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9章 瞬空

第四千一百九十九章 瞬空

要说王景堂只是恼羞成怒,却又敢怒不敢言的话,戚志闻可比他震惊得多了:这是真的要变风向了?

囿于自家的情报能力不足,戚书记并不是很清楚上层的博弈——其实陈太忠也比他强不了多少,但是陈区长手握南宫毛毛圈子里的信息,又有人帮忙分析,很容易做出判断。

但是戚志闻知道,陈太忠一直硬扛着,必定是有原因的,而眼下郑文彬公然向北崇要测温仪,那这个政治信号,就再明显不过了——最少也是局委里有人支持北崇的非典防治行为。

而考虑到郑局委所属的政治势力,这显然是获得了黄家的支持,极可能黄家已经达成了共识——如果陈太忠不是虚言恫吓的话。

陈太忠可能撒这种一戳就破的弥天大谎吗?绝对不可能,想到这里,戚志闻的身子都禁不住微微发抖,黄家全力出击,还是局委打头,这威势实在太可怕了。

更有可能的是,整个风向都已经变了!可是明明昨天,还有领导说首都很安全的……

我怎么会卷进这么大的一个漩涡里?戚书记第一次开始后悔——或者当初选择来北崇,就是个错误。

他不是很肯定风向,但是陈太忠却相当明白,风向确确实实变了,今天WHO宣布,加拿大多伦多、河内、新加坡和山、西为非典疫区,发出全球警告。

此前有人硬撑着,无非就是想抢在世界卫生组织发出警告之前,压下去疫情,但是只靠捂盖子,又怎么压得下去疫情?

等到WHO掌握了数据,公开发布之后。那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,尤其疫情已经蔓延到国外,这时候还要强撑,那就不止是国际笑话了。

哪怕眼下被人踢爆,相关部门都要向全世界道歉。

目前上层还没有定论,但是已经无须定论了,郑文彬率先出手——海角目前有6例非典病患,他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,照顾某些人的面子到这样的程度。他对得起别人了。

陈太忠的奥迪车还没驶出市区,黄汉祥打来电话,说你准备好货,我给老三预定的那五千台,一两天之内提货。

这两家就能吃掉一万台。再加上前期给凤凰的两千台和海潮提走的两千台,一万四千台没了,北崇一共也就是吃进了两万一千台,自家消化了有五百台,只剩下六千余台了。

上了高速走了一个来小时,那帕里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。你那儿的测温仪,我帮你处理一点……够意思吧?”

“这一个小时,我就卖出去一万台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。“处理就免了,正考虑提价呢。”

“嘿,这一个一个鼻子灵的,”那帕里听得也笑。“好了,我也不多要你的。三千台能行吧?”

“碧空几例病例了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发问,这样散下去,两万台还真不够了。

“哎呀,这个还不确定,确诊的是两例吧,”那帕里巧舌如簧,“这还多亏了你提醒,要不这两例也不好发现……要三千台救急,过一阵,纯良那边就能生产了。”

“行,来提货吧,快点啊,”陈太忠也实在不好拒绝老蒙,但是想到天南和恒北还没出声,他也有点头大,“我这存货,看起来怕是有点不够,蒋世方还没开口呢。”

“这些人的鼻子,一个个都是怎么长的?”那帕里嘟囔一句,“蒋世方给你打电话,也快了。”

蒋世方的嗅觉,还真是慢一点,陈太忠都要下高速了,他才打来电话,不过跟其他人不一样,蒋省长是亲自打的电话,“小陈,听说你那儿的红外测温仪不错,给我准备五千台。”

“没那么多了,只剩下两千五百台了,”陈太忠苦笑着回答,刚才在路上,天涯省科委的成克己打过来要货,他许了对方一千台,“我们省里还没张嘴呢。”

“不能吧?”蒋世方有点愕然,“你那儿不是一万多台货吗?”

“全是今天卖出去的,”陈太忠听得苦笑,“两万一千台货呢,卖到现在就剩这么点儿了……我还想着讹诈几个项目呢,都是老大个儿的领导,顾不上讨价还价,人家就报数了。”

“都是谁要货了?”蒋世方听起来有点着急了,居然打听起了这样的消息,“咱天南也快重灾区了,十五个病例啊。”

十五个病例,凤凰就占了七例,不过由于吴言防治得当,最近一周没有非典的新增病例,只有一例疑似被确诊,效果是相当明显的。

倒是素波等地,非典还有蔓延的样子,所以蒋世方着急得很,不过他离核心的圈子远一点点,反应慢了一点点,这就是手快有手慢无。

也是啊,陈太忠想到碧空那里才两例非典,就要弄走三千台,天南这里都十五例了,给的少了也不好,“碧空、磐石、海角和天涯都要货了。”

“天涯都要货了?”蒋世方微微吃一惊,他在天涯干过纪检委书记的,“谁跟你买的?”

“天涯省科技厅办公室主任成克己,”陈太忠倒是不怕说,“但是他只定了一千台。”

“那个小家伙啊,”难得的是,蒋省长居然还知道成克己,“一千台就算了……谁定的多?”

“郑书记和黄书记,一人五千台,”陈太忠想一想,记起来郑文彬当初似乎没订那么多,“要不我从海角克扣点儿,支援家乡?”

“家乡你当然要支持了,”蒋世方也是抢项目抢惯了的主儿,一点都没觉得抢海角有什么不合适的,“知道海角和磐石的非典病例有多少吗?”

“海角最少有六例,磐石我不清楚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

“六例也好意思要五千台,”蒋世方居然公然说郑局委的小话,“克扣他一点很正常,你再问问磐石吧。”

“我跟三叔不熟啊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还是您问一下吧……我对家乡人民是有感情的,凤凰那里已经有两千台了,林海潮也买了两千台,支援铁路系统。”

“就这也不够……咱马上重灾区了,”蒋世方是真急了,他还惦记着等杜毅走了再上一步呢,天南要是被WHO列为疫区,那就黄瓜菜都凉了,“小陈你帮想一点办法,你不是要买煤炭吗?你搞五千台过来,我给你送过去一百万吨平价煤……送到站。”

“那我就博这一把了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登时来了精神,现在煤炭的价格,到站价格已经涨到三百五了,那还是大宗交易的价格,真是飞涨,平价煤运过来,就算一吨省五十,一百万吨也省五千万。

而五千台测温仪,总共也不值三千万,他不知道蒋世方为什么这么下血本,就只能归纳于一种可能——省长调拨平价煤,成本应该是比较低的。

陈太忠回到北崇,就是下午四点了,给王媛媛打电话一问,才惊喜地得知,有一家红外测温仪厂家,又送了一千五百台过来——厂家一直等红外测温仪涨价,但是等来等去等不到,于是拉了部分存货来北崇卖。

倒是王媛媛觉得,你已经跟我们中止合同了,这个货我不一定要收,我要请示领导。

“收了,马上收了,”陈太忠正头大呢,各家要的货,根本就匀不过来,“尽快把合同签了……争分夺秒。”

“是有好消息了?”王媛媛惊喜地问一句,这些日子,区长在苦恼,她也在苦恼——反正大家都是非典失意联盟的,各种的亚历山大。

“嗯,不可能翻得过来了,”陈太忠非常肯定地回答,其他省也就算了,天涯和碧空都开始要货了,这可不是黄家的势力,明显是大局已定。

“那我能压一压他们的价吗?”王主任又问一句,“上午他们表示,每台可以降价五百。”

你这还真是没见过钱的样子,陈太忠心里暗暗苦笑,事实上他知道,小王花钱一向手紧,虽然关键时刻,一万的奖金也敢拍出来,但是总体上来说,还是保持了勤俭持家的作风。

“就这个价钱定吧,”陈区长想一想,又补充一句,“嗯,你告诉他们,其实你很为难。”

这又是要奉旨受贿了,王媛媛听得明白,眉头禁不住微微一皱……

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想到大局已定,又想到陈正奎在这次事件中做得实在不太光彩,他就有心去市政府走一趟,捏个套子让对方钻,等真相大白的时候,好好阴对方一把。

可是他转念一想,这个本家现在也只有躲在幕后歪嘴的胆子了,他要真的这么做了,且不说人家未必能进套子,就算识不破圈套,最后结果出来了,也会知道是他有意阴人。

到时候,本来不相干的市政府和区政府之间,没准会战火重燃,陈区长不怕事儿,但目前的北崇,发展第一,更别说他身边还有个亦敌亦友的戚志闻。

其实这个时候,正是试探盟友态度的机会,陈区长打个电话给奚玉,“奚书记,我回来了,晚上来我的小院坐坐?”

“那没问题啊,”奚玉很果断地回答,不光北崇,就连敬德人都知道,北崇的书记和区长被省纪检委叫走约谈,已经走了两天,这是第三天了。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和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