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3章 算帮忙?

第四千二百一十三章 算帮忙?

蒋君蓉最喜欢征服的,就是各种公子哥,尤其像这种局委公子,简直是她嫁人的首选目标,而且马颖实不但家世显赫,还生得一副好皮囊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她不合适跟此人交往,起码眼下不合适,蒋主任非常清楚,她老爹在谋求天南的省委书记一职,近几个月就要见分晓了。

在这个层面上的上进,可不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,除了靠自身的能力,就要看身后的团体了,蒋世方可以跟马飞鸣保持适当的联系,化解一些阻力,获得一些有限的支持。

但是两人的交往一旦超过某个界限,不说别人,黄家就不能忍——你这么能折腾,那你自己折腾去吧,我们不管了行不行?

蒋世方的根基在黄家,一旦叛门而出,别人对他这个叛将能有多大的信任和支持,实在不好说,就算临时支持一把,长远也不看好——你叛得了黄家,叛不了别人?

叛出的成本太高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而且马飞鸣是前天子门生,必将不容于后面上来的老大,马书记大约能保自身无碍,再保蒋世方,显然就超出能力了。

尤其需要注意的是,前天子门生招牌显赫,但是对手也多,那些人为难不了马飞鸣,还为难不了一个脱离了黄家的蒋世方?

所以蒋君蓉心里很明白,自己不可能跟马颖实有更多的交集,于是她淡淡一笑,“我这么决定,就是不希望为了一点物资,影响了大家防治非典的行动……说起来都不是外人,何必为这点东西争抢?”

“蒋主任这肚量。我是佩服,”马颖实点点头,他知道对方没有说实话,但是能保住自家的一千五百台,他已经很高兴了,至于后面隐藏着什么阴谋,他并不在意——先前那么问,只是有点好奇罢了。

了不得就是这几千台设备买错了,堆库房里就完了……对一个局委来说。算多大点事?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两千台我要了,谢谢蒋主任关照,”何瑾也不是个没担当的,跟马颖实一样。他也不怕事儿闹大——郑文彬都发话了,他担心个什么?

买回去之后,能用上多少,这不是他要考虑的,他要考虑的是:能买多少回去,是否能完成省委交待的任务。

马颖实原本都想着,五千台就算完成任务了。蒋君蓉这个态度比较诡异,我就不多事了,可是听何厅长这么说,他又不能淡定了。“何厅长,这两千台该怎么分配,咱们还得议一议啊,这可是蒋主任支持陈区长的。不是支持你海角的。”

“总之是多了两千台,万事好商量了。”何厅长哈地笑一声,其实他也觉出来蒋君蓉的问题了,只不过懒得计较而已——他奉命行事,根本不怕犯错误。

现在马总这么说了,他就顺水推舟,“一千五百台是底线,剩下五百台可以议一议。”

马颖实也有点无所适从,这个货不抢的话,似乎有点态度不够端正,但是真要抢,看蒋君蓉的样子,似乎是又有什么说法。

“那我得向省委汇报一下,”关键时刻,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站出来,替他挡下了这一记,“可以确定的是,目前库存的一千五百台,何厅长不会再坚持了,是吧?”

“那你们也得尽快跟陈区长结算清,”何瑾似笑非笑地回答,虽然是赤脚医生出身,好歹是走到副厅了,待人接物的能力不会太差。

“明天我先让人带现金来,现金押在你这儿,等汇票入账,你再还我,”马颖实看陈太忠一眼,他一向好强惯了,这次会计上掉链子,让他很是恼火。

“其实我是愿意相信马总的,关键是下面很多风言风语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顺手拖过群众做挡箭牌,“你能体谅,我非常感激。”

马颖实觉得跟他没什么可谈的了,于是就站起身来,嘴里兀自要说一句,“以你的能力,压制这点风言风语,应该没有问题的。”

看着他们一干人悻悻地离去,陈太忠指一指门口,无奈地笑一笑,“真是年轻气盛。”

何瑾笑着点点头,也不去评价马三公子,而是侧头看一眼蒋君蓉,“原来是世方省长的女公子……大家都不是外人,这两千台你为啥不要了?”

“让太忠为难了嘛,”蒋君蓉含情脉脉地看着陈太忠,心说……你其实也是外人。

你演戏还真演上瘾了?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一句话不说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“太忠你等一等我,”蒋君蓉拔脚就追了出去。

何瑾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,直到屋里的人都走光了,他侧头看一眼谭胜利,发现谭区长的嘴角露出会心的微笑,禁不住问一句,“胜利区长……这怎么回事?”

“能怎么回事呢?”谭胜利笑一笑,想到自己下午才收了何厅长一万块的红包,他清一清嗓子,低声发话,“好像蒋主任,怀了陈区长的孩子……你别跟外人说啊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”何厅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然后他眉头一皱,“陈区长的对象,不是荆以远的孙女吗?”

“那你得问陈区长,我怎么知道?”谭胜利笑着一摊手,模棱两可地回答。

事实上,昨天发生在区长小院内的一幕,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,当时在场的人不多,但是有太多的人听到了廖大宝夫妻的争吵——廖主任的新房,可就是在区政府宿舍。

扈云娟当时折腾得非常厉害,寻死觅活地要毁掉肚子里的孩子——痴情女子负心汉嘛,周围邻居就过来帮忙劝说,顺便竖着耳根听缘由。

廖主任还是想维护领导的,但是他必须强调,这个手机是被人借着用过的,这个人是谁呢?我不能告诉你。

然后扈云娟就闹着跟廖大宝找陈区长去了,小扈哭哭啼啼地进去,出来的时候,小鸟依人一般抱着廖大宝的胳膊,廖主任却是一脸铁青,恨不得把小扈甩到一边的样子。

这个现象,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,今天白天的时候,区里就传言四起,说陈区长搞得一个女人怀孕了,廖大宝不幸躺枪。

更有甚者,说廖主任带着陈区长的女人去打胎,不幸在医院里,被扈云娟抓了现行——传言的想象力,真的很丰富。

谭胜利的级别高一点,倒是不为这种低级的流言所困惑,但是同样因为级别高,他甚至知道,绯闻的女主角是天南省省长蒋世方的女儿。

“怪不得,”何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。

陈太忠出来之后,等到蒋君蓉,淡淡地说一句“跟我来”,就转身向外走。

蒋君蓉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,其他两个跟班想跟上来,她摆一摆手,示意他们止步。

走了一段之后,到了一条人迹罕见的小巷子,她才快步追上来,“我说陈太忠,我帮你这么大的忙,你连句谢谢都没有?”

“是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也懒得多说,紧走几步来到自家的小院门口,抬手拿钥匙开了门,“进来吧。”

招呼蒋君蓉坐下之后,他抬手去摸手机,开机之后看一眼蒋主任,“我还没吃晚饭呢,你要来点不?”

“我也是才动筷子,就知道你过来了,”蒋君蓉坐在躺椅上,优哉游哉地看着院子的景色,“随便点两个菜吧……我说你真会享受。”

“让你来,你愿意吗?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一句,打完电话之后,又倒一杯白水给她,自己坐在另一张躺椅上,点起一根烟,才慢吞吞地发话,“你觉得刚才是帮我忙了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蒋主任不以为意地反问,“那俩争得你也难办吧?”

“我肯定有自己的办法,”陈太忠一点都不领情,反而是沉着脸问一句,“这两千台不要,是你的意思,还是蒋省长的意思?”

“是我的意思,也是他的意思,”蒋君蓉含含糊糊地回答,然后又侧头看他一眼,“他要我便宜行事,两千台测温仪,连一千万都不到,我做不了这个主?”

你脑子进水了吧?陈太忠狐疑地看她一眼,一千万确实不算什么,对陈区长来说,一个亿都不算什么,问题现在是有价无市,你让出去这些,想再买回来,可就难了。

不过,以蒋君蓉的智商,不会连这点都想不到的,年轻的区长沉吟片刻,方始问一句,“你是否知道,蒋省长曾经许我一百万吨平价煤?”

合着他高兴不起来,是因为这个缘故,蒋世方亲口承诺,你给我五千台测温仪,我给你一百万吨平价煤,现在只有三千台测温仪,这个账该怎么算?

“哎呀,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”蒋君蓉很明显地一怔,然后笑眯眯地回答,“原来还有这么一说?那我现在已经说不要了,该怎么办呢?”

“原来你知道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并不为她的表情所动,这货是骗死人不偿命的,“那这一百万吨平价煤,我就着落在你身上了,不过你有什么要求,也可以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