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3章 左支右绌

第四千二百零三章 左支右绌

马老三的人情,陈太忠是真不稀罕,大人情对方给不了,小人情他看不上——没有马飞鸣的人情,北崇还不是照样发展起来了?

不过他倒是挺好奇,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多测温仪,须知他也是人在恒北,朝田有非典病例,他是知道的,但他相信绝对不多,要不然,怎么有那么多人敢跟北崇呲牙咧嘴?

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认为,恒北有两千台就差不多够了,最多三千台,实在差一些,马书记还不能从外面调些货做补充?”

“啧,”马颖实遗憾地咂巴一句嘴巴,沉默片刻,才艰涩地问一句,“北崇才是恒北的一个区,买那么多红外测温仪干什么?”

“我推不过的人情很多的,储备一些做人情,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回答。

“是啊,做人情……不止你需要做人情,”马颖实叹口气,语气是要多沉重有多沉重。

“哈,”陈太忠赶忙伸手捂住嘴巴,又将手机拿到一边,他全身上下剧烈地抖动着,这笑意是止也止不住——原来你冻结我北崇的仓库,也是为了做人情?

结果你晚了一天打电话,仓库里啥都没了,别说做人情,自家都不够用了,你说你得有多么点背,才会遇到这样的麻烦?

考虑到马老三是从他老爹手里接的活儿,这后果不是一般地悲催——马书记不会双规自己的儿子,但是这种大事上出现如此重大的错误,排头是少不了的。

此刻,他是真的明白,为什么马颖实会毫不犹豫地表示,帮他收拾王景堂了。只要能拿到货,获得他老爹的原谅,收拾个小干部还不是手拿把掐?

然而下一刻,想到另一桩因果,他就有点笑不出来了,于是冷冷发话,“如果这些货没被别人定走,两万台就都被你做人情了吧?”

马颖实登时语塞,当初他确实是有这个想法。这是防治非典紧缺的战略性物资,北崇有货,省委直接接手,便于统一安排和调度——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

事实上,马飞鸣当时都没这个想法。昨天中午马书记难得地回家吃饭,马老三兴奋地跟老爹说八一礼堂地块的进展情况。

不成想他说了没几句,马书记直接将话题岔开,他轻叹一声,“这个陈太忠,还真不得了,防治非典这步棋。又让他走对了,还存了那么多测温计……唉,可惜我不好动,浩强下午跟卫生厅说一声。统计一下非典病例。”

浩强便是马书记的司机,他出面做事,是非正式的,但是一般人也要买账。

马老三听到这里。就觉得自己也能帮老爹出点力,于是出声发问。“这个测温仪要多少台?我跟陈太忠去说。”

“你还是算了吧,”马飞鸣不是不信任自己的儿子,他是有别的忌讳,“这个事情前两天就能看出苗头,只不过有人指望硬撑能过关,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,但我还是不能动……你也不要乱动。”

“我跟陈太忠有合作的嘛,”马颖实壮着胆子回答,望子成龙是每个父亲的梦想,向父母展示自己的能力,也是每个儿子的夙愿,尤其是他有这么一个优秀的老子,他也不指望追赶或者超越,但是能小小地证明一下自己,也是好事,“算我私人打招呼。”

“那行,定个几千台,”马飞鸣点点头,“一定注意低调,你说是你私人的意思……实在不行,你先找人买下,然后捐给省里,陈太忠那家伙不好说话,一分钱看得斗来大。”

“我觉得还是多买点,”马颖实跟自家老爹建议,“您到时候也能做人情。”

“可以,”马飞鸣点点头,“你把他的存货端过来吧,别亏了他就行。”

这就是父子俩的对话,午饭之后,马颖实本想给孙淑英打电话,托她关说的——在他看来,直接找陈太忠有点跌份儿。

但是再想一想,老爸要求保密,他就直接给陈太忠打电话,不成想是打不通,他一来觉得跌份儿,二来又觉得既然保密,就不能随便打,然后就放到一边.

这放到一边就糟糕了,他居然就忘了,今天下午,他老爸的秘书打过来电话,问一句,陈太忠那儿你弄了多少台测温仪?

“不是吧,这么快?”马颖实登时就抓狂了,他还没打电话呢。

“一号拍板了,晚上看新闻吧,”做秘书的一听,就知道三公子这里出了小纰漏,可也不好多说什么,“颖实你要抓紧了啊。”

我勒个去的,马颖实二话不说,挂了电话就拨陈太忠的号码,不成想那边居然关机,他想也不想,就拎了辆警车开道,带着人往北崇跑。

但是眼下听到陈太忠这么说,他就知道,自己不但是忘了打电话,事先的想法也有问题,是啊,陈太忠凭什么答应自己征用那些测温仪呢?

要是他老爹出马,可能还有那么几分说道,但是他仅仅是个衙内,以个人名义行事,又凭啥剥夺了陈太忠做人情的权力?

这个事情,我做得有点急躁了,于是他讪讪地回答,“我也只想拿一万台,价钱肯定没问题……我这人做事一向痛快,你知道的。”

陈太忠反应过来,这货想拿自己的远见做人情的时候,心里真的火了,“一张嘴就一万台,我北崇囤积这批货,有多大资金风险你知道吗?我经受了多少压力你知道吗?王景堂为啥找我麻烦你知道吗?我就问你一句……你替我分担过一点压力没有?”

“我这不是打算帮你收拾他了吗?”马颖实顿了一顿,挺不好意思地回答——他跋扈归跋扈,本质上还是愿意讲理,起码对上陈区长,他不能蛮不讲理。

“反正你来得晚了,就是这么多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你想查扣谁家的货?我给你留电话号码……你直接通知。”

我能查扣谁家的货?马颖实听得暗暗苦笑,陈太忠报出的那些人名,别说是他了,他老爹也不想招惹,不过同时他也知道,自古县官不如现管。

那么,想破局还得着落在现管身上——只要是现管,谁手里没点机动名额呢?“太忠,这样吧……你保底给我保证五千台,只要给我这个面子,万事好商量。”

“五千太难,三千五倒是能争取一下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。

目前来说,磐石让出三千台给恒北,他答应这个没压力,同时他还扣了海角两千台,但是这两千台,成克己要拿走最少五百台。

而剩下的一千五百台,给了蒋世方,天南也才堪堪凑到四千台——起码还得有一千台,才能得到一百万吨平价煤。

天南加上恒北,缺口最少有三千台,加上成克己的副厅指标,那就是三千五百台,这个缺口看起来不算大,但真的是难以逾越的。

陈太忠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,手里虽然有块破布,但是遮了这里,就挡不住那里——三千五百台不算多,但是真要命。

当初收购力度再大一点就好了,由不得他不这么想,但是再想一想,当初他收购的阻力,也是相当大的——再加大力度,也是相当地不容易。

很多事情,说起来其中的分寸,就是只差那么一点点,陈太忠正皱着眉头感慨,耳边又响起个声音,“太忠……我那五百台?”

“给你了,反正也就是个不够了,”陈太忠果断拍板,“再多也没有了。”

“我是说我那五百台不要了,”成克己呲牙一笑,“反正已经多了五百台,超额完成任务了,你难成这样,我还再逼你,那还是兄弟吗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这一刻,他是真的感觉到一种真诚,于是左右看一看,压低了声音,“我再给你五百台,质量没问题,但是三无产品……你敢要不?”

“费用怎么算?”成克己也压低了声音。

“你随便给点,”陈太忠心一横,他是打算用仙力复制了,但是这话不能随便说,“质量我保证,跟正规厂家的一样,但是没票,你也别问来路。”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一千台行货,一千台水货,”成克己嘴唇轻启,果断地做出了决定,“太忠,质量要保证啊。”

“保证厂家都分不出来,但万一需要售后了,你得咬定,就进了一千台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。

“这个没问题,你放心好了,”成克己微微一笑,“这种事儿我明白……都是科委的,谁还不清楚这点儿东西?”

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不管你怎么胡乱想的,反正你明白就好,想到成克己这里不但没占五百台名额,反倒退了五百台出来,那么现在……就只有两千五百台的缺口了。

而精鸿公司那里,还有一千五百台现货摆着的,他就觉得压力减轻不少,再想一想,他又给蒋君蓉拨个电话,“美女……寂寞吗?”

“我不认识你,你敢再打一个电话,信不信我查你祖宗三代出来?”蒋君蓉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。

哎呀,我为啥拿小廖的手机拨这个电话呢?陈太忠的嘴角**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