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6章 霹雳手段

第四千二百四十六章 霹雳手段

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鲁政委接陈太忠的电话,是相当客气的。

待他听说,京潮公司觉得,胡营镇的违约,体现出地方上态度不好,公司有意将地址改为大排镇的时候,他就笑着表示,这两块地军区都看过,都还算满意。

省军区比较中意胡营镇这块地,这个是没错的,但是他们态度不端正,这个是不好的,既然给京潮公司带去了困惑,你们就看着办,省军区是无所谓的。

鲁政委的表现真是滑不留手,他说了半天,跟没说差不多,但是就这样的态度,陈太忠已经很满意了——省军区能理解京潮的选择,并且无意干涉此事。

当天晚上,陈区长还是在军区吃的饭,也摆出了一副等待政委的架势——这还是端正态度的意思,不过遗憾的是,司令和政委到了晚上九点,还没有回来。

所以他就只能站起身走人了,倒是胡总没离开,就住在军区的宾馆里——自打扛过非典检测期之后,他就住进了这里 ,而且省军区也挺给面子,两个豪华套两个单间加三个标准间,雷打不动,不会因为开会什么的就调整房间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马颖实也接到了消息,说陈某人大闹胡营镇,并且要追究违约责任。

这个二货,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天南吗?马总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他对上某人的时候,心态十分复杂,由于心里的那点怨念,他很想亲眼看着陈太忠倒霉。

但是涉及到八一礼堂土地的时候,他还不能任由自己性子来,生意就是生意。

说实话,他很清楚为什么京潮的人处理此事的时候,不喊上自己——骄傲谁都有。

但是对于胡营镇的不识趣,他也相当地愤怒,一个小小的镇长。就敢惦记阻挠省委书记的公子,这根本就是猫舔虎鼻梁,找死嘛——对方知情与否,他是不会考虑的……那些货早晚会知情的,到时候掀开真相,他的面子掉得更狠。

所以说,虽然陈太忠没有跟他打招呼。这件事情他也是必须介入,他要加快此项目的发展。向合作伙伴证明自己的实力,就必须把这当回事。

其次就是,以犁庭扫穴的姿态,镇压这些不长眼的,好保证以后再没有不开眼的人撞上来——马公子不是个喜欢麻烦的人,而他老爹马上也要走了,为保证自己的利益,适当地杀鸡儆猴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马颖实是真不想帮陈太忠这个忙。但是为了自家的利益,他不得不帮。

想清楚这些因果之后,他来请示自己的老爹,说八一礼堂这块地,出了这么一个纰漏,我打算这么做——您看合适不?

马书记看着自己的儿子,沉吟了差不多半分钟。才缓缓说一句,“既然选择了,你就去做吧……多少是成熟了一点。”

马飞鸣也希望自己百年之后,儿子能活得幸福舒心,他明白自家儿子对陈太忠的怨念,老三这样处理事情。并不是最好的方式,但是……相对于这个年纪,已经是殊为不易了,起码是懂得一些取舍了——至于最好的方式,再过二十年,儿子能想到,也算不错。

陈太忠此来。是住在阳州办事处的,第二天他又到八一礼堂周边走一走,九点钟左右,他等到了前来视察的李强。

李书记是昨天晚些时候到朝田的,不过胡营镇的事情,他是一向不过问——那里原本就是京潮要买下来,再由北崇出面,跟省军区搞置换,这个事情不是他能插手的。

一群人在一片林地中转悠着,这里有近二十亩地,是给阳州做新办事处的,再加上陈太忠许诺的一个亿资金,这就是阳州能得到的全部东西。

要是算上这块地,阳州实际获得的好处接近一亿五千万,只是挂了一个虚名,就能得到这么多东西,确实不错。

不过同行的阳州办事处主任不是很开心,这地段不是很好,虽然八一礼堂整体的地块不错,但是里面也分着好坏,像这块地,就不在规划的路边上,要经过一个长约七十米、宽约十米的小胡同,才能进入这里。

而那小胡同所占的一亩多地,也算是阳州办事处的面积,也就是说,京潮给了一个“闹中取静”的地方——长长的一个走廊之后,才是豁然开朗的办事处。

这就让办事处主任觉得,此地十分的鸡肋,须知阳州办事处不是完全吃财政的,还要自己创收,沿街的门面房租金,以及散客的餐饮和住宿,是非常重要的资金补充。

老的办事处,临街就有一大块,可是这里也设成办事处的话,很可能自己都养活不起自己——前面的口子实在太小了,哪怕是搞成“工”字形也算,把走廊挪到中间,临街的地方,多少多给一点嘛。

然而,这个要求注定是通不过的,仅仅是借用阳州的名义,孙淑英就扔了一亿五千万出来,她不是出不起钱,可这个价钱已经非常厚道了,若是再给一块临街的大地皮,这不是做事的态度。

李强对此也是心知肚明,得意不可再往,其实这一亿五千万也不是很好拿的,万一有人找这个项目的碴,阳州市还得适当地扛雷。

事实上,京潮对阳州建立办事处,还有一些要求,诸如楼高原则上不能超过十二层,超过十二层的话,要紧靠南边盖,北边用来当停车场——你可以牺牲自己的采光,但是不能影响北边的房子。

所以说,这世道从来就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李强对这些要求都不是很在意,事实上他在考虑,这块地我捂几年之后,再找个人共同开发,不用花钱平白就能落下一栋建筑。

一行人走走看看,十点来钟的时候,基本上就把这二十亩地看完了,由于是比较放松的时刻,李书记和陈区长的电话响个不停,搞得两人反倒没有时间多沟通几句。

接近十一点的时候,李强寻个空子问一句,“小陈,你昨天去胡营镇,谈得不太好?”

一边问,他一边扫一眼周遭的人,那几位见状,主动走远了几步。

“决定中止合同,”陈太忠看一眼市委的老大,心说你不该在这种事情上插手吧?

李书记眉头微微一皱,还真是有人找到他关说了,不过他自己心里清楚,别看他是堂堂的市委书记,在这件事情上,发言权还真不如小陈。

耳听得小陈如此回答,他就越发地不想掺乎了,当然,他也要表现出自己的为难来,“有人托人给我打招呼,说发下去的钱难收,希望咱能回心转意……这个环节,不会影响整个项目吧?”

“有本事他别收上来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没听说过,违约一方还有道理。”

“你有信心就好,”李强微微一笑,也不见有什么恼火的,接着他的手机就又响了,少不得走到一边接电话,“小巨不在身边,这电话闹死人。”

也不知道巨中华和赵根正达成什么共识了,陈太忠看着李书记接电话,心里没由来想起了这番因果,紧接着他又微微摇头,调整走赵根正的事儿,老李可是一直都没个交待……

李强接完电话回来,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,他摸出一盒烟来,派给陈太忠一根,自己又叼上一根,抽了两口之后,才低声问一句,“手段有点激烈了吧?”

嗯?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,沉声发问,“什么手段?”

“朝田纪检委去了胡营镇,带走了镇长,”李强以极低的声音回答,看到他怪异的表情,眉头才又一皱,疑惑地问一句,“不是你干的?”

“不是我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还等着他这两天还钱呢。”

“还钱……嘿,”李书记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一个小小的镇长,就算你把他全身的零件都算上,拆开卖,也做不了六千万的主,这根本是胡闹,“你真这么决定了?”

“他可以说钱不够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不过那笑声里,带着若有若无的杀气,“我是一向不怕事大的。”

“唉,”李强听得摇摇头,“青禾区的区长都吓得找我来了。”

此刻的林区长,那不是一般的不好过,自打昨天见了陈太忠的跋扈,以及刘书记的态度,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不安,当天晚上就没命地打听消息,

最后他才从八一礼堂附近的街道办了解到,开发这块地的不止是京潮公司,还有一家本省的公司,这个公司幕后的老板——可能是马老大的儿子。

这个消息是很隐晦的,刘书记能知道,是有人家的路子,而林区长能打听到,却是多亏了该街道办里的某人,认识马公子身边的一个帮闲。

听说是这么回事,林区长好悬吓出尿来,当天晚上就托人跟李强打招呼——胡营镇收的那六千万,被他用掉一部分,而且是不可能找回来了。

不过李强好歹也是一方诸侯,自是不会轻易答应人,只回答说帮着问一问。

不成想,这还没问出什么眉目,今天上午九点多,市纪检委派了人来,通知区委说邸军可能涉嫌挪用公款,然后直接去胡营镇带走了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