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4章 是手段吗?

第四千二百四十四章 是手段吗?

“我不管你可能不可能,”陈太忠走上前,手一抬,重重地戳几下邸军的胸脯,笑眯眯地发话,“给你一周的时间,把钱和违约金打回来,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刘书记,林区长,”邸镇长听他这么说,真的是慌了,赶紧向区里的领导求助,“有些费用已经发生了,真的不可能退回去,而且……而且这违约金,我们也支付不起,镇里的财政状况,您二位一清二楚啊。”

刘书记黑着脸不说话,林区长沉吟一下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那你给个日子,什么时候,能把钉子户清退?”

“别替我们做主,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笑着发话,“林区长,别替我们做主,清退了,我们也不要了,这个合同,我们就是要追究违约了。”

“何必这样呢?”林区长赔着笑脸发话,京潮公司收购的这块地,集体土地并不多,大多还是要收到区财政上的,而且中间也有些费用,是已经用掉了,“陈区长,理解万岁,给他们点时间……你给我个面子。”

“六千万给你个面子,你好大的脸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啥都不说了,退钱,要不然的话,你这个区长最多再干两天……还有,刘书记你也写辞职报告吧。”

这尼玛,你也太狂了吧?林区长听得脸就绿了,事实上,他是知道,邸军想通过这个事情,再从京潮压榨点钱出来,他虽然不赞成,却是能理解——本来的嘛,京城的公司不接地气,你多给点小钱,把事情处理好了。这不是挺好的?

但是这京城的公司,还真是超出他想像的狂妄,不但中止合同,还要追回资金,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好不好?

而现在,更是要拿他的官帽子做威胁了,他扭头看一眼自己的搭子——你也要写辞职报告了,还坐得住吗?

刘书记慢条斯理地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要说起来,这个事情他挺无辜的。邸军算是比较偏政府的干部,而且卖地的收入,大部分也是政府支配的。邸镇长虽然为他买了一辆新款奥迪a6,但是他相信,自己的搭子那里,收获的好处更多。

同时他也知道,这拨人是真的不好惹。能拿这块地置换下八一礼堂的地,那就是了不得的手笔了,而且他还听说,八一礼堂那地,似乎有马飞鸣的三儿子在掺乎。

谁都知道马书记要走了,但是马书记走了。马强还在,朝田党委一把手,是马家军里实实在在的第二马。人家一句话,撤个区长和区委书记,还不是跟玩似的?

他想到这个京潮不好打交道,但是邸军的为难,他也没在意——那些大老板们每天多少事。会把这个小小的刁难看在眼里吗?不是怕这个刁难,而是根本就没可能重视。

殊不料。人家还真就为此大动肝火了,刘书记想一想之后叹口气,“这个事情,青禾区党委有监管不严的责任,我会向市委领导做出检讨的。”

神马?听到这话,林区长登时就惊呆了,他可是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这个难缠的搭子,居然退缩得这么干脆。

说到底,还是信息量决定眼界,他知道这块地是国防用地,也知道这地是要跟八一礼堂置换的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他并不知道——八一礼堂土地的开发,有马三公子的一份儿,否则他绝对不会答应邸军的做法。

这个信息盲点,其实真的可以理解,筹备阶段,马颖实不会四处宣扬,而陈太忠也不可能把马老三带过来看现场。

须知置换这一个环节,是由阳州和孙淑英操作的,跟马颖实就不搭界,以孙淑英和陈太忠的骄傲,也不会在这个环节上求人。

林区长的在想什么姑且不说,邸军听到刘书记的回答,登时就傻眼了——京潮公司这么不讲理,刘书记居然就这么忍了?

这一定有什么我搞不懂的地方,邸镇长心惊胆战地嚷嚷了起来,“胡总、陈区长,有话可以好好说……花出去的钱,我怎么再找得回来呢?六千万,要逼死人的。”

这话真不假,想他小小的胡营镇,一年的财政收入也不到六千万,他一个小小的镇长,又能从哪里找来这么多钱,别说六千万,就是六百万,都能逼得他上吊。

胡总哼一声不说话,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你的死活,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敢跟我作对……不怕明白告诉你,撤职不是结束,只是开始,我倒要看看,谁敢保你!”

“我们也在积极地给钉子户做工作啊,”邸军带着哭腔大声嘶喊着,“在给我半个月……不,再给我十天,我做通他们的工作,不行就强拆。”

“看来你对做通钉子户的工作,还是有点信心?”胡总眉毛一扬,若有所思地发问,明显是话里有话。

“了不得镇子上垫付一部分费用了,”邸军苦笑着回答,“总强过让我把这六千万收回来……这根本不可能完成。”

这话说得不尽不实,事实上,这些钉子户,大半都是得了邸镇长机宜的,知道来的是首都人,超级有钱,那么,能多抠出点钱来,岂不是更好?

尤其是大家心里有默契,知道镇长会帮着协调,所以哪怕面对的是未来的国防用地,他们也不怎么担心——拿地的是京潮公司,不是省军区。

当然,邸镇长的帮忙,并不是无偿的,这个也很正常,反正是外财,独食不肥。

关于这一点,陈太忠看得很明白,京潮的胡总心里也有类似猜测,部队拿地都要被刁难,天底下哪里有那么牛的钉子户?

事实上,胡总是房地产行业的资深人士,对征地过程中的各种猫腻都清楚,也正是因此,他问出了那个问题。

他敢问,可邸军哪里敢实话回答?当着区里的党政一把手,他要敢露出半点口风,都不用对方下手,区里领导就直接收拾了自己。

“不可能完成?”胡总轻声嘀咕一句,又看一眼陈太忠。

“不可能完成也要完成,”陈区长淡淡地发话,与京潮公司不同的是,他比较能确定,此事就是胡营镇在使坏,类似事情,搁给别的地方,没准里面有苦衷,但那是各地的官场生态和习气不尽相同——比如说阳州就有抗命的传统。

不过若是军队征地,阳州却又不可能刁难,老区人在这一方面,觉悟高得很。

而青禾区就是有没事找事的习气。

所以陈太忠不打算体谅对方,“已经给了你向钉子户做工作的时间,你没珍惜。”

看他如此强势,林区长终于反应过来,事情大条了,虽然他并不清楚,是什么原因让陈太忠如此的强势,但是刘书记这老搭档都认了,他就明白,邸军这次怕是真的惹上大麻烦了。

所以他也顾不得计较陈太忠刚才的嚣张——有些特权,是他没资格计较的,“这样吧陈区长,三天……三天之内,我清掉所有钉子户,张部长您说呢?”

张部长微微扬一下眉毛,并不说话,心说我是打酱油的,你找我做什么?

“咱们去大排镇看一看?”胡总看一眼陈区长。

“走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冲张部长笑着一伸手,“请领导先走。”

“我是屁的个领导,”张部长笑着拍一下他的肩头,他一个两毛三,哪里敢在陈区长面前摆架子?正经他是巴结还来不及呢,“那行,就一起去看一看。”

这帮人就这么插科打诨笑着走了,只留下青禾区的一干领导,以及胡营镇的一众干部们,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站着。

“是想通过这个手段压价?”一个女干部冷笑一声,“太幼稚了一点。”

“不过胡营镇这次,做得也太差了,”另一个小年轻很不满意地发话,他是刘书记的通讯员,“知道能强拆,你早干什么去了?”

“邸军,你写个书面材料吧,把你的错误认识清楚,反思要深刻,”林区长本来心里忐忑,但是听大家这么说,也觉得首都人这么搞,是讨价还价的意思——把已经发下去的六千万收回来,这怎么可能?

然而,这一次邸军的肆意妄为,给区里带来了太多的被动,这一点他也是要重视的,“不能获得投资商的原谅,那你就不要干了。”

“唉,关键是镇子里刁民太多,”邸军苦恼地叹口气,却是拿眼去看刘书记,“惹急了,就要请区里找武警过来了……书记您看?”

“我怎么看没用,你准备赔钱吧,”刘书记冷冷地回答,你们懂不懂汉语啊?一边说,他一边转头离开,“人家说了,中止合同……你们就别一厢情愿了。”

“不至于这样吧?”林区长讶然地嘀咕一句,今天他不知道说了多少个“不至于”了,但是事实确实如此——发下来去的六千万再收起来,哪个镇政府能有这样的执行力?

“不至于?那你就试一试,”刘书记扭头看他一眼,又狠狠地瞪向邸军,“我看你脑子里装的都是蛔虫……马老大的活儿,你都敢刁难,陈太忠放得过你,我都不答应。”

ps:??双倍月票了,大声召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