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9章 无解

第四千二百三十九章 无解

“我……”陈太忠无法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他理解自家的事,是不可能在北崇呆十年的,不过他从对方的话里,听到了浓浓的无奈。

谁说农民是那么好哄的?眼前这位就看得很明白,娃娃鱼养殖是好项目吗?真是好项目,但是曾几何时,种植苎麻和烟叶,也都是北崇百姓的好项目。

陈太忠只要在一天,娃娃鱼项目就是好买卖,区里发鱼苗还包收,但是陈区长不在了,那就难讲了,区里可能还会低价发放鱼苗,但是收购价压低,养殖户很可能就无利可图了。

政府包收是好事,也是坏事,娃娃鱼这玩意儿,属于统购统销,养殖户不同意这个价钱,都卖不到别处去——没有北崇的公文,这就是非法贩卖二级保护动物。

那么,一旦陈太忠离开,北崇娃娃鱼项目就可能飞流直下,重蹈苎麻和烟叶的覆辙。

北崇的民众是朴实的,他们可能不知道什么叫人亡政息,但是同时,他们的智商不容低估,大家想得到,陈区长在和不在,那是不一样的。

养殖户是限于贫困,想尽量的少投入多回报,但是根子里,却是对政策的延续性表示怀疑。

一个简单的问题,却是残酷到令陈太忠无法直视,好半天之后,他才轻声回答一句,“我的去留,要组织决定,我真不敢回答你这个问题,我也希望在北崇多待一段时间,但是……真的不敢保证,为人父母,谁不希望孩子争气?”

“你是惦记升官的,我知道,”养殖户蹲在地上吧嗒烟嘴,说着说着,他眼睛就红了,“十年里……北崇换了五个县长,妈的。我们北崇真是后娘养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抬头看一眼年轻的区长,眼中满是渴望,“陈区长,你就不能多呆两年吗?人都不稳定……哪里来的政策稳定?”

“嘿,你对官场也挺熟的嘛,”陈太忠笑一笑。对方的眼神令他心中刺痛,少不得就要找个轻松的话题。“怎么想起来养娃娃鱼了?有点屈才啊。”

“我对官场一窍不通,但是我女儿在县一中上学,”养殖户摆一下手。

陈太忠正琢磨,县一中有些什么领导子弟,能让他做出如此的判断,不成想对方又说了,“她们班高中三年,换了五个班主任,高考的成绩。数她们班糟糕,没人关心的班级,就没人挖掘潜力……这天下的道理,都是相通的。”

民间的智商,真的不容低估,陈太忠再次感受到了这一点,他想一想之后。郑重其事地回答一句,“不管我能在北崇待多久,我会留下制度。”

“制度都是好的,但是不干事的人太多,”养殖户闷头吸一口烟,“还有专门钻空子的。”

“但是我在北崇待太久了。很可能形成地方王国,”陈太忠认真地解释,“上级领导,要充分考虑这一点……所以就算我不想走,别人未必答应,维护社会,终究是要靠制度的。”

“地方王国就怎么样?我们欢迎啊。”养殖户冷笑一声,显然是对某些政策不以为然,“你为老百姓着想,我们跟着这样的区长干,心里就踏实。”

“但是我因此失去监督,变质了怎么办?”陈太忠脸一沉,对方说的都是他爱听的,但是老乡啊……规矩就是规矩,“你敢保证我不变质?”

“这个话……你问我?”养殖户翻个白眼,你变质不不变质,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不过接下来,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只能无奈的叹口气,“唉,反正我们是愿意相信你的。”

“陈区长当然可信,”下一刻,一个声音自门口响起,陈太忠扭头一看,却发现是养殖中心的主任,农业局副局长于海河。

显然,于局长在来之前,也是充分了解了情况,聊了几句之后,他提出一个建议,“我认为,应该规范泥鳅养殖市场……这种病害,对娃娃鱼的养殖,造成了很大的困惑。”

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事实上他心里很清楚,自打北崇的人泥鳅卖到外地之后,养殖中心一直就想冲这一块伸手,表面上说,是规范泥鳅养殖业,为北崇的娃娃鱼项目保驾护航,实则还是利益使然——这也正是今天惊动了他的缘故。

他一边抽烟,一边默默地看着于海河,抽了两口之后,直看得于主任目光游离,他才问一句,“你觉得这仅仅是泥鳅的问题?”

于海河心里有私心,吃他这么一问,只觉得嘴皮子打哆嗦,好半天才壮着胆子回答,“原因很多,但是,能抓一项抓一项,总比什么都不做强……养殖娃娃鱼,泥鳅是个关键环节。”

“那么,娃娃鱼养殖中心,同时还可以养泥鳅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做出了指示,“除了中心自己的需求,也可以外卖,要低于市场价卖给养殖户……有没有信心?”

这么搞,可能造成亏损啊,于海河很想这么回答一句——公家摊子和私人摊子,根本是两码事,成本就差得远。

但是他真的不敢,想了好一阵之后,他婉转地表示,“我马上回去做可行性分析。”

“政府干涉,不是万能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都说大浪淘沙……有政府的支持,你都不敢确定,那这个竞争力,真的是有待提高。”

于海河无言以对,倒是那养殖户见状着急了,“陈区长,那我这鱼?”

“死不了,你信我没错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,就给了这么一句,临到出门,他又加一句,“我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,你安心养鱼吧。”

离开这一家之后,陈区长的心情不是很好,首先此事处理得不是很完善,他能保证这家的鱼苗度过这一关,但是北崇那么多养殖户,他总不能挨家挨户去丢仙力。

其次让他闹心的,就是养殖户的那个问题,原本他以为,在推动娃娃鱼养殖事业上,自己已经尽力了,农户养不好,跟他也没什么关系,殊不料,人家没命地降低成本谋取暴利,却是因为他在将来会离开北崇,所以在这段时间,谋求利益最大化。

这还是跟哥们儿有关,意识到到这一点,陈太忠哪里高兴得起来?

不过对于这个现状,他也无力得很,就算是仙人都没招,干部流动是必须的,否则一个地方呆得久了,形成家天下的局面,再正常不过了。

到时候,就算是再一心为公的干部,权力失去了监督,也容易腐化变质,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

有些现实存在的矛盾,其实是无解的,像那养殖户不相信制度一样,如何才能保证好的制度的执行和持续?

看来这精神文明建设,还是要抓一抓的,陈区长很无奈地想,道德能达到一定的高度,大约能制约一些不好的现象,所幸的是……哥们儿还主持党委的工作,可以搞一搞这个。

他离开之后,于主任和技术员也离开了,那养殖户却是无奈地蹲在地上,一锅烟抽完,拿下夹在耳朵上的烟,闻了两下之后,又恋恋不舍地夹了回去。

蹲了好一阵,他磕一磕烟锅子,磕掉里面的残渣,又塞了一锅烟,慢条斯理地抽了起来,就在这时,他弟弟家的小男孩儿跑过来,看养的娃娃鱼——这个东西不但能赚钱,也是孩子们喜欢围观的。

“大伯,鱼好了,要吃的呢,”男孩看了两眼,站在那里向他汇报。

“不许乱丢东西,小心我揍你,”做大伯的哼一声,懒洋洋地发话,“灶台上炕着油条,想吃了自己去拿。”

在北崇农村,油条就是好东西了,把买回来的油条炕干,就是孩子们的零嘴,炕干的油条耐嚼,油也大。

“真的好了,”小男孩却不离开,指一指圆乎乎的井口,“你看,在食槽这儿张嘴呢。”

“是吗?”养殖户还是不紧不慢,抽完一锅烟,又哈了两口气才走过来,娃娃鱼金贵,不喜欢烟气——死倒是未必死得了,影响上肉就很糟糕了。

走到井口一看,他也呆住了,果不其然,五条娃娃鱼在食槽边游来游去,身上溃疡的地方,看着就出了新肉,在食槽旁活蹦乱跳的,明显是饿了。

娃娃鱼饵料的投放,也是定时的,投放的时候,还要拿个小哨子吹两下,久而久之,就养成了条件反射,不过也有个把娃娃鱼抢食能力不行,特别饿的时候,时不时来食槽跟前转一转,指望有什么发现。

但是五条鱼都围在这里,强烈要求开小灶的时候,真是不多,他想一想,“算了,喂几个毛鸡蛋吧,想吃就好啊。”

“我来喂,”小男孩儿自告奋勇,做大伯的想一想,走进屋里取出二十个鸡蛋,嘴里叹口气,“这又是四块钱没了……慢着点儿喂。”

所谓毛鸡蛋,就是快孵化出来的鸡蛋,娃娃鱼也挺爱吃这个,二十个鸡蛋,平均一条鱼能吃四个,算是不错的加餐了。

也就是这几条娃娃鱼身体才刚刚好一点,他给宝贝们吃点好的。

不成想他进屋走一趟,才给自己倒一杯水喝,小侄儿就跑进来,“大伯,都吃完了,它们还要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