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9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

第四千一百一十九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

雷处长听到陈太忠挂了电话,心里这个郁闷,真是没办法再提了,这纯粹是条疯狗嘛。

他今天没什么事儿,跟一个小嫂子腻在一起,两人吃完饭之后,刚嗨皮了一场,正说要洗个鸳鸯浴,却被这个电话影响得半点兴致都没有了。

他嘴上说不在乎陈太忠,两人也确实没有统属关系,但是人家如此暴躁地打电话过来,骂的话还是那么难听,也由不得他不提心吊胆。

他想一想,还是拨通了齐科长的电话——两人不但关系好,也一起为难牛晓睿,眼下自然更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“老齐,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……”

齐科长听完之后,好半天才嘀咕一句,“我艹,这陈太忠还真会趁火打劫。”

“趁火打劫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雷处长表示自己听不太懂这话。

“我说你就不看新闻的吗?”齐科长恨其不争地叹口气,“刚才电视里播了,OO和XX被撸了党内职务,XX估计政府职务也保不住了……因为非典。”

“我艹,”雷处长倒吸一口凉气,停了一停才反应过来,“那岂不是说,咱俩做差了?”

“跟着宣教部,总是犯错误嘛,”齐科长有气无力地笑一声,“你还没有习惯?”

“那陈太忠这个通知,你怎么看?”雷处长乍一听说,这么大块头的领导都掉下来俩,一时间有点六神无主。

“你说得没错啊,根本是两个部门,谁都不挨着谁,”齐科长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想让咱们解释?可以,发公函过来……他这电话里吵吵两句。算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个倒是,陈太忠也太霸道了,”雷处长深以为然,“那咱们先不理他……程序不对。”

“不过这个事情……”齐科长还待再说两句,孰料对方居然就压了电话,他喂喂两声之后,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你有多大的事儿,就不能听我说完?”

齐科长其实也是被叫做处长,跟雷处长平级的。他坐在那里想了好一阵,才抬手拨个电话,“小牛。我老齐啊,你忙不忙?”

“齐处你好,有什么指示?”牛晓睿懒洋洋地回答,声音里带一点甜腻,此刻陈区长火热的大手。正放在她**的腿上,来回摩挲着,由于有餐桌的遮挡,旁人看不到——这个旁人,主要是指王媛媛。

“这个其实……前一阵我们对导报的关注,也是为了引导舆论。本意是好的,”齐科长笑着发话,“让其他领导同志误会了。这就有违我们的初衷……”

陈太忠享受着那令人陶醉的手感,只以为王媛媛看不到,殊不料,女人的第六感,比男人强得太多了。她看到牛总编声音甜腻媚眼如丝,身子又情不自禁地往陈区长身边靠。而区长的一只手又不见了去向,就已经猜到……桌子底下应该有点猫腻

别人都能上你的床,只有我不能,你想过我的感受吗?王主任抓起面前的酒杯,一饮而尽,“吃好了,想休息了,汤总,我睡哪儿?”

“睡我贵宾间,里面还有卫星电视,”汤丽萍这个角度,却是能隐隐看到陈太忠大手的去向,她笑着站起身,“还有宽带和光盘,想看电影可以自己选。”

两人进入房间的时候,只觉得身后猛地一暗,扭头看去,却是亭子里的灯已经熄了,绵密的雨丝纷纷洒洒,看不清亭子里的人在做什么。

王媛媛坐到沙发上,看着汤丽萍为自己冲茶,目光呆滞了很久,才轻喟一声,“其实……有的时候,我也挺想抽烟的。”

“太忠很在意你的,但是他不能,”汤丽萍比王主任还小一点,但是有些事情,她看得很透彻,“好了,不说了,那儿就是电脑……光盘在旁边。”

待她冒着细雨,再次走回亭子的时候,发现牛晓睿跨坐在陈太忠的腿上,两人热烈地拥吻着,牛总编的外套被解开,衬衫耷拉在裙子外面,陈区长的两只大手已经探进了衬衫里。

“你俩什么时候搞到一块的?”汤丽萍见怪不怪地问一句。

那俩继续拥吻,根本不理会这问题,好半天,牛晓睿才挪开嘴巴,声音沙哑地发话,“我跟他没有结果……汤总你没必要介意。”

“我根本介意不过来,”汤丽萍笑一笑,对于太忠哥的荒唐,她比牛晓睿清楚得太多,“你俩这是要野战吗?”

“有亭子挡着雨,算什么野战?不过……这个主意不错,”牛晓睿沙哑地笑一声,她手往腰上一搭,站起身一猫腰,然后又抬一下腿,手上就拎了什么东西出来,然后往旁边的包包里一塞。

接下来,她就解开陈区长的皮带,帮他撸至大腿处,阴暗中,有个长长的东西一晃一晃的。

牛总编腿一跨,就骑到了他身上,才待往下坐,猛地又停下来,侧头看向汤丽萍,犹豫着发问,“汤总……我叫起来的时候,声音很大的,不会被别人听到吧?”

“知道自己声音大,你不会压着点?”汤丽萍哭笑不得地反问一句。

“我倒是想压着呢,问题是……他的家伙太大啊,”牛晓睿轻笑着回答,然后一把搂住那长长的玩意儿,隐约中可以看到,她将那玩意儿,向自己的裙子里塞去。

“咝,”下一刻,她就狠狠地倒吸一口凉气,又强行压制着声音,一口气卡在嗓子眼,身子一僵,居然就翻起了白眼,没了气息。

“看这点出息,”汤丽萍哭笑不得地走上前,用力压一压她的胸脯,待到她长出一口气,才一把拽起她来,“进屋再说吧……”

王媛媛打开电视,却是没心看里面的节目,她将声音关得极小,不多时,她就听到隔壁的房间隐约传来异样的响声,不知道为什么,一种莫名的愤怒充盈在她的胸口,她站起身就打开了房门。

室外的凉风一吹,她的头脑才清醒了一些,下一刻,她愕然地发现,在屋檐下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,汤总斜靠在躺椅上,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质睡袍,淡淡地看着不远处细密的雨丝。

她的手边有一个小茶几,茶几上摆着一碟草莓,几样干果,还有一个茶壶,几个茶杯。

见到王媛媛出来,她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,只是笑着点一下头,“要来一点冰菊茶吗?加了枸杞和红枣,可以补血。”

“来点吧,”王主任走到另一张躺椅边坐下,犹豫一下她才发问,“牛总编和他……和领导在一起?”

“嗯,”汤丽萍点点头,“她吵吵的声音实在太大了,感觉像杀人一样,我出来帮着守门……不信你听!”

“果然很大声音,”王媛媛略略一静心,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咿咿啊啊的响声,根本不是细碎的雨声能挡得住的,她一个未婚的大姑娘,私下听一听倒不打紧,但是现在跟人一起听墙根,她还是有点面红耳赤,“不愧是美国回来的,真够开放……她这是鸠占鹊巢吧?”

“鸠占鹊巢?她占不去的,”汤丽萍先是一愣,然后就笑了起来,事实上,她对上牛总编,有极强的优越感,这女人不过是太忠哥的炮友,空虚时打发寂寞的对象。

而她,是太忠哥正式的女人……之一,“她只是过客,不是归人。”

“我呢?”王媛媛低声问一句,然后就惨笑了起来,“我甚至连过客都算不上。”

“你可是有远大前途的,我羡慕还来不及,”汤丽萍笑一笑,“太忠哥愿意大力培养的人里,你是独一份儿,有得必有失……老天总是公平的。”

汤总并不是很擅长安慰人,事实上,她在底层混迹多年,自以为付出了很多的艰辛,也不是很看得惯那些不劳而获的行为,这种想法,就体现在了她的言谈中。

“我也很羡慕你,真的,”王媛媛轻叹一声,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一杯茶,“这次非典事件所表现出来的戏剧性,让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官场的可怕。”

“跟着太忠哥你怕什么?他有个外号,叫永远正确……跟着宣教部,总是犯错误,瞅准陈太忠,冷宫照样红,”汤丽萍轻笑一声,又冲那房间努一努嘴,“这不?牛总编也要翻身了。”

牛总编翻身,那就是女上位了吧?非常奇怪地,王主任的脑中,竟然冒出这么个念头。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好一阵,不知过了多久,猛地听到一声凄厉而颤抖的尖叫,那个房间就此寂静无声。

隔了好一阵,房门打开,陈太忠赤着身子走了出来,在灯光的映射下,他胯间有个东西,油光水亮杀气腾腾。

他先是看一眼王媛媛,然后冲汤丽萍招一招手,“来小汤,麻烦搭把手,这不上不下的。”

汤总轻笑一声,就站起了身子,王主任再也按捺不住了,低声嘀咕一句,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

“你老老实实赏雨景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“大人的事儿,小孩少掺乎。”

看到汤总走进去,房门重重地关上,王媛媛双腿夹一夹,慰藉那份肿胀,然后才轻哼一声,“我哪里小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