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4章 盖子轻启

第四千一百九十四章 盖子轻启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又抓着牛晓睿晨练一番,不过这次牛总编说成啥都扛不住了,折腾了四十分钟,她裹着被子直接滚到地上,喘着粗气发话,“不行了,真不行了……咱晚上接着来,天快亮了,咱准备打猎吧。”

“下雨呢,不好打猎吧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。

这场雨,就掀开了北崇雨季的序幕,两人拾掇好行装,又简单地洗漱一下,煮两包方便面吃了,基本上就七点半了,而雨还是密密绵绵地下着,直给人无穷无尽的感觉。

“这是不能上山了,”陈太忠拎个折叠小马扎,坐在山崖下,呆呆看着远处的公路。

北崇的山多雨也多,像这种雨季的延绵小雨,对山路的影响不算大,但怎么也要雨停半天之后,山路才会好走——若是瓢泼大雨的话,那就是另一说了。

“那咱们回区里?”牛晓睿走到了他的身边,女人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,一个小时之前,她赤着身子四肢大张躺在那里,累得手指头都动不了,但是现在又是精神抖擞。

“想回你就开我的车回吧,我静静地坐一坐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他此次出来说是打猎,但主要是想清静一下,不能打猎算多大事?

“坐一坐也行,”牛晓睿目前在北崇,不但是采访挣钱,也是躲人,所以她并不介意坐在山里赏雨景,“但是……车上没水了。”

昨天洗剥兔子、炖兔子、烧茶水、熬汤、洗脚、洗那里……加上今天早上的方便面,用的全是矿泉水,奥迪车上的一提半矿泉水用完了。

“去买嘛,”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,“顺便把野鸡冻了,下山的时候咱们带走。”

“这里也没信号。你找个有信号的地方吧,”牛晓睿也没排斥他的指示,只是表示出,我去买东西的时候,你也不能闲坐着——咱可以在这里消遣,但不能让人联系不上。

我其实就想让人联系不上,陈太忠心里是这么想的,却不好如此说,于是摸出手机来找信号——山里的信号。是非常不稳定的,大多时候高一点的地方信号要好一点,但也不尽然。

半个小时之后,牛晓睿驱车回来了,左右死活找不着陈太忠。她倒是想打个手机,但是她的手机没信号,于是她又开车到远处,找有信号的地方,好不容易手机有信号了,给陈太忠拨打——忙音。

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,她才拨通陈太忠的电话。那边的声音断断续续不甚明白,好半天才搞清楚地方,她又返回去,又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。合着这里离他们宿营的地方不到一里地,在一个小坡上,肉眼却是看不到。

不过这里的信号相对较强,牛晓睿停下车。攀爬了五十来米,走到了上面。却发现陈区长坐在帐篷门口,翻看着手机。

“真够累的,”牛晓睿将一提矿泉水丢到地上,撑着伞走到旁边的马扎上坐下,看他还在翻看手机,信口问一句,“看什么呢?”

“有些短信,收得支离破碎的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抬手拨个电话,拨了好几遍才拨通,“马总,你给我发的这个短信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有人……捅……美国……”马小雅的声音也是支离破碎的,足足说了五分钟,陈太忠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。

放下电话之后,他看牛晓睿一眼,笑着发话,“非典的真实疫情,有人捅给美国媒体了。”

“是吗?那可太好了,”牛总编先是一惊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这下他们想捂盖子也捂不住了……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招?”

我想到了,但是还没来得及用,陈太忠看她一眼,发现那脸上的笑容,是发自内心的喜悦,他心里居然隐隐生出些悲哀——一定要外国媒体来爆料,咱国家才肯揭开盖子吗?

听到这个消息,他本来很高兴,此刻却是没什么心情了,“你没觉得,这里风景不错?”

“确实不错,”牛晓睿站起身来,撑着伞四处张望,北崇因为落后,被恶意开发的山很少,此刻春雨绵绵,山间不少林木吐出新绿,又有经冬不凋的灌木的墨绿,枯黄的小草冒出了新芽,整个大山,显出极强的层次感,既厚重,又异常地空灵。

“太忠,下山帮我拿一下相机,我要拍照,”牛记者极其兴奋地发话,要不说男女之间一旦突破了那层界限,说话就随意了很多,不过下一刻,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,说不得撒个娇,“人家从昨天晚上累到现在了……好人,帮个忙嘛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慢吞吞站起身来,“有人的时候别这样……我去去就来。”

他再回来的时候,就是半个小时之后了,浑身上下挂满了东西,还把步枪挂在肘弯。

首先,他把硕大的阳伞插到岩石中,又把手里拎着的发电机放到帐篷里,又从一个大布袋里掏出锅碗瓢盆和电炉,放到一块塑料布上,最后才将牛晓睿的背包递过去,“相机什么都在里面,你自己翻腾吧。”

牛记者微张着嘴巴,愣了好一阵,才愕然地发话,“你从哪儿搞了这么多东西?”

“我有我的门路,”陈区长傲然一笑,却是不肯多说——哥们儿能告诉你,这是须弥戒里的吗?

“你还真是会享受,”牛晓睿笑了起来,她喜欢爬山和旅游,也能适应风餐露宿,不过谁也不会排斥便利的生活,“那这里就是咱们的休息点儿了……咱们再四处走一走吧。”

女人真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,她能一边打着雨伞,一边兴致勃勃地四处拍照,转到十一点半,才往回走,不过一声枪响之后,她老实了一些。

陈太忠一枪击毙了一条一米多长的蛇。

中午回去,就是熬蛇汤了,牛晓睿本来比较抗拒这东西,可是尝了一口之后,立刻就喜欢上了这种味道,喝了足足两大碗。

午餐过后,雨又下得大了一些,两人就坐在阳伞下看雨,其间陈太忠断断续续地接了几个电话,也没什么要紧事,不过大家都知道了,陈区长在乡间走访,信号不太好。

这一场雨,直下到下午六点多,才略略地停了,空中还有一些细碎如牛毛的雨滴在飞舞,陈太忠拎着枪站起来,“走,回了。”

“那这些东西?”牛晓睿看着帐篷阳伞和发电机,奇怪地问一句。

“有人收拾,你不用管了,”陈太忠率先向山下走去,牛记者一看,赶忙跟上去。

回到区里,就是晚上七点半了,陈太忠在车站门口放下牛晓睿,自己驱车回小院。

这次打猎,他的身心得到了很好的放松,还得到了个炮友,所以心情还算不错,因为只有一个人,他也懒得叫菜,步行去了北崇宾馆,点了两个菜,吃了起来。

吃到一半的时候,王媛媛和祝杰华联袂而至,这俩也是在宾馆里吃饭的——都是小赵乡的,又都是陈区长的人。

王主任是来请示区长,现在已经有人出每公斤七块钱的价格,收购苎麻厂的苎麻,要知道苎麻厂的收购价最高也才六块二,平均收购价还低于六块一。

而苎麻厂收购的苎麻,几乎达到了三万吨,一公斤赚九毛钱,三万吨就能赚两千七百万,就算只卖两万吨,也是小两千万,但是王媛媛不想卖,她觉得苎麻还会再涨。

“两个亿的资金沉淀在那里,才赚这么点,是太亏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的意思是,卖两万吨,把剩下一万吨的本钱赚出来,那还差不多。”

“有您这句话,我就有主心骨了,”王媛媛点点头,现在已经有人认为,北崇可以出货了,她并不认为是这样,不过同时,她也有点压力。

陈太忠又看一眼祝杰华,“有什么事儿?”

“这场雨一下,戚志闻说雨季快到了,我就告他我们是要为国庆献礼,”祝局长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那货说,让我后果自负。”

此人做事,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但是他有一点好处,就是认准了的事,咬牙也要做下去,不会有什么首鼠两端的行为,所以他此刻的立场,分外地明确。

“给国庆献礼,还错了不成?”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。

“他最近一直在放风,说市政府对您在非典期间的表现,非常不满,”祝杰华果然不是个善碴,抓住这个机会打蛇随棍上,没命地说戚书记的小话,他很愤怒地表示,“其实他就是打着陈正奎的幌子大造舆论,借机抢班夺权。”

“你这个说话办事,可是有点糙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禁不住想起了五年前的自己,“要努力提高自己,想进党校的培训班吗?”

“进了培训班,我手上的活儿咋办?”祝杰华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心里也是微微一沉——陈区长你是要剥夺我的权力?

“你这思想真复杂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他也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,“我就是让你提高一下自己……非典?切,这个事儿的变化,出乎你的意料。”

“您既然这么说,那我报名,”祝杰华也是个敢赌的人,一旦拿定主意,马上就付诸行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