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5章 失意联盟

第四千一百九十五章 失意联盟

“算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祝杰华想赌,他倒是没了兴趣,“那就等你工程完了,再上培训班好了……我正好考核你。”

“我好像做错了什么,”祝局长讪笑一声,又低声嘀咕一句,以他的感觉,自是不难知道,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机缘。

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”陈太忠回答一句,此刻,他越发地清楚,蒙书记当初对上自己,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。

不多时,陈区长用完晚膳,站起身走了,王媛媛和祝杰华陪他走到小院,就双双离开,看着这俩的背影,某人心里的杀机再起——祝杰华,希望你不要像我对小白一样对小王,否则的话,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
第二天是周五,晴,不过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,天又开始阴了,吴言打来了电话,“下下周一,我要去中央党校报名了,今天周五,明天我能去你那儿取经吗?”

那就是下周要移交非典防控工作了?陈太忠听得出她话里的无力,于是眉头微微皱一下,“这谢五德真是欠收拾,明天我去素波找他麻烦。”

“没必要,早就定好的,”吴言笑一笑,她虽然心里有点遗憾,但是情郎能为这种事如此着恼,她还是很欣慰的,“能做多少就做多少,我无愧于凤凰的老百姓。”

陈太忠挂了电话,心里是越发地不爽了,“好大一个功劳,不知道被哪个货摘桃子了。”

下午的时候,廖大宝陪着扈云娟去市医院检查,陈区长召开防汛工作会议,然后又去浊水视察了一番。回到小院,就六点出头了。

在屋里坐了十来分钟,发现没人来,陈太忠正说一个人也不用摆谱了,去宾馆解决晚餐,就在此时,有人按门铃。

他开门一看,却发现白凤鸣和牛晓睿站在门外,登时就是一怔。“你俩怎么一起来了?”

“我今天借了两支猎枪,正好被牛总编看到了,”白区长微微一笑,“咱不是说好周六去打猎吗……对了,牛总编说。有人把非典捅给美国媒体了?”

他也是深受非典的影响,确切来说,他是深受戚志闻的压力——戚书记借着在非典一事上,区政府应对失当,有意强力插手政府事务。

所以他一听说,这事儿被美国媒体知道了,就忍不住要兴奋地过来问一问。

“这个事儿……最近少说。”陈太忠将两人让进来,随口叮嘱一句,“京城那边折腾得很凶,意见非常不统一。这个时候低调一点好。”

这个消息也是马小雅传来的,自从非典疫情被踢爆之后,国外媒体高度关注国内,可这个时候。不少媒体反倒收到了封口令——不传谣不信谣,一切以官方数据为准。

要不说有些人官僚起来。真的很可怕,不过据马总分析,此刻下封口令,应该是意见不统一的缘故,等意见统一了,结果就要出来了。

越到要揭底牌的时候,越要沉得住气,太活跃了,容易被人误伤。

白凤鸣也知道这个道理,不过喝了两杯之后,他还是壮起胆子问一句,“最终还是要重视非典的吧?”

“加拿大、美国、越南、新加坡都有病例了,你说最后结果会是什么?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有些人明知道很难控制住了,还要存个侥幸心理,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如此自信。”

他这话不是胡说,而是有着充足的理论依据,“部队卫生系统,上个月中旬就指定618医院为非典专门接治医院了,好多医院对这个病也相当重视,但这是疫病,光医院重视没用……这个时候,抓好预防和宣传工作,才是最重要的……”

“陈头儿,咱喝酒,”白凤鸣听他越说越激昂,都快把人名儿点出来了,忙不迭地举起酒杯:你敢说,我们都不敢听了——就算我敢听,旁边还坐着个记者呢,“就是雪莱的话,冬天到了,春天还会远吗?”

“苦的是老百姓,”陈太忠哼一声,端起酒来一饮而尽,牛晓睿见状,又给两位区长满上。

就在这时,陈区长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手机嗯嗯两声,然后放下电话,嘴角**一下,表情很是怪异,“京城又死了一个芬兰人,国际劳工组织的……非典。”

“这就更热闹了,”白凤鸣的嘴角也**一下,“奥观海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应该还活着,”陈太忠不太确定地回答,然后哈地笑一声,“据说他住院之后,对北崇的评价还是比较高的。”

“真是宁捱整砖,不捱半砖,”白区长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活该他受罪。”

“明天,凤凰负责非典防治的副市长吴言要来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要不你们去打猎,我陪她视察一下?”

“吴市长是女士吧?”白凤鸣对吴言有印象,“喊她一起去打猎好了,视察什么的,回来再说嘛……反正这几天抓非典,也难免郁闷,倒不如低调地散一散心。”

“说的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事实上,他知道小白来北崇,是想跟自己在一起腻几天,“不过吴市长是山里走出来的,不知道她对打猎有没有兴趣……”

“你才是山里走出来的,”两个小时后,吴市长笑着啐他一口,“我从小就在县城长大,童山离县城远着呢。”

吴言中午打了电话之后,下午就带着车队出发了,同来的除了钟韵秋,还有卫生局和妇幼保健院以及市医院的人——此刻造访一下北崇,就把因果关系挑明了,别人再是摘桃子,也摘不掉这层因果。

车队到北崇,就是夜里九点半了,一行人在北崇宾馆登记住宿,值班经理一见是凤凰来考察非典防治的,马上给马媛媛打电话汇报。

下一刻,陈太忠就出现在家乡人民面前,陪大家简单吃喝一点之后,就将吴言安置到了唯一的接待独院三号院。

一起住进来还有钟韵秋,其他人就不要想了,虽然独院很大,当初凯瑟琳的随员能跟老板一起住进来,惠特尼的班底也能全部入住,但是吴市长住进来之后,不让其他人进来,也是正常的,中国的官场,等级实在太分明了。

当然,这就便宜了陈太忠,他手眼温存一阵之后,假巴意思地离开,半个小时之后,又悄然无声地回来,一夜的旖旎,自然不必再提。

吴言对打猎也有一些兴趣,周六早上视察了长途汽车站一个点,就被陈区长拉着打猎去了,其他人则是由刘海芳和谭胜利陪着,四处乱转——这是副市长的特权,安排好工作就可以走人,谁敢抱怨?

此次进山,坐的是区政府的金龙大巴,车上只有区区的八个人,不过还是那句话,吴言可是副市长,这个级别的领导来区里,独霸一辆大巴不算过分。

金龙大巴能带的东西就多了,到了乡镇上又有接待,一行人痛痛快快地玩了两天,周日下午才回转,拍了照片无数,又打了七八只野物——吴言都拿猎枪打死一只斑鸠。

当天晚上,吴市长用过晚餐,就坐车带着大部队离开,陈区长带着白区长和刘区长,将老领导送到高速口之后回转,回到小院就是夜里九点了。

进了院子之后,陈太忠给京城的朋友打几个电话,了解一下非典事件发展得如何了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没有人确定发展到什么程度了,大家知道的是——封口令依旧,外国拼命地抹黑,中国死活不承认有那么多病例。

真真假假的消息满天飞,外媒因为不能掌握中国医院的确切病例,只靠列出的数据,不具有多少说服力。

看来还得撑一段时间,年轻的区长拎起一提啤酒,坐在屋檐下面,打开一瓶默默地喝着,非典一事,已经牵扯了他太多的精力,一个多月了,他都无法将注意力放在北崇的发展上。

这日子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,灌一口啤酒,他轻叹一声,上面迟迟不肯落子,下面就无所适从——他倒是拿得定主意,问题是别人不肯相信啊,前面定调子的那货,太缺德。

啤酒喝了一瓶又一瓶,猛然间门铃响起,他这才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天上又下起了细密的小雨。

走上前打开门,面前是一个穿着雨衣的矮小人影,“关于非典的防治工作,我有些想法,来向陈区长汇报。”

“行了,别装了,屋里没人,”陈太忠将她让进来,随手关上了门,“牛总编不怕那个好色的老头子了?”

“害怕有用吗?”牛晓睿走到屋檐下,笑着脱掉身上的雨衣,“大晚上的睡不着,总是胡思乱想,索性来找你打一场友谊赛……你不会被吴言和钟韵秋榨干了吧?”

“喂喂,怎么说话呢?那是我老领导,”陈太忠脸一绷,“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
“我胡思乱想得睡不着,咱们进山打猎,知道别人怎么说吗?”牛晓睿叹一口气,“刚才听人说……咱们是非典失意联盟。”

“我艹,谁这么缺德?”陈太忠登时勃然大怒,这话说得也太阴损了。

PS:

修路修得各种不准时,风笑也没办法,不过月票还是要大声召唤,都市之月,恳请新老书友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