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0章 激荡

第四千二百四十章 激荡(求月票)

我艹,做大伯的听着吓一跳,转身就往外走,“你小子骗人吧?”

走到井口一看,还真是如此,那五条鱼围着食槽团团乱转,还抬头往井口看,明显地就是不够吃,还有一条大一点的,张嘴去咬旁边小一点的,显然是嫌它抢食,小鱼赶紧躲开,头却是还向着上方。

“没有毛鸡蛋了啊,”养殖户挠一挠头,想一想之后,狠狠地一咬牙,“行,能吃我就喂,老子现在就去买。”

他这一咬牙可不得了,这天剩余的时间里,他足足往食槽投放了五六斤饵料,全是血食,有牛肺、小鱼和河蚌,到最后娃娃鱼还饿,他是死活不敢喂了。

这心里有事,一晚上睡得就不踏实,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,得五条娃娃鱼每条都大了一圈,起码长了三两多肉,身上的溃疡基本上看不到了,却是还在食槽旁边晃悠,还有大鱼追逐小鱼,一看就是饿得狠了的样子。

“真的假的啊?”他愣了好一阵,才跳起身子去镇子上买血食,家里的饵料的他也不用了,倒是要看一看这鱼到底能吃多少。

一上午时间,娃娃鱼又吃了五六斤,这才安生下来,过了两天,这鱼身体上啥事都没有了,他捞出两条来一称,好家伙,每条鱼涨了起码半斤肉。

这可是太难得了,半斤肉就是两千块,五条鱼就是一万多块,而且这鱼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疯长过……以后也没有。

这中间到底发生了点什么呢?他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,最终只能归结到——陈区长来了一趟,所以这娃娃鱼就疯长了两天。

要说起来,此人并不是没有头脑的,问的问题都难住了陈区长,但是区长大人目前在北崇,已经是被神化了,所以他也只能诚心地感激陈区长了。

而北崇这个地方相对落后,老百姓也挺相信神神鬼鬼的这一套。这家人就说这是区长庇佑的,后来活物就喂得格外地多。

等到十月份,他们去交了五条两斤多重的鱼,这个重量在区里是首屈一指,别的养殖户问起来,你家的鱼怎么长到这么大,喂啥呢?

这家就很自豪地说。我的鱼烂皮的时候,陈区长来了我家一趟。结果第二天鱼就好了,而且还长成这么大。

这话有人不信,也有人信,反正后来这家索性打出个旗号,说我家的是“区长鱼”,虽然不久之后,陈区长也被不少人邀请去家里看鱼,“区长鱼”也层出不穷,但是他始终强调。我家才是最正宗的“区长鱼”。

闲话少说,这家的娃娃鱼度过了难关,陈区长又摸排了几家,发现随着养殖娃娃鱼的深入,养殖户也摸出了一些规律,有的人家甚至倒剩饭给娃娃鱼吃。

剩饭菜是不怎么能上膘的,但胜在成本低廉。而且自打北崇开始养娃娃鱼,对血食的需求大增,泥鳅涨价也就算了,像牛肺、河蚌的价格也提高了,孩子们捉到的田螺和青蛙也能卖钱了,像那毛鸡蛋。原本是一毛二三分一只,现在价格都到两毛了。

不过饶是如此,陈太忠也要通知养殖中心一声,让他们开个大会,妥善地引导好养殖户的方向——喂剩饭的鱼,两年未必长得了两斤,按养殖手册上的来喂。两年长三斤,你说哪个划算?

忙了几天这事,六一就到了,陈太忠正感慨时间飞快,不知不觉就来到北崇两年半了,市里猛地传来消息:县区领导大调整了。

北郭的秦县长在防治非典期间,严重地玩忽职守,被调整到市人大了,五山县党委书记彭颉也因同样原因,调任市党委任副秘书长,不过他只是负有部分领导责任,不是特别惨。

明信区党委书记马飞宇调到省政府,另有任用,离职的原因倒是没说,市里有传言说,李书记本来是想拿下马飞宇的,不成想有大人物出面,居中作保,所以只是将人撵走了。

做为回报,彭颉就到了副秘书长这个位置,要说这个副职的正处,远不如县委书记威风,但终究是没被边缘化,而且机缘巧合的话,直升秘书长也是有可能的——做过了县的党委一把手,这个资历已经够了。

这一场调整,真搞得阳州天翻地覆,也就是目前非典疫情这顶大帽子压着,要不然李强都得被上级叫去谈话,别看阳州有五县五区一市,但是被调整的这三位,个顶个都是党政一把手。

一般出现这种情况,都是有重大原因的,此次阳州也是党政一把手强烈对立导致的结果,不过有非典做幌子,大家都有台阶下。

省里不追究了,这是好事,但是空出的这三个实职正处的位子,又惹来了太多眼红的主儿。若只是一个正处的位子,很多人认为争取得太费力,也就算了,但是三个位子的话——我争不到第一和第二个,争第三第四总没问题吧?

没错,虽然只有三个位子,但绝对有第四个正处的位子,要知道,这三人里,有两人可是县区党委一把手,正处里顶尖的存在,理论上说,接替他们的也该是正处——就算有特殊情况,总不可能两个都不是正处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当天的会议上,宣布马飞宇被调离的同时,市委就决定,明信区区长关方卓接任区党委书记。

这一着,看起来是陈正奎得了先手,实则不然,没有人接手这个位置的话,马飞宇哪儿来的“另有任用”?根本是走都走不了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对陈市长而言,这是他在这一场大调整中唯一的收获——一个跟他关系尚可的区长,升任了区委书记,其他人事方面,他根本沾不了边。

尤其可气的是,他知道李强为什么不争这个位子,因为陈市长说了,要重点扶持花城和明信,李书记这就是表示了:你重点扶持的?来,你接着扶持,倒是要看你能尿几股!

其他的人选,李强也敲定了几个,彭颉去职之后,北郭的县委书记调任五山县党委书记,不过这么一来,北郭的党政一把手都不在了。

李书记还有别的棋,市委任命副秘书长、办公室主任巨中华出任北郭县党委书记,此举显出了他的老辣,根本不给北郭留下抵抗巨书记的力量。

这就避免了谢五德遭遇殷放的那种尴尬,不过这个手段稍嫌过分,杜毅是学不来的,若不是借着非典元素,李强这么做极可能遭致他人诟病。

这下,他算安置了自己的秘书,巨大秘打熬多年终成正果,尤其令巨中华感激的是,他不但没去明信这敌营,都没去五山跟县长硬碰,而是来到了没有对手的北郭县——跟对老板,真的很重要啊。

这两个位子有着落了,第三个位子就是北郭县县长,这个时候,一只巨大的幺蛾子飞了出来——北崇区党委党群书记赵根正,出任北郭县县委副书记、代县长。

不止是陈太忠,北崇其他的区领导听到这个消息,也惊呆了,怎么会是赵根正呢?

要说赵书记的资格,是足够接任这个位子了,党群副书记,党委的三把手,升到二把手很正常,但是这不吭不哈地,就跑到其他县当政府一把手,也真是令人感到惊讶。

陈太忠都很想揪住老赵问一句,你丫这是怎么活动的,不过再想一想,实在也没啥必要——各人有各人的门道,吴言年纪轻轻,脱离开章尧东都能走到眼下这一步,可不也是因为有她的机缘?

吴市长最近在天南很红,凤凰做为省内非典最早蔓延的地区,居然能硬生生地刹住蔓延的势头,真的是难能可贵——组织上也没几个傻瓜,并不是辖区内没有非典,就认为你做得好,也不是辖区内有非典,就一定认定你做得不好。

同样的非典蔓延,南方某省就没有掉干部下来,首都就掉了,因为人家相对比较重视,积极地应对了,而不是一味地捂盖子。

同样的辖区内没有非典,北崇就得到了高度赞扬,因为非典在北崇门口溜达了不止一次,终究是没能闯进来,所以就值得嘉奖。

吴言的功劳被确定了,而殷放和谢五德都不可能隐瞒,也没能力抢功,这个功劳就是扎扎实实的,在天南非典防治的系列大会上,吴市长多次做为“防非治非模范”,现场讲述自己的防治经验,甚至同外省的兄弟单位交流。

这是吴市长的政治生涯中,浓墨重彩的一笔政绩,甚至可以这么说,她前十年的官场生涯里,这是最出彩、最广为人知的政绩,为她今后的发展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哪怕没有陈太忠或者黄家的帮助,她下一步升正厅都多了几分把握。

至于说在凤凰防治非典的过程中,北崇区长起了什么作用,在她差点被摘桃子的时候,她的情人又是如何拔刀相助,这些……就只是在民间传说中了。

吴言能有这样的际遇,就不许赵根正掉下山崖,吃个朱果捡个秘籍啥的?

不过陈太忠没想到的是,开完会的当晚,夜里十一点,赵根正悄悄地来到了他的小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