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4章 偶尔游戏

第四千二百六十四章 偶尔游戏

“我高不了手,”方主任对于李凡是的请求,一本正经地拒绝,“你可以不在这里配货……防范非典,是当下的重中之重,你凤凰就是重灾区。”

陈太忠尾随了一阵,也听了一阵,隐约猜出来一点,但不是很明确。

李凡是却是知道,对方有意刁难,配送货这种事,不过是交点手续费而已,对方一张嘴就要扣一半,这太不合情理了。

但他就是凤凰市的一个土棍,在素波没什么能力,人家要卡他,他也没地方说理。

当然,要真的是遇到大事,他还是能找老村长求助,藉此求到吴市长,也不是不可能,但是眼前这个事情,说大吧,它还不算大,于是他赔着笑脸发话,“方主任,咱先找个地方坐一坐,这是饭点儿了……边吃边谈可以吧?”

“你是想拉拢腐蚀我吗?”方主任脸一沉,“李村长,我正告你,不要跟我来这一套,只要你同意我们的分成方案,遵守我们的程序,不请我吃饭,我也要帮你办好事情。”

“哈,这不是李村长吗?”就在这时,两人后方不远处,走过一个年轻男人,他笑眯眯地跟李凡是打个招呼,“那啥……你现在手里有车吗?我现在手里不少货,正要往凤凰运。”

“那啥,老村……老贵啊了,”李凡是猛地看到陈太忠冒出头,呆了足足有二十秒,才反应过来。于是他努力压制脸上的惊喜,“我们的运费真的不便宜。”

“好说了,咱们慢慢谈,”陈太忠慢悠悠地走过来,一搭他的肩头,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过你是回程车,适当照顾一点……你欠我那么多钱,我都不着急要。”

“那啥,我不能昧了您的钱。”李凡是语无伦次地回答。“我这最近……手头有点紧。”

“嘿,”方主任正拿捏人拿得爽,见到这情况,心里就不舒坦了。眼见两人要转身离开。他冷哼一声。“小伙子,你配货登记了吗?”

“配货还要登记?”陈太忠回头看他一眼,清纯的目光中。是满满的不理解,“我以前就认识李村长,今天来小吃街吃饭,看到他就问一声……我手里有货的嘛。”

“有货,你就得来物流中心登记,”方主任绷着脸回答,“要不然,你就不要从我们这里找配送的货车。”

“不是很听得懂,”陈太忠微微摇头,然后看一眼李凡是,“这傻逼是谁啊?”

“这个……这是物流中心的方应物方主任,”李凡是的嘴角扯动一下,“陈老板,在这儿找回程车配送货物,是要经过物流中心的。”

“你叫我什么?”方应物脸色一沉。

“我叫你傻逼,我就没打算在你这儿配送货,我登记个毛线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敬,“我在市区找回程车,根本不用登记的,我们买卖自愿……你不能强行干涉。”

“我要是打算强行干涉呢?”方应物铁青着脸,冷冷一声。

“这我一定会向有关部门反应,”陈太忠紧张地看着他,“不骗你,我有崔洪涛电话。”

“那你让崔厅长给我打个电话,”这方主任的胆气还真硬,居然给出了同样的话。

“没搞错吧?”陈太忠很愕然地看着对方,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“崔洪涛可是交通厅厅长,你居然敢这么不恭敬?”

“所以我就教你学个乖,”方应物不屑地哼一声,抬手一指对面的年轻人,“第一,交通厅再大,管不到市局,第二……哼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不是说了不懂,而是他不敢说。

崔洪涛是靠着背离高胜利,巴结上杜毅,才在省厅坐稳老大位子的,连蒋世方都刻意让开交通**通规划这种事,也可以说是宏观的,党委来管也正常。

但是现在杜书记要走的风声甚嚣尘上,所有的人都知道,等杜毅一走,崔洪涛这个厅长的位子就到头了。

其因有三,第一是交通口实在太肥了,没了杜毅的庇护,崔洪涛真的什么都不是,很容易被人轻易拿下。

第二就是,崔洪涛虽然没有明确得罪蒋世方,但“不是自己人”,就是最大的错误了,杜毅走后,别说蒋世方可能上位,就算蒋省长上不了,拿下崔洪涛也是必然的新来的书记不可能因为这点事,就跟积年的本地省长硬碰。

最后一点,则是崔厅长固然是讨好了杜书记,但是他得罪的人也不少,上到老厅长高胜利,下到一些利益受损的本地团体,都是对他咬牙切齿。

被人惦记上的滋味,绝对不是好受的,不少人甚至认为,等崔洪涛发现有人在算计的时候,最好是顺水推舟就坡下驴,站起身拍拍屁股走人。

丫若是贪图眼前的利益,恋栈不去,因此招来杀身之祸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方应物就是一个知情的主儿,所以他是一点都不在乎崔洪涛,正经是吴言还能让他忌惮一二,不过这些因果,他自己心里清楚,却是说不得的。

“那行,你厉害,我自己雇车还不行吗?”陈太忠做出退缩的模样,又冲李凡是做了一个很明显的眨眼动作跟我到一边谈去。

“你若是用他的车捎货,可能存在一定的风险,”方应物见状,淡淡地发话,事实上,他没有太多约束货主的办法,但是他既然要为难李凡是,自然有他的办法。

而且他不怕明说,“如果他的车在路上被扣下,就会影响货物送达,希望你慎重考虑。”

老李这是怎么得罪这厮了?陈太忠心里越发地好奇了,“李村长,你手续不全?”

“不是手续不全,是方主任对我有偏见,”李凡是愁眉苦脸地叹口气,别看他长得憨厚老实,心里其实有点蔫坏,心说我再加点料吧,也是一劳永逸。

所以他闷闷不乐地回答,“忠老板,今天真不敢捎你的货了,要不然你收货不敢保证不说,就算能躲过检查,以后我都天天要面对检查了……我说得对吧,方主任?”

“哼,算你没笨到家,”方应物下巴微扬,傲然地回答,“年轻人,这不关你的事,是李村长态度不端正,你就不要掺乎了。”

“你态度不端正?”陈太忠看一眼狐疑地看一眼李凡是,他是个护短的人,今天这番做作,也是恶趣味发作,随时准备反脸无情,狠狠**对方,但若是老李哪里做得不太规矩,他就不好肆无忌惮地下手。

“我就是凤凰市一农民,怎么敢态度不端正?”李凡是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是方主任为了防范非典,大幅提高了凤凰返程货运的收费标准,不少车空着回去了,我来协调……”

素波这个物流中心,跟北崇的不尽相同,素波的面积实在太大了,根本不可能强行指定物流中心,别的不说,各个建材装饰市场门外,趴着的货车就很多,谁要有货往外地送,找车真的很方便。

不过这样零散的货运,一般来说运费都比较高,还要有押车人员,所以常搞货物发运的人,就会来物流中心找车,有那些跑固定线路的零担车,费用低也安全,多少家的货一起发,连跟车的人都不需要,直接找人在接货地点收货就行了。

而且这物流中心还有更便宜的车,那就是回程车,安全性要略差一点,有人跟车相对保险一点,但是价格绝对地低廉,通常只有包车费用的一半。

东临水现在的物产极大地丰富,除了供应凤凰的需求,也适当供应素波一些,尤其是那些反季节蔬菜和大棚作物,在凤凰卖得多了,价钱起不来。

所以东临水的运输队就开始往素波送货,原本这些货物,是由其他菜贩运来素波的,但是东临水的销量日见增大,村委会买了四辆卡车,做为村里的自备车。

与此同时,因为他们常去凤凰和素波,周围其他村子有货,就也凑了过来,时间不长竟然就有了一定的规模,相较几年前,村里人去凤凰都不知道该去哪里进货,这样的进步真的太不容易了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东临水到素波的货车,也就是一周两趟,而因为车是集体的车,刨去支出,收益也要归集体,所以回程捎货这一项,也是被大家盯得死死的。

东临水的村民,自家要用的货物可以免费算是村里的福利,捎回任何经营性的物资,都要交一笔捎货费,更别说靠捎货赚钱了。

大宗捎货,还是要在素波找门路,但是东临水人能把货卖到素波已经不错了,哪里有那些门路?所以就只能来物流中心等配送。

而这物流中心,邪门歪道的人真的不少连陈太忠所在的小小北崇,都有这种情况,更遑论这偌大的省会了。

但是东临水的司机们也是穷惯了,又要向乡亲交待,所以不能随意答应某些要求,那些牛鬼蛇神没有太好的办法,于是物流中心的主任前一阵就通知东临水的车目前凤凰的非典猖獗,以后你们要配送,价格要提高。

“你凭什么要提高价格?”陈太忠怒视着方主任,看那表情,就像一个愤怒的中二少年。

“就凭我方应物三个字,”方主任洋洋得意地看着他,“我爸是方清之。”(……)

ps:双倍最后三个小时,大声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