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3章 树大好乘凉

第四千二百三十三章 树大好乘凉

陈太忠和林莹在海角待了三天,第一天是上午见了郑文彬,下午去了铁路局,不过分局的局长不在,是由党组书记接待的。

铁老大对地方上不怎么买账,比如说凤凰市市长殷放去素波铁路局,就没什么人搭理他,而且人家公然拿凤凰的配额搭车赚钱,殷市长还不能计较——不管怎么说,凤凰的计划车皮是增加了。

不过郑局委打招呼,那就又不一样了,党组书记听说他们的来意,才露出一丝犹豫,省委带路的那位就发话了——这是郑书记的贵客,你要是不相信我,要乔秘书长给你打电话吗?

我哪儿有不相信的意思?书记见状,马上就缩了,就说这个事儿啊,还得找张局点头,我主要是负责党务工作的,他去开会了,估计明天能回来。

那你对这件事,持什么态度?省党委出来的人,还真是不含糊,直接逼着对方表态。

郑书记高度关注的事情,我肯定会大力支持了,这位露出一副笑脸来,当然,他心里真实的想法如何,那就很难说了。

不过待他听说,跟陈区长同行的女人,是林海潮的女儿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“原来是小林总,都不是外人嘛,你爱人小项,也是我们铁路系统的。”

海潮集团在铁路系统的名声,还是相当大的,而项一然娶了天南首富的女儿,多少也算是为铁路人长脸了,尤其是,铁路各个分局之间是协作关系,相互联系得非常紧,稍微大一点的消息,就很可能传到好几个局之外。

知道陈区长的合作伙伴是海潮。党组书记的态度明显热情了许多,不但带领两人参观局里,还拿来今年的生产调度计划,要两人观看,晚上更是盛情留饭,还要请两人住下。

陈太忠和林莹只是陪铁路上的人吃了晚饭,这是礼节问题,也是机缘。

果不其然,书记很会做事。叫了五六个分局干部来作陪,这就是非常给面子了。

有郑文彬的关注,铁路局怎么也要把事情办了,但这种计划外的活儿,上面的决心是一回事。下面肯不肯配合,配合得好不好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书记能把几个口子上负责的领导叫过来,一来表示他是认真支持的,二来也是向其他人吹风:这个事情你们是挡不住的,最好识趣一点。

有意思的是,林莹居然认识这六个领导里的两人。要不说铁路系统基本上就是一个独立王国,更看重内部的沟通,这话真是一点错没有。

那两位领导对小林总很热情,不过多少有点虚伪。这也是正常的,只是认识而已,没有深入地打过交道,反倒要避嫌一些中间人。有了这层因果,有时候还没有素昧平生的人可靠。

林莹的表现也很得体。举止谈吐非常得体,等闲不肯说话,一旦开口,总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,却又不使人反感,非常符合她的身份,连陈太忠都看得有点惊讶:以前怎么没发现,小林总还有这一手。

不过想到她除了是林海潮的女儿,还自己开了一家大酒店,他也就释然了:摆开八仙桌,来的都是客,能干得了服务行业的,又有几个是简单的?

这顿饭也没吃了多长时间,六点二十分开始,七点出头,两人就站起身告辞,铁路上的人怎么留都留不住,于是客客气气地送他俩上车。

直到目送两人驱车离开之后,铁路一个领导摇头叹口气,“小项娶上这样的老婆,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。”

“那两口子,现在就是凑活瞎过呢,”另一个认识林莹的领导轻声嘀咕一句,项一然得了梅毒的事情,在铁路系统并不是绝对的秘密,而看到小项的老婆跟一个年轻人走得这么近,大家难免有点别的感慨。

“这小陈倒是好手段,人财两得,”一个年纪大点的领导笑着说一句,铁路上的人,说话做事就是这么肆无忌惮,到了他这个地步的领导也一样——注意少说系统内的人就行。

“老吴你留点口德,”书记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这是郑书记的关系,是天南出来的干部,你玩性格也别害了大家……”

陈太忠开过几条街之后,打个电话,在一个饭店门口接上了姜丽质,“现在去哪儿?”

“去凤凰吧,”小姜出声建议,“也就两个来小时。”

从凤凰到绕云,不过两个小时出头的路,而从绕云到北崇,是三个小时左右,她这么建议是很正常的,可陈太忠苦笑着摇头,“凤凰现在卡得比北崇还严,入境人员统统要红外测温,私家车上的乘客都不例外……万一被人注意上,就不好了。”

“哎,我们也严查凤凰方向的来车呢,”姜丽质俏皮地吐一下舌头,“毕竟那里病患不少……还有素波方向。”

“那就……还是回北崇吧,”林莹无奈地叹口气,绕云也存在非典病例,住店不但不安全,店方也会要求他们提供身份证明。

“看这非典闹的,”陈太忠叹口气,一踩油门就加速了,等上了高速之后,更是将车速提到了一百七。

姜丽质很粗枝大叶,她也见惯了别人开快车,就抱着手机给汤丽萍打电话,不但通知她自己要过去,还煲起了电话粥,倒是林莹看得脸色有点刷白,“太忠慢点吧,地还没干呢。”

“比这速度再快十倍,我都反应得过来,就是怕吓着你俩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然后想事情,“林莹,我还真没想到,那个书记这么给海潮面子。”

“哪儿是给海潮面子?他是给熟手面子,”林莹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他知道海潮是熟手,你来得太强势,他担心你不懂规矩,就容易生出麻烦。”

原来是这样,陈太忠点点头,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门槛和规则,这是正常的,陈某人自己都有明言——不要贸然踏入陌生的领域。

那这次跟海潮合作,还真是做对了,他默默地开了一阵车之后,又笑着问一句,“不过你海潮出手,应该也是比较豪迈吧?”

“只能说出手不算小,但也不算太阔绰,”林莹轻轻摇一摇头,转头看向车外,“给得太多也是坏规矩,我们只是公平……不会漏掉该给的人。”

对很多小干部来说,公平其实是很重要的,一个外面来联系业务的老板,若是能搞定他的主管领导和分管领导,以及再上一级的负责领导,那么哪怕事情是他具体操作的,想捞点外快,也很不容易——反正他是没胆子胡乱捅出去。

这个时候,外来的老板若是能不端架子,给他留一份,这就算会做人了——这样的钱可能不会很多,但是风险绝对很小。

“关键是海潮名声在外,他们跟你们合作,风险相对比较小,一旦有事,可以推到上级领导身上,”陈太忠也想到了这一点,顺口夸一夸小林总的家族企业。

“我发现你这家伙的嘴,是越来越甜了啊,”林莹笑着看他一眼,“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纯粹就是一个愣头愣脑的生瓜蛋子。”

“大智若愚的境界,以你的小脑瓜,是理解不了的,”陈太忠也不着恼,笑着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,“你那张小嘴,也是越吃越甜了啊,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我就觉得你肤色不好,估计是生活不和谐内分泌有点失衡。”

就这么一路斗着嘴,一路开到了北崇,时间过得倒也算不慢,北崇的卡子也想检测体温来的,陈区长一摆手,“啧,检查谁还检查我?我都不用红外线,鼻子就能闻出非典来。”

四个人在水泥厂度过了旖旎的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半上路,到了绕云就是九点半了,姜丽质这才反应过来一件事,“呀,这两天要检查非典预防工作,我得赶紧去单位,迟到了这么长时间。”

“你不是上班一直很自由的吗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。

“昨天刚评了先进,”姜丽质轻吐一下舌头,“昨天晚上,周厅长给我庆功呢,结果我接到你的电话,吃到一半就跑出来了。”

陈太忠和林莹对视一眼,待把她放到卫生厅门口,小林总才嘀咕一句,“小姜这日子,过得比我滋润我多了……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啊。”

“这可也是官二代,我没觉得她有多幸福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“如果她家庭和睦的话,她的幸福感比现在强起码五倍……其实是个可怜人。”

“知道啦,她跟你的女人们在一起才幸福,”林莹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去铁路局吧。”

两人来到铁路局,张局长还是没在,打来个电话说,回来得下午了,还再三跟陈太忠强调,说你一定等我,要是就这么走了,那是你看不起我。

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张局长回来,先布置局领导开了一个防范非典的战斗会,开了一个小时的会,又匆匆赶来见陈区长。

他是真的忙,铁路运输本来就是非典重点防范的环节,虽然地方和车站都能帮着查非典疑似病例,但是一旦上车,一个车厢里,就算没有站票,也是一百多号人,真的是高危场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