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22章 坐蜡

第四千二百二十二章 坐蜡

罗友恭一听到这个问题,就又是一阵头大,只能陪着笑脸回答,“当时跟朋友在喝酒,没控制好情绪,请您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。”

“牛总编怎么看?”陈太忠笑着看一眼牛晓睿,“他阻碍北崇的宣传,可是影响了全国抗击非典的进度……如果这个下情早能上达的话,有些领导也就不会被蒙蔽。”

我说陈太忠,咱不带这么狠的啊,罗处长隐隐听说,陈区长居然隐隐打算,把首都那两位领导掉下来的原因,也归咎到自己头上,登时就急了。

“这个我不清楚,您几位领导做主吧,”牛晓睿微微一笑,表现得很无辜,然后又看一眼那女人,“谷市长……雨大,先进屋子吧。”

合着另一个女人,是阳州市常务副市长谷珍,谷市长全面接手了阳州抗非事宜,今天来北崇,一来是考察北崇的抗非措施,二来也是催讨一下那五百余台测温仪。

旁边不少人都认出谷市长了,偏偏罗处长初来乍到,又着急着获得谅解,结果就这么一头撞了上来。

“我们真没有这个意思,”罗处长忙不迭地解释,“其实朝田日报就报道了不少北崇的事,小李的很多稿子都直接过了,主要这个导报……它这个性质,比较不合适……”

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,也不说话。

“其实是我们工作态度不够端正,这个疏忽,性质很严重,”罗友恭一见这个模样,才反应过来,自己前来是要道歉的。找借口什么的……有意思吗?

势不如人,那就什么都白说,更别说他的借口也禁不起深究,于是他口风一转,“不过您指示得很正确,我们马上改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沉吟一下,下巴微微一扬。“那你去吧,怎么……还等我请你吃饭?”

“到现在……我还真没吃饭,”罗处长干笑一声,反正已经是个没皮没脸了,何不尝试一下。钩挂上这个异常强势的区长?

陈太忠眼皮都不带扫他一下,转身走进小院,砰地一下带上门——对这种人,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精神。

罗处长讪讪地咂巴一下嘴巴,这个耻辱,他是受得了的,陈太忠的级别原本就远高于他。他做差事情在先,目前想化敌为友,人家接受了这个转变,但是也没好气。这很正常。

那这就算获得陈太忠的原谅了吧?他想了想,觉得就是这样了,想到跟姓齐的那番恩怨,他心里的别扭不能就此消除。于是转头向奥迪车走去——且等我回了朝田再说。

就在此时,旁边一个撑伞的人招呼他。“罗科长……请留步。”

这谁啊?罗友恭停下了脚步,一般而言,敢叫他罗科长而不是罗处长的,都是有点底蕴的,他扭头愣了五六秒钟,才反应过来,“你……原来是王处啊。”

打招呼的不是别人,正是省纪检委的王景堂,两人同在朝田为官,虽然一在省纪检委一在市宣教部,但总还算都是党委口的,偶尔也能撞见,交情是没有,但多少都算面熟。

罗科长知道王处是货真价实的正处,也不敢计较人家的称呼,只是强行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领导有什么指示?”

“你跟陈区长好像比较熟悉?”王景堂将他扯到一边,笑眯眯地发问。

“哪儿啊,我才招惹了人家,专程来道歉,”罗科长苦笑着回答,一边还去抬手揉一揉左眼,所幸的是,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,左眼的肿胀,基本上是看不出来了。

“是为了啥事?”王主任一点都没有省纪检委处长的架子,按说纪检委的人出来,见官大半级,谷珍这常务副市长,也不能对这个正处视而不见。

“非典的事儿,”罗友恭不想回答,却又不能不回答,他苦笑着表示,“当时的宣传策略出了点问题,现在看起来是极不负责任的,还好,陈区长比较……通情达理。”

“唉,同是天涯沦落人,我来也是为了非典的事儿,”王景堂叹口气,同是在非典的事情上犯了错误,但是这姓罗的小科长门口道个歉就能离开,而他王某人堂堂的处级干部,连个道歉的机会都抓不到,这让他分外的不平衡。

“多沟通吧,陈区长还是比较好说话的,”罗处长微笑着回答,同时努力不让自己咬牙的声音被别人听到。

“你好像跟那个女孩儿挺惯的,”王景堂微微一笑,大喇喇地发话,“帮忙走个私……我的事情挺多的,不想在这里耽误太多功夫,罗科长,算我欠你个人情。”

牛晓睿吃了我的心都有,罗友恭心里就只有苦笑了,可是他还不敢得罪王处长,只得把自己的左眼凑了过去,“王处您看……这就是挺惯。”

“咝,”王主任看清楚了他眼上的青肿,倒吸一口凉气,“你这……也不容易啊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?”罗科长苦笑着咧一咧嘴,“身上我就不让您看了,您这个忙,我真帮不了……帮忙不成无所谓,怕给您添乱。”

“真是敢下手啊,”王景堂轻喟一声,他是真没想到,还能有这么一出。

“下了手也就好了,”罗科长又是一声苦笑,“起码这事儿就揭过了……”

“可是我不想这样啊,”王景堂看着慢慢驶离的奥迪车,心里真的是要多烦恼有多烦恼了,他抬头看一眼阴霾的天空,无限的烦躁油然而生。

一时间他只觉得,自己是天底下最悲惨的,也是最委屈和不被人了解的:我只是随便刁难了一下,那不过是惯例,你至于这样报复我吗?

殊不知,他并不是最不平衡的,此刻更不平衡的,是凤凰市委书记谢五德。

谢书记得了杜书记的指示,就积极地考虑这个怀柔政策——我该如何对陈太忠怀柔呢?

要说陈太忠在凤凰的影响,并没有剩下多少了,他不好对陈太忠的什么产业进行照顾,可是对于一个外省的区长做出什么姿态的话:这有点过于扯淡了。

就在他犹豫不决的当口,周日播出了那么一则新闻,谢书记登时就震惊了,看完新闻之后,他抓起电话就打给杜书记。

杜书记的电话打不进去——这个时候打电话的人太多了,他孜孜不倦地拨了十分钟,杜毅才在那边接起电话,“你的事情不复杂,我都说了,跟陈太忠沟通好了就行了,这个人还是能讲道理的……我还等电话,就这样吧。”

谢五德愣了好半天,才又拨其他号码,不过可想而知,陈太忠是联系不上的,他想解释都无从谈起,而指望吴言代为联系陈太忠,无异于对牛弹琴。

但是这一切,还都不算悲惨的,最为悲催的是,今天上午十点,谢书记收到了阳州市政府的公务传真——传真里满是质疑。

传真出自于陈正奎之意,上面还有陈市长的签名,他对前一阵谢书记对北崇的评价,表示出了相当的不解:北崇区政府严抓非典,这是好事啊,陈太忠同志愿意回凤凰帮助防治非典,阳州市政府也是大力支持的——哪怕我们都有点舍不得。

这便是前一段日子的因果了,真要说起来,阳州市政府和北崇,基本上还是保持了互不干涉的现状,陈正奎之所以授意戚志闻管好陈太忠,主要还是因为谢五德歪嘴告状,陈市长就借力打力——他主观上愿意打压陈太忠,但是他绝对不会主动找碴。

这是陈市长的老道之处,昨天看了新闻之后,他越发地庆幸自己的谨慎了,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陈市长写个材料给凤凰市党委,质疑他们前一阵的说法。

在传真里,陈正奎甚至指出,虽然北崇没有出现一例病例,但却是成功地将非典病人奥观海拒之门外,只说这么个成绩,就再怎么褒奖都不为过。

须知那是美国病人,一般人轻易不敢采取措施,而以美国人遇到小病喜欢扛一扛的习惯,等熬到病发,大家确定了这是非典,都不知道传染给多少人了。

简而言之,陈市长对北崇前一段成绩的评价极高,若是前两天在阳州开过会的同志见了,大约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两人的恩怨,陈市长就这么果断地放下了?

这不是果断不果断的问题,陈市长倒是想不放下呢,敢吗?他生恐陈太忠借着这个新闻大肆折腾,把他也拉下马——以两人之间的仇恨度,以及陈区长的小心眼,这是极有可能的。

但是谢书记接到这个传真,就完全地懵了,他可是知道,陈太忠跟阳州市政府不对付,倒是在市委还有些许的助力。

这是阳州市政府也缩了啊,谢五德很沮丧地意识到了这个事实,那陈正奎很可能将他推出去做挡箭牌,真是小人做派。

他心里骂归骂,但是这个问题,还得解决不是?只要解决得稍微慢一点,姓陈的就要打上门了,想到此处,他禁不住又要感慨一下,凤凰的这一滩水,还真够深的——连一个去了外省任职的小正处,都能让他这个堂堂的市委书记焦头烂额。

PS:

断网第五天,找到一个上传的地方,离家不远的小卖部,有一个异常美貌的老板娘,可以进她家里借用宽带,可惜机子有点慢,上传一次要一个小时,很是耽误时间,不好意思再逛书评区了……

那个啥,月票有点危险了,后面好几个大神追得很紧,月中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