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8章 拉清单

第四千二百一十八章 拉清单

“你俩刚才在哪儿呢?”陈太忠从后视镜一看,讶然发问。

上来这俩都不是外人,王媛媛和牛晓睿,王主任手里撑着把伞,牛主编就是手里拎着个包,右膀子还湿漉漉的,显然是遭雨淋了。

“我被王主任抓了壮丁,见两个麻企,”牛晓睿笑着回答。

“现在麻价涨到八块了,”王媛媛抬手掠一下头发,“半夜都有人敲我的门,真受不了,区长……咱们去哪儿?”

“八块了啊,”陈太忠恍惚一下,六块出头进的麻,现在涨到八块了,而且新麻下来,起码还得四个月,这可是赚不少。

下一刻,他才反应过来王媛媛的问话,“什么叫咱们去哪儿,我……去查防汛,你俩去哪儿?我送你们。”

“我没地儿去,”王媛媛苦笑着回答,测温仪就算了,那是她做不了主的,但是这个麻价,真是缠得她受不了,“本来想去您那儿借住,没想到您那儿比我门口的人还多。”

“我把你俩送地电招待所吧,”陈区长犹豫一下发话,他今天晚上有节目。

目前受到连阴雨影响的,主要是三处,一个是祝杰华负责的公路改造工程,一个是区里的小水系,包括浊水这些,流量上涨——至于说清阳河,那是陈区长未雨绸缪关注到的。

第三处,则是西王庄乡了,这里山溪众多,往日是都不碍事的,但是西王庄乡遍布石场,虽然陈区长规范了采石行为,不允许有帽檐出现,可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危险。

尤其是汤丽萍的水泥厂,建在一个半山腰上。路都是她出钱开的,而这条路六米多宽,错两辆大车是没问题,但是……有些地方,过于险峻。

下午有人汇报,这条路有个别路段,有塌方的可能,汤丽萍安排人一一排查,陈区长就跟汤总约定,今天或者明天晚上。我去你那里……检查工作,你不得有丝毫遮掩。

这个时候搭载上这二位,那真是有够扫兴。

“我还有其他情况要向陈区长汇报。”牛总编哏儿地笑一声,“都不是外人,你晚上住地电招待所吗?”

“我要上西王庄乡看一下汛情,”陈太忠思索一下,淡淡地回答。“可能就住在水泥厂了,汤总有些不错的想法,也想跟我交流一下。”

“那就一起去吧,正好我没吃饭呢,”牛晓睿笑着回答,陈太忠和汤丽萍能交流什么。她实在太清楚了,上次她听墙根儿都听得腿软,“要不先把王主任送到地电吧。”

“我手机也关机。自然跟着老板走,”王媛媛淡淡地回答。

于是奥迪车就向西王庄乡驶去,一个小时左右,上了山路,正开着。发现前面有故障指示,下去一看才知道。这里的土石松动了。

狄健打着一把伞,在这里指挥工人临时填土方,见到他们三个,笑着打招呼,“陈区长、王主任、牛总编,您三位来了?”

“你抓这种小事,有点糟蹋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说一句,这货好歹也是阳州知名的炮头,用武之处很多的。

“跟陈区长学习,大事小事都要抓,一条路,也关系着多少人的生命呢,”狄健笑嘻嘻地回答,“而且这是我自己的买卖……汤总也在上面查路。”

果不其然,奥迪车又上行一段,就看到汤丽萍亲自在路边看情况,不过小汤同学背着双手,身后有人打伞,短裙下是一双圆润细直的长腿,性感多过威严。

再走了不多远,就到了水泥厂的厂部,汤丽萍把三人让进一个小院,笑着发话,“我还没吃饭呢,一直忙到现在,有些事必须得盯着,要不下面干活就不用心。”

这是汤总的独家小院,大约有一亩半大小,一栋单面的小二楼,上下各七八个房间,院子里有花有草,还有一个六分大的鱼池,鱼池中央有假山,池子边有个小亭子。

“汤总真会享受,”牛晓睿第一次来这小院,由衷地赞叹一句。

“这是山上,地不值钱,在闹市还真弄不起,”汤丽萍淡淡地回答,却也难掩心中的喜悦。

“你一个人敢住在这里?”王媛媛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。

“一般这儿是中午休息,有同学来的话,晚上也能住这儿,”汤总笑眯眯地回答,“旁边就是厂部和变电站,其实也不要紧……这儿全是厂里的人,没外人。”

说话间,就有一个中年大妈把饭菜送了进来,四个人就坐在小亭子里开动,亭子角挂着一盏一百瓦的灯泡,照得明晃晃的。

山中小院、孤灯夜雨,又有美酒佳人,听着雨滴打在树叶和浮萍上的声音,直似人间仙境一般。

不过汤总的手机很忙,时不时有电话进来,这就是比较扫兴了,吃喝一阵之后,她猛地想起一件事,于是忧心忡忡地发问,“非典再往严重发展,我的销售会不会受到影响?”

“水泥的销售倒是无所谓,”牛晓睿正好挂了一个电话,闻言笑着回答,“不过餐饮和旅游业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,京城现在已经有这个兆头了。”

“对了,阻碍你报道北崇的那俩混球,现在是个什么态度?”陈太忠猛地想起,牛总编这里,还有一番因果没有追究。

“能是什么态度?”牛晓睿闻言,悻悻地撇一撇嘴巴,夹起一个田螺,拿牙签慢条斯理地挑着,“指示错误,也是对我的关心。”

“这还真是无法无天了,”陈太忠听得哼一声,沉着脸发话,“你告诉他们,要他们来北崇向我解释清楚……要是不来,后果自负。”

“人家是朝田宣教口儿的干部,不来你能怎么样?”牛晓睿笑着白他一眼,顺便把牙签上的田螺肉送入口中,“这种事,他们不管是对的,管错也是对的。”

“那就等我上门揍人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又看汤丽萍一眼,“其实让狄健做这件事,就挺合适的。”

“悄悄地揍他们一顿?”汤丽萍不是很清楚非典事件的发展。

“大大方方地揍他们一顿,就说是我指使的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他们挨了打都不敢声张。”

“那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,”牛晓睿却是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了,眼睛一亮,就去抓手机。

下一刻,她拨通号码,笑着打个招呼,“雷处您好,我是小牛,您现在忙不忙?”

这雷处是朝田市委宣教部企宣处的处长,其实就是个科长,他听到这话,冷哼一声,很威严地回答,“公事的话免谈,去单位说。”

“我在北崇走不开啊,刚才碰上陈太忠区长了,”牛晓睿一边笑着回答,一边冲陈太忠挤一挤眼睛,按下了免提,“他对我的宣传工作,很不满意……”

“我再重复一遍,没有在电话里谈工作的,”雷处长打断了她的话,略带一点不耐烦地发话,“想谈工作,你来当面汇报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就压了电话,牛晓睿冲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你也听到了。”

雷处长的声音不小,大家甚至能从扬声器里,听出他明显的情绪变化。

“手机给我,”陈太忠一伸手,见过狂的,没见过这么狂的——你丫就不看新闻播报的吗?

雷处长见到牛晓睿的电话又进来了,真是有点不耐烦,他想一想,还是接了起来,这个小牛是市党委郭副书记比较垂涎的,郭书记分管意识形态,雷处长有心上进,自然要讨好领导,等郭书记玩腻了,他也想尝一尝这美女留学生的滋味——美国人都是比较乱的嘛。

“还有什么事?”这次,他的语气更不客气了,不成想,电话那边传来个男声,比他还气粗,“我陈太忠!”

陈太忠也相当恼火,牛总编都报出他的字号了,那边居然是这样的态度,于是他隔着电话就骂了起来,“你他妈的一个小屁科长,算个什么鸡巴玩意儿,不想活了?”

雷处长登时就懵了,这么村俗的话,他多久没有听到了?好半天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,“陈区长,你怎么也是领导,这么说话有失身份。”

“去尼玛的身份,牛总编好好跟你说话,都告诉你是我陈某人的意思了,你个孙子不听,”陈太忠隔着电话大骂,“明天中午十二点以前,给我滚到北崇来,要不然后果自负!”

我是真没见过这么村俗的实职正处,雷处长的大脑现在还发麻着呢,这是混混还是干部?过了四五秒钟,他才冷笑一声,“陈区长你自重,我不是阳州的干部,更不是北崇的干部……我有我的主管领导。”

“傻逼,”陈太忠骂他一句,又侧头问牛晓睿,“还有个家伙是谁?”

“也是一个科长,姓齐,他俩关系很好,”牛总编轻声回答,眼中满是欣喜和敬仰的神情,若不是有王媛媛在场,她肯定要抱住他说一句——太忠你真的好棒。

“除了你,还有那个姓齐的,一起过来,”陈太忠说完之后,也不待对方回话,直接就压了电话。

PS:

继续断网,更新不稳定是常态,真期待建设好的城市,最后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