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7章 惊起一滩鸥鹭

第四千二百一十七章 惊起一滩鸥鹭

周日晚上这则新闻,震撼了太多的人。

卫生系统的老大下马,倒不是很令人惊讶,毕竟他可算是责任人,不但捂盖子,还编造数据忽悠外国记者,致非典疫情在全球多地爆发,极大地损害了国家形象,不处理不行。

但是首都政府一把手也受到处理,就太出乎人的意料了。

这绝对是非典事件爆发以来,中央发出的最强音,也表明了国家抗击非典的决心。

王景堂是吓坏了,北崇始终站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,他居然无事生非地去找人家的麻烦,还想把北崇区政府的测温仪,强行和陈铁人的违纪行为挂上勾,这真是活腻歪了。

这个新闻告诉他,测温仪和体温表,根本就是两回事,一个是个人的投机倒把行为,必须打击,一个却是政府的管控预防措施,值得赞许。

陈正奎看到这个新闻,也是嗡地一下头就大了,首都掉下来的那位,原本是他费心结交的,人家对他也有点印象。

在陈市长的心目中,以这位的势头,早晚是要入局的,不成想居然会为这么点小事就掉了下来,他先是为自己哀伤片刻,然后就不得不郑重其事地考虑另一个问题:掉了两个大的,会不会带出一溜小的?

他心知肚明,在北崇抗击非典一事上,他可没起什么好作用,而陈太忠对他的怨气,也是众所周知——丫在大会上都公然地指桑骂槐了。

算,我还是写个东西吧,陈市长拿定了主意,虽然前天太忠同志对我有所误解,但是本质上,我还是愿意帮助年轻干部的……

李强晚上从朝田赶了回来,陪马颖实吃饭。算是对局委公子的招待。

事实上两人也有共同的目标——八一礼堂那块地,两方都是受益者,听说马总在北崇遇到点小事,不是很开心,李书记赶来,也算是个小小的安慰。

没办法,陈太忠那货惹祸是把好手,李强就算不情愿,也不得不替他擦屁股。

不过李书记做事有章法,一开始吃喝的时候。绝口不谈八一礼堂,也不谈北崇,就是欢迎马总来阳州发展。需要我们做什么,你尽管开口。

酒至半酣,说话才轻松了起来,马公子感触颇深地表示一句:没想到李书记身为阳州的一把手,这么平易近人。

这就是话里有话了。市委书记都这么客气,有些小干部却是张牙舞爪得很。

不过李书记就当没听明白了,他笑眯眯地表示:马书记就很平易近人,他以身作则,我们下面的干部,当然向首长学习。

正说着呢。包间里的电视就开始新闻播报了,两人一开始没怎么注意听,不过听到简要报道时。巨中华的脸登时就绿了,“书记,您看新闻。”

李强定下心来一听,脸色也是大变,愣了好一阵之后。才瞥一眼马颖实,“看来这次……上面是要动真格的了。”

马总已经听老爹说了。要有大块头掉下来,但是他也没有想到,这一掉就是俩正部,其中一个还是很有希望的政治新星——发展顺利的话,别说入局,入常也不是没可能。

这位实在出乎他的意料,所以他也愕然了好一阵,才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还……真是吓人。”

“还好阳州有个北崇,能大力宣传一下,”李强轻声嘟囔一句,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暗示什么。

纵是马颖实再不情愿,面对这样的消息,他也禁不住点点头,“陈太忠这眼光……厉害!”

谢五德没看到电视,他正在素波赶往凤凰的路上,不过没用了多久,就有人打电话过来通知,得知这一消息之后,他愣了好一阵,才给杜毅拨个电话,“杜书记,晚上的新闻您看了吗?”

“嗯,”杜书记在电话那边哼一声,顿了一顿之后又说,“你姿态放低一点,陈太忠没那么可怕。”

你说句话当然容易了,谢五德忧心忡忡地挂了电话,有了今天这则新闻,陈太忠打他都白打——一旦传扬出去,打人的或者没事,但他这个市委书记,则很有可能干不下去了。

姿态放低,怎么样才能把姿态放低啊,谢书记苦恼地长叹一声……

同一时刻,陈太忠却是待在东岔子镇的气象站,沉着脸看着气象站的工作人员,“我不要大概,你们给我精确到百分比,市气象局不行,就找省气象局,清阳河水库的工程耽误不得。”

北崇又连着下了两天雨,雨不大却也不小,糟糕的是,未来半个月,可能都是这种天气,区里的小河暴涨,而清阳河的流量也大增,很可能在三天之后达到峰值。

清阳河的北崇段地势险峻,基本上不存在溃堤的危险,但是水量大了真的不好施工,而北崇的防汛形势,也是比较严峻。

气象局的职工知道北崇区长是个混世魔王——去年这个气象站都被砸过,所以大家表示,一定尽可能多地了解情况,同北崇积极地保持沟通,将预警机制坚决彻底地执行下去。

紧接着,旁边高炮团团部的领导过来,盛情邀请陈区长共进晚宴。

这是孙淑英来北崇的后遗症,高炮旅就是孙大将的老底子,高炮团的领导虽然不好主动兜搭地方,但是陈区长送上门来了,大家也不可能放过。

“咱部队的心意我领了,”陈太忠不接受这样的邀请,且不说他已经接受了黄二伯的劝告,尽量不要跟部队接触,只说这些人来邀请他,是冲着孙家去的,他就不能坦然赴约。

于是他笑着表示,“现在的防汛工作任务很重,实在抽不出时间来,你们也好好地养精蓄锐,我们随时可能需要子弟兵的支持……等过了这段时间,我再来陪大家好好喝。”

“喝酒都不痛快,还指望我们用心支持?”一个粗放的声音响起,却是一个两毛三走了过来,“陈区长,今天这个酒喝好了,我的兵随你用,要不然……兵们会觉得你小看人。”

“本家团长,你好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跟对方打个招呼,然后苦笑着一摊手,“我是真没时间,汛情如敌情,实在不好耽误,你要觉得我小看你,那借给我两辆军用吉普。”

“我还想让你帮我买车呢,”陈团长哈地笑了起来,“哪里有政府打部队秋风的道理?”

“区里有余钱的时候,支援部队几辆车也没问题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关键现在形势紧张,我还得去浊水和西王庄看一看。”

“那行,我借你两辆切诺基,”陈团长还真是痛快人,“记着欠我一顿酒。”

就在这时,旁边廖大宝走了过来,“头儿,刚才新闻播了,俩正部被撸了,是OO和XX……因为非典。”

“我勒个去的,这俩掉下来了?”陈太忠听得都吓一跳,“有点夸张吧?”

“是李书记的秘书打来的电话,应该不会错,”廖大宝笑着回答,“巨处长还说,李书记有意推广咱区的先进经验。”

“有什么先进经验可推广的?接着几天都有雨呢,顾不上考虑这些,”陈太忠摇摇头,又看一眼陈团长,“那个啥,本家,我得先走了。”

“把我的沙漠王开走吧,”陈团长热情地表示——他虽然是部队上的,听到那俩人的名字,也是心惊胆战。

“暂时不需要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有需要的话,希望本家大力支持。”

“本来今天你不喝酒,我啥都不会答应的,”陈团长很黯然地摇摇头,做作之意溢于言表,“不过……我还等着你给团里买车,啥话也不说了。”

“痛快,”陈太忠一抬手,狠狠击一下对方的手心,“我喜欢痛快人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上车走了,陈团长看着奥迪车疾驰而去,笑着摇摇头,“这家伙……其实该来当兵的。”

车到区政府,陈太忠放下廖大宝,扈云娟的预产期只有一个月左右了,小廖每天还搞胎教什么的,他也懒得拉着他乱走,“你待着吧,我再四处走一走。”

“浊水那边问题不大,”廖大宝也不推辞,撑起一把雨伞下车,“头儿,您回去歇一歇吧,这段时间,您压力太大了。”

“我哪里敢回去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门不被挤破才叫奇怪。”

他的手机到现在都不敢开机,尤其是今天晚上这个新闻播了,他更不敢开机了,不过陈区长有个毛病——虚荣心特别强。

他想着有很多人会围在自己的小院门口,就忍不住想去看一看——如果是人潮涌动的话,他的心理会得到极大的满足,当然,陈某人是不会露面的。

于是他关了大灯,开着奥迪车在巷子口转一圈,其间还好悬撞到一辆赶路的自行车,穿着雨衣的骑车人刚要瞪着眼骂人,看到放下窗户的是陈区长,就笑着点一下头,骑着车子继续走了。

人也不是很多嘛,陈太忠看到门口有几把雨伞,或站或蹲,将小院周遭包围,粗粗看一下,也就七八把雨伞。

不过这七八把雨伞,起码是五六拨人,那么,还是不回去了,他打一把方向,坐进路边一个小豁口,正打算再轮一把,驱车离开,不成想后座左右的车门同时被拽开,两个人坐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