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3章 说情者不断

第四千二百五十三章 说情者不断

没想到,古伯凯居然能跟史闻天有联系,陈太忠想起以往对古书记不甚尊重,就觉得有点好玩——老古你藏得很深啊。

当然,不管藏得深不深,面对替青禾的求情,他是断然拒绝了,“我跟青禾没有误会,合同执行不下去了,他们把钱退回来就完了。”

“这个期限太短,能不能延长一点?”古伯凯已经把发生在青禾的事情摸清楚了,但是就像陈太忠想的那样,他还真是接了史闻天的电话,才来说情的。

古书记和史省长确实有点交情,但是那交情少到不值得一提,无非就是两人在卫生间碰到的话,能一边撒尿,一边聊两句天气啥的——一般的副厅,真不值得史省长开口。

但是这样的交情,足以让史闻天亲自打电话给古伯凯了,而史书记接了电话之后,先是打电话给李强,李书记在那边表示,这是陈太忠办的,你找他吧。

所以古伯凯真心实意地劝陈书记,“六千万的资金,一个星期之内赔付出来,真的不容易,太忠你多给他点时间……看我面子,一个月行吗?”

你真是好大的脸,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不过古书记是阳州市委的领导,他多少还是要顾念一点香火情,不能像林区长那般对待,“先前我给了他们够多的时间了,违约都半个月了,我的诚意很足了,现在就什么都不要说了。”

“那这个林听涛……不会也跟胡营镇的镇长一样吧?”古书记退而求其次,确保青禾区的区长无恙。

这根本不是我干的,好不好?陈太忠撇一撇嘴,不过他也不会强调这一点,不管是马颖实还是孙淑英出手,他都乐见其成,并且不怕代人受过。“七天内把六千万还过来,否则我挨个儿收拾,直到还清楚为止……从今天算起,这是第一天。”

古伯凯闻言轻喟一声,“不能再通融一下了?”

“这根本不是我的问题,他们做了什么,值得我通融?或者说我做错了什么,该通融他们?”陈太忠听得就恼了,“别拿着不是当理讲……比赛不讲理,我奉陪到底。”

说完之后。他也不等古伯凯回答,就径自压了电话,想一想之后。又拨几个电话,安排人来讨债。

挂了电话之后,他继续赶往斯嘉丽超市,目前这个超市,北崇商品的量上不去。他要去亲眼看一看,是不是因为非典的缘故。

陈书记是做为普通人混进去的,想一想自己做街道办副主任的时候,曾经在超市里扮作普通人,一时生出了点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斯嘉丽超市里的人很少,非常地少。两万平米的营业区间,顾客怕是连五百个都不到,陈太忠终于相信。非典对超市的冲击有多大了——有三分奈何,顾客肯定更愿意选择露天和开放的卖场。

他抬头看一看天花板,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小灯泡,脑子里冒出个猜测:斯嘉丽开业一天,也不知道能不能把电费赚回来……

不管怎么说。既然来了,他也不着急走。来来回回详细审查着各种商品,琢磨着北崇能生产些什么类似的东西。

看了一个多小时,他才空着双手走向一个收银口,心里很是满意,施淑华对北崇的商品,真的相当照顾了:除了那些北崇的瓜果蔬菜不提,卢天祥的口哨茶壶摆在很显眼的位置,北崇的苎麻凉席也占了不小的一块。

空手走出收银口,不会有任何的阻滞,不成想走出去没几步,旁边传来一个女声,“陈区长,什么东西都不买,就空手走了,你好意思吗?”

“我其实是要找施总,请客吃饭的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扭头看过来,“这不是马上饭点了吗?”

他面对的,正是施淑华,她身着白底粉花短袖衫,雪青色及膝紧身裙,足蹬蓝白相间的松糕鞋,休闲却不失优雅,淡淡地看着他,“我怎么觉得,是你不放心我呢?”

“我看得很欣慰啊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施总对我们的支持太大了,无以为报啊。”

“想报我也不敢让你报,”施淑华白他一眼,“小紫菱误会了,那可麻烦大了,我还指着挣美元呢……想请我在哪儿吃饭?”

“我发现一个吃担担面的好地方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大鱼大肉啥的,施总肯定看不上,咱就去那儿吃吧,那味道……绝了。”

“我超市里,担担面就好几家,你确定吗?”施淑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我觉得紫菱特别可怜……你不会是拿街边的担担面勾上她的吧?”

“哪里,我请她吃的是红焖羊肉,”陈太忠见她说话随意,自是不甘示弱,“一百多块钱呢……当时我挣得也不多,我很珍惜她。”

“哼,你们男人的话,有几个可信的?”施淑华撇一撇嘴,“我要吃娃娃鱼。”

“那得年底了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,收起了玩笑的心思,他被牛晓睿推倒,可不就是因为话赶话?有些荤话林桓说得,但是他说不得,“我吃碗担担面垫肚子,晚上还赶场呢。”

“你来朝田,能有什么场子?”施淑华说着话,就来到了他的面前,“来我的超市都是鬼鬼祟祟的,要不是我从监视器里看到你,还就让你得手了。”

“我啥也没干,怎么就得手了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反问一句,话一出口,他才觉得……这又说得暧昧了,“晚上有重要饭局,现在担担面,我请客,怎么样?”

“什么重要饭局?”施淑华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又拿姐开涮。”

“我拿你开什么的涮……”陈太忠话音未落,手机就响了,他看一眼来电,就将手机递了过去,“看到没有,李世路找我,其实是他老爹李勇生找我。”

“接着吹,”施淑华不屑地哼一声,她可是知道,李世路跟陈太忠的交情,跟李秘书长半点都不搭界,“李勇生能有什么事找你?”

“这谁知道呢?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一句,接起了电话,“小李什么事儿?”

“我爹找你,”李记者在电话那边回答……

聊了两句之后,陈太忠放下电话,冲施淑华无奈地一摊手,“你也听到了,李勇生约我去富华酒店。”

“那我也去,我又不是不认识李勇生,”施总冷冷一笑,“你就别整那些幺蛾子了,我要你替紫菱把你看好……牛晓睿让你得手了吧?”

“你真无聊,”陈太忠哼一声,转身向外走去,他的女人,他绝对承认,但是这个友谊赛……是不能做数的,而且施总也是个身家不低的美女,还跟小紫菱有渊源,这种话还是要少说。

富华酒店不算特别大,也是比较老旧的建筑了,不过据施淑华介绍,这里是财政厅下属的三产,十几年前是相当火爆的。

两人走向包间的时候,迎面正好撞上李世路父子,李勇生是国字脸黑面庞,只从长相说,跟凤凰市建委的那个同名副主任,还真有几分相似。

李秘书长走上前,微笑着跟年轻的书记握一握手,寒暄两句,然后又侧头看施淑华一眼,“是小施吧?一眨眼也长成大美女了。”

“我都是老姑娘了,”施总笑眯眯地回答,“倒是李叔一点不见老,您怎么保养的?”

“小家伙从小就会说话,我都等退休的人了,”李勇生笑着指她一指,“好了,站这儿也没意思,进去说吧。”

富华虽然老旧,但是包间装修的档次不低,宽敞的面积,半地下室的位置,窗户下沿都是跟地面平齐的——据说是那些年月备战的建筑风格。

这种结构,大白天都要开灯,才能保证光线,给人一种非常厚重的感觉。

四人进了包间点菜,其间李秘书长感谢了陈区长对自家儿子的关心,又扯一阵闲话,酒菜就上来了,富华的老总还特意进来敬酒,送了两个菜,然后很有眼色地走了。

吃喝一阵之后,气氛很是不错,李勇生见小陈坐得稳稳的,于是才谈起正题,“这也是有人托我,青禾的林听涛,想跟你坐一坐。”

“只要他兜里有钱,一切都好说,”陈太忠见副秘书长没啥架子,跟施淑华谈得也很亲切,一点不带见外的,就笑着回答,“哪怕不说您是省里领导,也是世路和施总的长辈,您的话我当然要听。”

屁的长辈,施淑华的嘴角很隐秘地扯动一下,其实就是场面上的应酬,你还当真了?

“这个问题你跟小林谈,我是不管了,”李勇生笑着回答,他是做官做老了的,帮人该帮到什么分寸,他心里太明白了,到此为止的话,仅仅是个招呼,不费多少人情,再大包大揽就划不来了——不但可能得罪陈太忠,随便答应什么,也可能让小林不满。

“那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吃完饭了,让他去阳州办事处找我,现在就不谈他了,”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”李勇生轻描淡写地说一句,小陈都这么说了,他也不好说,林听涛其实就在隔壁包间等着。

小家伙还真是有传说中的那么强势啊,副秘书长心里暗暗感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