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24章 谁躺枪

第四千二百二十四章 谁躺枪

陈太忠觉得,自己不是一般的冤枉,这是又躺枪了。

这件事情还是要从昨天晚上谈起,陈区长在自己的私宅,招待谷市长吃饭,不成想夜里十点,就接到了电话,齐阳死在了章城市人民医院——脑梗。

齐科长是吃过晚饭之后上路的,走过章城出口不多久,就觉得头晕呼吸急促,于是说了一句“我好难受”——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说的最后四个字。

齐阳是带着小车来的,跟朋友借的捷达车,开车的司机就是他的朋友,眼见他身子一栽歪,做朋友的着急了,这得赶紧去医院啊。

可是现在车在高速上,司机也没有在高速上逆行的胆子,于是一脚油门踩到底,用了半个小时赶到了下一个出口。

这半个小时,就相当要命,出口处还没有上规模的医院,大家急救一阵之后,又拉着人往大医院送——才上车人就没气了。

这就是救都不好救回来了,旁边的县医院拒绝接收,所以人就进了章城人民医院的太平间。

司机并不认为,下午那场架打得有什么问题,赤手空拳的,能有什么问题?他认为中午的时候,齐阳喝得实在太多了——这个嫌疑应该更大一些。

章城市人民医院做了简单的检查,认定死者颅部、下颌有轻微的撞击伤,反正脑梗这个东西,是没太多道理可讲的,至于说诱因,那不好判断,只能指望尸检了。

事实上,尸检也未必能给出真正的原因。

司机觉得这是猝死,一开始没怎么说下午打架的事——比较丢人。后来他也说了,但是死者家属关注的,就是北崇灌了齐阳不少酒。

罗友恭听说之后,更是要极力抵赖了,说当时是他骑着我打,而且我当时看到他的时候,就发现他头部似乎有瘀伤——当时天上下雨,我也看得不是很清楚。

朝田市委宣教部不干了,把状告到了市委。说我宣教部总共才几个科长,俩科长上班时间不在单位,跑到北崇道歉去。

然后这俩人又打起来了,据北崇的说法是,一个科长打坏了另一个科长。然后就死了——尼玛,不带这么欺负宣教部的。

马强听得都啼笑皆非,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,可这是朝田的实职正科,既然涉嫌非正常死亡,又关系到朝田另一个实职正科,彻查是非常有必要的。于是他给李强打个电话。

所以,李书记就跑到了北崇来,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这个节骨眼上。他不能喊陈太忠过去,必须得亲自过来了解情况。

事实上他很清楚,小陈经常玩一些盘外招,所以心里也不无怀疑。但是陈太忠解释得很清楚——我没有对付齐阳的动机。

是的,这年头预判事情。动机是很重要的,而对于北崇而言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大约更愿意让罗友恭非正常死亡。

不过动机这个东西,多少还有一些主观和唯心,让证据说话才是王道,李书记在北崇呆了差不多一天,督促市局的同志们取证。

各种人证都找到了,而且齐阳的活动时间也都被确认了,同志们一致认定,调查显示,齐阳不可能在北崇遭到其他的人身攻击,根本就没这个时间。

李强据实通报给马强,罗友恭的谎言不攻自破。

李书记这么下大力气对待此事,固然是指着陈太忠帮忙跑那一个亿,但是同时,他也很看重北崇此次抗击非典的政绩——数遍全国都是拿得出手的,他容不得别人抹黑。

再考虑到陈正奎的虎视眈眈,两陈是势不两立的,他必须力保陈太忠这个盟友。

但是阳州给出的答案,不能令死者家属满意,朝田市委也没脾气了:要不这样,解剖验尸?

可是死者家属还不想验尸,死都死了,何必再把身体一块块剖开呢?不管怎么说,直接死因是脑梗,其他只是诱因。

还是说补偿吧。

因为死者是国家干部,家属也没怎么折腾——倒不是他们没有折腾的能力,实在是他们很清楚,顾全大局的话,赔偿也不会很差,不肯顾全大局的话,后果就会比较严重。

朝田方面的赔偿,确实不是很差,给了三十万——终究不是因公出差,不能赔得更多了,而且部里答应,解决齐阳爱人的编制问题,由企业编转为事业编。

但是死者家属还是有点不满意,就说这北崇一点都不出,合适吗?

我们支持你们正当的利益诉求,朝田宣教部很干脆地表示,他们甚至为此致电北崇区政府——宣教部这次丢人丢大发了,俩科长上班时间跑去北崇认错不说,自己人还打起来了,宣教部要找个部门陪绑,这是刚性需求。

“只给五千,”陈太忠听说之后,当即拍板,“北崇不怕花钱,但是不花冤枉钱……就这五千,也是区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,对死者家属的关心,嫌少可以别要。”

要说朝田这三十万多少还有点诚意的话,北崇这五千块,就是**裸的侮辱人了,宣教部长杭峰甚至专门打电话给陈太忠——小齐好歹是应你北崇的要求,匆忙赶过去的,你这只给五千,是不是有点太儿戏、太不尊重死者了?

杭部长你这话,才叫个莫名其妙,陈太忠冷笑着回答,你知道我北崇为什么要他过来吗?

这个不要提了,他总是应你的要求过去的,没错吧?杭峰不想追究枝节末梢。

导报的总编牛晓睿,一直在报道北崇抗击非典事宜,结果被人强行勒令中止,还要调查,陈太忠解释两句之后,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,“就是你宣教部齐阳和罗友恭干的,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?因为市委那姓郭的老色鬼……惦记上牛晓睿了!”

“此事严重地影响了我北崇抗非的宣传工作,这种玩意儿,死也就死了。”

我勒个去的,杭部长登时也没话了,陈太忠都扯出了市委副书记,他还能有什么可说的?再折腾下去,没准会更难堪。

事实上,对北崇抗非工作的前期宣传不够,已经是恒北宣教口儿的错误了,不过以前还可以说是忽视了,这个时候再不正视,那就是政治问题了。

可是死者家属还是有点想不通,就说连罗友恭都赔了两万,北崇怎么能只赔五千呢?

我们不看重钱,我们就是想讨个公道。

那五千我们一分不要,就是希望能对北崇某些相关的责任人,做出适当的处理!

他们甚至将事情反应到了马强那里,马书记,齐阳好歹是咱朝田市的干部,是您手下的兵,北崇这么欺负人,您得做主啊……

自打新闻播报播出之后,陈太忠就越发地忙碌了起来,周一就不用说了,周二除了市里来调查齐阳之死,他还忙里偷闲,见了利阳市的常务副市长彭秋实。

彭市长也是来学习北崇抗非先进经验的,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接触的几个市,负责防治非典的,全部都是常务副,基本上没分管副市长什么事。

到目前为止,利阳并没有非典病例,但是这并不妨碍彭秋实来访,这么做起码保证了政治正确——当然,不来北崇也未必就是政治不正确,抗击非典,有很多环节可以关注。

当天晚上,陈区长设宴款待彭市长,不过坐上首的是市委书记李强,彭市长和陈区长分了次席。

李书记在席上表示,利阳和阳州同为贫困落后地区,大家要强调相互协作,互通信息和物资,多交流学习先进的意识和工作经验,“国际上都讲南南合作,咱们两个城市也要共勉。”

“是啊,北崇收了我们不少苎麻,我们非常感谢的,”彭秋实笑着表示,“麻农们敲锣打鼓地给市政府送牌匾啊。”

“哈哈,”李强听得就笑了起来,“现在没人骂你们吗?”

苎麻这一拨疯涨,不少人都知道,李市长甚至还听说,有云中等地的个别麻农,抱怨北崇收麻太低,占老百姓的便宜。

不过这个东西,就是见仁见智了,北崇当初收麻,也是市里强行压下来的,否则人家都不肯收,李书记不在乎这个物议,但是他真的知道这个民情。

“总有人不理解,政府工作就是这样,做事的人总要挨骂,习惯了就好,”彭秋实笑一笑,很无所谓的样子,“今年利阳也要保证北崇最少四千吨的麻。”

“上一年你们最少卖了我们一万一千吨,”陈太忠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今年看到行情好,又是保底的四千吨了?”

“老百姓想多挣点,我能拦着吗?”彭秋实笑着回答,“一斤麻多五毛,一吨麻就多一千,五千吨麻,那是多少钱?反正我保你四千吨优质麻,这是底线。”

“我觉得上限也得有个规定才好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。

就在此时,李强的电话响起,巨中华一看来电,根本都不接,直接就交到了李书记手里。

李强一看电话号码,站起身走到旁边,接起来嗯嗯两句之后,抬手冲陈太忠招一招。

待到他走到面前,李书记低声发话,“齐阳的死,影响很恶劣……戚志闻可能干不下去了。”

ps:??这几天不在状态,那个处长就算是姓罗吧,抱歉,今天晚上网络好了,状态回来了,瑞根巨巨追得很紧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