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2章 史常务

第四千二百五十二章 史常务

欧阳贵对王子哲的介绍,就是这么两句话,接下来就是敲定了移动大棚的价格,每亩一万五千元,不过这个价格,要允许地方上赊欠。

陈太忠不能接受这个条件,跟地方要钱真不容易——这移动大棚也是老规矩,并不全是省里出钱,省里拨一部分,地方出一部分,不想出的,那就不要指望能拿上拨款。

但是欧省长马上解释,说我这是急着铺开摊子,下面地市敢欠钱不给的话,我帮你卡他们来年的拨款。

副省长能这么承诺,这钱自然就不怕要不回来,而欧阳贵这种赶工的决定,也让年轻的书记颇为感慨:很多领导干部还是积极地想把事情搞好的,只不过很多时候,缺少一种尝试的决心,下面能出现成功的样板,省里多半会拿过来就用。

说句实话,陈太忠心里有点排斥移动大棚在省里的推广,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北崇老百姓好不容易才学会种植和养殖,省里一推广,就影响到了北崇的利益。

但是这个合同能让卢天祥和北崇得利,再想一想曾经对严酉生说的话,他就坚定了信心:这个大棚卖出去,起码要一年才能形成规模,有这一年的缓冲,足够让北崇的大棚种植和养殖更进一步。

撇开全省一盘棋的说法,不谈省里领导的压力,只说这种科技含量不算特别高的项目上,害怕别人追赶的,不是好汉。

真正有本事的,就要有比别人跑得快的信心,没这个信心和决心,就算有钱了,也不是真正成功者的心态。

陈太忠最先给北崇带去的,是各种脱贫项目和致富途径,没办法。大家穷的太久了,首先考虑的就是改善生活,但是接下来,他就要考虑增广大家的眼界、提高大家的信心了。

致富项目只是一时的,不能躺在成绩上吃老本,有了积极进取的心态,才能保证持久的发展——闪金镇没落的六格背包,就是再令人痛心不过的反例。

在个别发达的地方,腾笼换鸟都快成共识了,北崇也要有这个眼光,暂时的落后不可怕,可怕的是不思进取的心态。

说完这几个问题,欧阳贵又有意无意地点一句,北崇目前储备的苎麻有点多,新麻也快下来了,你要有个统筹规划。

担心麻贱伤农吗?陈太忠琢磨一下,觉得这话里面的味道实在有点多,于是笑着点点头,也没说什么。

离开的时候,欧省长的司机已经买了单,王子哲犹豫一下,还是走到陈太忠面前,轻声发话,“陈书记,能给我留个电话吗?”

年轻的书记看了他一眼,笑着点头,“当然可以,你记一下……”

事实上,王子哲想要电话,直接找欧省长就可以,眼下这么做,无非是表示对陈书记的尊重,当然……肯定也有加深印象的意思。

陈太忠离开之后,一边开车,一边有着浓浓的感叹:朝里有人和没人,还真就是不一样。

今天跟欧省长的见面,根本没有提及北崇的副区长要换人,但是王子哲出现在这里,铁铁地是冲着农林水的分管区长去的,只不过徐瑞麟的任命还没公布,实在没办法明说。

因为邢华的缘故,欧阳贵帮陈太忠活动下了北崇区区长一职,尽管那时的北崇穷得惨不忍睹,但毫无疑问的是,他如愿地坐到了一把手的位置,这就是人情。

当然,这个人情其实是邢华的,不过在之后的日子,欧阳贵对陈太忠也不薄,还毫不见外地邀请他来自己家闲坐。

所以对上王子哲,年轻的书记实在生不出什么排斥的心思,跟那个夜访陈宅的林业局副局长相比,很明显是这个小王更能让他接受——如果两人水平大致差不多的话。

所以说人情这东西,有时候是非常可怕的,陈太忠自命不是任人唯亲的人,但是这种情势下,尚未明白这两人的能力,心里却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想要任人唯贤,真的很难啊,他轻喟一声,心里就想,要不要跟李强打个招呼,放这个王子哲一马。

不过这个心思,也是一瞬间的想法,下一刻他就意识到,别看老李愿意采纳他的意见,但是张嘴之后,欠的都是一份一份的人情,而对他这讲究人来说,人情债是最难还的。

真要欠人情,还不如欠岳黄河的人情,划拉一个副厅,这多有成就感?而且哥们儿只管负责引见,成不成的还要看个人的机缘。

副处这种档次,实在是太低了,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反正欧阳贵今天虽然给足了暗示,但偏偏地没有吐出关键词来,估摸着……跟王子哲也未必有多熟惯,没准是推不过的人情。

要不说这思考使人进步,还真是这么回事,欧省长上车之后,开了一段时间,王子哲就出声发问了,“伯父,这个事儿……他也没什么表态啊。”

“他能表什么态?”欧阳贵叹口气,他愿意帮小王一把——所以听说陈太忠来了朝田,就带着他来见一下,但是北崇的现状是出名的复杂,资金充裕不说,各种势力也是盘根交错,而能决定这个副区长位置的,可不仅仅是陈太忠,很显然李强更关键。

这个时候,他不能全力推荐小王,一来是,他跟小王父亲的关系,没有铁到可以全力推荐的地步,二来就是,万一事不成,这个副省长的面子就没地儿搁了。

如果再惹恼了陈太忠和李强,就更划不来了。

反正就是暗示到了,接下来成不成的,就要看机缘了,官场里有些时候,需要当仁不让必须争取,但是有些时候,也不能太勉强,否则就是自取其辱了。

“让你姐夫再了解一下李强的想法,”欧阳贵对王子哲耐心地解释,“这种事情,没人打得了保票,这回不成,还有下一回,你也别太患得患失,伯父总要安排了你……其实你这心也有点野,安心在农业厅工作,早晚保你个副厅长。”

“总是想趁着年轻,下去充实一下自己,”小王笑着回答,心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,我这个伯父,做事还真是瞻前顾后——堂堂一个副省长,安排个副区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?

殊不知,他这是误会欧阳贵了,别看是一个副省长,想要安排一个副区长,也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那么轻松——实职二字就非常惹人忌惮。

要是让欧阳贵打个招呼,随便一个副处升正处,这不算多难,农林水的厅局里安排一个副处长,更是一句话的事——事实上,农林水的副厅,欧省长都有相当的发言权。

但是……地方政府里安排个副区长,这个难度真的不小,毕竟欧省长是政府的,不是党委口的,插手这种人事安排,别人卖不卖面子,就真的难讲了。

当初欧阳贵能运作成功陈太忠出任区长,一个是邢华的面子太大,他必须全力帮忙,一个也是机缘巧合,当然,必须指出的是,当时的北崇不但贫穷落后,也是异常偏远,去通达、绕云和素波,都比去朝田快捷。

所以一般干部不想去这个地方,熬资历都嫌这地方破,有这番因果,陈太忠才能捡了这个漏。

但是现在的北崇就不一样了,不能说富得流油,可戚晓哲都能安排副厅的儿子高配过去,做区党委书记——这里不但能刷金钱,更能刷经验。

而戚志闻被莫须有的缘故调走,就展示出了这里的凶险,欧阳贵如此温温吞吞地做事,一来是为了自己的面子,二来是性格使然,三来就是,他觉得小王年纪轻轻去了这种环境,也真的未必是福——正是因为出于这种考虑,他再三强调,你要对陈太忠保持恭敬。

所以他告诫小王,“我给陈太忠打电话的时候,他是刚从省委出来,一个小区长,去了省委办事,而且他可能办的事很多……这个人太厉害,单枪匹马来恒北不到两年,就认识了不少厅级以上的干部,他能不排斥你,就算成功了。”

欧省长这话,还真是一语成谶,陈太忠正在开往斯嘉丽超市一号店的路上,就接到了厅级干部的电话,阳州市纪检书记古伯凯打来的,“陈书记你好,现在方便吗?”

“古书记你这么说,真是吓死我了,”年轻的书记笑着回答,虽然得了岳黄河的允诺,但他必须矫情地回答,否则会被人认为翘尾巴,“我只是暂时主持工作……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刚才我接到史省长秘书的电话,他想知道,你跟朝田青禾区的区长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古伯凯字斟句酌地发话,“他说有误会可以坐下来谈,据说……这是史省长的意思。”

史省长是恒北省新上来的常务副,大名史闻天。

你接到的……是史闻天秘书的电话吗?陈太忠对这个说法,深表怀疑,史省长的秘书现在外放,也可能谋个实职副厅,目前在常务副身边,更是令人忌惮。

但是,秘书党再牛叉,顶着领导的旗号自行其是,那就是找死的节奏,而古伯凯不管怎么说,也是阳州党委的副书记——这个电话,怕是史闻天自己打的吧?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