫,慢点喝。”

牛晓睿欠起身子接过水,露出了两个膀子和半个胸脯,因为刚才发生的事都是在漆黑中。眼下在灯光的映射下,雪白的肌肤甚至让人感觉到刺眼。

“灯下看美人,果然别有风味,”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蹲在帐篷门口抽了起来,想到牛总编居然装睡。识破了自己的装睡,他觉得有点挂不住,就要再调戏一下她。

牛晓睿慢吞吞喝两口水。才笑眯眯地回答,“灯下看你那玩意儿,也是垂头丧气的……刚才好像不是这样吧?”

“我是正常男人,”陈太忠丝毫不介意自己走光,他已经习惯在十几个女人面前赤身**了。现在只有一个女人,他表示毫无压力。“但是女人太多了,我不想招惹你。”

“稀里糊涂地招惹我,还不如让它明明白白地来,”牛晓睿将水杯往地上一放,伸手冲他招一下,“我都憋了两年了……今天彻底放松一下,都说了是出来玩枪的。”

“友谊赛?”年轻的区长迟疑一下,出声发问。

“友谊赛?”牛总编咀嚼一遍,然后笑了起来,“你这分得还挺细的,行,谁也别影响谁,不过你要表现不行的话,也就今天这么一晚上……将来不许给我穿小鞋。”

陈太忠沉默一阵,终于是黯然摇摇头,“算了吧,挺单纯的关系,何必搞得那么复杂?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他赤身**蹲在帐篷门口,总给人非常怪异的感觉。

“你硬邦邦顶着我的时候,思想也不那么单纯吧?”牛晓睿的手在被子活动两下,拎出一条蕾丝内裤来,搁在枕头边,略带一点嘶哑地发话,“你还等什么,少年……担心自己不行?”

最动人的,从来都是半遮半掩,想到被子下面是一具**的胴体,陈太忠一抬手就丢掉了烟,又按熄了小灯,走到床边,掀开被子腾身而上——你都憋了两年,应该是比较干净的。

牛晓睿很自然地分开了双腿,同他紧紧拥抱着,还探嘴跟他热烈地拥吻。

过了一阵之后,她感觉到小太忠已经昂扬**,在自己的腿间乱撞,然后才探手去引导它,紧接着,她就倒吸一口凉气,“真的假的,这么大?”

“这才是开始,还会再大的,”陈区长轻笑一声,抬手去拨弄那峰顶的粉红玉珠,“怕了吧?”

“总大不过小孩头,不能持久,再大也是假的,”牛晓睿犹豫一下,将小太忠引导到自家洞口,她的腿间已经汁液淋漓了,“到时候别怪我不给你第二次。”

“啊~”下一刻,一声惨叫就划破了寂静的雨夜,她两条光洁的腿死死地夹住身上的男人,哆嗦着发话,“你稍等等,慢慢来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慢慢来的,才进去一个头,”陈太忠觉得自己很无辜,“大半截还在外面呢。”

“你这是要杀人啊,”牛晓睿全身肌肉紧绷,好半天才放松下来,一张小嘴在他**的胸膛上吻来吻去,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,“好点了……你慢慢来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可是陈太忠来回挺动两下,终于重重全根而没的时候,她的身子猛地一抖,又是一声尖叫,然后没命地推他,双脚用力地乱蹬,“呀……要死了,咝,快出去!”

年轻的区长已经是花丛老手,知道她花径较短,自己已经顶穿了要害,于是死死地顶着她,不肯有半分退让。

“咿咿啊啊~”牛晓睿乱叫半天,身子猛地抖得两抖,软绵绵地瘫在那里,好半天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太忠。陈区长,我已经好了……就到这里吧。”

合着就这么短短的几下,她已经到达了她往日不能抵达的顶峰。

“开什么玩笑,我才进来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以他的感觉,牛总编不是名器,但相当地紧窄,关键她不但花径较短,而且异常敏感。能给男人极大的满足感。

歇了一歇,感觉到她有点回过劲儿了,他就大力地动作了起来。次次见底,两具胴体撞得啪啪作响,每一次,牛总编都要大力抖动一下,并且用力推他。就像离了水的鲤鱼一般,动作是有力的,但却是枉自挣扎。

陈区长鞭挞了她有两三百下,牛总编才逐渐适应了这种有力的穿刺,终于不再用力地推他,再后来。她双手双脚都死死地攀附在他身上,不断地挺动着下身,用力地迎合着。

她的嘴里。也无意识地乱喊着,“哦……太好了,咝,用力……天啊,又来了!”

陈区长前天一大早才从凤凰回来。所以分外地持久,一个小时之后。才将她死死地顶在**,小太忠口吐白沫地交枪。

牛晓睿喊了一个小时,早就口干舌燥浑身酸软,躺在**只会大声喘气了,足足歇了十分钟,她才声音沙哑地吐出一个字,“水……”

“要这个水吗?”陈太忠收缩一下腹肌,小太忠此刻还留在那甬道内。

牛晓睿全身又是一抖,然后喘两口气,才嘶哑着发话,“茶水……”

接过陈区长递过来的茶杯,她猛喝几口,才长出一口气,“真是死去活来啊,总算知道汤丽萍为啥那么享受了……她能扛得住你?”

“咱们是友谊赛,不跟别人比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他宣泄了欲火之后,有拔鸟无情的打算,虽然牛总编的表现,勉强还算让他满意,“要不要来根事后烟?”

“你这直接弄进我子宫里了吧?”牛晓睿又喝两口水,“要是怀孕了,那可不是友谊赛了……你说我该不该生下来他?”

“那我再给他送个弟弟进去,让他哥俩自相残杀,”陈太忠又一收小腹,狞笑着回答,“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?”

“歇一歇吧,起码得明天早上了,”牛晓睿抬手去推他,喝了几口水,她多少有了点劲儿,见他压着自己不动,她低声哀求,“说好友谊赛的……友谊第一比赛第二。”

“就这还身体素质不错呢,”陈太忠缓缓地从她身体里撤出,侧着身子躺下来,一探手将她揽进自己怀里,“不过……你也算不错。”

“都快被你弄死了,才是个不错?”牛晓睿懒洋洋地偎在他怀里,湿漉漉的下身靠在他腿上,弄得他腿上一片粘腻,“真是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感觉前半辈子白活了……以后这个比赛,得常打。”

“选出外采访的时候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终究是不想将她纳入后宫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更愿意选择李云彤——傻大姐的性格就挺有意思,而一夕之欢之后,她果断不联系他,让人佩服之余,也禁不住有点遗憾。

“反正谁也不要影响谁,”事实上,牛晓睿也看得很开,“有这种需要了,就联系一下,”

“没需要也会联系你,”陈太忠探手搂一下她,嘴里轻声嘟囔一句,“比如说非典的发展,咱们要通气的。”

“唉,是啊,”说起这个,牛晓睿也苦恼地叹口气,浑然不顾自己是赤身**地躺在一个男人怀里,“咱们今天出来,是放松来的……其实我都不想干了。”

PS:

停水停电断网堵车,还是大面积断网,敢更悲催一点吗?多少年没来过网吧了……然后又回去拿身份证……好了,终于更新了,大声召唤月票,离前十也不过三四十票,都市之月,让官仙冲起来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