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8章 强势

第四千二百零八章 强势

陈太忠听完曹进喜的话,愣了好一阵,才抬手狠狠一拍大腿,“亏了,我亏大发了,早知道就翻倍卖出去了。”

“没错,只要你有货,贵点都好商量,”曹市长笑着点点头,他现在最头疼的,就是有钱都买不到货。

要知道,天涯采购红外测温仪,在全国都算下手早的,但是除了成克己买到了两千台,其他人总共也才买到一千余台,其中有五百台,都要出省界了,被当地强行追了回去。

马颖实听得哼一声,脸色也非常不好看,不过曹市长是外省的,而陈区长也不卖他的账,他也只能坐听二人高谈阔论。

事实上,曹进喜此来,目标并不在北崇的测温仪上,他不认为自己跟陈太忠的关系,能强过成克己,闲聊两句之后,他道出来意,“听说凤凰科委的生产线,快投产了?”

“最快也得半个月,”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摇摇头,要是纯良一开始就高度重视的话,没准这两天就能生产了,那货的惫懒性子,真是要命啊。

“半个月已经很快了,抗击非典,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”曹市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们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,太忠……到时候凤凰出产品了,你帮我争取一点,问题不大吧?”

“不是这样吧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这个事情,找疾风落宁分厂的李天锋就可以,你也认识许纯良,怎么想起找我来了?”

“李天锋就不管别人的事,人特别倔,”曹进喜无奈地扬一下眉毛,“至于许纯良,我是要见面谈。路过北崇,就先跟你说一声……我估摸着等科委批量生产的时候,怎么卖也由不得许主任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若是他还在科委,测温仪怎么卖,那就是科委说了算,但是纯良那人,实在太没主见,等闲也很少使性子。

“那时候。希望陈区长能帮忙说句话,”曹市长微笑着发话,又有意无意地看马颖实一眼。“现在红外测温仪的价钱比较高,落宁就算想买,也买不起多少。”

合着你认为,现在买的人是傻瓜吗?马总被他这一眼看得有点恼怒,顿时就生出“我何不也等一等”的念头。

可是转念一想。他心里就禁不住暗骂,心说这曹市长也真不是好人,分明是想借我心动之机,浑水摸鱼地收购一些测温仪。

若是他经不住这番忽悠,人家就可以得逞,他不吃这一套的话。人家半个月后买便宜货——这个事实也不会让他好受。

总之,曹进喜一句话,就搞得马颖实心态失衡。实在是够恶心人的——不管他是否继续收购,心情都不会很舒畅。

然而,马总终究不是易与之辈,他略略调整一下心态,就淡淡地发话。“能早一天买到,还是早一天买的好。非典防治工作的时间宝贵,人命大于天。”

我什么都没说呢,你小子就没命地脑补,曹进喜心里不屑地哼一声,以他的老辣,自是听出了对方的辩解之意,于是微微一笑,“马书记还真是生了个好儿子。”

你!马颖实气得看他一眼,对方嘴里说的是夸奖的话,但是看那表情,怎么看怎么像嘲讽,他实在是不习惯如此的说话方式——阴阳怪气不着边际,这也正是他不喜欢官场中人的缘故。

就在此时,他的手机响起,马公子接起电话嗯嗯两声,猛地眉头一皱,侧头看向陈太忠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北崇又到了一千台测温仪?”

“嗯?”曹进喜听得眉头一皱,然后低头去喝茶,两个耳朵却是支愣着。

“到没到,都是我北崇自己花钱,”陈太忠点起一根烟来,“马总就不要操那么多闲心了。”

“要是我跟厂家高价购买呢?”马颖实祭起了曹进喜刚刚说的招数。

“这是违背市场规律的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也是不给我面子。”

“跟我一起来的,有个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,”马颖实才不会被他一句话吓到,“他若是代表省委征用,只要价格高过你北崇,这就不存在面子问题。”

“那也得看货主愿意不愿意卖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,然后站起身来,“小廖,电话给我用一下。”

廖大宝的嘴角**一下,还是默默地将电话递了过来。

陈区长走进屋里拨个号码,果不其然,小董今天凌晨就驾车赶到了阳州,今天早晨在指定的停车场,找到了一辆厢式货车,并从货车的轮胎内侧找到了停车牌和钥匙,

今天上午十点,他就来到了北崇,并且将车驶进农业局的大院,门卫想拦他,他给王媛媛打个电话,王主任表示放此人进去。

不过王媛媛一直也在忙,直到中午的时候,她才派齐莹过来招待,下午上班的时候,齐主任向王主任汇报,说那一家凤凰的公司,拉来了一千台红外测温仪。

王主任是知道这个事儿的,她有点奇怪,陈区长怎么还能指使人购买一千台测温仪,不过人家卖的价钱,比北崇的收购价还要略低一点,她也就懒得多想——人家起码不靠这个挣钱。

至于说质量,她还是要检测的,下午她在林业局帮着发货,却指派了人去农业局验货——林业局这里实在太热闹了,新到的一千台,只能放到农业局。

大约用了两个小时,货物点完了,检测人员抽查了三十台,没有任何问题——本来嘛,陈区长介绍的,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。

于是王媛媛过来,跟送货的人签了合同,又开了汇票给对方,不成想她仓促离开林业局,引起了有心人的关注,而且农业局的人挺多,人多嘴杂。

此刻,马颖实的人支愣着耳朵,四处打探消息,在一些人眼里,省委书记的公子,还是很值得巴结的——于是他们就得到了消息,农业局那里又到了一千台。

这事儿办得可不漂亮,马公子的人立刻就杀到了农业局,要征用这一千台,王媛媛当场表示,说这个事情你跟我们区长说去,没有区政府的指示,你想征用?对不起,门儿都没有!

那先封存,你们等待区政府的指示就行了,省里来的人也不傻——就算马公子的话不顶用,马书记的话总顶用的吧?

此刻,测温仪已经卸了一小半进农业局的仓库,小董见王媛媛难做决定,马上就表示——得,我不卖了,我等着坐地起价,王主任,咱们解约吧。

行!众目睽睽之下,王主任镇定地点点头,收回了银行汇票,下巴一扬:把货都给人家装回去。

亏的是精鸿的人不在,要不然一定会跳脚大骂,同样的解约要求,不同的待遇:这尼玛是赤果果的黑幕啊。

装完车之后,小董打着车,就要往外开,结果前面就有人拦路,不让他走,小董从驾驶室里探出头来,笑眯眯地说一句,“你这太不给我面子了,报个字号吧……我马上下车走人,连车带货都给你了。”

这话说得就太狠了,马颖实带来的人都愣住了,倒是王媛媛闻言,心里踏实不少——这个解约还真做对了,不愧是陈区长联系的人,连行事风格都类似。

“那行,你下车吧,”就在此刻,一个声音传了过来,大家扭头一看,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走下车来,抬手指一指小董,又指一指自己,“记住了,我叫马颖实,你的货涉嫌假冒伪劣……我连车带货扣下了。”

“那行,”小董一开车门就下车了,他是干惯了脏活的,一看就知道这年轻人有来头,反正他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,至于脸面什么的,更是无所谓了。

众目睽睽之下,他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农业局大门,甚至连罚没手续什么的都没提,就那么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。

连马颖实见状,都愣了一愣,他是局委公子,并不怕人威胁,但是这个人的反应,给他感觉十分不好,于是就琢磨——要不要把这货送进大牢啊?

他一犹豫,旁边有人就看懂了,马书记的公子不开心了,大家要为马书记排忧解难,几个人交换一下眼色,两个人一扭头就跑了出去,眨眼之间,就把小董铐了回来。

两人将他押到马颖实面前,一个年轻人冷冷地发问,“姓名?”

“你得先亮明身份吧?”小董微微一笑,他的左脸有点红肿,显然是吃了一记耳光或者一拳,不过他不以身手著称,在暴力面前,他也就是保护自己的同时,不能太示弱。

“怎么嘴这么贱呢?”抓着他的一个壮汉抬手,狠狠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,小董登时就抱着肚子蹲到了地上,不住地干呕着。

那年轻人等了一等,才又发问,“现在想起来自己叫什么了吗?”

就在此时,一辆奥迪车由远而近地驶来,紧接着,刺耳的刹车声响起。

车门一开,陈太忠从车里走了下来,他扫视一眼现场,看到蹲在地上、戴着手铐干呕的小董,他有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停顿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嘿,挺热闹的啊……谁能告诉我,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PS:

祝辛勤的园丁们节日快乐,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