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7章 徐书记

第四千二百四十七章 徐书记

林区长听到这个消息,好悬吓掉魂,昨天发生口角,今天就把人带走,啥也别说了,这绝对是省委马老大的手笔。

而马老大出手,可能只为一个小小的镇长吗?这才是天大的笑话,捎带个区长甚至分管副市长,那都是轻轻松松的。

撞正大板了,林区长马上再次联系人,找李强说情,到现在为止,他都不知道,此事跟陈太忠没什么关系,他只是猜到,京潮是铁下心思要收回这六千万了,而不是假巴意思地动怒,好讨价还价。

而非常糟糕的是,京潮的这笔钱,给了很有一些时间了,别说胡营镇这里发出去的钱收不回来,他挪用的钱也收不回来,这真是要命的事情。

李强给的答案,自然还是那样——你刁难我阳州办事处的设立,我还没跟你计较呢,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我说情,这不是欺负人吗?

“区里心慌就对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镇里班子家里我挨个拜访,如果还不够钱,那就只能找区里的班子了。”

以李强这市委书记之尊,听到这里,眼皮都要抖一下,因为工作的关系找上家门,也只有你小子敢这么肆无忌惮了,而且这明显是殃及家人的态度。

想到这里,他禁不住要劝说一句,“这么搞,动静太大了吧?”

“是他们先欺负咱们,自己找死,怨不得别人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虽然他对“激起众怒”四个字比较敏感,但是现在看来,激起众怒的应该是青禾区和胡营镇。

也不看看我们这边多少大佬和利益集团,不管比社会能量,还是比体制内的等级。差着不止两三个数量级,纯粹是自己找死的节奏。

而且他搞大此事,也有跟马颖实相同的心态,“书记,这一次不狠狠地杀鸡儆猴,以后土地开发还有麻烦,我就算整出他尿来,也要把六千万一分不少地要回来。”

土地开发是你、孙淑英和马颖实的事儿,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李强很无奈地想着,不过阳州坐收一亿五千万的红利。倒也不是毫无关系。

于是下一刻,他就将话题转移了开来,“对了。徐瑞麟的身体,最近恢复得怎么样?”

“脑瘤小了一多半,精神好多了,”陈太忠本来正想着快意恩仇呢,闻言警惕地看他一眼。“他的身体足以支持全部的工作,我是体谅他,才帮他照看几个项目……北崇现在的发展,离不了徐区长。”

你小子鼻子倒是灵,李强笑一笑,他心里也清楚。弄走赵根正不用商量,让徐瑞麟这干将病休,还真是要考虑北崇的想法。

“去年他病重。我都没换他,今年怎么可能动?”李书记很干脆地发话,“我想的是,徐瑞麟完全可以胜任党群书记一职……他终究是身体不太好,党委的事务。相对轻松一点。”

“党群书记?”陈太忠低声嘟囔一句,他真是没想到。李强能想出这么个任命,党群书记的人选他也考虑过,只在霍兴旺和陈文选两个常委中来回选择,却是没琢磨,其实几个副区长也有这个资格——步子是稍微大了一点,但并不是让人无法接受。

而且李书记说得不错,党委的事情确实是要少一点,徐区长现在有病在身,卸掉副区长的担子,来党委任副书记,这个安排不能说不合理。

当然,以陈太忠看来,徐瑞麟放弃农林水的口子,是有点可惜了,从徐区长曾经婉拒常务副一职看,此人也未必舍得交出手上这一摊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从副区长到副书记,这是进步了,而且这是组织的决定,由得了你吗?

陈某人算是很大能了,被组织从凤凰送到素波,又从天南撵到恒北,他能反对吗?

所以陈区长连反对的话都说不出口——这是组织对徐瑞麟的提拔,要是明升暗降,他还可以帮自己的助手据理力争,但是这个任命……他只能说:老李你狠。

想到前几天,自己为这两个位子,曾经折腾到夜里一点半,那么李书记能画出这神来一笔,想必也得白掉好几根头发吧?

老李你不容易啊,陈太忠摸出烟来,敬李书记一根,自己又点上一根,抽了两口之后,才闷声发问,“那徐瑞麟的位子,谁来接手呢?”

“这个……你不能光占便宜吧,”李强大有深意地笑一笑,“赵根正提了县长,徐瑞麟提了副书记,好事儿不能都给了北崇。”

“徐区长管的那一块儿,是非常重要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吐一口烟,将自己的表情隐藏在烟雾后——本来以为白凤鸣这个位置会被人惦记,不成想,居然是徐瑞麟。

事实上,北崇现在几个副区长,每个人手里的项目和资金都不少,个顶个是肥缺,白凤鸣不用说了,刘海芳手握交通局和计委,葛宝玲更是常务副。

徐瑞麟看起来弱一点,其实他手里有农业扶持项目,移动大棚和大棚,以及娃娃鱼、苎麻和卷烟,烟炕和剥麻机的贷款也是由他负责,更别说还有退耕还林和清阳河水库。

唯一弱一点的,是谭胜利,但就是科教文卫这个口儿,资金的充裕也远超阳州任何一个县区,老教师返聘、星火计划和火炬计划,这都是钱,区里甚至在建设图书馆。

李强将徐瑞麟调离这个位子,固然是高升了,但是……党群书记,一年才能花几个钱?

最要紧的是,徐瑞麟负责的这个口儿,需要很强的接地气功底,一般人玩不转,要是给了外人,他还真是有点不放心。

“总是要给你派个合适的人过去的,有你坐镇,还担心什么?”李强哼一声。

其实他也清楚,北崇的几个副书记位子,远没有副区长的位子吃香,有一个强势到不能再强势的区长坐镇,副书记能干什么?无非就是书记会和常委会上举一举手。

但是副区长能做的就太多了,就算陈某人一手遮天,大事都要上会,甚至还有公示,但是那么多大项目过手,油水也是没多有少,而且北崇发展得这么快,做好本职工作,政绩就铁铁到手了——到时候你想赖在北崇,都有人催着你往上进步。

更别说,陈太忠还有个喜欢放权的名声,这个名声的真假不好论,但既然有这个传言,想必不是那种事必躬亲的主儿。

因为以上种种,盯着北崇副区长位子的人更多,而且徐瑞麟要调去的,是什么地方?是党群副书记,管党群工作的。

若陈太忠仅仅是区长的话,这个位子或者也还算不错,但是陈区长要兼任陈书记了,有这么强势的一个书记压在头上,党群书记……还能有多少存在感?也就是名义上的三把手,熬资历的地方而已。

可是不让陈太忠兼任书记的话,李强又不甘心,北崇近来发展得固然很好,但是大大小小的事情也是层出不断,若是非典不是这么及时的来临,戚志闻没准就给北崇带来大麻烦了。

而李书记相当看重北崇的发展,又跟陈太忠有了默契,他绝对不能容忍别人破坏自己的政绩,想来想去,索性趁陈正奎疲软的时候,直接让陈太忠主持党委事务。

出于这种考虑,他不介意将徐瑞麟推到党群书记的位置,他的思路很简单,陈太忠掌控局面的能力很强,现下又是准党委书记了,那么,党委由陈系人马把持,政府这边,就可以夹带点私活了。

政府这边安置的人,肯定是冲着求财去的,当然,也有刷政绩的需求,但是以小陈的掌控能力,政府这边就算安插了新人,也只能规规矩矩办事,求点小财——虽然这点小财,看在大多数阳州干部的眼里,已经十分令人眼红了。

不过这些都是他的私心,就算陈太忠猜到了,他也不可能承认,有些事情,心知肚明即可,说出来就没意思了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等徐瑞麟身体好一点,也可以关注他原来的口子嘛,党委可是管宏观的……什么都能管。”

这就又是活话了,徐区长……哦不徐书记,他身体什么时候能“好一点”,在于李书记和陈书记的认识了,不过这总是个态度——万一新副区长令陈太忠不满了,副书记干涉一下自己原来的口子,也是可以的。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点头笑一笑,“倒也是,老徐家里那俩双胞胎,也正需要人照顾,他做了党群书记,就有点时间了。”

“对嘛,他真的需要静养了,”李强笑着点点头,“太忠我不怕跟你说句实话,对于北崇的发展,我的关心一点都不差于你。”

“包括把赵根正调到北郭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问。

“北郭那边,我跟小巨说了,要形成敬德和北崇的关系,”李强慢吞吞地回答,“花城有三角,北崇难道不能有三角或者四角吗?”

这个倒也是,陈太忠能理解这个说辞,要是北郭只有巨中华的话,跟北崇的联盟怕是不太保险,但是再加上赵根正这个北崇人,就比较容易沟通了——哪怕赵区长跟陈区长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。

不过……第四角?会是哪个地方呢?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自己没必要乱猜测,于是问一句,“书记,我这个区委书记,应该坐得稳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