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9章 部长的坦率

第四千二百四十九章 部长的坦率

听到岳黄河如此说,一个副厅也不多说,低眉顺眼默默地走了,另一个副厅仗着跟处长有点关系,等到四处无人的时候,低声问一句,“唐处,这年轻人谁啊?”

组织部的这位沉吟一下,才缓缓地回答,“整个恒北势头最猛的正处。”

势头正猛的正处……这位咀嚼一下,将脑子里记得的几个人一一过一遍,却愕然地发现,他印象中最猛的几个正处,都对不上号,于是干笑一声,“真是年轻有为,我都不知道咱恒北出了这么个新秀。”

“人家不是恒北的,”唐处长看他一眼,组织部的干部,眼皮子自然驳杂,他也不介意夸耀一下,“是天南的。”

“是陈太忠?”那副厅一听这样的提示,登时就反应了过来,现在的恒北,陈太忠已经进入了不少厅级干部的英雄谱,听到特征如此明显的提示,他哪里还想不到此人是谁?

“嗯,”唐处长默默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暗地纳闷,这家伙的名声,居然都传到旅游局了?

下午两点半,陈太忠就来到了岳部长门口。

岳黄河是两点五十五左右到的,他扫视一眼门口等待的众人,“吴市长跟我进来。”

吴市长进去之后,十分钟才出来,然后又是张书记,招呼了五个人之后,才轮到陈太忠,这时候就已经三点四十了。

见他进来,岳黄河端起手里的杯子,喝一口水,干脆利落地发话,“你说。”

“两件事,一个是在部里的关怀下,我区‘迈开脚步。动手动脑’的活动,已经初见成效,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干部,已经掌握了最少一项体力工作的技能,”陈太忠缓缓回答。

这个数据不是开玩笑,而是确实有这么多,隋彪对这个活动非常地重视,甚至搞出了末位淘汰制——隋书记一度是非常想配合好陈区长,把北崇搞上去的。

就算有些干部认为,这可能是一阵风走形式。但是陈区长的不好说话,大家也是知道的,只能收起那些侥幸心理。

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。北崇实在太落后了,很多干部离基层工作很近的,好多东西平常就接触,一学就会。

打个太不确切的比方,就连隋彪自己。因为出身于会计,打算盘做账也是一等一的拿手。

所以北崇有百分之八十的通过率,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就要重新学过,再不合格的话……现在主持党委事务的,可是陈区长。

这是一个成绩,还有一个成绩就是。“大学生返乡创业的第二期,已经全面启动,第一期里出了不少成绩。这第二期怎么搞才能更好,也希望您给予指示。”

“出了些什么成绩?”岳黄河淡淡地发问。

“一个小伙子的山核桃初加工产品,已经卖到了首都,”这是严酉生,孙淑英吃了他的山核桃。感觉不错,临走特地弄走了一百公斤。自己吃和送人,这就算……是卖到了京城。

还有就是双寨的桑格,那小伙子也争气,“还有种植大棚收获成果的,预计今年收入会超过十万元,这个……科技状元啊。”

当然,那吃不了苦离开的,暂时就没必要说了,陈区长很认真地指出,“区里只是给了一些政策性的扶持,小家伙们就能做出这样的成绩,在这个普遍浮躁的年代……相当难得。”

“这个回头我要做个主题活动,你先准备文字材料吧,”岳黄河非常清楚,北崇搞的这个大学生返乡创业,在更上一层都引起了一些关注,并且开辟了一些新的思路。

这真不是夸大其词,从改革开放以来,上面主要的思路就是允许一部分人富起来,集中精力做大事,优先照顾某些地区和省份,在税收、资金、人才等方面,全面倾斜。

这些地方做好了之后,再以点带面,带动落后地区,因为这个思路,就导致了全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——家底儿薄,只能如此。

但是这个经济发展越来越不平衡,就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效果,尤其是中西部的一些国有企业,因此遭重创,七成以上军工企业不是军转民了,就是苟延残喘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前两年出现了“西部大开发”的说法,就是说咱国家不能光关注东部,西部也要考虑,然后中部就叫了起来——我们呢?

东部的发展,因为种种政策因素,一开始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出口导向型为主,以此掘得第一桶金,然后再提高科技含量,开展高科技企业。

等东部发展得差不多了,这低利润高强度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就该退出了,然后将这些产业迁到中西部地区继续发展,而东部这个地方,就可以集中精力搞高科技和金融等暴利行业了。

东部的高度发展,是中西部输血的结果,不光输出了资金和人才,还有廉价的劳动力,这不是笔者杜撰,国家采用的就是这样的大政策——各家守着自己的小摊子,谁也富不起来,必须有人做出牺牲,等资金抱团盈利之后,再谈大发展。

就像东临水,陈区长借过去的钱,也要由村委会统一支配,才有崛起的希望,摊到个人头上,无非就是各家好吃好喝几顿,再以家为单位,去乡里买彩票,中了的话不用说,不中的话,各人安心回家,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。

这种大政策下,无所谓公平,天底下就没有那么多公平的事儿,关键是研究表明,未来的十年,是难得的和平时期,国际上没有那么多尖锐的矛盾,正是该埋头发展。

所谓发展良机,就是怎么快怎么来了,甚至有人说,这是中国百年难遇的追赶世界潮流的机会,必须牢牢抓住。

以史为鉴,强汉盛唐,汉朝是极其强大的,这其间汉武帝东征西讨,拓展的版图最大,但是不要忘了,他这么能打,是因为前面有文景之治,汉文帝和汉景帝给他创造了充裕的财富——须知文帝和景帝之世,也是埋头发展,对外政策那叫个软,也就不用说了。

大政策的意思,就是咱先图个文景之治,以后的事情,交给后人吧……后人比我们聪明。

而东部发展起来之后,中西部就可以通过劳动密集型产业致富了,而东部地区撵走这些企业,更换其他高利润行业,这叫腾笼换鸟。

腾笼换鸟时鸟的感觉,那就没多少人关注了,个人总是要为国家利益让路,没啥好说的。

私货夹带完毕,书归正传,大学生返乡创业一说,也早有人提起,但不是主流说法,其时主流的说法是,是人才,就去东部或者北、上、广闯荡吧,就是美国牛仔片里演的那样——骚年,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,西部有数不尽的黄金等着你。

这个时候,北崇有了大学生返乡创业的实例,而且是批量的,不是个例,这个还是很有研究意义的,跟大政策不太吻合,但是却又符合“西部大开发”的思路,很值得细细品味一番——反正任是谁也不敢说,只许东部发展,不许西部大学生回乡。

所以岳黄河嘴上不表态,心里却是相当关注这个活动,当然,关注并不表示一定大力支持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北崇在这一方面,趟出了自己的路子,哪怕做为一个试点来观察,总结出一些经验和教训,也是极好的。

怎么样才能吸引大学生回答贫困的家乡,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发挥自己的特长,怎么样才能保证他们创业的资金,怎么样才能让这一腔热情坚持下去而不冷却,他们自身又有什么样的需求,自身的价值又希望得到何种形式的承认……

这一切,都可以从北崇观察到——起码可以观察到相当一部分。

所以岳部长就做出了这样的指示,“不管怎么说,你们为了改善落后的现状,勇于探索的精神,我是高度肯定的。”

“这个资料我两天之内就能准备好,”陈太忠笑一笑,觉得这一个多小时也没白等,“不过您有点过奖了,我们只是太缺人才了,不得不这样做。”

“缺人才就是根本性质,”岳黄河笑一笑,这时候的发展,人才和资金一样,都是集中起来使用才好见效,而且普遍的观点是,初出学校的学生不好用,去发达地区打拼十来八年,眼界和阅历都有了,腰里再有点钞票,这时候回乡创业,也容易成功。

不过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多说了,于是摸起一根烟来点着,很干脆地发话,“这是公事,说一说你的私事吧。”

没有一个省委常委是简单的,谁眼里能揉得了沙子?

“私事就是……我现在只是主持北崇的党委事务,不太名正言顺,”陈太忠表述得也很直接,“北崇这个书记,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不希望再有别人掺乎了,会影响北崇的发展。”

“唔,”岳黄河点点头,抽一口烟才缓缓发话,“谁让你来找我的?”

ps:

感谢大家的支持,官仙冲到了都市第五,月末了,惯例凌晨有加更,下月初也是双倍月票,预定诸位十月的保底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