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0章 发展

第四千二百三十章 发展

按说马老三吃陈太忠打了脸,在王景堂一事上,不该再这么配合了,但事情并非如此。

八一礼堂的地已经着手开发了,大局面前,小小的个人恩怨就不算什么了。

而且他通过老爹对这次非典时间的反应,也又琢磨出点做人的道理来。

身为局委的公子,应该学会抓大放小,不能事事都追求碾压,有些小事不该过分计较,否则有失身份——陈太忠这个人,能不得罪,还是不要得罪的好。

而且小董也挺难缠的,戴着铐子回了凤凰之后,凤凰文庙区的法院,给朝田的相关人开了传票过来——都不走调解,直接就是法院传票。

几个相关人都被陈太忠打了,其中还有三个人伤势严重,在大家看来,省厅的不找陈太忠的麻烦,北崇就已经烧高香了,你凤凰人凭啥还敢倒打一耙?

这么想的人,其实是错了,省厅那几个跟着马颖实,只是马公子公器私用。

他老爹是个局委,但他什么也不是,别说是省厅的人,就算是中央给他老爹配备的警卫跟着他,挨了打也没处说,因为这些人不是在保护政、治局委员的时候被打的——当然,一般人听说这个来历之后,基本上没人敢动手,不过真遇到地方上的愣头青,打了也就打了。

陈太忠不但是愣头青,还有武力值,身后还有背景,找不回来的。

省厅这边都打算咽下这口气了,不成想凤凰那里又搞风搞雨,真是欺人太甚。

凤凰的传票,省厅不打算理会,否则面子就掉得没边儿了,但是同时。他们也看出来了,那边是摆出了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。

这就比较麻烦了,官场里最忌讳的,就是遇上这种事,可能没有什么实质效果,但是真的非常恶心人。

说得极端一点,凤凰可也是有跨省抓捕的先例的,大家以为人家不会动手,保不齐哪天就被人雷霆一般抓走了——看陈太忠的做派就可以知道,这货连外省的纪检监察干部。都敢直接抓回来。

而人一旦被抓走,结果就很难说了,过去之后眼前亏是吃定了。而且保不齐还真能搞出什么名堂来——到了这个时候,马飞鸣这局委的身份都不好使。

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歌,局委再大,你管不到天南也是枉然,都不用凤凰黄出面。凤凰的当地势力,就敢硬扛马局委——你手伸太长了吧?

总之,是很闹心的事情,马飞鸣也不能说,我没追究陈太忠,你凤凰怎么敢抓我的人?

通过凤凰的反应。马颖实是真的意识到了麻烦,不过他也想到了,自己跟凤凰人说不明白。还是要让陈太忠气儿消了才行,所以就揪着王景堂不放。

现在,就连省纪检委的不少人,都知道王景堂为什么经常不在了,大多数领导对此不闻不问。也有人觉得,陈太忠有点欺人太甚。可是面对马公子和陈区长的组合,谁又敢多说什么?

反正陈太忠铁了心要狠狠晾此人一段时间,你敢晾我三天,我就敢晾你三个月。

刘海芳认出一个是王景堂,另一个是谁,她就认不出了,那位将自己藏在一棵树的阴影里,也不想被人看到。

小院里,陈太忠正跟着几个人说话,天越来越长了,下班之后,大家也不着急吃饭,先坐在一起聊一聊。

在场的人里,起码有三个能称得上美女,一个是施淑华,一个是叶晓慧,还有一个是海潮集团的小林总。

刘区长对这三个人也算熟悉,她自顾自地坐下,本打算听对方在聊什么,不成想陈区长直接发问,“海芳什么事?”

“也没什么事,随便过来汇报一下工作,”刘海芳微微一笑,很随意地问一句,“物流中心的宣传标语用得太厉害,能不能再印一批?”

“那儿是吃标语啊?”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“我可是听说,有人私自倒卖这个东西。”

“还真有倒卖的,我作证,”施淑华听说是这事儿,就笑着插话,“在我们斯嘉丽超市门口就有卖的,两块一张。”

“对北崇也是个宣传,”白凤鸣接话了,他这个人做事,也是比较看重效果。

“这可是凤鸣说的,不代表我的意思,”陈太忠一摊手,“如果是北崇工作人员干的,我还要追究此人的责任。”

这话听起来是反对,事实上,陈区长表示出了一种态度:你不要指望从我这里听到同意二字,外面的人怎么做咱不管,但内部人不能涉及此事——没错,口子是不能乱开的。

刘海芳自然也听得懂,于是她回答,“现在有同志建议,宣传标语卖钱,我考虑有强行摊派和私自抬价的可能,有点拿不定主意……”

她随口将事情因果解说两句——这并不是大事,只是闲聊的话题。

“这个简单啊,”施淑华一听就笑了,她是搞超市的,对物流和供货商的管理,实在太在行了,“捆绑到一个收费项目上就行,比如说在物流中心招待所过夜的司机,才有资格拿到一条标语。”

“物流中心就没有自己的招待所,”刘海芳摇摇头,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“大而全的东西不好搞,旁边都是私人的小招待所,这也是头儿的意思……大力推动民间经济的发展。”

“任何一个收费项目都可以,不要那种涵盖全部的收费就行,”施淑华的反驳张嘴就到,“比如说夜间停车收费的场地。”

“明白了,设置发放标语的门槛,不再免费随便发放,”刘海芳看她一眼,高度概括了一句,然后看一眼陈太忠,“头儿你看?”

“行吧,”陈区长点点头,他不可能对这么小的事情关注太多,“海芳、凤鸣,我从地电那里得知,今年的供电形势,可能比去年还要严峻,你们便利的时候,考虑帮小叶扩大再生产一下……散户娃娃鱼的死亡率,已经逼近了百分之五,这个夏天不好过啊。”

陈太忠对叶晓慧的支持,从来都是在政策层面,很少具体干预,两人最近联系得也不多,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他必须再推她一把。

所幸的是,老叶此人也争气,逆变器已经更新到第三代产品了,第二代就很好地解决了外观和内部配比的问题,第三代的可靠性又有所提高。

刘海芳和白凤鸣点点头,也不说话,区长的意思很明确,适当帮助,其他话,可以跟小叶子私下慢慢交流——这个夏天真的不好过。

散户养殖娃娃鱼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娃娃鱼的死亡率,倒是直线下降了,但是时不时还因为各种意外,导致娃娃鱼死亡,久而久之,加起来也是个很可怕的数字。

很多死亡,都是莫名其妙的,农户们养了三五个月娃娃鱼,觉得这东西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养,有人生出懈怠心理,就有吞食异物死的,也有换水不及时死的,还有人家,是娃娃鱼生病了都没注意到,结果病死的。

而夏天一到,气温升高,娃娃鱼喜凉不喜热,再不能保证供电的话,后果真是堪忧。

然而,娃娃鱼只是受到电力影响的项目之一,双抢、炕烟叶和剥苎麻,也是离不开电的,供电形势紧张,真的是难死人。

“也不要那么愁眉苦脸的,”陈太忠见状,就笑了起来,“这个夏天,就是最后的关口了,明年这个时候,咱的油页岩电厂就发电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看一眼林莹,“林总这次来,就是跟咱们谈电厂煤炭供应的。”

“我是来协调车皮的,你有蒋省长支持,还担心煤炭供应?”小林总看他一眼,笑着回答,“一百万吨煤呢。”

“这一百万吨煤,得来可也不容易,”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。

按他跟蒋世方的口头约定,北崇提供五千台测温仪,就能获得一百万吨平价煤,但可恨的是,蒋君蓉临时插了一杠子,减少了两千台。

蒋主任也答应,这个约定照旧生效,不成想,就在前一阵,他帮地北省的宫华订了凤凰科委五千台测温仪,蒋君蓉就打来电话,说这个五千台,你往后推一推。

你以为你是谁?陈太忠毫不客气地顶一句,我跟凤凰科委的事儿,你少管。

呀哈,蒋君蓉不干了,我给你面子,让你少给天南供了两千台的货,现在一百万吨煤也打算发车了——“你这就是打算提起裤子不认账了?”

“我根本就没脱裤子,有什么认账不认账的?”陈太忠也有点佩服蒋君蓉,真是什么话都敢说,不过事关他的面子,他不打算屈服,“你不要蛮不讲理,是你要做人情。”

“你裤子都掉到脚脖子上了,我做人情,就不算帮你的忙?”蒋主任真是口舌便给,“说来说去,天南的五千台到了多少台?可这一百万吨煤,我是照样打算给你,可是让你推迟几天提货,你都不满足我。”

“你真村俗,”陈太忠这次算发现了,女人要是耍起流氓来,那还真不好对付,“那算,推迟几天吧。”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