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5章 醉翁之意

第四千二百三十五章 醉翁之意

你小子惦记得倒多,陈太忠看白凤鸣一眼,事实上,油页岩这个项目,他也从未打算放弃过,不过在他的算盘上,这个项目太大了,可以同八一礼堂的项目相比。

以前陈区长是习惯吃独食的,再大的项目也不肯轻易让人,但是他越往上发展,就越发现吃独食的艰难,素凤手机和聚碳酸酯项目之类的也就算了,这个八一礼堂的项目,才让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大项目操作。

所以他要操作油页岩项目,也是要考虑让出一些利润,这种事情,基本上不会考虑白凤鸣的因素,当然,老白若是想负责项目的执行,他还是很欢迎了——毕竟能力在那里摆着。

陈太忠对于白凤鸣的执念,只是淡淡地笑一笑,“你安心工作,如果不能给你一个好出路,我北崇的人才,也不是那么轻易外流的。”

“我也不习惯随便被人欺负,”白凤鸣冷冷一哼,听得出来,他也是打算动用一些底牌了,“多谢区长帮我做主。”

“别折腾得动静太大,我真不确定这事儿,”陈太忠当即表态,“就是防患于未然,提醒你注意一下。”

“还真有这事儿,”白凤鸣苦笑一声,“昨天李书记和陈市长突击检查了几个县区的非典防治工作,据说北郭、五山和明信态度不端正,被点名了,要严肃处理。”

“昨天……星期天检查?”陈太忠愕然地睁大了眼睛,昨天他又是关机,今天一来了就开会,还真没听说这档子事。

“星期天的人流量大嘛,”白凤鸣心不在焉地回答,又狠嘬一口烟,“据说是李书记的意思。”

“查出什么问题了?”陈太忠听得眉毛一扬。

“李书记查出北郭的省道路口没人值守。陈市长查到五山县委没有专人留守,”白凤鸣苦笑着摇摇头,“然后……晚上吃饭的时候,李书记发现明信汽车站有人员脱岗。”

“北郭……就是那个秦钢牙?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问一句。

“可不就是他,”白凤鸣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北郭的县长姓秦,为人特别奸猾,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,从副县长到常务副县长,再到县党委党群书记。最后升任县长。

这个家伙是北郭的地头蛇,欺上瞒下最是拿手,而且是最擅转风向。据说提拔他任县长的时候,李强就不同意,王宁沪强行通过的。

但是他当了县长,反倒是跟李市长搞好了关系,等陈正奎来到阳州。他又义无反顾地投进陈市长的怀抱,实实在在的反复小人。

这种人,按说是谁都不待见,但是他在基层的根基太雄厚——本地人出任县长,其实力可见一斑。

而且这家伙有个毛病,眼里只认钱。对上面领导,他死皮赖脸地要钱,对下面人。他是没命地克扣钱,又由于他换了一口烤瓷牙,大家就管此人叫秦钢牙。

而且他还挺强势,顶得县委书记都不好开展工作,以北郭的条件。基本上是跟云中看齐的,但是现在经济的发展。远不如云中。

李强对背叛自己的秦县长没好印象,这实在太常见了,检查到了,肯定要当即表示,追查相关人等的责任,说白了,这就是憋着劲儿打陈正奎的脸呢。

但是陈正奎的脸,又哪里是那么好打的?陈太忠听得明白——陈市长转头就查到了五山县党委,注意了,是五山县党委,而不是五山县政府的人不在岗。

按照一般的理解,防治非典是政府的事儿——京城那里都做出榜样了,最后定调子的时候,撸下来的是政府老大,本来嘛,民生的事情就该是政府操心的。

不过,下面一旦把防治非典当作打击异己的手段,那么该选政府还是党委,那就是各取所需了,就像陈太忠要朝田市委宣教部的人来道歉,人死了,却要处置戚志闻平息事态——有些东西,没道理可讲的。

李强抓到没人检测,这是重大失误,处理秦县长是天经地义的,而陈正奎抓县党委,就有点不讲道理了——不过,非典是如此严重,值此关键时刻,县委没有人专人值班,也不能说特别冤枉。

不过,这真的是**裸的报复,五山县委的彭书记,就是偏李强的人,五山的县长,却是阳州本土势力,跟一个退休的副省长有点关系。

白凤鸣的几句话,搁给外人来听,真是听不出所以然来,但是陈区长在阳州这一年多,真不是白呆的,略略一听就反应过来了,“陈正奎想找彭颉的麻烦?”

“肯定的嘛,”白凤鸣有心笑一笑,可是想到自己可能被调整,是怎么都笑不出口,“要不他可以找县政府的值守人员。”

陈太忠怔了一怔,好半天微微一笑,“真是排除异己的好机会。”

“所以李书记转头就端了明信,”白凤鸣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他是在吃饭时间,检查明信长途车站的,值班的人吃饭去了……据说顶替的人只是上了个厕所,回来就被查了脱岗。”

这就是打时间差了,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,他想像得到,李强肯定早早地就在外面蹲守了,还派了人去观察,否则抓不住这个天赐良机。

不过李书记这么对明信,他是能理解的,因为明信的区长和区委书记,都算是偏陈正奎的人,尤其是区委书记马飞宇,更是团市委出身,跟团省委出身的陈市长属于天然盟军。

陈正奎来阳州不久,就表示市里会重点扶持两个地方,一为花城一为明信,明信在他心里的位置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会是查马飞宇吗?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是点点头,“你去吧,咱俩的谈话,你心里有数就行了,不要乱吵吵,要不别怪我不管你。”

“其实我也没能力乱吵吵,”白凤鸣苦笑着站起身,“就是有点不服气,但是我那些关系,估计也顶不上多大事儿。”

“你也未必要走,瞎惦记什么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一摇头,“专心搞好两个大方案,屁大点事儿就急成这个样子,合适吗?”

“头儿,我真的觉得,会是一场风暴,”白凤鸣犹豫一下,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想,“这次非典,阳州要大洗牌了……您的猜想,一般都会应验,我深信这一点。”

“照你说,我还真是长了一张乌鸦嘴呢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摆一摆手,“走走走,忙你的去,要真有这能力,我早调到统计局去了。”

大约是中午十二点半,陈太忠来到干部培训中心吃午饭,以前他很少来这个地方,这里是隋彪和戚志闻的主场,他也不喜欢这里的豪华房间,其实区政府的独立小院就挺好。

不过既然主持了党委的工作,有些事情就由不得他,他可以常在小院住,也可以不喜欢培训中心的饮食,但是这个地方他得常来,否则党委的同志就会有想法——陈区长是排斥我们吧?

其实陈太忠就是不喜欢党委,这里不是做实事的地方,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。

陈区长驾到,赵书记和祁书记自然也要跟着来,到了一点十来分,正说酒足饭饱要站起身走人,一个电话打了过来,“小陈,下午来趟市委。”

“我要准备什么东西吗?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“东西就不用准备了,”李强在那边淡淡地发话,“我昨天和陈市长检查了一下非典防治工作,大概你也知道了,就是四个字……惊心动魄。”

“北崇不错啊,”陈太忠揣着明白装糊涂,市里的检查,他凭什么说话?所以他这话的意思就是——想让我冲锋陷阵?老李你不厚道。

“你北崇想不想好好发展了?”李强也火了,摆出了市委书记的架子,“你以为光是我的事儿?我也是为你着想。”

“那我不去市委行不行?”陈太忠不知道李书记打的什么算盘,但是他不是一个任人牵着鼻子走的主儿,就摆明车马,不掺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——要是去了市委,岂不是摆明告诉陈正奎,哥们儿支持你吗?

“……也行,”李强沉吟一下,最终做出了决定,他叫陈太忠来市委,自然是做给某些人看的,但是小陈不接招,他也没什么脾气。

这家伙的头,怎么这么难剃?“那上你北崇的大巴吧,非典肆虐,你那里应该是比较安全的。”

下午四点,北崇的金龙大巴停在了离市委不远的的一块空地——在市委外面等着,和开进市委,这个味道是不一样的,陈太忠确实是李强对抗陈正奎的盟友,但是他单扛陈市长的时候也很多,也没见李书记就怎么支持了。

这世界,原本就是公平的,你不大力支持我,就不要指望我大力支持你。

不过,他支持的力道也不算小,车上除了开车的小廖和他本人,还有刘海芳谭胜利和王媛媛。

李书记大约是在四点半的时候,坐着奥迪车来到了金龙大巴旁,这倒不是说他真的摆谱,几步路也要坐车,主要是天上在下雨。

“现在市政府的方向,有点不对头,”走上车来,李书记扫一眼,发现都是陈系人马,于是就直接表示,“小陈,我需要跟你谈一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