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5章 凶名赫赫

第四千二百六十五章 凶名赫赫

方应物一点都不认为自己嚣张,本来嘛,物流中心管委会主任,就是负责这个的。

而且凤凰的非典猖獗,这也是事实——虽然目前控制住了,但是病例数在那里摆着。

关于李凡是提出的吴言,方主任也不在乎,天南最早严抓非典的,就是凤凰的吴市长,就算吴言打电话过来,他都可以解释说:我这也是对非典的重视。

至于说提高收费,这就更好解释了,提高收费只是手段,不是目的,我们的目的是,通过这个准入门槛,将大多数车辆排斥在物流中心之外——减少人流量,本来也是应对非典的法宝之一。

他在刁难东临水的时候,就早早地将相关因果想明白了,根本不怕吴言和崔洪涛。

现下的官场,也就奇葩在这里了,只要能明辨大事,思绪周密一点,借口充裕一点,官大官小未必是决定因素,小小螳臂,照样可以当车——说白了,就是对规则的熟悉和利用。

当然,方应物不会说出真正原因:东临水的人太不晓事了,在物流中心这么久,连顿饭都不知道请,敬根烟还是四块钱一包的红彤彤——当老子也是大车司机呢?

事实上,方主任也不会把一顿饭看在眼里,他需要的是真刀实枪……玛尼。

总之,有这份底气在手,对上这种中二的年轻人,方主任就不怕掀开底牌给对方看——绝望了吧,颤抖了吧?

“原来你爸是方清之,”陈太忠顿时愕然。他魂不守舍地愣了好一阵,又摸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,然后期期艾艾地发问,“不过……方清之是谁呢?”

“方清之是素波副市长。分管民政、人事这些,”李凡是在一边轻声回答。

方应物却是被这个问题气得鼻孔冒烟,不知道他老爸无所谓,但是这年轻人明显是在戏弄自己。他冷哼一声,“看起来你有点不服气。”

“我老大的不服气了,”陈太忠看李凡是一眼,笑眯眯地发问,“你真没把柄在他手里吧?”

“绝对没有,”李村长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我就是凤凰的一个小村长,哪儿有在素波惹事的胆量?”

“不服气就拉出来练练,”方应物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。怎么都觉不出此人有多大底气。想到年轻人难免气盛。他淡淡地表示,“小伙子,是非只为多开口。烦恼皆因强出头……找事儿的话,我奉陪。但是,你陪得起吗?”

“或许陪得起吧,”陈太忠本来想直接上手的,后来想一想,实在有点跌份儿,说不得摸出电话来,又斜睥方应物一眼,“你确定一定要跟我练一练?”

“嘿,”方主任哂笑一声,“你随便。”

“自己找死,怨不得别人,”陈太忠拨个号码,等了一等之后发话,“云彤,是我,我在高新区小吃街这里,发现了一件严重违反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。”

“是老主任……那我马上带人过去,”李云彤登时就表态了,“正要跟李大龙他们吃饭呢,要带省纪检委的人吗?”

“我在场,你不用担心太多,”陈太忠再次听到她的声音,虽然知道是一场春梦了无痕,也知道傻大姐并不年轻了,可还是要忍不住打个保票,“至于还找什么人,你看着办。”

“嘿,抓精神文明建设,你还吓死我了,”方应物冷笑一声,一抬手,从怀里抽出一把扇子来,慢吞吞地扇两下,“小家伙,我劝你一句……莫装逼,装逼被雷劈。”

他的话刚说完,就是喀喇喇一声雷鸣,一道闪电正劈在他的扇子上,方主任浑身一阵,登时就满面漆黑怒发冲冠,僵在那里,有若雕像一般。

隔了好一阵,他才张开嘴吐一口气,嘴里冒出了淡淡的硝烟,“尼玛……太巧了吧?”

近来天南也是阴雨天,不过这是连阴雨,不是强对流天气,打雷闪电的很少见到,这时候出一道闪电,真的是太罕见了。

“巧的还在后面呢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走过来,笑眯眯地发话,“恭喜装逼成功。”

“你再这么说,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?”方应物脸一沉,恼羞成怒地发话,“整死你,对我来说就像碾死一只蚂蚁。”

“你老爹叫什么来着?”陈太忠实在懒得玩这种低智商游戏了。

“我老爹是副市长方清之,”方应物一字一句地回答,然后脸一沉,“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,这个不重要……保安!”

他这一声吼,周围就出现了三四苗人,不过此时正是吃饭时间,大约等了五六分钟,周围才围上了十来号人,有的人嘴里还在咀嚼着什么,显然是吃饭吃到一半。

“这货对我进行人身威胁,”方应物扫视一眼在场的保安,抬手一指陈太忠,“弟兄们说,该怎么办……他没准以为他是陈太忠。”

“我用得着没准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低声嘟囔一句,“我明明就是陈太忠嘛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沉闷的警笛声传来,两辆警车由远而近地驶来,紧接着,车上就跳下六七个警察,气势汹汹地发问了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原来是小郭,”方主任淡淡地点点头,“有人闹事,不过我们自己能解决。”

他既然是这儿的主任,对片区警察还是比较熟的,这个郭所长跟他关系一般,也就是认识,而他方某人身份娇贵,称其一声小郭也不为过。

就在此时,他的身后传来一阵喧闹和惨叫,转头一看,却是四五个人,被打得躺倒在地,其中一个抱着肚子狂吐,地上满是刚刚咽下去的饭菜。

其他八九个保安站在那里,惊骇莫名地看着陈太忠,却是没谁敢再往上冲了。

原来这保安也是蛮横惯了的,见到警察来,都有人肆无忌惮地上前推搡陈太忠,还有人从背后踹了他一脚。

陈太忠哪里肯吃这一套?一拳一脚就放倒了两个保安,还有其他保安想仗着人多扑上来,又被他打倒三个,其他人见状,是真的不敢再冲上来了。

“警察来了,还敢动手?”方应物冷哼一声,却是腿肚子有点发软,他也没想到,这个年轻人不但敢动手,还这么能打——这里的保安都是精壮汉子。

于是,他扭头看一眼小郭,“郭所长你也看到了,还不抓起来?”

前倨后恭,何其速也,郭所长看也不看他一眼,笑着走向陈太忠,“这就是陈主任了吧?您好,我是接到了省委文明办的电话来的。”

“嗯,你好,”陈太忠摸出一盒烟来,给李凡是一根,又给郭所长一根,笑眯眯地发话,“有心了,其实就是一帮土鸡瓦狗。”

“总是我的辖区,弄得血淋淋的就不好了,”郭所长接过烟来,笑着发话,陈太忠是什么样的魔王,素波警察系统有太多人知道了,他并不介意对方的口气大。

“郭所长,这是哪位啊,”方应物看到这里,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
“连大名鼎鼎的陈主任都不认识,你的人挨揍是活该,”郭所长冷着脸发话。

“陈主任……”方应物低声重复一遍,然后猛地想到了什么,抬头看着年轻人,倒吸一口凉气,“你是……陈太忠?”

别看方主任靠着自己的父亲,很是狂妄自大,但是他真知道谁能惹,谁不能惹,在他的字典里,陈太忠就是个绝对不能惹的——哪怕此人现在已经去了外省。

姓陈的不但是黄家嫡系,跟省里不少大佬关系都不错,而且是出名的不讲理,遇上此人,不但要吃眼前亏,以后都找不回来。

所以一开始对东临水的车,他是放任不管的——人家一口一个我们老村长是陈太忠。

可再是陈太忠,那也是老村长了,又去了外省,能不能回来不好说,对你村子有多少感情也不好说,而且这些农民太不识趣,不知道意思一下,于是他就坐视一些牛鬼蛇神刁难他们。

然后,他发现这个刁难效果不好,而东临水的车虽然运输量不大,但是非常稳定,他等了又等,终于借非典的时机出面——搞定了,这就是个固定的财源,收入不多,但贵在常有。

方应物做梦也想不到,正刁难在节骨眼上,陈太忠居然冒头出来了——尼玛,这不年不节的,你回来干什么啊?

“陈太忠三个字,也是你叫的?”年轻人微微一笑,露出了雪白的牙齿,“小子,胆子不小啊。”

“我……我真不知道是你回来了,”方应物嘴角**一下,赔着笑脸发话,眼中的怨毒一闪而过,“这是误会。”

“没命地刁难东临水,是误会?”陈太忠走上前两步,抬手轻拍对方的面颊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小子,别跟我说,你不知道我当过东临水的村长……敢刁难我的子民?”

“我没有这个意思,”方应物硬着头皮回答,“我主要是想通过限制车流量,减少人的流动。”

“还敢胡说八道?”陈太忠一抬手,重重一拳打在对方肚子上,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刚才不是很狂来的吗?方清之的儿子,了不起得很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