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4章 都不简单

第四千二百零四章 都不简单

算了,这个事情往后排一排吧,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,捡个没人的时候,打开自己的手机,给刘望男拨个电话,“回头可能有人捎一千台红外测温仪过去,你接收一下。”

一直以来,他对用仙力复制红外测温仪,心里很是矛盾,这是小众产品,厂家一查,就能查出问题,可是看着非典肆虐,他也是有点不顺眼。

直到成克己表示,山寨货我们照样接收,只要能保证质量,其他的都不是问题,他这才想到自己的作弊利器——蒋世方那里差着的一千台,完全也可以山寨。

有些事情,是做得说不得的,大家心里有数即可,当然,最关键的是——天南现在就缺货,急需货物,山寨不山寨的,就不重要了,哪怕是政府采购。

不过,提供这个货物的,还需要一个公司,陈太忠决定让刘望男出面,卖给天南省一千台,就凑够五千台了。

可刘大堂一听是这种事儿,很坚决地表示不想参与,“我是真不想跟政府打交道,还是我卖给北崇好了,这一千台也能扎扎实实地算到你头上。”

陈太忠要刘望男出面,本来是要避嫌的,听她这么说,也只能作罢,“那行,今天你派小董往北崇赶吧……”

当天晚上的中视一套的新闻播报里,主要首长做出指示,对非典一定要高度重视,积极认真地去对待,任何地区、部门和机构都不得虚报瞒报……这样定下的调子,就是无可更改了。

陈太忠不得不再次关掉手机,这个消息能引起什么样的轰动,他实在是不想去猜测,还是规规矩矩呆在小院里吧——专程上门来找的人,他不会拒绝见面,但是隔着老远,通过电话就要办事的,就不要怪他敬谢不敏了。

当天晚上,他的小院里,就来了第一个贵客,马颖实带着两辆车上门了,马三公子花了不到五个小时,就从朝田赶到了北崇,这平均车速起码得一百七。

此时陈太忠刚吃完晚饭,正跟刘海芳探讨“自费烈士”的问题,刘骅的死虽然是因公,但最终没有通过民政厅的审核。

刘区长就建议,像这种有确凿诱因、确定因公牺牲的同志,如不能通过审核,区里应该给予其家属以烈属待遇,相关的费用和岗位,就是由区政府承担了。

这只是一个大的方向,将认定过程细化,还需要有具体的环节,刘区长跟区长今天讨论的,就是两个原则性问题。

马颖实就是这个时候,来到了小院,马公子虽然傲气,但也没怎么放肆,站了一会儿,找个椅子坐下,听着他俩说话,也不插嘴。

直到两人说话告一段落,他才问一句,“陈区长,到我了吗?”

“三千五百台,最多了,”陈太忠递给他一根烟,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马总,我已经尽力了,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骂我。”

“你看,挤一挤就又出来点,”马颖实很生硬地笑一笑,“陈区长,你的能力,我是相信的,这点数量……我实在不好交差。”

“我实在没辙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然后眼珠一转,“除非……”

你这个转折实在太圆润了,马颖实一看,就知道这家伙又要玩什么幺蛾子,心说我且看你怎么说,“除非什么?”

“我们这儿暂扣了一千五百台的测温仪,有假冒伪劣的嫌疑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其实就是签订合同之后,对方看到有行情,就想毁约,被我们强行扣下了……货还是正经货。”

马颖实怔怔地看了他半天,才问一句,“对方什么来头?”

他原本以为陈太忠要提什么条件,心里真是有点不爽,谁都不喜欢被人借机拿一把,不过此事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,所以听一听也无妨。

眼下听说是这番因果,他心里的气儿就小了不少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他还是要这么问一句。

“没什么来头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就是我们暂扣,也扣不了多长时间,咱人民政府,不能蛮不讲理不是?再说了……来头再大,大得过马老大?”

“咦?”刘海芳听得就是一声轻咦,她从做派上,能看得出这个英俊的马总来头大,但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此人竟然是省委书记马飞鸣的儿子,而且看起来,陈区长还是有点不买帐,这个发现,让她惊讶莫名。

“你暂扣不了几天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马颖实的智商不算低,但是他对官场里这套弯弯绕,并不是很熟——大多时候,他就直接碾压过去了。

“这看马总想做什么文章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比如说省工商认为这个案例很典型,要过问一下,省里出个什么文字性的东西,就可以从我这儿把货拿走……再怎么处理我就不关心了。”

“拿走之后又怎么处理呢?”马颖实接着发问——他基本上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,对基层的一些蝇营狗苟不是很熟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也不回答,倒是刘海芳知道此人是马书记的公子,就有意结个善缘,于是笑着接话,“查上两年,没啥结果了,就还回去……扣的时候是新的,还的时候是旧的和坏的。”

刘区长这么说,也不是她就有这方面的经验,实在是北崇警察分局对四海车行的车,就是这么处理的,北崇人都知道的——张一元倒了,北崇警察人人有车开了。

这成什么样儿了?马颖实心里,真的抵触这么做,他是不会把这几百万放在眼里的,要这么做了,那还不够丢人的——关键是那个厂家没招惹到他。

可是他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迂腐,眼珠一转计上心来,“货是你们扣的,省里拿走检验一下,也是对你们负责……可能检验的时间比较长。”

要不说这家学渊源,没有哪个公子哥是白给的,马老三虽然很不接地气,经验也不是很丰富,可他略略改动一下细节,首当其冲跟厂家对上的,就是北崇而不是省里了。

“你这么做就太不地道了,”陈太忠哪里肯吃这种闷亏?他最讨厌的就是为别人作嫁衣裳了,“那我明天一大早放货走……你拦得住就拦,拦不住就不关我的事儿了。”

“你可以推到省里嘛,省里认账的,”马颖实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这个承诺不能说没用,所谓踢皮球,对等单位或者差不多对等的单位才能相互踢——北崇虽然有陈太忠,但是级别实在太低,省里想不认,也很简单。

而且必须指出,马老三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辈,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就判断出他是真货了,那又怎么样?非常时期,省里征用了,给他一个我们认为合适的价格。”

要不说这富贵逼人,马颖实的想法,那就是仗着权势结结实实地碾压,他都敢这么对付陈太忠,自然更敢如此对付厂家。

“这我完全支持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但你既然是从我们北崇拿走的查扣货,你们定的价格和还款计划,也要征求我们的意见,否则区里的同志们有情绪……人心散了,队伍就不好带了。”

“你倒是半点不吃亏,”马颖实看他一眼,北崇这个要求说高不高,但是能在定价和还款上发话,这也是很要命的话语权。

还是那句话,搁给个别的县区,马老三根本不会考虑这要求,但是北崇有陈太忠,这个话语权……多少要给一点。

“其实这涉及了诚信问题,”陈太忠的理由很充足,“以前几单做得不错,我给钱也痛快,现在他敢不诚信,跟我毁约,那这一千五百台,我就不能让他卖起高价去,要不然违约的成本太低了。”

“我觉得还是面子问题,”马颖实笑着发话,真不愧是官二代,说话一针见血,都不带考虑别人情绪的。

“你这才是……”陈太忠才待驳斥他,就听到有人重重地拍门,侧耳一听,还有轻微的呜咽声,走上前开门一看,却发现廖大宝和扈云娟站在门口,扈云娟挺着个大肚子,眼泪哗哗地流着,两个眼睛肿得跟桃子一样大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陈区长眉头微微一皱,不怒而威地发话。

“廖大宝他……”扈云娟才一张嘴,廖大宝黑着脸发话了,“陈区长有客人,咱们等等再说。”

“你敢做,还怕我说?”扈云娟又哽咽了起来。

“我什么都没做,真是有毛病!”廖大宝气得骂一句。

“有个女人打电话给他,说怀孕了,”扈云娟大声地嚷嚷着,状若疯狂,“我问她是谁,她就压了电话,廖大宝说……这女人是给陈区长打电话的。”

这个信息量……有点大啊,陈太忠嘴巴微张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有人怀了我的孩子?这不可能啊……大宝你这咋回事?”

“可怜我已经八个月了,孩子将来咋办啊,”扈云娟闻言,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廖大宝看一看马颖实,又看一看刘海芳,伸一伸脖子咽口唾沫,“那个啥……您二位回避一下?”

“不用,”陈太忠和马颖实齐齐地发话,马三公子眼里,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廖大宝又咽一口唾沫,艰涩地发话,“头儿……下午您用我的手机,打了几个电话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