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9章 在路上

第四千二百五十九章 在路上

那做老师的愣了好一阵,才冷笑一声,“这事儿不归我管,你别跟我说。”

“小子,我是跟你走程序呢,你搞清楚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你确定,拒绝传递我的要求吗?”

这老师听出来了,这不是好话,但他也是个有脾气的,自己的学生被打得落花流水,他在其他老师面前也挂不住,“我就拒绝了……除非你敢跟我单挑一场。”

“凭你也配?”陈太忠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我让你两只脚一只手……就怕你残疾以后,一家老小没吃饭的钱了。”

“一只手就要让我残疾,那我还真是不信了,”老师听得冷笑一声,这不是他盲目自大,还是那句话,就算对上拳王泰森,对方只出一只手,而且允许他用腿的话,他也不信自己能输了,“敢不敢?”

“话多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抬手就是一拳,直接将此人打得贴到了墙上。

“真是贱皮子,我还没追究,是不是你指示的呢,”一拳轰出,他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三天之内,把名单传到北崇区政府……你要想揽事,可以不传。”

“这……”旁边的女警登时傻眼,此人竟然敢在派出所公然打人,这还了得?唉,这年头的干部,真的是越来越不像样了。

不过,想到自己此前也恶了此人,她决定还是不再多话了。

做老师的吃了这一拳,登时就滑坐在墙根儿,四肢抱做一团,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,“真是高手……不过这是偷袭,否则胜负也是三七开。”

陈太忠哪里在意他的反应?在年轻的区长心中,他已经通过正式渠道,表示出北崇的怒火了,体院的人不管识趣不识趣,都是要面对一些事情的。

走出枇杷林派出所,他又打几个电话交待一声,径自来到高速路口,不多时,一辆加长林肯和一辆奔驰五百驶了过来。

两辆车停下来,加长林肯车上下来一男两女,年纪小一点的是施淑华,经她介绍,原来那对中年男女,是她的父母。

陈太忠是第一次见施金鹏,此人面白无须,眉毛短而嘴唇薄,身材高瘦,不是个好相貌。

可是大施总却是对他很客气,笑着跟他伸手相握,“一直想着没人配得上小紫菱,我还说老师这孙女不好找对象了,还好出来个小陈书记。”

这个话就味道太多了,但是不管怎么说,施金鹏这番话,是很有水平的,陈太忠想到这样的人都要副厅下海,心里禁不住感慨,这官场真不是一般人能混的。

感慨归感慨,他的嘴皮子还得跟得上,“其实荆老最欣慰的,是桃李遍天下,个个争气……小紫菱的老公争气不争气,那就是小事了。”

“唉,我这可不算争气,”施金鹏苦笑一声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“高不成低不就,半辈子也没干出什么名堂,连书法也没点成就……不过老师百岁生日,那是必须去的。”

“爸,您这客气得也有点过了吧?”施淑华听得有点不乐意了。

“施总,老辈人的谦虚,值得咱们学习,”陈太忠笑眯眯的接话,然后狐疑地看一眼奔驰五百,“不过,这谁啊?”

“太忠哥你好,”奔驰车车门一开,上面走下了李世路,他笑眯眯地打招呼,“带我去玩一玩吧,正好做个采访……君蓉姐也要去呢。”

她去她的,关我啥事?陈太忠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当着荆老的学生谈蒋君蓉,尼玛……你这其心可诛很多回,“想不到你有钱买奔驰,有点高调了吧?”

“借的,这不是荆老大寿,撑个场面吗?”李世路笑着回答,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,然后他压低声音,“牛晓睿也在车上,也是去采访的……我捎她去素波,就丢下了。”

牛总编跟来,听起来有点冒失,其实很正常,荆老是国内顶尖的书法大师,又是百岁生日,闻风而动的媒体真的不要太多——更多媒体愁的是,就算到场了,都没有采访的资格。

牛晓睿不是有个宝来车吗?陈太忠的眉头先是微微一皱,然后就明白了,宝来车的档次低一点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牛总编若是自己驱车前往,那就是自成一体了。

而陈某人想要打招呼,少不得就要解释一下两人的关系,倒不如跟着李世路,索性就是恒北的媒体来采访,也能省去一番口舌。

看不出,牛晓睿还有这个认识,陈太忠微微颔首,不过下一刻,他瞥一眼李世路,发现这厮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,于是沉吟一下发话,“路过绕云的时候,接个人上来,坐你车里。”

“这个……谁呀?”李世路犹豫一下发问,“不会是女人吧?”

“接人上来就行了,看把你话多的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他要接的是姜丽质——北崇和朝田,去素波都要过绕云,不过走的是不同的线路。

他原本想的是,路过绕云的时候,捎上姜丽质,哪怕是当着施淑华也无所谓了,但是——施淑华的父母都跟着来了,这么做就不太好了。

“我老婆很在意我的,”李世路嘟囔一句,转身走向奔驰五百,心里真的有点委屈——要是我做了点啥,也就认了,但是啥都没做,给人背黑锅,这不亏的慌吗?

车到绕云卫星城的服务区,就是下午两点了,大家随便下去吃一点,一群人闹哄哄正要上车启程,旁边过来一个清丽的女孩儿。

她身着长衬衫,下面是及膝网球裙,脸上戴个大墨镜,冲着李世路笑着摆手,“世路。”

“哦,是你,”李记者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,内心却是无奈到了极致……姜丽质,我跟你没那么熟。

“这是李世路的什么人?”施金鹏狐疑地看一眼自己的女儿,一家人嘛,说话没那么忌讳,“看起来不像李勇生的儿媳妇。”

“嗯,长得不太像,”施淑华点点头,却也不好多说——她所猜到的,她能暂时忍住,但是她老爸却是眼里不揉沙子的,一句话翻给荆涛或者荆以远,那就天下大乱了。

“现在的年轻人,唉,”施金鹏摇摇头,又小心地看自己老婆一眼,“或许咱们想多了。”

“你还说年轻人,你自己把持得住吗?”施金鹏的老伴狠狠地瞪他一眼——大施总最近招了俩年轻的女秘书,青春焕发得很,然后她辞退了那俩秘书。

“妈,也许是误会呢,”施淑华为爹妈和稀泥。

“就不可能是误会,”施母冷笑一声,指桑骂槐地发话,“李勇生的儿子年少有为,跟你爸差不多……像陈太忠这么老实的人呢,就不多了。”

“您说您这眼光吧,”施淑华多少也认识姜丽质,哭笑不得地发话。

“当初眼光就不好,”施母又狠狠地瞪某人一眼。

“我好像……冤得慌吧,”施金鹏挠一挠头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我这才是躺枪了,李世路看着大家的表情,拉开车门的时候,手一抖,一瓶矿泉水全泼在副驾驶座上了,司机看得眼一张,“李记者你这是……”

“太忠哥,”李记者根本不理他,抬手笑着招呼陈太忠,“我这里有个座位全是水,不方便……你捎她一下吧?”

“那……上来吧,”陈太忠踌躇一下,迟疑地点头,“车不好,不如奔驰五百。”

姜丽质上了副驾驶,车才启动,她就笑得跌进了他的怀里,“今天的事儿,太好玩了,我称呼李世路的时候……很亲切吧?”

“你要再抱他一下,就更好了,”陈区长笑着回答。

“我想来着,不过,身体有点抗拒,”姜丽质笑着回答,其实她从来都不是个乖乖女,有点叛逆,也爱捉弄人,“当时我犹豫,该不该叫他一声亲爱的。”

“那我绝对干掉他,”陈太忠冷着脸回答。

“你既然这么说,为什么让我上他的车?”姜丽质白他一眼,其实她心里有点失落,“为了荆紫菱,我们姐妹都不是很重要的,对吧?”

“傻瓜,她只是我名义上的唯一的女人,”陈太忠笑着一抬手,刮一下她的鼻子,小姜这小女娃娃什么都好,连醋都不吃,可是她这性情,唯一容忍不下的就是荆紫菱。

这让他感觉到有点棘手,刚才他给小姜打电话的时候,就感觉到她似乎不是很开心,现在更是说出来了,他必须正对这个问题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对陈某人正宫最不满的,不是唐亦萱也不是吴言,更不会是丁小宁之类的,只可能是姜丽质——她的底线是如此明确,憎爱是如此分明,一旦她失望离去,甚至可能动摇不少人。

所以他必须正对这个问题,于是组织一下语言,“起码别人都知道,她是我的未婚妻,你的出现,会让你、我和她同时尴尬,然后我就没准会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,会影响咱们以后的幸福生活。”

“这种骗小孩子的话,你就不要说了,”姜丽质轻轻一笑,然后凑过嘴巴,在他右脸颊上轻咬一口,柔柔地发话,“你就是个坏蛋……但是我相信,你不会让我失望的,对吧?”

陈太忠吃她这么一咬,心情一漾,差点手一抖撞到高速的护栏上。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