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28章 再次正确

第四千二百二十八章 再次正确

“姓名和班级?”陈太忠继续发问,并不为女孩儿的话所打动。

他甚至转头叮嘱那五个协防员,“在落实他俩身份之前,必要时可以采用强制行动。”

“我凭什么告诉你……”女孩儿眼睛一瞪,还待继续发话,中年男人制止了她。

他苦笑着劝诫,“行了,你也别犟了……这位领导就是陈区长吧?我孩子不是恒北医科大学的,她在北、京上的大学,回来五六天了,也没什么事,就是昨天有点着凉。”

“我看未必是着凉,”陈太忠背着手冷笑,他是现场为数不多的不戴口罩的人,虽然离这二位比较远,却也是因为讨厌可能的被隔离,“北、京哪个学校的,班级和姓名?”

他是要先查明此人的身份,然后将人往朝田的医院送,不过自那中年男人说出“北、京上学”四个字之后,在场的学生和家长的眼神登时就变了。

五个协防员也齐齐地往前走几步,防范可能的逃脱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就很好查明了,女孩儿是京城XX大学的四年级学生,马上要分配了,赶上闹非典,眼瞅着学校的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,又有人确诊了非典,她跟老师打个招呼,就坐上火车回家避难了。

逃回来之后,她也没去北崇,事实上她初三的时候,家人就到朝田来发展了,发展得还不错,她也是在朝田上的学,对北崇的感情比较淡了。

正如她所说的那样,身在首都上学的学生,眼界都是比较高的,想的就是纵然不能留在京城发展,要回也是朝田,真是没想过回北崇。

不过既然回来了,又在报纸上看到,北崇在搞这么个活动。她就跟着父亲过来看一看——呆在家里,也是很无所事事的。

前天晚上,她开始发烧,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得了非典,事实上,她主观上就排斥这种可能,一旦被隔离观察的话。她就会丧失自由,那样的日子就太过阴暗了。

她的父母本来想送她去医院的。但是她闹着就是不去,我都回来多少天了,怎么可能是非典呢?根本就是小感冒。

女孩儿是独生女,做母亲的也挺心疼孩子,去医院悄悄了解一下,回家就跟孩子的父亲商量——确实不能把孩子送到医院,现在的医院里,只要是发烧的,直接就拉走啦。

因为她知道自己体温高。所以进会场的时候,就要偷着进,事实上,这些天她已经感受到了他人的歧视,往日里她回来,都是说帝都话的,现在根本不敢说。

反正她就没觉得。自己逃避检查有什么错,我只是怕麻烦而已——如果真的有错,错的也是这个社会,而不是我。

至于她信口说,自己是恒北医科大学的,那也只是看不惯某些人虚张声势。

“你就没有想到。如果你确实是感染了非典,对其他在场的学生和家长,有多么不公平吗?”陈太忠摇摇头叹口气,现在的孩子,真的被惯得不成样子了,这么大的事情,都敢如此儿戏地对待。“别的不说了,送医院……咱们换场地。”

“没必要这样吧?”女孩儿的父亲愕然发话,“我们不进去了还不行?”

“放你们出去祸害别人?”旁边的一个协防员手一伸,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电击枪来,“是自己走,还是让我们抬着走?”

“你动一动我试一试?”女孩儿还真不信这个邪。

那位想也不想,一抬手,电击枪就杵了过去,啪啦一声响,女孩儿就被电得躺倒在地,旁边做父亲的怒吼一声扑过来,下一刻也被电翻在地。

在场的学生和家长见状,纵然是心里很气愤这个女孩儿的自私,可心里也不是很好受,个别人就觉得,北崇区政府做事,有跋扈和武断之嫌——孩子去了那里,会不会受治啊?

当然,也有家长是理智的,看出北崇这边是严格执行制度,有人甚至私下表示,“严一点对孩子有好处,去北崇干上三年,也不求他当干部……能学会守规矩,就是最大的收获。”

然而事实证明,陈区长头上“永远正确”四个字的光环,那真不是白给的,将接待地点换到小会议室之后,还不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就有人来宣布,“刚才那个姓田的女孩儿,已经是疑似非典,确诊的概率比一般人大很多。”

在朝田的北崇人,也有这样那样的圈子,下午的时候,继续传来消息,说女孩儿的父母亲也被隔离在家,一个单元的邻居都受到了影响。

正有人说,北崇区这么搞,是否苛刻了一点,结果下午五点,又有最新消息传出,女孩儿被确诊为非典——病毒在此女身上的潜伏期极长,但是症状极其明显和典型。

幸亏陈区长果断地决定,换会议室开展工作。

饶是如此,当天与会的学生和家长回家之后,也是如临大敌,不少人很自觉地就自我隔离了,务求不传染自己的家人和朋友。

不过也有人自我安慰,说陈区长既然都不戴口罩,很镇定地指挥大家转移,想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——那人防治非典可是很厉害的。

当天晚上恒北电视台播出,本省新增非典病例一例,女主播告诫大家,如有不适,请尽早就医,不要心存侥幸。

这种措辞,若是搁在二十天来前播出,铁铁地就是影响社会稳定了,不过现在却是态度端正的表现,可见紧跟大方向的重要性。

事实上,她这么说,还真的是没错,五天之后,女孩儿的父母和一个常来家里玩的表弟,也确诊传染上了非典,恒北一下就又多了三例。

更悲催的事情还在后面,经过治疗,女孩儿康复了,她的父亲和表弟却死了,躲非典躲出这么一档子事来,也真是令人无语摇头。

类似的事情,在非典蔓延的时期,真的是层出不穷,不过陈太忠的果决和正确,也再度引起了别人的关注。

北崇在朝田的菜贩甚至贴出告示——恒北防治非典第一模范县区北崇出产,经区政府认证,货物合格,销售人员安全卫生,请放心购买。

第一个挂这样牌子的,或者只是想搞一个噱头,促销货物,但是噱头之所以被叫做噱头,那就是用来吸引眼球的,有买菜的人路过,看到了牌子,就有人过来问一声。

现在政府对非典的宣传,已经是相当地透明了,可对老百姓来说,这种知识是不嫌多的,众人随便打听一下,便知北崇还真当得起这个说法。

纵是非典时期,老百姓也是要买菜做饭的,只不过不想多跟陌生人接触,现在北崇人说得头头是道,又能交换一点消息,大家也愿意多交流两句。

如此一来,就算有效果了,其他北崇的老乡见状,也纷纷效仿,其他地市的人看着羡慕,也想学一学这一招,可是一琢磨就发现,真学不来。

写个牌子倒是不难,但是跟人聊政府的那些事,就不那么容易了——拜区政府的公告栏所赐,只要是个北崇人,张口就能说出政府在非典方面的不少举措,花絮也能讲出一些。

但是外面那些地市的,还真就说不出,自家政府到底干了点什么,又起到了什么样的效果,起码不能像北崇人一样,种种说辞信手拈来。

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家的市长叫什么,这种情况下,想吹嘘也难。

于是有人索性也打起北崇的招牌,说我们卖的就是北崇货,人也是北崇人,口碑这个东西,一向是如此,有人整出了名堂,跟风是必然存在的。

没过多久,这个影响就从菜贩传播到了其他行业,“北崇”二字成了一种认证标签,而且公信力并不低,这很大程度上,是因为陈太忠两次成功地将非典拒之门外。

事实上,在传言中,陈区长已经隐隐地被人为神化了,非典患者说起来多,但是除了医护工作者,亲自接触过的,又有多少人?

陈区长就接触了两起不同源的病例,而且这两个传染源,造成了十几起感染案例,而偏生的,北崇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这大约也只能用奇迹来形容了。

在信仰缺失的年代,奇迹总是比较容易传播的,而奇迹又是最容易发展为神话的,到了后来,北崇隐隐有 “非典克星”的传说了。

有鉴于北崇屡屡抗击住了非典的冲击,阳州一些宾馆和餐厅,就去北崇请神位,这个神还不是关二爷什么之类的,是政府神——就是求政府给盖个章。

大家都说,北崇区政府正当时,陈区长也是有大气运的,疫神不想冲撞,就绕道了,而且这个说法活灵活现,有鼻子有眼。

甚至有人传说,陈区长能沟通阴阳,连北崇的邓师想撮合阴婚,都被陈区长破了法。

阳州本来就是贫困落后的地区,各种封建迷信并不缺乏滋生的土壤,尤其是有些大宾馆和酒店,他们做高端用户的,而高端用户,又是分外惜身的,非常时期,能不出门就不出门了。

看着自家的营业额直线下降,这些仓促之下也顾不得许多,管它灵不灵呢,先把神请回来再说——就只当求个心安了。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