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8章 夸得不是时候

第四千二百四十八章 夸得不是时候

你的区委书记……李强想一想之后,方始点点头,“只能说差不多,我也不敢说死,现在让你主持工作,就是看一看反应,你怎么也是外省来的干部,你明白的。”

李书记肯如此说,也算相当掏心窝子了,交流干部是纯粹的先天不足,也就是北崇出的成绩太火爆了,挡都挡不住,尤其是非典,全国各省的露脸。

这个时候,副厅高配的区委书记掉下来,区长顶上去是大势所趋,谁都拦不住,而且看一看戚志闻的惨相,目前虽然陈太忠只是主持工作,但是估计没人再跳出来炸刺了。

但受限于交流干部的身份,李书记实在不便将他一把推上位,有这个过渡,别人就不好说什么了,要不然就是纯粹不给本省干部一点机会。

那这个位置,估计还是有点悬,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区委书记这个位子他不是很稀罕,但是他已经主持工作了,到时候让他再退下来,那就是**裸的打脸了。

陈某人的尊严,不容如此挑衅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倒要看看谁敢来。”

“你也不用总被动地等待,”李强很无奈地看他一眼,“省委组织部你又不是没人,多少打个招呼,可不也就顺理成章了?”

老李你也知道,哥们儿跟岳黄河有联系?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,不过想一想岳部长曾经关注过北崇的“迈开脚步动手动脑”活动,心中就有些明白了。

像岳黄河这种级别的干部,出身和阵营都是很一目了然的,李书记对这个级别的英雄谱,想必也背得很熟悉,而陈某人跟蒙艺的关系,也是瞒不了有心人。

“总觉得……为自己跑官。有点不好意思,”陈太忠讪讪地笑一笑,却也不否认对方的话。

“你…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,”李强白他一眼,不过现在的年轻干部,知道“不好意思”的人真的不多了,多少也算是个不错的品性,“你不争,就别怪别人手快。”

这倒是金玉良言,陈太忠微微颔首。然后又嘀咕一句,“老徐上了,接替这个位置的人……可是得懂行才行。”

“你有诚意让他放手干。我就保证懂行,”李强抛开了市委书记的架子,跟他讨价还价——能不能放手干,也涉及到新任副区长的政绩和利益。

“我最喜欢放手了,恨不得啥都不管。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我还年轻,也喜欢享受生活……不过如果来的人是外行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这话里就又存了试探,可是李强也知道,这个副区长真不是他手拿把掐的。万一上面那个领导脑门子一热,没准就丢下一个不靠谱的来。

再想一想北崇分管农林水能掌握多少资金,这种情况实在太可能发生了。所以他只能一摊手,“真要是这样,到时候就随便你了。”

看起来老李的压力也不小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不管怎么说。动徐瑞麟之前,老李是跟自己通气了。而且还是进步,这个事情做得挺地道。

最关键的是,徐瑞麟没有离开北崇,老徐的力,他是随时借得到的,就没必要再计较了,至于说新的副区长很可能是看到了手上的资金,那倒也无所谓,千里做官只为吃穿。

贪一点不怕,有能力就行,要是没能力还想贪,有徐书记在手,陈太忠想架空那个副区长,一个眼色就足够了。

陈区长在琢磨,李强也在琢磨,近期的阳州县区大调整,他已经落了一些实惠,但是他并没有知足,陈正奎输了这一阵,应该要安稳一阵了,但是李书记的目的,并不仅仅是这个,他要把阳州的发展也抓起来。

发展离不开资金,李强有跟市政府抢资金的打算,然而这还不够,陈正奎把持政府事务,李书记想按自己的设计发展阳州,掣肘之处不少。

那么想坚持走自己的路,资金就是大问题,而阳州地界找钱,除了市政府,就只有北崇这棵摇钱树,这里甚至比阳州市政府还有钱——如果不考虑还款的话。

从将巨中华放到北郭,又把赵根正调过去就可以看出,李强是铁下心思打造一个经济圈了,让北崇除了带动敬德,还要把北郭带起来,而且坐镇的是他的秘书,不但听话,将来捞政绩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至于说赵根正调动得不吭不哈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那三个正处的位置,太惹人眼红,李书记也不能保证,会有什么事情发生——反正就是见缝插针了。

事实上,李强对阳州的规划,到此地图都没有全部展开,只不过限于种种原因,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……若前一阵那三个正处的位子手软一点,现在自由度能再大一点。

可是有那么好的打击陈正奎的时机,不抓住也是不可能的,如若不然,阳州官场就只听说陈市长,没人知道李书记了。

天底下的事情,大致就是如此,有所得必有所失,令李强感到欣慰的是,陈太忠并没有问及北崇干部会如何调动,也没提出什么要求,这就让他少了一些压力。

像徐瑞麟的位置,都是他昨天才大致协调好的,今天就说出来了,保证跟陈太忠的充分沟通,同时也不怕表示出自己的压力。

陈太忠的反应,也令他欣慰——希望助手能有相关的工作经验,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,于是他就想:其实小陈这个人,真的一点都不难打交道,能放下架子保持合作的话,肯定能够受益良多,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,就容忍不了他。

想必是领导的架子,不那么好放下来吧?李强心里暗暗感慨。

两人谈了一阵之后,就差不多就十一点了,年轻的区长邀请自家领导共进午餐,李书记笑着拒绝了,“中午还有应酬,你正好也有要跑的事情,咱们各人顾各人。”

那就去找岳黄河吧,陈太忠原本没有为自己跑官的打算,被李书记一阵忽悠,就觉得自己确实有点不合时宜了。

再想到前两天市林业局某个副局长,大晚上的来自己家里拜访,就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了——所谓跑官,听起来有点讽刺的味道,但是该跑的时候不跑,不但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,也是对领导的不尊重,算是态度上有问题。

既然红尘历练一场,是要学习遵守规则和人情世故,仙人的尊严,还是装进兜里吧,年轻的正处带着这种心情,来到了省党委。

省党委是一幢二十一层的大厦,旁边还有两栋裙楼,以及一些零散的小楼。

组织部是在大楼里办公,陈太忠登记了身份,才走进大楼,迎面就看到马飞鸣带着一帮人,前呼后拥地走了过来。

马书记一眼就看到了高大的陈太忠,他先是一扫而过,走了两步之后,才微微一顿停下脚步,“小陈怎么来了,有事?”

换个县区的一把手来,只马书记这个招呼,就足以值得自豪了,能让省委书记记住的正处不多,能让马书记主动打招呼的,就更少见了。

严格来说,陈太忠只有两次近距离接触马飞鸣的时候,一次是小贾村的泥石流,一次是八一礼堂庆祝建军节的献礼,马书记的记性还真是不错。

陈太忠也是微微一怔,然后才笑着回答,“北崇在搞大学生返乡创业,现在是第二期了,我来向组织上汇报一下。”

面对省委一把手,他自是不可能说我是来找岳黄河。

“嗯,那个活动不错,”马书记点点头,果然不追问细节,想了一想之后,抬腿向外走去,“好好干,我看好你。”

你要看好我,也不用这会儿说吧?陈太忠看到一帮人离开,无奈地**一下嘴角,都要离开的人了,早不说晚不说,偏偏这会儿说,真不知道是要帮人还是想害人。

他这么想,其实有点不厚道,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一个局委对他的肯定,而一个副国级领导,能对一个正处“我看好你”四个字,那真的是极其罕见。

就连大厅里的其他工作人员,听到这话,都要禁不住悄悄打量他两眼,恒北唯一的副国级领导,至尊无上的马老大,居然会对这个年轻人如此赞许?

陈太忠来到岳黄河办公室门口,却得知岳部长在开会,一直等到十二点二十分,岳部长才散会回来,看他一眼后发话,“下午三点来吧,现在有事,顾不上。”

这不是岳黄河有意怠慢,恰恰相反,他对陈区长是相当客气了——还有其他干部在等他,岳部长对于这些干部,就是轻描淡写一句话,“中午我有事,你们也回头再来。”

那三个干部相互看一看——这三位都是彼此认识的,两个是副厅级干部,还有一个是组织部的处长,关系不能说很好,但是大家确实是认识。

看到岳部长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客气,约定了时间,自己三人才混了个回头再来的回答,而且三个人,统一的就是一句话,“你们也”——这待遇的差别也太大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