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5章 免不了动粗

第四千二百五十五章 免不了动粗

林听涛做梦也没有想到,陈太忠还真敢胡来,第二天上午,他还在市里跑这个事情,不成想接到了消息——邸军的家被人砸了!

据说打砸的人足有五六十号,邸镇长被抓走,一家老小正惊慌失措呢,哪里会想到被人直接闯进家里打砸?

邸镇长的住宅是独门小院,养着两只大狗,院子里还有十几个族人,都是听邸军出事,前来商议对策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冲进一帮人来,疯狂地打砸,邸家族人倒是勇敢地反击了,但是来的这帮人打架都是打老了的,三下五除二,七八个男人就被打得躺在了地上,只剩下五六个老弱妇孺在那里哭天抢地。

还有人红着眼要拼命,直接就被几块砖头砸晕了过去,鲜血流得到处都是。

然后这帮人站在院子里,对着屋里猛扔砖头,虽然没人进屋,但是整个家被砸得不成个样子,没有一块窗户是完整的,屋里很多玻璃器皿、电视冰箱什么的,都被砸坏了。

若是老柳村的村长郑涛在场,就会发现这是多么熟悉的场景,来的人只管砸,却是不进屋——进了屋子,有些东西就说不清楚了,比如说一些原本不存在的钱物。

陈某人是讲究人,他指使人干活,也要做到讲究,本来邸镇长旁边的邻居们,也很有些不含糊的,还有些愿意帮镇长抛头颅洒热血的。

但是他们想冲出去的时候,就被家人拦住了——邸军都被抓走了,你们冲出去打打杀杀的,谁会领情?

是啊,谁会领情……这是一个大问题,警察们也面临着这个问题。

这边响动一起,镇上的派出所就接到报案了,十分钟没到,警察就赶到了现场,不过面对这么多气势汹汹的家伙。来的三个警察发现,实在不好强制执法。

于是他们请求所里支援,最后到场的警察达到了七个之多,有人还携带了枪支,还有七八个协防。

考虑到邪不胜正,这就勉强可以执法了,不成想两个警察走上前刚要喊话。就有人指着他俩的鼻子,“私人恩怨。滚一边去啊,你这身警皮不想穿了?”

要是邸镇长没被带走,这话就可能引发一场恶战,但是邸军被带走了,谁都知道丫惹了人,没有人会为一个前途未卜的镇长出生入死——受点伤都无所谓,被牵连了才是大麻烦。

事实上,这种局面,从分局召唤支持都不够。得动用其他的力量,比如说特警、防暴队、巡警甚至是武警,对方是如此地有恃无恐,组织严密分工明确,如果形成不了人数上的优势,强行控制事态,很可能造成重大损失。

可是邸军倒台。明显是被人整了,这种情况下,谁愿意出面去请求额外支持?大家就是把情况汇报上去了——而且还是通过非正常渠道,正常渠道的话……那就要走程序了,万一伤着自个儿,那就划不来了。

就这么一帮暴徒。光天化日之下,将邸军的家砸得稀烂,地上还留了七八个伤患,一转身施施然走了,临走时候还留下话,“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几千万的欠款。这事儿没完,下次来,就不会这么客气了。”

合着这还算客气的?围观的群众登时就目瞪口呆了。

不过对于一些熟知内情的主儿,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为了几千万的欠款来的……原来果真是那话儿。

林听涛听到这个消息,眼都蓝了,这个陈太忠,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?原本只是官场斗争,你搞些混混过来干什么?还危及家人?

体制中人最讨厌的,就是那种不受控制的亡命,辛辛苦苦大半辈子,好不容易混个副处正处啥的,一个十七八的少年提着刀来找你,说你得怎么怎么样——这公平吗?

可是这时候,奋斗了大半辈子的你,已经功成名就身娇肉贵了,跟对方比身板,那是智者不为,所以就要利用其它力量打压,但是这少年如果是真正的亡命,那也颇令你忌惮——如果不能一棒子打死,那就容忍一二吧。

陈太忠这一招,是颇令官场中人反感的,但若是后台硬的话,旁人也只能反感一下——有家有口的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

所以林听涛开始考虑,这么硬顶,划得来划不来?

陈太忠却是不介意这些,他在体制内浸**日久,越来越明白,什么事情是犯忌讳的,什么事情不是犯忌讳的,黑社会猖獗固然不好,但是那黑社会若是有很深的背景的话,警察也只能干看着。

他找人来打砸,就是瞅准了对方无可奈何,须知涉及到这次征地的,还有局委的公子,倒不信谁敢硬查下来——事实上他指使人打砸,也是有说法的。

不管怎么说,他这次来朝田,就是要把八一礼堂这块地理顺,然后去素波参加荆老的百岁诞辰,不成想意外地敲定了区委书记一职。

那么回来的时候,就要考虑抓一抓七一的活动了,陈书记身在其位,必谋其政,党的生日,那是一定要好好庆祝的。

事实上,现在算起来,时间都不多了,陈太忠打个电话给徐瑞麟,“老徐,我一时半会儿回不去,七一的活动,你先帮我抓起来,尽量搞得丰富一点。”

“七……七一的活动?”徐瑞麟好悬没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这是党委的事儿啊,我现在抓防汛呢,怕是不好走开。”

“让你抓你就抓,这么多话,”陈太忠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想一想之后,又泄露一句,“不管怎么说,你先抓起来……过两天你就明白了。”

“那好吧,”徐区长想一想,倒也能理解陈区长的这番指示,党委一正四副五个书记,戚志闻和赵根正走了,陈铁人栽了,陈太忠又在外地,现在区里满打满算就剩下祁泰山这么一个副书记了。

这种情况下,党委口忙不过来,抽调政府的人帮忙,也是正常了,须知主持党委事务的,是政府老大,不过他还有个疑问,“这费用……搞多大规模?”

“一百万到两百万,你看着花,要有影响,还要给广大党员带来实惠,”陈太忠说完之后,就压了电话。

“这还真是莫名其妙,”徐瑞麟挂了电话之后,轻声嘀咕一句,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是区委委员,操持这种事情也勉强够资格,于是先联系谭胜利,安排各种活动事项,陈文选的话,他不着急接触,那可是区委常委——徐区长比较书生意气,但不是完全不懂事的那种。

谭胜利也是副区长,但是徐区长找他交待事情,他还只能咬着牙配合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七一是党的生日,徐区长是党员,是区委委员,而他只是个民主党派的异端。

不过北崇说大,还真是不大,徐瑞麟做这些事,虽然并不想让陈文选知道,但是陈部长终究还是知道了,他就实在有点想不通——这是要干什么?

就在徐瑞麟视察电视台的时候,陈书记那辆破破烂烂的夏利座驾在电视台门口抛锚了,陈文选“百般无聊”之下,进入了电视台,却意外地“撞到了”徐区长。

“瑞麟区长今天怎么有空?”他略带一点疑惑地发问。

“陈区长从朝田打来电话,要我多抓一抓建党八十二周年的庆祝,”徐瑞麟淡淡地解释,“陈部长也接到电话了吧?”

“他早就安排了,”陈文选微笑着回答,“正好咱们一起商量着来。”

他脸上的表情很正常,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——难道说这个党群副书记,最终还是要落到徐瑞麟手里吗?

相较徐区长,陈部长对这个工作委派,真的敏感太多了,他一直在谋求党群副书记的位子,而自己又是管宣教口的,一听是陈太忠的吩咐,心里就生出了不好的猜测:这个风向不对劲。

“嗯,这个你比我有经验,正好要跟陈部长多取经,”徐区长点点头,其实看到陈文选的突然出现,他已经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了,心里觉得也有点好笑,那个位子我根本就没跑,轮到谁也轮不到我。

他态度平和,陈文选却是越发地怀疑了,他想来想去,在五点多终于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“陈头儿,您让老徐主抓建党庆祝工作……我该怎么配合一下?”

“你俩商量着来就行,我回不去,”电话那边的回答很干脆。

“可是……为什么他为主呢?”陈部长犹豫好一阵,终于一咬牙,“头儿,我一直都很支持您的工作,又是区委常委,市里怎么就选他了呢?”

鼻子灵的人很多啊,陈太忠暗暗叹口气,想到陈文选确实是个不错的臂助,他决定敞开了说,反正知道的人也不少了,“你说得没错,这还真是上面的意思,并不是我说的,老徐其实更喜欢现在的工作,想必这一点你也清楚。”

陈文选嘿然不语,他对徐瑞麟的性情比较清楚,知道陈区长说的是实话,好半天之后才叹口气,“我再活动,是不是也来不及了?”

这个话问得有点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