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20章 新闻的威力

第四千二百二十章 新闻的威力

牛晓睿听到过一些传闻,说陈区长的私生活非常不检点,甚至可以用荒**糜烂来形容。

她没觉得这有什么可惊讶的,但是心里有点不服气,你再糜烂,还能烂过美国的**?

她在美国留学多年,虽然个人是非常洁身自好,但是她听说和见到的,真的太多了,就认为国内还是一帮小儿科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刚才她当着汤丽萍,就要把小太忠吃进去——我这才叫美国范儿。

不成想,她心比天高,身体却是太差,好悬憋死在那当口,后来进了房间,她就越发地放浪形骸,要让他明白,什么样才叫女人的风情。

果不其然,汤总退出了房间,她心里得意,就越发地放浪。

然而老话说得好,刚不可久柔不可守,生理构造不行,她实在抵挡不住如狼似虎的陈太忠。

见到汤总往**一躺,两条圆润笔直的长腿一分,毫不犹豫地将带有自己体液的小太忠纳入体内,她纵是全身酸软,连说话都没力气了,也禁不住微微一怔:就那么进去了?

当着外人做、爱,已经是极其考验人的心理了,更别说还掺杂有别人的体液——这种事美国也有,但多半都是抽了大麻之后,神智恍惚精神亢奋,见个洞就想钻。

但是神智清醒的情况下,这种事就太少见了:起码得洗一洗吧?

不过汤丽萍既然这么做了,她也不会甘于后人,当滑腻腻的小太忠再度叩关而入的时候,她只是微微一踌躇,就将它放了进来,不知怎的,那一刻,她居然生出一种莫名的舒畅,那是打破禁忌的快感。

欢娱的时间总是短暂的,一觉醒来。天已经蒙蒙亮了,牛晓睿眼睛还没张开,就觉得哪里有什么地方不对,紧接着,她就反应了过来:我居然全身**地睡了一个晚上?

下一刻,她眼睛微张,发现身边有个男人睡得正香。薄薄的毛巾被只搭到男人的胸口,露出了结实的胸膛。

这男人自然是陈太忠。看到他,牛总编就已经回想到昨天的场景了,不过,看到他一只手搂着汤丽萍**的肩头,另一只手却没搂住自己,她心里登时就愤愤不平了起来。

下一刻,她将陈太忠空闲的左手,引到了自己的腿间,带动他撩拨那毛茸茸的芳草地。声音沙哑地发话,“晨练了,少年……”

“你还真是屡败屡战,”陈太忠迷迷糊糊地嘟囔一句,一翻身就压到了她**的身体上,小太忠也是红外自动寻踪,晨练神马的。他最喜欢了……

一通折腾完毕,一男三女去食堂吃了早饭,陈区长开车带着两女下山,半路上,牛晓睿还借故下车一趟,悄悄地换个护垫——早晨的时候。陈区长弄进来太多了。

车到区政府,就将近八点半了,不过小雨一直在下,一般人也无心关注谁来了谁没来。

不过王景堂是来了,见到陈区长往办公室走,他主动上前打个招呼,“陈区长。我来了,找您道歉来了。”

“没时间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,头都不带侧一下,“先写个文字材料来……小廖,会议的稿子准备好了吗?”

北崇的惯例,周一上午是区长碰头会,有事长说没事短说,真的没时间的话,不开也无所谓,不过眼下区里事务众多,开个会还是很有必要。

这个会开完,就到了十点多,陈太忠才走出会议室,四五个人就围了过来,原来是《阳州日报》和《恒北日报》的记者到了,要采访北崇抗击非典的经验。

这阳州日报也就算了,是听李强的指挥棒指挥的,但是恒北日报就很大牌了,尤其是这周一一大早能赶过来,那是相当地难得——朝田到北崇,可是有七个小时车程。

省报记者起码得在凌晨三点前动身,才能赶到这里。

“其实我没什么经验,主要成绩,还是依靠下面同志们的努力获得的,”陈区长是相当谦虚的,“我只是有这么个想法,多亏同志们的支持,其实……也有不少领导,不是很理解。”

“您说一说奥观海那个事情吧,”记者同志们开始凑趣,事实上,这是北崇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——将非典挡在了门外。

陈太忠简单地介绍一下,甚至还叫人喊来了那两个当值的协防员,北崇的协防员,很多都是拙于口舌,他们说的话,自然比领导的自吹自擂更为可信。

这一番了解之后,基本上就是十一点半了,《阳州日报》的记者会作怪,就又问一句,“陈区长你说的部分领导不理解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这个话,也只可能是李强掌控下的阳州日报问,恒北日报根本不可能问得出来——针对性实在是太明显了。

“重视不够嘛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他玩媒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自是不会傻到点出人名——拳头没打出去的时候才最吓人,“就像昨天那两位领导,他们是有丰富的经验和水平的,造成这种失误,大概也是因为重视不够。”

这话说得极其圆滑,但是记者同志们也不能再追究了,要不然就有诱导的嫌疑,就在此时,有人啪啪地鼓掌,“陈区长说得太好了,重视不够……我们的干部,有的时候,主观能动性太差了,我自己也差点犯了这样的错误。”

大家闻言,纷纷扭头看去,都是宣教口的,有人就认出了来人,“这不是朝田宣教部的齐处吗?您也来了?”

“我必须来,”齐处长冲着大家点点头,然后笑着发话,“北崇在抗击非典过程中付出的努力,必须要得到公正的评价……以前我忽视了,现在亡羊补牢,希望来得及。”

你补不补牢,无关紧要的吧?有那恒北日报的记者,心里暗暗撇嘴,一个小科长而已,能影响大局吗?

但是在陈太忠眼中,这个就很重要了,他看一眼这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,想一想今天早晨四肢紧缠着自己的牛总编,再想一想那火热的甬道和没命的撞击和迎合,他面无表情地哼一声,“改正错误,不是靠说的。”

“那是,我们要去做,”齐处长笑着点点头,他是打听了陈太忠的事迹和行事风格之后,漏夜赶来的,至于说老雷……那只能希望他自求多福了。

雷处长一大早来到宣教部,就要找老齐商量对策——大家同进退的嘛。

他找一圈没找到人,于是上了个厕所泡壶茶,又来找人,结果还是没找到,于是他就打个电话给齐处长。

“我有点事,可能去不了单位,”齐处长并不说自己在赶往北崇的路上,省得对方使坏。

但是雷处长又哪里是那么易与的?他在移动有关系,一个电话就查了出来,齐处长的手机目前不在朝田,处于漫游状态,他用屁股也能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于是怒骂一声,抓了一辆车直奔北崇。

车是奥迪A6,开得都快飞起来了,但是天雨路滑,也是用了五个小时才来到了北崇,这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。

牛晓睿说自己有采访任务不在北崇城区里,雷处长停车之后,东张西望半天,终于看到个熟人,“小李……陈太忠现在什么地方?”

“你还敢来北崇?”李世路看着他苦笑一声,“陈区长见了你,不打断你两条腿,才叫有鬼。”

“他凭啥打断我两条腿?”雷处长脸一沉,“这还没王法了?”

“他叫你十二点以前来的吧?”李世路在北崇时间不短了,各行各业的人都认识了不少,消息非常地灵通,只不过他不能像牛晓睿一样,缠着陈区长要各种消息。

“我从朝田走,几点出发,才能在十二点以前来到北崇?”雷处长眉头一皱,轻声抱怨一句,“这天上还下着雨呢。”

“那就随便你了,”李世路也懒得跟他计较,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,你一心上杆子找死,别人也拦不住不是?

李记者离开了,雷处长正想着怎么跟陈太忠沟通一下,旁边过来一个穿着雨衣的男人,“放下窗户……测体温。”

雷处长的体温倒是没有问题,不过男人登记了他的身份信息之后,眉头一皱,抓起一个破破烂烂的对讲机发话,“朝田市委宣教部的……我这儿有个朝田市委宣教部的,姓雷!”

雷处长觉得不妙,就吩咐司机开车,不成想雨衣男人挡在奥迪车前,“想跑?来,从我身上碾过去,北崇现在有自费烈士。”

这龃龉没持续了几分钟,一辆军牌切诺基就赶了过来,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从后座走下车,“我艹,姓雷的还真敢来……不看看现在几点了?”

“狄健你差不多点,”雨衣男人虽然看起来憨厚,却是敢呵斥这个男人,“不要破坏了北崇的形象,王主任最近很强调这个。”

“王主任的话,我是一定要听了,”流里流气的男子笑眯眯地回答,然后他看雷处长一眼,眯着眼睛,阴森森地发话,“就是你在为难北崇,是吧?”

PS:?断网第四天,我已经对联通的维修速度绝望了,这好歹还是省会城市……啥也不说了,更新到,明天可能继续不准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