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5章 县区相争

第四千二百四十五章 县区相争

马老大的活儿?邸军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脚一软,就直接坐到了地上,但是够资格被人叫做马老大的,有且只有一个,那就是马飞鸣。

“是飞鸣书记?”林区长一听这话也傻了,按说他才是个区长,离马飞鸣很远,但是朝田市党委的书记马强,可是马家军的头号大将,马强书记收拾他,就是一句话。

“我本来懒得跟你俩说的,”刘书记冷哼一声,也不看自己的搭子,“就是怕有人不知道死活,影响到我……邸军我明白告诉你,不管怎么说,你这个镇长不要指望干下去了,你现在要考虑的,是下半辈子怎么度过。”

他这个话有点指桑骂槐的意思,也有点村俗,不过县区的领导干部,这样的水准不足为奇,他现在最要紧的,就是把自己撇清。

“可是我真的不知情啊,”邸军上前一步,就拽住了书记大人的袖子,双眼含泪地发话,“刘书记,您一定要救我一救……我也是在为区里谋利益。”

“钉子户的事情,你跟我汇报了吗?”刘书记重重一甩胳膊,就要甩脱此人的纠缠,“你如果跟我汇报,我就不会同意的。”

可是邸军抓得他非常紧,他一摆手,邸镇长手上用力,反倒将刘书记拽了个踉跄,又由于昨天刚下了小雨,地上湿滑得很,刘书记脚下连踩两步,才避免了摔倒的尴尬,但是他一只手撑了一下地,弄得满手的泥水。

“你……”刘书记无语地指一指邸镇长,好一阵才发话,“你先把那六千万的使用去向列个清单出来,要不然别说陈太忠,我就放不过你!”

“书记,对不住啊,”邸军先手忙脚乱地扶着书记,又摸出手帕帮对方擦手,同时语无伦次地解释,“单子我可以列,但是真不好追回了……这不可能。”

列单子是多大点事儿?做假账神马的最简单了,但是最要命的,是追回已经发下去的资金,“走遍天下,没这个道理……”

“追回资金,多大点事儿?”与此同时,陈太忠坐在奥迪车上冷哼,“提留统筹款收得上来,追缴发放资金算什么?”

京潮的胡总也坐在车上,两人此次是第二次见面,不过见识陈区长的做事风格,这是第一次,胡总很钦佩对方的敢作敢当。

然而他也知道,今天的事儿说起来,痛快是绝对够痛快了,但是有些东西,真的没法叫真,“陈区长你话说得没错,但是花出去的钱,泼出去的水……想收回,确实比较难办,判他个无期,怕是也吐不出来六千万。”

“他赔不出来,还有青禾区的嘛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都说众怒难犯,我偏要试试看,谁敢卡着钱不给?”

这确实是犯众怒的事情,投资商固然牛逼,但是想把投出来的钱收回去,还要不打折扣,甚至要求退赔违约金,这真的几近于不可能,坏了官场的潜规则。

“能收回多少算多少吧,”胡总虽然冷艳高贵,却不是不通情理的,他别有用意,“关键是通过这个事情让别人看清楚……咱们不是好惹的。”

他是打了杀鸡儆猴的主意,一两千万的差额,不要也就不要了,别看他只是一个高级打工仔,这点钱他还是做得了主的,关键是要达到效果。

“你说得轻巧,这六千万全是我的钱,”陈太忠冷冷地扫他一眼,“九百万的违约金也是我收……钱不多,但是我为啥不要?”

“那就当我没说了,”胡总先是一怔,然后笑着回答,“我支持您。”

你也就是个打工仔,陈太忠摸出烟来,递给他一根,自己又点上一根:很多事情的因果,你根本不可能知道——这六千万是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垫过来的。

丁小宁的京华垫资,不是说孙淑英没钱,而是说这是两家友好合作的开端,而且京华的合作伙伴是北崇,也就带上了北崇色彩。

更而且,丁小宁在天南的摊子越铺越大,银行上杆子贷款,她有个好的项目,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——没错,这笔钱其实也是银行贷款,丁总不贷款的话,银行会很不高兴。

“其实还是……有些人就欠收拾,”陈太忠身为仙人,最恼火的就是被各种不上台面的杂鱼算计,“得让他们长一长记性。”

“那这个大排镇,咱们好好谈一谈,”胡总知道自家老板的底气,也知道陈区长不是一般人,但是以退为进的手段,他见的真的不要太多,到现在为止,他都不知道,陈太忠是否真的要撤出胡营镇——他只是陪着演戏罢了。

发出去的钱想要收回来,真的很难,陈太忠虽然很强势,但是如此操作,终究还是麻烦了一点——倒是分分合合之类的策略,胡总在高级经理人的生涯中,见识到了太多。

所谓面子这些,不过是遮羞布而已,再大能大得过利益?而眼下真要追究胡营镇的违约,可能性也不是很大——抓住这个镇长的失职,谋取利益最大化,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“胡营镇就放弃了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——首都人就是这点不好,什么事儿都想得特别复杂,殊不知这世道最大的是权势,只要有足够的力量,可以直接碾压过去,“真不要了,这货不地道。”

这是典型的陈氏做事风格,要搁给别人,会想着找那些拆迁户的麻烦,毕竟钱都花了那么多,想收回来就树敌太多,倒不如拿捏一下那些零散的拆迁户。

但是陈太忠不这么看,京潮公司跟拆迁户无关的,只针对镇政府即可,至于说镇上想把违约责任推卸到“刁民”身上,拜托——你们的无能,关我们什么事?

再去大排镇,大排镇那边还是热情接待,前一次选址,大排镇是输了,但是这帮人来头是绝对不小,大家招呼得好一点,也是结个善缘。

待他们听说,京潮打算废除跟胡营镇的合同,重新跟大排镇合作,泰仓县的县长只花了半个小时就赶了过来。

说良心话,大家不是很相信,胡营镇那边的合同能轻易地中止,但既然有机会,那就必须争取一下,反正泰仓和青禾是同级,也没什么可顾忌的。

事实上,县长在来的途中,就打听到了发生在胡营镇的事,心里就多了点盼头,当然,也不无警惕——这帮人说翻脸就翻脸,一定得伺候好了。

一场谈判下来,宾主尽欢,泰仓这边表示,先签合同都可以,一周之内给你净地,你开始施工,我再收出让金,一切都好商量。

他们这是下定决心,一定要大力推动京潮公司中止胡营镇的合同,虽然这个想法,看起来有点不现实,但是人家京潮是首都来的公司,没准人家还真就有能力呢。

几千万摆在面前,哪个县区领导也会当仁不让。

不过陈太忠还是谢绝了泰仓县的留饭,他很直接地表示,这个事情,我虽然已经决定了,但还是要跟省军区的司令和政委打个招呼,所以必须尽快回朝田,面见领导汇报。

泰仓县的领导真舍不得放人,但他们也知道,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京潮公司的人临时做出了这么大的决定,那肯定是越早通知省军区,态度就越端正。

而这个通知,显然是不能通过电话,不管京潮的来头有多大,只有面谈,才能体现诚意,所以想促成此事,他们也必须放人离开。

陈区长和胡总赶到省军区,赵光达司令不在朝田,去了地方上视察兵器工业部的研究所,不过他已经通过孙淑英,了解到了发生在胡营镇的事情,他就淡淡地表示一句——胡营的态度不端正,咱们还可以有别的选择嘛。

所以陈太忠此来,就是找鲁政委的,这个人的心眼比较小,还想揽事,就是赵司令所评价的——比较书生意气,对此人保持适当的尊重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不成想,鲁政委也不在,陈区长想一想,就给政委打个电话,说有些工作,想向领导汇报一下——您什么时候能回来?

都不是外人,何必这么客气?政委大人在电话那边笑着发话,有什么话,电话里说就行了。

事实上,鲁政委已经知道陈太忠想说什么了,发生在胡营镇的事情,很快就传到了他的耳中,不止是部队的渠道,地方上也有人找上他了。

前一阵这两块地皮的甄选,就有人找到他公关,待尘埃落定之后,也有人找他表示一下心意,这年头的事情,都是这么回事。

鲁政委没得多少好处,除开吃喝和小礼物,也就是不小心买了一张彩票,中了十万块钱,不过有这番因果,就有人求到他头上帮忙关说。

对这样的关说,政委的回答相当直接,京潮不买你们的地,是因为你们违约在先,我是军区的,你找我干什么?

这倒不是说他翻脸不认人,而是自打操作八一礼堂这块地以来,他已经渐渐地知道了,这里面的水到底有多深——尤其是后期又加上了马飞鸣的因素。

这样的浑水,是他不能沾染的,擦着边赚点小钱无所谓,大事他绝对不会掺乎,无非就是收了十万的小好处,还是彩票这种……他需要在意吗?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