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4章 进退自如

第四千二百一十四章 进退自如

“你这人忒没劲儿了,”蒋君蓉哼一声,端起水杯喝一口,然后才发话,“这两千台该给谁不该给谁,人情我来卖。

“这个没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该给的人情,他已经送出去七七八八了,蒋主任想借此送些人情,倒也能理解,“这是蒋省长的意思吧?”

“嗯,我替他考虑了,”蒋君蓉点点头,最近几个月,是她老爹的关键时候,人情真的不嫌多,“一百万吨煤……好说,你有钱买就行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我早该猜到,蒋世方要这么多测温仪,就是要送人情的,可笑的是,哥们儿还以为他很在意天南的非典疫情呢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蒋君蓉放下手里的水杯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。

“我在想,天南的非典疫情该怎么控制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又抽一口烟,“十几个病例,真的很可怕的。”

“是嫌我把这两千台让出来了?”蒋君蓉轻叹一声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本来是想帮你忙呢,这才是做好事做到泪流满面……寒心呐。”

你是为你老爹着想好不好?陈太忠哪里会相信这套说辞,他想了一想,侧头看向她,“你一向不打无把握之仗……到底是为什么让出这两千台?”

“想不到你对我评价倒挺高,”蒋君蓉哈地笑一声,“你猜呢?”

就在此时,院门被敲响了,是北崇宾馆送餐车到了,同来的还有李世路和陈文选,他俩才一进门,紧跟着康晓安和王媛媛、白凤鸣也走了进来。

“菜不够了,小王再叫几个菜,”陈太忠吩咐一句之后,给大家介绍来自天南的蒋主任。

他介绍得问心无愧,但别人就未必这么想了——陈区长这是会老情人呢?

更有那消息灵通的。知道这女人正是传闻中的孕妇,比如说陈文选,就不着痕迹地看了两眼蒋主任的腹部。

蒋君蓉是习惯了众星拱月,倒也不觉得难受,等着上菜的时候,她就看一眼陈太忠,“说啊。你怎么猜的?”

就这么一折腾,陈太忠已经捋顺了思路。他看她一眼,“无非就是纯良那边,差不多可以生产了……有什么难猜的?”

“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”蒋君蓉先是愕然,然后才笑着摇摇头,“下周科委试生产,先期产品供天南内部测试,定型之后,再批量生产。”

这才是她真正不在乎测温仪的原因。凤凰科委马上就能生产了,虽然产品没有定型,但是内部广泛测试,那是非天南莫属——搁给别的省,也不可能买些测试产品,当作正规产品来用,更没有提供测试数据的义务。

而凤凰科委的测温仪。是有针对性开发的,成本也低,一旦测试合格,就可以大批量上市,这个产品一上来,前期的高价测温仪。就很难有大市场了。

而天南上次拿走的三千台,回去之后要培训和发放,也要有个过程,这个过程完毕之后,科委的测试产品就顶上来了,那么——这两千台高价测温仪,有没有都无所谓了。

当然。她真想买的话,也无所谓,测试产品到正式生产还有个过渡期,不过她对科委的产品信心很足,又不想花高价买那些测温仪,而测试期间那些试用品都是免费的,还能促进科委的产品尽快上市,何乐而不为?

这些话她没有解释到位,但是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心说怪不得蒋世方都要委托她来做,这种事,要蒋省长来判断,还真是力有不逮——堂堂的省长,每天操心的事儿不知道有多少,哪里会关注到这种枝节末梢?

也就是蒋君蓉,不但业务熟练,可以做出一些明智的判断,而且还是省长的女儿,做决定的时候,也不需要瞻前顾后。

同是高官子弟,跟蒋主任的临机决断相比,马颖实就差得太多了,陈太忠也不得不叹服,这女人真当得起一句话:巾帼不让须眉。

当然,他是不会去夸她的,于是微微颔首,“这次纯良还真给了大家一个惊喜,进度超过了计划,我还以为怎么也还得十天呢。”

“你夸错人了,”蒋君蓉看他一眼,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告诉你,这是我帮他找了几个人,极大地缩短了他的产业化过程,要不然只凭你那兄弟……你也知道他那温吞水的性格。”

“知道是我兄弟,你还敢说小话?”陈太忠最是见不惯她这副模样,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起码前期,他干得还是很漂亮的。”

“要是搁给我是他,有你的提示,起码我比他提前一周出产品,”蒋君蓉不满意地哼一声,然后又冲他嫣然一笑,“我可是对你信心足得很,你说有市场,那就肯定有市场。”

“这马屁拍得,”陈区长笑眯眯一指她,低头吃两口菜,才又发话,“其实你和纯良搭档,真的是无敌组合,他的性子慢,但是搞研发的话,你的性子就有点急了。”

他俩谈得热闹,其他人却只有坐着听的份儿,甚至连康晓安这个正厅,都插不上嘴,好不容易他捡个空子,才出声问一句,“凤凰科委的产品,能降低多少成本?”

“一半的成本总是有的,”陈太忠倒也不怕泄露这个数字,因为这瞒不过有心人,事实上他很清楚,凤凰科委的测温仪年产过十万台的话,成本还会大幅下降。

“怪不得两千台测温仪,蒋主任说不要就不要了,”康总举起酒杯,冲蒋君蓉示意一下,“蒋主任,我敬你一杯,女中豪杰啊,有魄力有担当。”

“这不需要什么魄力,”蒋主任笑着举起面前的高脚杯,她知道这是一个正厅干部,但她还就这么说了,“两千台仪器,总共也没一千万,这点小主,我还是做得了的。”

“君蓉姐,”待她轻啜一口之后,李世路抢着发话了,两家是世交,他这么做倒也正常,“凤凰要生产出便宜货的风声,不合适放出去吧?”

说是不合适放出去,但是桌上还有陈文选、王媛媛和白凤鸣,尤其是地电的康总眼皮子极杂,这么多人,很难封锁住风声。

“这个无所谓的,”蒋君蓉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她刚才在北崇宾馆不说原因,只是不想让某些消息显得过于廉价,而并不是不敢说。

眼下在陈区长的私宅,她就不怕细说一下,“能等得住的人,那就慢慢等便宜货,凤凰科委的生产想上规模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非典面前,谁敢等?这两千台大家都不要的话,我再买回来……不过这种事情,根本不可能出现,不信你着看。”

“那我就写进报道里了?”李世路小心地看她一眼,小李同学因为最近对北崇的非典防治报道有力,被报社明确委托,负责近期北崇的报道。

“等个一两天吧,总得给别人留点面子,”君蓉姐笑着回答,“这个消息不怕人知道,但是登上报纸的话,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康晓安闻言点点头,“蒋主任这原本就是阳谋,不怕人不服,但是吵吵得到处都知道,也没什么意思……”

“还真是阳谋,”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,马颖实知道了蒋君蓉为什么要放弃那两千台——事实上,他也必须搞清楚这个问题,听到答案之后,他扼腕长叹。

所谓阳谋,绝就绝在这里,你明明知道对方的意图,但是还不得不跟着对方的节奏走,蒋君蓉不怕别人知道,她之所以放弃现货,是因为凤凰科委即将有便宜货出来了。

但是马颖实敢说不要现在的高价货吗?他还真没那个胆子,只要他有意放弃,要上前抢购的人海了去啦,而凤凰科委就算定型生产了,等着要货的人也少不了,轮到他张嘴的时候,还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。

而蒋君蓉就没这样的忌讳,凤凰科委是凤凰的,也是天南的,她可以优先得到便宜货,就算只是测试品,但是不合适的话,随便可以改动的。

要不说这年头,有实力才有底气,蒋主任手握这样的底牌,真是进退自如,而其他人想效仿都效仿不来,只能捏着鼻子抢这高价货,哪怕他们已经知道,便宜货不久之后就要出来了——没办法,形势比人强。

马公子很不喜欢这种无力感,但是他也无可奈何,就在他琢磨,自己要不要再跟海角卫生厅争那两千台的时候,一抬头,正好看到了何瑾。

“何厅,那两千台,你不是要匀给我五百台吗?干脆匀我一千吧。”

“昨天你又没说要,这两千台的指标,我已经汇报给省里了,省里高度赞扬了我的工作,”何厅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你现在说,有点晚了。”

看他那志得意满的样子,马颖实实在有点气不过,少不得冷哼一声,“可能你还不知道,凤凰科委的低端测温仪,马上就要生产出来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是那又怎么样?”何厅长眉头一皱,冷着脸回答,“我在农村待了整整十年,疫病前期防治的重要性,我非常地清楚。”

PS:?又来网吧上传,断网断的……这叫个悲催,不过,月票还是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