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7章 争抢

第四千二百零七章 争抢

由不得李强不生气,市里刚决定,要收购北崇自用的五百台红外测温仪,大家还没走出会议室,消息就传到了北崇?

事实上,这个消息是不可能传那么快的,从举手到现在,也不过才十分钟,而北崇那里,已经有不少传言了。

“我是完全不知情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很无辜地看着李书记,“我现在的手机都不敢开机,一开机就是要测温仪的。”

“那你打电话回去问一下,”李强冲巨中华一努嘴,“中华,手机给他。”

陈太忠拎着手机,走到一边打电话,不多时沉着脸走了回来,“是有人要收购测温仪……是马颖实,目前王媛媛并没有答应。”

“马颖实?”李强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八一礼堂那块土地的盛宴,他也是得利者之一,实在太清楚这个名字了,“这有点过分吧?”

“真是过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没经我的同意,就敢这么乱搞。”

谷珍见他俩说得热闹,自己死活听不懂,禁不住问一句,“马颖实是谁啊?”

不成想,那俩根本不理会她的问题,李强皱着眉头表示,“你不是已经给省里准备了吗?这家伙要干啥?”

“马老大要的是一万台,我只许了五千台,”陈太忠将手机递还巨中华,叹一口气就向外走去,“这个混蛋……居然敢在我北崇兴风作浪?”

“喂,太忠,”李强紧追两步,见他走得果决,只能停下脚步,大声说一句。“好好说话,别意气用事。”

陈太忠却是头也不回,就那么走了。

谷珍看着他俩对话,死活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过既然市委让她来负责非典防治,她也就不怕开口发问,“李书记,这马什么实是什么人?”

“马老大的儿子,”李强重重地叹口气。眼角眉梢满是无奈,然后又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马书记也真是的,有了五千台了,还不够?”

谷珍登时就无语了。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,北崇那边有着怎样的漩涡,好半天之后她长出一口气,艰涩地发话,“省里这还真够重视的。”

“谁让北崇搞得太好呢?”李强摇摇头,转身离开了,“要不是奥观海那事。市里也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。”

奥观海的事情,一开始没多少人关注,而中央纪检下来,是调查北崇的资金和动机之间的关联。不会在意北崇防治非典的手段和效果——那是别人要关心的事。

这件事情,还是《天南商报》刘晓莉公开报道了之后,才引起大家关注的,这篇报道转载的不多。但是北崇这里是事发地,不少老百姓就听说了。

北崇人能知道。阳州不少人也就知道了,有些干部认为,这是陈区长搞的软文,但是李书记清楚,此事是真的,所以对他来说,阳州的非典防控,还有另一个顾忌——北崇做得实在太好了,市里若是敷衍了事,一旦出现多个非典病例,给上面看,这就是态度问题了。

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谷珍感触颇深地微微点头,太优秀的下属,给领导的压力也大啊。

陈太忠赶回北崇,就是下午三点多了,来到小院,发现马颖实正在跟刘海芳和谭胜利喝茶,不过每个人的脸都是绷得紧紧的,看不出来什么悠闲。

见他回来,马总点点头,“陈区长,据我了解,你北崇自用的测温仪都是双配,还有备品……能卖给我三百台吗?”

“刚开完会,市里统一收购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淡淡地回答,然后又好奇地问一句,“三百台你也看在眼里?”

“有一点是一点嘛,”马颖实面无表情地回答,要搁给别的县区,他就直接找人强拿了,但是北崇这里,他还真是没能力——市里领导不愿意出面,区委书记是压不住区政府。

至于政府这边,没人听他指派,他报出身份都没用,大家就是一个答案:去找陈区长吧,区长同意了,我们这里就没问题。

“真不可能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还是早点回去跑八一礼堂的事儿吧。”

“再等一天,没准还有人往北崇送货呢,”马颖实摇摇头,搁给平常,他是没这么多耐心,在这种小县城多呆,但是他接收了那一千五百台暂扣货物,也才勉强凑够五千台,这离他初期想像的数字,差得太多了。

所以他才会考虑,连北崇目前在使用的测温仪都收回去,蚊子再小也是肉嘛——想一想阳州市委扩大会议上某些人的建议,可知英雄所见略同。

但是北崇人根本不买他的账,眼里只有区政府,他若是想走,此刻倒是能走了,可万一再有厂家送货呢?

搁给别的县区,他可以说一句,再有新货我包圆了,肯定没人敢说个不字,可在北崇这里,没人在意他这个局委公子。

他非常确定,如果自己不在这里盯着,再有新货,也未必轮得到恒北,等货被别人拿走,他都不好追回来——陈太忠各种乱七八糟的关系太多了。

所以求人不如求己,他索性就多待一天了,有他在,北崇人多少要顾忌一点,当然,多等几天也没意义,测温仪厂家肯定反应过来了。

那你就等着吧,陈太忠也懒得跟他多计较,就在院子里办起公来,这两天是非常时期,他没有办法去区政府,不过政府里的人也都知道,区长是在家呢。

大约下午四点半的时候,廖大宝又走了进来,“区长,落宁来了一个曹市长,据说是跟您认识。”

“这还没完了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想一想又点点头,“请他进来吧。”

落宁是天涯省会,曹进喜是政府一把手,当初凤凰科委收购落自的时候,曹市长是大力支持的,跟陈区长也见过面,算是有点渊源。

下一刻,曹市长就走进了小院,陈区长在院门口相迎,“曹市长大驾光临,真是怠慢了。”

“太忠可是会享受的人,”曹进喜笑着点点头,打量一眼院里的风景,“这地方挺好,风景不错,将来老了,得在北崇弄块地,也搞这么个院子。”

“曹市长您得是在京城弄个四合院,才符合您的身份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拍领导马屁,“北崇这落后小县城,太俗气了。”

“谦虚了不是?太忠你这越来越虚伪了,”曹进喜笑一笑,走到屋檐下坐下,又扫视两眼,再次感慨一声,“真的是好地方。”

马颖实有点看不惯此人,轻哼一声,点起一根香烟来,也没敬对方,“太忠,我跟省纪检委说了,王景堂这两天就过来找你道歉。”

“道歉有用,要警察干什么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不是这帮王八蛋使坏,我测温仪还能多进几千台。”

“现在测温仪还有多少台?”曹市长本来想先聊一阵,再说正题的,不过眼下有机会,他也就借机问一句,“太忠……你得支持我的工作。”

“有多少台,跟你无关,”马颖实看对方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恒北统一收了。”

他已经知道,对方是落宁的市长,堂堂的正厅级干部,按说他是无意招惹的——能做了落宁的市长,身后怎么也要有个强副省,正省部级的可能性更大,甚至不排除副国级领导。

但是说到测温仪,他绝对寸步不让,再说了,你天涯的人来我恒北,官再大也是白扯,这就是我家的地盘。

“这位是?”曹市长有点莫名其妙,看一眼陈太忠,心说这年轻的人口气,不是一般的狂啊,不但能拿住省纪检委的人,还敢代表恒北说话。

不过,别人越是如此说话,他就越要小心从事,陈太忠接触的人,应该没什么不靠谱的——那么就是说,此人可能背景深厚。

“马总,这是我的客人,你现在是在我的院子里,”陈太忠冷冷地看一眼马颖实,然后对着曹市长笑一笑,“这是我们省委马书记的儿子。”

“哦,”曹进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若是马飞鸣的儿子,那这个态度,倒也是正常了。

“我已经让成克己带回去两千台了啊,”陈太忠转入正题,他眉头一皱,“你们省里再想一想办法,应该差不多了吧?”

“省里能想什么办法?”曹市长无奈地笑一笑,“买都买不到……能生产测温仪的厂家,现在销售都要听从地方政府指导。”

囤积居奇可以发财,但是在非常时期,拥有某些重要物资,并不一定自己就能做主,陈太忠都要被省里和市里调拨物资,那些生产厂家更是身不由己。

所以那些厂家的囤货,也有点过于一厢情愿,曹进喜就知道,有两个厂家直接被政府端了仓库,产品的生产也是在政府监督之下,所幸的是,政府给的收购价并不低,只是要将产品全部拿走,不许企业自行销售。

这是地方政府保证优先供应本地需求,原本是无可厚非,但是对于那些外地政府来说,就过于残忍了,他们找到厂家都买不到货——高价都买不到。

跟地方政府商量,那更是对牛弹琴,本地都不敷使用的情况下,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将产品支援给外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