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1章 狼多肉少

第四千二百零一章 狼多肉少

陈太忠听完这番因果,第一个感觉就是,要不说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太多的地厅级干部都没注意到事儿,被一个普通商家闻到了味儿。

沉默良久,他才问一句,“违约金是怎么支付的?”

“百分之五十,”王媛媛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还没开始执行,不算违约吧?”精鸿的这位发话了,公司前期还卖到这里四千台货,他就算不想交违约金,这四千台货还有百分之十的质保金呢。

“你是一定不想讲道理了?”陈太忠脸一沉。

“我是想通融一下,咱们交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”男人苦着脸回答,却又绵里藏针,“将来的设备售后服务,我们还是要搞的。”

“行了,不要你的售后了,质保金你也别等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现在正式通知你,这车货物,涉嫌假冒伪劣,北崇工商查扣了。”

“我们证件齐全,怎么可能是假冒伪劣?”男人一听就急了,“打官司我们也未必输的。”

“那你打呗,光说执行,我也不怕拖你个十年八年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站起身来,“你拖得起,我更拖得起……小王送客,他敢再在门口扰乱办公秩序,你就通知朱奋起。”

男人走出区政府门口,心里一片茫然,北崇区区长都做出如此蛮横的表示,他也就没办法再拿喇叭喊话了——事实上,这种告状方式是北崇人的专利,外地人来的话……除非你占了天大的理。

还是再请示周总吧,他轻叹一声……

王媛媛把人撵出去,来到了区长办公室,低着头检查。“老板,对不起,我辜负了您的信任,活儿干得有点糙。”

“傻丫头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不是让你降五百就行了?”

“区里要花钱的地方很多,”王媛媛还是低着头,“而且幸亏我……没向他暗示,要不然就更让区里被动了。”

倒也是。这个受贿也是有点危险,陈太忠一直想的是,先把货签下来,甚至不惜做点贪腐的姿态出来,却是没意识到。那样同时就授人以柄——一台降五百,王媛媛每台收一百的回扣的话,人家强行终止合同,损失的也不过十五万,小王敢不答应吗?

念及此处,他轻喟一声,“身正。才不怕影子斜啊。”

“其实我现在的钱,完全够花,”王媛媛壮着胆子回答,“在非典这种大事上。我愿意帮您更多……祝杰华还要我买车拉土方,我都没答应他。”

“祝杰华……”陈太忠伸手摸起一根烟来点上,良久才说一句,“你跟他说。专心工作,敢再纠缠你。我整死他。”

王媛媛闻言,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弯弧,那是遮掩不住的笑意,“我跟他没什么,他连襟还算我远房亲戚呢。”

“你不懂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你跟别的男人接触我不管,这家伙,嘿……对了,精鸿再有人找你,就再降一千,一台两千七,百分之五十的质保金。”

“降这么多?”王媛媛有点惊讶。

“凤凰科委估算过,它的成本不会超过两千,”陈区长心里什么都清楚,只是目前没有办法,所以说活得太明白的人,活得真苦,“非典再推迟爆发二十天,凤凰科委那里的便宜货就出来了……差就差这二十天。”

“一定会在这几天内爆发吗?”王媛媛眨巴一下大眼睛,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
“今天下午你就知道了,还有其他人提货呢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你记一下,碧空三千台,天涯一千台,磐石五千台,天南最少也得两千台……记得保密。”

王媛媛赶忙记下来,算一算之后,她怯生生地发话,“那市里和省里要货,咱就没了。”

“要不说闹心呢,就差二十天,”陈太忠叹口气,然后他就想起个遗忘的事情来,“对了,我忘了问磐石的非典病例了……你去吧。”

他给黄汉祥打个电话,结果黄老二做事还真不靠谱,他根本不知道磐石有没有非典病例,“你等一等,我问一下老三。”

这一等,就是几个小时,下午上班的时候,黄汉祥才打过来电话,“有一个确诊了,还有七八个疑似,你三叔最近心思不在这个上面。”

“不是很严重的话,我能不能少给他点?”陈太忠苦笑着回答,“两三千台意思一下,我这边催的人太多,揭不开锅了。”

“你不是两万来台呢?”黄汉祥听得有点奇怪,“都给谁了?”

陈太忠哇啦哇啦一报数,黄老二听到碧空俩字,忍不住哼一声,“蒙艺那儿几个病例?”

他有此一问,并不奇怪,这个时候,全国各地的非典病例都不是特别透明,也普遍存在低估的现象,从黄和祥的表现就能知道——堂堂的局候补,一省的大员,事先还知道非典可能很严重,都用了好几个小时去落实数据。

陈太忠却是知道老黄心里不平衡了,于是干笑一声,“他允许涂阳和北崇的红彤彤香烟进碧空销售……唉,欠下人情总是债。”

“你红彤彤在磐石也卖得很好吧?”黄汉祥又是不满意地一哼,“还有些谁?”

听到天涯要了一千台,他轻咦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,听完之后,他才问一句,“马飞鸣没找你要货?”

“他要我都没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蒋省长那儿也是越多越好,所以我这不是四处找货吗?”

要说全国能小批量生产红外测温仪的厂家,还是有五六家,有些厂家也被北崇催生出了生产能力,但是知道北崇囤货的干部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北崇。

首先,这些厂家的生产能力都不怎么样,关键时刻,你说你生产能力能上去,别人也得信不是?这个时候着急买货的主儿,都是可靠第一,价钱什么的,都不重要。

其次,北崇囤的货足够多,与其找多家,不如找一家了。

第三点也很重要,就是产品的质量问题,与其在外面选购一些不明产品,还不如直接找北崇——这里的产品,是已经经过检验的,区政府的检验,算是体制里的,有信赖的理由。

最后就是动静小,省得四处询价,直接点对点接触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各方大员一旦下定决心,第一个就联系北崇的缘故。

“马飞鸣居然没找你,”黄汉祥听得就沉吟了起来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那先给磐石准备两千台吧,省下的三千台,必须给马飞鸣。”

“他要是不要呢,我不是砸手里了吗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问一句。

“他不要的话,磐石再要,你尽管放心,”黄老二还真不把这点钱看在眼里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又说一句,“他不可能不要,是什么时候要的问题,你还不能给他留得太少,得留够数。”

我艹,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,倒吸一口凉气,这时候他这才反应过来,为什么黄汉祥和蒋世方都要打听,有些什么人买了测温仪。

买测温仪是为防治非典,但这时候着急买的,除了非典病例严重的省份,也可以看出站队的趋势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黄汉祥听说马飞鸣没开口,马上就留了三千台给马书记,还强调不能给别人——可见马书记现在没开口要货,也是有说法的。

不管大事小事,站队无处不在吖,陈区长叹口气,然后却禁不住生出点自得之心,哥们儿就算来到北崇这小地方,主角光环依旧闪亮——居然能掌握那么多大佬的站队信息。

“不遭人妒是庸才啊,”他很文青地感慨一句。

然而下一刻,王媛媛的电话又打了进来,“陈区长,天涯的人到了,有个科委的成主任说跟您关系好,想从北崇买两千台。”

“成克己这家伙,怎么能出尔反尔呢?”陈太忠刚庆幸手头宽松一点,听到成主任又加码了,他有点忍受不了,“算了,我去小院了,你派个人领他过来。”

这个时候,他不能不躲了,来要货的人实在太疯狂了——要知道,这仅仅是省部级干部要货,地市级的干部还不知情呢,他手里已经是精光了。

不过成克己的面子,他还是要卖的,成主任帮过他不少,为人也四海。

不多时,计委的办公室主任齐莹将成克己领了过来,今天的林业局那里,简直是炸锅了,齐主任也不得不出面帮忙。

“太忠这地方好啊,”成克己一进小院,就大声地感叹,“素雅幽静,真是懂得生活。”

“你给我小声点吧,”陈太忠走出门来,笑着说一句,“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住在这里?”

“你这是躲谁呢?”成主任一听,讶然发问。

“躲你们这些债主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我根本就没那么多货,两万台的库存,眨眼就连毛都剩不下一根了。”

“你再怎么哭穷,我是本人到了,”成克己笑眯眯地发话,“咱哥俩的交情,我也不为难你,两千五百台你得保证吧?”

“我说,你就从林业局到区政府走了少少的几步,又多加五百台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你开始定的是一千台,现在我做主了,一千五百台……再多没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