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8章 被将军

第四千二百三十八章 被将军

这个理由……合适吗?王媛媛有点愕然,她据理力争,“但是现在来北崇买麻的人,已经很少了,市场看起来有点萎缩。”

“那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市场,至于真相是什么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。”

第二天,周三,阴有小雨,陈太忠冒雨在区政府锻炼一阵,却是没在区政府吃饭,而是去了干部培训中心——不管愿意不愿意,他必须接受这个变化。

殊不料,他在培训中心呆了不到半个小时,才吃完早饭,就接到了电话,前屯镇又有三户人家,养殖的娃娃鱼出现了烂皮病。

这个烂皮病,跟红皮病、烂尾病,并称娃娃鱼三大疾病——这个三大疾病,是针对北崇娃娃鱼而言的,娃娃鱼在自然界中疾病太多了,但是北崇最流行的,就是这三样。

红皮病主要是说水体不好,娃娃鱼一旦身上出现伤口,被外面的细菌感染了,就容易肤色变红——事实上,不止肤色变红,当时死掉的占多数。

勤换水的话,能解决这个问题,

烂尾病的源头,至今是个迷,如果勤换水,再加抗生素等药物,可以有效地防治常见的水霉病的和烂嘴病,红皮病也能得到一定的遏制。

但是烂尾病,这个真的不好防,可能的影响因素实在太多了,如果想有效防治,只能加大药物剂量,但是如此一来,成鱼就不是那么纯天然了。

这些都是其他事儿了,现在的问题是:娃娃鱼是烂皮病!

烂皮病是娃娃鱼养殖中最容易出现的疾病,要说防的话也好防,加大抗生素的剂量——就算有鱼会死,但是大多数鱼能活下来。

不过这个病能影响到陈太忠。却是有另一番因果——此病主要是因为不洁净饮食造成的,也就是说,娃娃鱼吃了不干净的东西。

陈区长赶到一家养殖户家中,养殖中心的技术员也在场,他们向领导汇报说,经过调查,这三家娃娃鱼发病,应该是吃了市场上买来的泥鳅的缘故。

北崇现在养殖泥鳅的不少,初开始是供给娃娃鱼做饵料,也有往餐馆卖的。因为养殖得比较多,价格不太上得去。

但阴差阳错的是,餐馆里的泥鳅价格低廉。深受一些打工者的喜爱——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肉,尤其是烤串里的油炸泥鳅,虽然价格不低,但却是按条卖的。劳累一天之后,整上一瓶啤酒,弄上几个烤串,这日子真是神仙不换。

到了现在,北崇油炸泥鳅的名声,已经传到外地了。跟辣鸭脖、田螺和麻辣小龙虾并称,都算夏夜消暑的名小吃,阳州的地摊上扫一眼。随处可见。

所以就有不少人来北崇进货,虽然外地也有人开始养泥鳅了,但是论养殖规模,还是要数北崇,而且北崇人实在。不用那些乱七八糟的药物催熟。

这就是所谓的东方不亮西方亮,北崇养殖泥鳅。本来是为娃娃鱼投放饵料的,不成想,却成就了麻辣泥鳅这一道北崇名吃,随着盛夏的临近,买泥鳅的人商户越来越多。

需求一上去,泥鳅的价格登时就涨了起来,形成了人和娃娃鱼抢食物的现象,养殖户的养殖成本上升了,可是还不能不买——娃娃鱼这个东西养殖不容易,饵料也是一大缘故,喂养的时候不能光喂调制好的饵料,隔三差五还得喂活物。

所以有人就挑选一些半死不活的泥鳅,卖给养殖户——来买泥鳅的外地人不少,他们总是希望买一些最健壮的泥鳅,以免运输途中出现死亡。

其实死亡个把条,也不是多大事,但是万一出现什么疾病,批量死亡就影响大了。

简而言之,好泥鳅卖给人吃了,不好的泥鳅,就卖给娃娃鱼吃了,吃出毛病来就很正常了。

陈太忠听完解释之后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买回来泥鳅,养两天不就行了?”

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,泥鳅肚子里全是泥,买回来之后,要养两天让它把泥吐干净,才好下手烹饪,着急的话,也可以水里加点盐或者小火烧一下,吐泥更快,若是要做泥鳅钻豆腐那种活鱼入菜,还要打鸡蛋进水里喂养,让泥鳅换肠胃。

“养两天,可能就死了啊,”那养殖户愁眉不展地回答,“死泥鳅……那就是另一个价钱了。”

这还真是的,陈太忠皱着眉头摇摇头,这个难题,他也感觉有点无解,紧接着,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,“你也买过死泥鳅?”

“买过,娃娃鱼也吃,别死太长时间就行,这东西的胃口其实很好,”养殖户讪讪地回答,“关键是活物儿太贵了。”

看着藏在池子暗处的五条娃娃鱼,陈太忠黯然地摇摇头,经过这半年的养殖,北崇的娃娃鱼普遍长到了一条八九两,再有半年的话,差不多可以达到斤半左右,这时候就可以销售了。

娃娃鱼最好卖的时候,也就是两斤到四斤,一个是上肉快,对养殖户划得来,一个就是市场承受力强,两斤的娃娃鱼,就算一斤八千块,两斤也才一万六。

但是五斤的娃娃鱼,光是买鱼就得三四万,而且这么大的娃娃鱼,也不是五六个人能吃得下的——努努力也能吃得下,可别的菜吃不吃了?

当然,要说浪费什么的现象,确实存在,不过这种贵重玩意儿,多数人还是不愿意浪费的,所以总而言之,两斤到四斤的娃娃鱼,市场上最好卖。

再有半年就能见利润的娃娃鱼,目前半死不活地在那儿趴着,身上还有大小不等的溃疡,陈太忠看着,也替养殖户心疼。

说不得,他丢点仙力过去,嘴里叹口气,“我说老乡,这明明是个金贵东西,你不能这样乱养啊,等我们收鱼的时候,是要检测的,体内抗生素超标,是要降等级的。”

“它吃的比人都好了,”养殖户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我家隔个三五天才见个荤腥儿,它隔两顿不吃肉就不行。”

这也是北崇的现状,在北崇的很多地方,农闲季节还是一天只吃两顿呢,这家养得起娃娃鱼,按说条件是不差的,可也是三五天才能吃顿肉,不是吃不起,是舍不得吃。

“等级定得高一点,什么钱也挣回来了,”陈太忠抬手拍一拍养殖户的肩头,“养这玩意儿,利润已经不低了,你也要学会适可而止,多喂它点好的……钱哪里挣得完?”

“手一松,一条鱼就能多出一个人的口粮来,”养殖户愁眉苦脸地回答,农村的人,口粮费用也不高,自家养的和地里长的,不过如果卖钱,就算去镇子上卖,也不愁卖个四五百块钱出来,“能多挣点,谁愿意少挣?”

“你这个投资理念有问题,”陈太忠继续教育他,“现在有闲钱的人搞投资,首先要考虑的是保本,能保本之余,赚得越多才是越好……你先要考虑本钱,不能鸡飞蛋打。”

“可保本的时候,我也要考虑多赚嘛,”养殖户狡辩,“像这喂活物儿的,按说是最安全的了……半死不活的,应该是也可以吧?”

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他想到瘟死的猪羊,村里人都要细细加工之后吃掉,一时间也有点理解这种心态了——浪费是可耻的。

说来说去,还是太穷了,像卢天祥,好歹也是北崇首富了,在自己家吃饭,饭菜也简单得很——招待陈区长的猪头肉都是现买的。

他相信,卢总在陆海应酬的时候,手笔也不会小,但是回家关上门,该节俭的还是要节俭。

我可怜的北崇子民,什么时候才能放下这沉重的包袱呢?陈太忠轻叹一口气,“我理解你急于赚钱的心态,但是这么大的投资,娃娃鱼养殖又是新生事物,咱首先还是要求稳。”

“赚得慢一点不怕,只要咱天天在赚钱,一步一个脚印,踏踏实实地走,就会有赚不完的钱,等你摸熟了养殖的门道,再考虑怎么才能多赚,会更合适一点……你说呢?”

“陈区长你这是金玉良言,我知道,”养殖户叹口气,往后走了两步,将手里的烟袋端了起来,一边往手里的烟锅子里塞烟丝,一边发问,“陈区长你看这是啥?”

“北崇卷烟厂都搞起来了,你说我知道不知道这是啥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这烟叶是我自己种的,”养殖户慢吞吞地将烟丝塞好,把烟锅子递给陈太忠,“来两口?”

“算了,这个味儿我有点受不了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摸出自己的烟,散两根出去——陈区长不是个有洁癖的,但是……那烟嘴你不知道吧嗒了多少年了,让我抽两口?

“我种过烟叶,也种过苎麻,”养殖户将陈区长散的烟往耳朵上一别,慢条斯理地点着了自己的烟锅子,美美地抽了两口,才缓缓发话,“也赚过点钱,所以……对该怎么赚钱,我心里有自己的账。”

“政府的政策不长久,我只能抓我眼睛看得到的,”他吐出一口浓浓的烟气,身子往下一蹲,“如果陈区长你能在北崇呆十年,这娃娃鱼,我天天喂他们活物也无所谓,我自己也能养泥鳅,因为我信得过你的政策,但是……你能呆十年吗?”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