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4章 歪人歪理

第四千二百五十四章 歪人歪理

酒足饭饱之后,陈太忠回到了阳州办事处,他在这里订了一个豪华套,这种套间就是最好的房间了,整个办事处也才四个,不过以陈某人的资格,也当得起。

他虽然出来了,区里的工作也都没有丢下,还是要通过电话遥控指挥,七点四十的时候,王媛媛打过来电话,苎麻再次攀升到了九块一每公斤——她觉得不能再错过了。

“再等一等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做出了指示,既然设定了底线,还是不要轻易动摇的好,而且他有种感觉,盘整这么久,一旦突破他心理的底线九块二,应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此刻再出货也不难,出得再多,价格也未必会降,这样才是好时机。

挂了电话之后,谭胜利又打电话过来,说是明天有中视的摄制组过来,拍摄小贾村灾后重建的经验,做资料片的储备,问区里该采用何种接待标准。

“不跟他收费就不错了,还要什么接待标准……他们不知道这样采访,会给地方造成负担吗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压了电话,灾后重建中视又没出一分钱,至于说指望中视的宣传一炮而红——得多么绝望的人,才会把期待寄托在这个上面?

刚压了电话,就有人敲门,他走上前打开门,门外正是林区长,旁边还有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,他看一眼,转身走向沙发,“把门关上。”

他没注意到的是,关门的不是那个貌似跟班的中年男人,而是林区长。

“陈书记,昨天的事情,多有误会,请你多多谅解,”林区长跟着坐下。笑眯眯地摸出一盒软中华,递了一根过去,“来一根。”

陈太忠一摆手,自顾自拿起桌上的红彤彤香烟点上,“我只是区长,你直接喊我名字也行,误会不误会什么的,就别说了,看在李勇生面子上,我见你一面。不过大前提不可能更改,就是三个字……拿钱来。”

林听涛一听就呛了,他找了多年不肯动用的关系。本来是想息事宁人的,“我是带着解决问题的诚意来的,陈书记你这态度,真的不够友好。”

“是陈区长,”陈太忠冷冷一哼。就算你知道我要升书记了,那又怎么样?“我的态度从来就没有变过,七天时间,我就给你七天时间。”

“那我也表明态度,别说七天时间,七十天也还不了这笔钱。”林区长见这货的头是如此难剃,索性直接表明态度,“可以挂在账上。什么时候还钱,我保证不了。”

“那随便你,你不要后悔就行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然后。他就又生出点好奇心来,“那你非要跟我见一面。打算谈什么呢?”

老子搬出史闻天了好不好?林听涛是真没想到,这货的态度差到这一步,于是也不再留情,“我只是想告诉你……其实我们可以通过强征来得到净地,而你想要全面退赔,并且得到违约金,这个想法不现实。”

“有合同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继续他的不以为然,“合同不是虚设的。”

“合同也是需要人解读的,”林区长脸一沉,他今天是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,“解读的人不会是唯一的,今天可能是甲,明天就可能是乙了。”

这个说法实在算不上婉转,可他终究没有直说,你今天靠的是马飞鸣,但是过两天马飞鸣就要走了——马书记一走,话语权在谁手里,还真不好说,起码我还有史闻天支持。

“那我去中央寻找权威解释,”陈太忠冷冷地一哼,他真是想借此发作了,但他跟马颖实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,所以他不想打马书记的旗号,否则的话,一句话就能噎对方一个半死——你是打算影射什么吗?

中央?林听涛听到这个词,禁不住踌躇一下,可是话赶话没好话,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,他只能遗憾地撇一撇嘴,“问题的关键在于,青禾就没钱,你再逼我都没用。”

“是谁逼谁,你我的认识不同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然后问一句,“那你跟我见面的意思,就是想说你没钱?”

“到手的钱都花了,”林区长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,还钱不可能,想些别的变通办法吧。

“那我知道了,你走吧,”陈太忠站起身,这不是送客,根本是撵客人的架势。

林听涛的脸色在瞬间就变得难看无比,他一而再再而三强调,说还不了钱,并不是一定要跟陈太忠对抗——虽然初期有点这个意思,但是后来还坚持,主要就是一个原因:没钱!

真的没钱,青禾区不是什么富裕的城区,这六千万里,区上留下了一千万出头,为了防人惦记,早就花得干干净净了——四百多万还了各种积欠,两百多万用于校园网建设,还有三百多万,装修了青禾宾馆的客房和多功能会议厅。

这三项是大头,撇开那些零零散散的支出不提,只说这三项,哪一项的钱能退回来?

什么……你说校园网建设的钱可以退?别扯淡了,拿钱的公司,是省教育厅的关系,据说还有分管副省长的背景,这钱是青禾区的配套费,林听涛如果要求退钱,那就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了。

一文钱难倒英雄汉,这一千多万,足以让林区长撞墙了,后半年,区财政还能跟市里要点,但是远水不解近渴,而且市里下来的钱,就算不戴帽子,也会有名目,挪用一点可以,挪用千把万,那真的不现实。

所以,就算林听涛再不想对上陈太忠,他也是退无可退——说破大天来,没钱。

至于邸军那里的纠葛,他没心思去管,邸军是死定了,还得上还不上钱,也不关他的事,但这一千来万,足以把他也扯进去了。

这个时候,他心里真是悔恨交加,一是恨陈太忠咄咄逼人太不讲理,二也是后悔,自己当初怎么就只顾花钱,财迷心窍,忘了约束一下邸军?

一般情况下,他这个遗忘是很正常的,身为领导,花钱花得爽了就行,下面具体的事务,能少过问就少过问一些。

邸镇长要搂钱,他坐视即可,然后找个理由敲打一下,下面还得上供,若是撞上大板,他可以把邸军推出去,进退自如——正是因为如此,他不宜干涉过多,以免把自己绕进去。

不成想这次撞的大板,有点过于大了,人家轻轻巧巧地收拾掉邸军,奔着他就来了。

想到这个,林听涛心里又生出一股怨气来,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,我们都已经打算整改了,姓陈的你还不知疲倦地折腾,真真的欺人太甚。

反正死活是还不上这个钱了,林听涛的脸色青红白紫地变化一阵,才缓缓站起身来,沉着脸发话,“你是一定不给我活路了?”

是你自寻死路,关我什么事?陈太忠心里暗哼一声,不过他已经懒得跟这货多费口舌了,“有这时间,你不如去找钱。”

“这可是你逼我的,”林听涛眼睛一眯,射出一道恶毒的目光来,“我好受不了,你那个书记位子,怕是也要受影响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笑眯眯地发问了,“我没听清,你再说一遍?”

“你我心里有数,”林区长见他这副表情,心里也是一寒,转身向门口走去,他这话不是信口开河,就算你们再强势,若是把青禾折腾得太狠,自是要有人看不惯,到时候陈太忠的扶正,自然就会受到影响。

希望你仔细斟酌吧!怀着这种愤懑的心情,他拉开了房门,不过下一刻,他就觉得臀部上一阵大力传来,忍不住踉踉跄跄几步,接着就摔倒在地,化作一个滚地葫芦。

“没见过比你更狂的,敢找上门来威胁我,”陈太忠站在门口,笑嘻嘻地发话,刚才就是他踹了对方一脚,“这一脚是轻的。”

看着房门砰地一声关上,林听涛从地毯上爬起来,看一眼身边的中年人,咬牙切齿地低声发话,“郭处,你也看到了……这家伙真的不讲理。”

“那你也没必要说最后一句,”被唤作郭处的这位叹口气,快步向外面走去——这次丢人丢大了,还待着等人看笑话?

“我这不是还指望……能和平解决吗?”林区长苦着脸快步跟上去,低声回答,他最后一句固然是威胁,实则是表示了他拼个鱼死网破的决心,希望对方能回心转意,将合同续下来,哪怕青禾再让一点也无所谓,那时候就皆大欢喜了。

不成想对方的回答,就是临门一脚,这让他越发地义愤填膺,“我有解决问题的诚意,这家伙居然动手打人,实在是欺人太甚。”

你要是早有解决的诚意,事情至于发展到这一步吗?郭处心里嘀咕一句,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,“等马飞鸣离开,你再说这话也不迟,提前说出来,总是不好。”

听说马老大马上就要走了,林听涛嘴皮子动一动,最终还是恶狠狠地哼一声,“我倒要看看,他是不是真的不在乎那个区委书记的位子。”

因为说情被拒绝,史省长心里也很恼火,已经表示了:陈太忠真敢胡来,我会向组织部反映的……

ps:

掉到第十六了,现在是双倍月票期间,哪位还有保底月票没投,就投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