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3章 胆大包天

第四千二百四十三章 胆大包天

嗯?陈太忠一眯眼睛,淡淡地看霍兴旺一眼,“这个事情是市委考虑的,咱们县区里,服从上级指示就行了。”

老霍见到党群书记的位子空缺,就想争取一下,他能理解这种心情,但是……你丫真的有点后知后觉了,早干什么去了?

就像听到了他的心声一样,霍部长苦笑着发话,“我知道消息晚了,但是……我要是能做了这个党群书记,肯定无条件地配合您。”

“老霍你找我,纯粹是找错人了,”陈太忠无奈地一摊手,“这个事情,你得到市里活动,你能获得市委的支持的话,我陈某人一句话撂在这里,只会帮你说好话……我这人天生护短,不帮本地人,还能帮外地人吗?”

“可是我听说……”霍兴旺迟疑一下,又支支吾吾地发话,“我听说李书记表态了,只要是北崇推荐的,他那儿都好过。”

“他给我拉仇恨呢,这个你也信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老李可能有这个意思,但是对不住了……咱俩不熟,我没可能主动推荐你——欠下人情都是债。

当然,他也不会一味拒绝,所以就提出一个折中的建议,“你在市里想一想办法,只要上面有考虑你的意思,我绝对帮你敲好边鼓。”

“可是我在上面,没什么得力的人啊,”霍兴旺愁眉苦脸地叹口气,他的靠山是他表舅,原本是阳州副市长,后来到点了,去朝田享清福了,现在阳州,他也就只能独立打拼了,要不是逼得没办法,他怎么可能要求陈太忠帮他?

“我在上面也没得力的人,还不是走到这一步了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心说你要是能早些投靠我,我倒不吝惜帮你一把。

但是现在嘛……我陈某人也不是烂好人,你临时抱佛脚,态度不端正,那我就只能表示遗憾了。

事实上,霍兴旺心里也清楚,他跟陈太忠没什么交情,往常他的配合,只是没有捣乱而已,现在陈区长答应,他能跑通市里,区里就绝对配合,已经算是给面子了。

但是市里……他真的没人啊,霍部长告辞之后,心中纠结万分……

陈太忠其实也挺纠结的,自打霍部长来过之后,拜访他的人,陡然多了起来,其中就有陈文选——他也是看上了党群副书记的位子。

不过怎么说呢?陈区长跟党委的人打交道实在不多,虽然可以认定,陈部长是相当配合他的,但是这种配合,只是利益上的需求,并不是那种真正的亲密无间,所以陈区长表示:你去活动吧,我看好你,但这个事我是不能明确插手的。

这个承诺,比对霍兴旺的承诺还强,但最终不是他出面强力支持——至于说一女许两家,那也是正常的,就看你们谁身板好了,他偏向陈文选一点,却也不多。

不过有意思的是,市里的这番变动,在正处位置一一满员之后,空出来的副处位置,又有一个明显的停顿期,像北崇这里,区委差了两个副职,居然没有人安置过来。

这肯定是有说法的,但是陈太忠没有兴趣关心,李强说过,调整北崇区政府的干部,和派干部到北崇来,都要跟他打招呼——赵根正是区党委的,倒是不用经过他。

周六晚上,陈区长抵达朝田,胡营镇的土地收购已经谈妥了,孙淑英要求是净地,而现在一千多亩的土地上,还顽强地屹立着十几个钉子户,大部分是赔偿条件谈不拢的,而且还都是占据了比较关键的地块。

这就是陈太忠此来的原因,胡营镇的土地一亩八万元大包干,附着物什么的,都是镇子里自己算,要求的是净地,这样的价格,给的只有多没有少,一共是九千万出头,现在已经拨付了六千余万。

现在镇子里表示,拆迁困难,希望开发商再多给七八百万,把这十几个钉子户挪掉——有些人是胃口大了一点,但是……这马上都要成功了嘛。

这个事情……有点不对劲,陈太忠看重的不仅仅是这几百万,而是这样扯皮下来,置换的土地,交付期可能延长。

天大地大,国防上的事情最大,而且现在能多支付几百万,将来就可能多支付上千万——毛病都是惯出来的。

他不是一个人来胡营镇的,而是带了孙淑英的人,以及省军区后勤部的干部,众人来到的时候,青禾区的区委书记和区长也陪着来了。

陈太忠懒得理会那么多,抓着胡营镇的镇长邸军直接发问了,“这块地,你什么时候能给我腾出来?”

“这块地是阳州授权京潮公司买的,请问你哪位啊?”邸军是个矮胖的家伙,厚实的眼镜和肥胖的肚皮,让他看起来,是个彻头彻尾的官僚。

他看到区长和区委书记了,但是他也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咋呼得住的,关键是,这六千万已经花掉了,找不回来了,他就不信谁还能难住他——除非你打算白扔六千万。

“你少跟我呲牙咧嘴,小心我大耳光子抽你,”陈太忠也懒得跟他多说,很强势地发问,“我就问你,知道不知道我们买的是国防用地?”

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”邸镇长很坚决地摇摇头,事实上,他知道这土地是买来跟省军区置换用的——这消息瞒不住人,但是他还真就不能承认,“我就知道,这是京潮公司买来要开发的。”

京潮公司,就是孙淑英注册的房地产公司,投资这块地,置换八一礼堂那块地。

反正这年头,不知死活的人真的不要太多,邸军知道这是为省军区买的地,但是既然是房地产公司出头,那就说明——省军区不便出头。

省军区不便出头,他还怕个什么?六千多万花也都花了,有本事你撤资啊。

所以说这年头,最牛的就是地方上自以为是的主儿,他已经把钱扔出去了,都不用害怕青禾的区长和区委书记——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了。

事实上,区里多少人都吃了供奉,不会出太大事情。

“你的意思,是你无能为力了,对吧?”陈太忠冷冷地问一句。

“谈不拢,那就继续谈,”邸军一看对方强势,也就不好再多说,“我们会争取尽快达成一致,建设可以开始搞了。”

京潮公司是一个胡姓中年男人带队,后勤部来的则是一个张姓的副部长,两人交换一下眼光,张部长点点头,“那就开始搞吧,等院子圈起来,倒要看这十几家走不走。”

这就是部队的底气了,钉子户钉在国防用地上,那纯粹是找虐,但是京潮的人不这么看,那胡总直接表示,“我要的是净地,不搞干净不开工。”

“这总需要个过程,”邸镇长勉力笑一笑,他知道这是国防用地,但正因为如此,就是一锤子买卖,以后都不会有什么机会了,既然对方已经入彀,他自然要尽量多要,这就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。

六千万都花出去了,不差再多花一点吧?可是你们手中的一点,对我们胡营镇的人来说,就太多了。

但是京潮的人,也是做老了事情的,预算做少点,施工的时候慢慢加,最终可能达到个天文数字——拜托,这都是首都人民玩剩下的。

所以这个镇长现在不怎么配合,大家都知道,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,胡总看一眼陈太忠,“陈老大拍个板吧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侧头看一眼张部长,“鲁政委说了,好像搁在大排镇也可以?”

“哪儿都行,”张部长笑着回答,他不介意表示,要用部队解决钉子户,不过能不用,还是不用的好,至于说这个前期的选址,他也参与了的,知道这两块地。

至于说鲁政委同意什么的,那就是上层没阻碍,毕竟这京潮是赵司令的关系,司令政委都同意了,谁还可能作梗?

不过,他要替京潮的人考虑一个问题,“可是这儿已经投了六千万,说撤就撤?”

“无非是个撤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转头看向邸军,“现在我正式通知你,因为胡营镇在限定期间内,给不了净地,我们中止合同,除了退钱,胡营镇需要向京潮公司支付违约金,合同总价的百分之十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邸军听得脸一沉,他闻到了一股不妙的味道,但是他依旧认为,对方是在跟自己开玩笑,“征地款都发下去了,我怎么收得回来?”

“你发下去没发下去,跟我们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京潮是跟镇政府签的合同,现在合同终止,要求你镇政府退赔。”

果然不愧是孙姐的朋友,京潮的胡总看得微微颔首,这才是该有的做事方式。

邸军却是被这通牒吓了一大跳,他看一眼胡总,又看一眼张部长,发现这两位居然没什么反应,心里就慌了,于是扭头看向青禾的区长,“这不可能啊……发下去的钱了。”

青禾的区长和区委书记都沉着脸,也不说话。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