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27章 胡搅蛮缠

第四千二百二十七章 胡搅蛮缠

五月三日,凤凰科委生产的红外测温仪正式定型量产,目前的产量稳定地维持在每天一千台,两周之后日产可达三千台,也就是说每个月产量可达十万台。

按说这个玩意儿,在全国不可能有太大的市场,每个省两万台,三十来个省也就六十多万台,不过是半年的产量——这还是不算其他厂家生产的产品。

但是账不能这么算,要知道,凤凰科委月产能达到十万台的话,成本可以控制在四百块钱上下,卖的话,却是能卖个千八百的,电子产品,规模才是王道。

虽然还是暴利,可相对动辄三五千的红外测温仪,这样的价格已经很能让人接受了,价格低,市场就大,没准一千人的村子,村委会也买得起三五台,这样算下来,全国能卖上百万台。

事实上,凤凰科委只要能生产三十万台,前期投入的成本就可以摊薄到忽略不计的地步,别的不说,每台赚三百块,这就是一个亿的收入进袋。

到时候这个产品处于停工或者半停工状态,都无所谓,能赚了这短平快的钱就行。

科委几个工厂并不缺人,像疾风电动车和素凤手机,可以抽调过人来搞生产,完事之后再回去,完全可以把这个项目视为短期产品,或者是某个工厂的一个临时车间。

然而,账也不能这么算,这是临时赶工的产品,最多两个月,科委进一步完善设备之后,有信心将每台的成本压到三百元以下。

到了这个地步,再压缩成本,就比较困难了,尤其产品的元器件,有些是依赖于进口的,比如说红外感应部分,这样的元器件。人家想卖多贵就卖多贵,想卖多少就卖多少,除非国内开发出替代产品,否则别说降价,涨价的可能性都有。

所以说科委的产能,也只是理想状态下的产能,受限于元器件的供应——尤其是进口元器件。一个月产不了十万台。

科委才确定了产能,就有消息说。红外感应的元器件,全国都缺货,有人找上门来,说我能搞到这个货,价格却是报得死贵——翻跟头都不止。

要命的是,就算这样,对方都未必是囤积居奇,而是真的没货,先打着幌子来签合同。然后再想办法从国外倒腾——弄得到就赚了,弄不到也损失不了多少。

这个时候,凤凰驻欧办起到了一些作用,袁珏从欧洲协商了一些回来,事实上国外也缺货——这种核心的元器件,全球的销量也就那么多,随便哪个工厂来个地震或者火灾。都会引发价格上涨,更别说在需求大增的情况下了。

增产不是不可以,但也是需要一个周期。

关键时刻,陈太忠还得出马,他除了委托凯瑟琳帮忙,自己还亲自联系了犹太人海因。就是那个哈默的助手,这才堪堪地稳定了局面。

要不说陈区长忙,那真不是一般的忙,五月七日,他坐着金龙大巴赶往朝田的路上,还在指挥北崇的防汛工作和电力调度等……苎麻涨到接近九块一公斤了,他命令继续捂着。

车到朝田是下午三点。他去见了孙淑英派来的团队,其间他小心地开着天眼,想要观察有没有跟奥观海同样的症状——陈太忠并不担心非典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,但是一旦接触了这些病患,他也是要被隔离的……这是程序。

这个团队倒是很能干,直接找了块空地,建设指挥部,临时的二层建筑已经封顶了,他过去简单接触一下,却发现一个胸脯很有料的美女,胸前两团上,似乎添加了点非正常的物质。

这就是些花絮了,陈区长随后邀请省军区的人出来吃饭,那边却说,我们目前中止了跟地方的大部分接触,陈区长你想来,这个没问题,但是要在食堂吃,也不能带北崇之外的外人。

“真是没想到,北崇的牌子这么硬,”陈太忠无不自嘲地笑一笑,然后邀请该团队共进晚餐——这是看在孙淑英的面子上。

他们找了一家很大的酒店,但是餐厅里也是冷冷清清,包间却是已经坐满了,大部分人认为,相对封闭的空间是比较安全的。

大家在大厅里吃饭,却是亲眼见到,有顾客多咳嗽了几声,就有几个戴着口罩的保安走过来,背着手发话,“这位先生,我们也不追究您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……您几位,买单走人吧,给您八折优惠。”

居然到了这样的程度,陈太忠心里很是震撼,不成想旁边一个京城人苦笑着发话,“前两天我去吃炒粉,不小心露了口音,结果被摊主拎住我问,是不是隔壁摊子派来捣乱的。”

就在一片风声鹤唳中,北崇的第二届大学生返乡创业交流会开始了,这一次依旧是在阳州办事处,可以肯定的是,陈正奎不会再来捣乱了。

由于北崇在恒北日报上打了广告,说此事由陈区长来主持,而经济导报更是指出,陈太忠区长目前还主持党委事务,在防范非典上,有突出的贡献,所以来的学生和家长不少。

更有一些人,走上主席台,顺着指示牌找到陈区长攀谈,在大家的眼中,这个区长真的是年轻得有点过分——不会是假的吧?

陈太忠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大家的提问,心里却是想着:大家对我都没有什么防范之心,难道真的像省军区的人所说,北崇的牌子很硬吗?

正说着话,他的眼睛猛地一眯,站起身来冲着门口一指,沉声发话,“拦住那个女孩儿,她没有测体温。”

门卫就是从北崇带来的协防员,也戴着大大的口罩——这不光是要防着传染,也是要带给大家一种安全感。

协防员手里的测温仪,就是凤凰科委捎过来的两百台样品,北崇交上去五百台,只领回来三十台——虽然不用花钱,但实在是有点捉襟见肘,正好许纯良捎过来二百台试用。

陈太忠一边跟人聊天,一边就看着门口,也是开着天眼,他看到一男一女走过来,那男人明显是父亲辈的,站在那里测体温,然后身子一挡,那女孩儿就溜了进来。

原本门口是两个协防员拿着两个测温仪,但目前正是高峰,另一个协防员正检测其他人,就忽略了这个女孩儿。

若仅仅是如此,陈太忠招呼别人补测就行了,然后再训协防员一顿,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他通过天眼发现:这个女孩儿的胸腔不正常——不是说胸脯上添加了什么人工物质,而是说……她胸腔的样子,跟奥观海比较相像。

他一发话,旁人就关注到了,北崇此次来的协防员,可不仅仅这两个,登时就有三个戴口罩的协防员围了过去——所幸的是,女孩儿也才刚刚进门,并没有走几步。

她见势不妙,转头向门外走去,嘴里大声嚷嚷着,“好了我不测了,我不参加这个会了,总可以吧?”

“你最好配合一点,”两个协防员走上前抓住她的胳膊,其中一个比较会说话,“你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我们的失职,大家理解万岁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事实上,两人已经高度警觉了,当然,他俩没什么天眼,但是他们有很实用的逻辑——如果你没什么问题,为什么要逃避测温仪的检测?

“我们只是过来了解一下情况,”中年男人见状,赶忙出声发话,事实上,他和女孩儿也都是带了口罩来的,所以听起来有点闷声闷气,“我女儿不一定要返乡创业的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体温是必须测的,”一个协防员走过来,手里的红外测温仪一晃,登时就是一怔,“三十八度二……有情况!”

他的声音极高,旁边的人听到之后,刷地就闪开了,偌大的门口瞬间就荡然一空,就只剩下这父女俩和五个协防员,会议室的其他人闻言,也纷纷扭头看过来。

陈区长走下主席台,背着手走到距离这两人七八米的地方,沉声发话,“希望你俩配合一点,非常时期,你们若是不配合,我们有权使用一些强制措施。”

“但是我的温度也不算高吧?”女孩儿怒目圆睁地看着他,嘴里大声嚷嚷着,“我根本就没想回北崇那落后地方,只不过是过来看一看情况……既然你们不欢迎,我们走总可以吧?”

“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,”陈太忠微笑着发话,“首先,你在哪个学校上学?”

“她还没毕业,”中年男人陪着笑脸回答,“她年纪小不懂事,也不是有意冒犯,您就没必要跟学校说了吧?她还是个孩子。”

“我没有找她后账的意思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一眼,心说这货真阴险,居然敢把我的话曲解到如此程度,以博取其他家长的同情心,“我就是问一下,孩子是哪个学校的?”

“恒北医科大学的,我就是学医的,”女孩儿眉毛一扬,很不善地看着他,“对非典的认识,我比你清楚,你还想问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