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0章 命运多舛

第四千二百五十章 命运多舛(求十月保底月票)

你这个话,问得有点水平不够啊,陈太忠暗暗一呲牙,不过想到这也是岳黄河不见外,于是讪讪地笑一笑,“没人让我来,我现在比较看重这个位置。

“这是胡说,”岳部长哼一声,很直接地发话,“如果你真看重这个位置,一个月前就该来找我了……知道吗?我一直在等你来。”

我艹,这位也是不好糊弄的,难得的是说话还这么坦诚,陈太忠想一想,就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我一直有点不好意思,今天跟阳州李书记见了一面,他希望我妥善利用自身资源……他很看重北崇的发展,所以我才下了这么个决心。”

“不好意思,哈,”岳黄河听得笑一声,“昨天我跟蒙书记打电话还说到你,他说了,这小子有点恃才傲物,该压一压的时候,就压一压他……你说你目无领导,我该不该压一压你?”

幸亏我没打老蒙的旗号来,陈太忠听得庆幸不已,而且岳部长的语气,也相当地不见外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目无领导,这确实不应该……主持工作就行了,最好别派新书记来。”

“难得听到‘不好意思’四个字,”岳黄河轻喟一声,又吸一口烟,神情恍惚了好一阵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最后才又吸一口烟,“行了,书记就是你了,我会跟李强说的,不过你这个一肩挑……得有个期限,你自己说吧。”

“三年吧,”陈太忠倒是老大不客气,反正脸已经揣兜里了,也就无所谓了,“三年内,我保证北崇冲进全国百强,目标是十强。”

“你倒真敢说,”岳黄河气得乐了,一肩挑的,都是一种非正常状态。党政分开喊了多少年,党政一肩挑,短期内可以,三年……真是敢胡说八道。

不过这也不是他操心的事儿,阳州市委觉得合适,他最多过问一下,也就没责任了。“反正我是支持你了,李强也能打我的幌子了。你再把党务工作好好抓一抓。”

岳部长终究是党委口上的人,抓的还是组工,出政绩就要说“返乡创业”之类的,至于说北崇是百强还是十强……这个指标并不是很重要。

“抓哪一方面呢?”陈太忠似懂非懂地发问,党委的事务,他还真不是很熟。

“知道该抓哪一方面,我就自己抓了,”岳黄河瞪他一眼,很不见外地发话。“党委的工作是在不断的完善中,将来还要跟随时代的变化,不断地改进,这是组织的先进性决定的……一句话,你多想一些积极的点子。”

这话再明白不过了,我有好点子,还用得着等你吗?

“我有乡镇直选的想法。一些首长觉得时机不成熟,”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马上就冒出一个点子来,“您肯支持的话,我马上着手实施……嗯,先从党委直选开始。”

“这个你可以等一等。”岳黄河原本慢吞吞地抽烟呢,听到这话,直接一口烟就憋在了嗓子眼里,猛猛地咳嗽了四五下,才缓过劲儿来。

直选……开什么玩笑,这玩意儿可是太敏感了,岳部长心里有数。目前直选的倡议声不少,似乎这几年内,也要开试点了,然而就算恒北开试点,也绝对轮不到北崇——北崇你陈太忠一枝独秀这个不假,可谁敢在这个高速发展的地方开试点?

把你陈太忠或者陈系人马选下去,倒是民主了,但是那麻烦也就大了。

反正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了,岳部长喝一口水,压一压喉头的麻痒之感,又沉吟一下,方始发问,“我跟你蒙老板说了点什么,你想不想知道?”

“想,但是不敢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反正是个不要脸了,再谦恭一点又何妨?“我琢磨着,该让我知道的,早晚能知道,不该让我知道的……好奇心太强,也不是好事。”

“我想跟蒙书记了解一下,杜毅是什么性格,”岳黄河看着他笑,那笑容是说不出的古怪,“但是现在想一想,你好像跟杜毅也挺熟。”

“杜毅……”陈太忠呆呆地看着岳部长,足足愣了有十来秒,才摸出烟来,自顾自地点上,抽了两口之后,才艰涩地发话,“我艹,杜毅要来恒北?”

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就是这样了,”岳黄河还在笑,表情依旧是那么古怪,这事儿实在太好玩了,虽然他有点捉摸不清未来党委老大,心里难免急着盘算,但是眼前这位,才真的是命苦,难怪面对他这个省委常委,都脏话出口。

通过蒙艺他知道,陈太忠被交流出来,可以说是杜毅亲自过问的,换个力道差一点的,谁也不能把黄家的希望之星折腾到外省,而现在……杜毅追到恒北来了。

他本来是觉得,此事有点好玩,但是现在目睹面前这位的表情,他觉得太滑稽了。

“我这就叫个命运多舛了,”陈太忠根本顾不得计较岳部长的表情,他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……追着打压,你比我这个罗天上仙还欺人太甚啊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他也就释然了,杜毅来恒北,跟他来恒北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,都是组织的决定——哥们儿不是妄自菲薄,若是可以选择的话,杜毅愿意撞到我吗?

丫如果愿意的话,就不会把哥们儿送出天南了。

“反正我头疼他,他也头疼我,”这个时候,陈太忠就没什么不能说的了,反正他也早有退隐之心,就是守着北崇这一亩三分地儿,时间到了走人,不求上进了,杜毅你奈我何?“倒不信他还能再把我送回天南。”

不枉我跟你说这么多,岳黄河听得暗暗点头,他是空降下来的组织部长,在尊重地方的同时,要强调中央的掌控,对上马飞鸣,扛不过也是非战之罪,但是在“后马飞鸣时代”都不能体现一些存在感的话,就有能力不足的嫌疑,辜负首长们的信任了。

现在他手上有这么一张牌,还真是不错,诚然,陈太忠这一个小小的正处,对于一个中央委员来说,杀伤力有点过于低了,但是陈太忠真的仅仅是一个小正处吗?

这可是能让杜毅都挠头的正处,天南是陈太忠的主场,杜毅不好下狠手,但是现在,陈太忠在恒北也闯下老大的名头,由于执政一个区,又在非典风波中大出风头,民意基础比在天南还厉害,要是玩最高层的博弈,跟在天南也类似。

这张牌虽然不大,但是绝对凶悍!第一次,岳黄河生出了全心全意笼络陈太忠的心思。

他跟蒙艺的关系是不错,私交不错,也是同一个阵营的,蒙书记现在是候补局委,比他这个省委常委要高出两级,基本上他处理什么大事的时候,经常会参详蒙艺的意见和建议。

对于蒙书记的这个小兄弟,他也愿意在方便的时候,照顾一二,别看岳部长不怎么搭理陈太忠,究其根源,还是陈太忠离他实在太远了,若是陈某人现在是个副市长,脑门上绝对就顶着“岳”字招牌了。

就算这样,他对陈太忠也有看顾,不是随便哪个县区一把手,就能登上省委组织部部长的门的,而岳部长不但接见陈太忠,连北崇那个“迈开脚步,动手动脑”的主题活动,都是他最后定的宣传口号。

这种关照,能细细品味的人,才体会得到,可以说,岳部长对陈区长真的不薄。

但是现在,意识到陈太忠甚至有牵制杜毅的能力,岳黄河就觉得,以前自己对这个年轻人,还是有点怠慢了,正是因为如此,他今天对陈太忠,表现得非常不见外——本来嘛,也就不是外人。

岳部长没有一定要跟杜毅作对的心思,但是杜书记抓的党委,首当其冲的就是组织人事,这个矛盾是不可协调的,所以他手里必须要握几张底牌。

陈太忠就是一张不错的底牌,牌小但是犀利,身后有大庄家,而且跟对方曾经有过冲突,互有输赢——没错,陈太忠是被赶出来了,但是要考虑到双方的身份,一个是中央委员正部,一个只是小小的正处。

这种情况下,只是被撵出来,而不是被扼杀,就足以说万幸了,更别说陈某人刚才说了——他也怕我。

这话不像吹牛,也不可能是吹牛,所以岳黄河马上就决定了,一定要笼络住这个人,至于交流干部什么的,他不会看重——须知岳某人是中央派下来的。

“那行吧,以后阳州市级领导的任免,你有什么想法,都可以跟我说,”岳黄河缓缓地发话,他不是一个舍不得投资的人。

想笼络人,必须要舍得先付出,他的长处不在副处级的任免,而是在副厅和正处这个级别,稍高了,省委书记会过问,低了的话,地方的意见很重要。

至于说陈太忠的建议能不能兑现,这很难说,他只是组织部长,而不是省委书记,他只能是“充分考虑”而已,不过岳部长有这个话,就很难得了。

陈太忠就充分地体会到了这一点:老岳比邓健东强,哥们儿帮吴言说句话,要硬塞红包,但是现在,阳州市领导一级干部的任免,哥们儿能递上话了。

PS:?十月第一更,双倍月票期间,大声召唤保底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