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8章 半卖半送

第四千二百六十八章 半卖半送

陈太忠说得含糊,邓晖也不表态,就是点点头,“唔”了一声——你继续。

“我就建议,希望能给荆老拨三十亩地,在文渊湖后湖边搞个院子,”陈太忠索性说得透彻一点,“陈省长说她支持,但是希望我跟校方商量一下。”

他说得直白,邓晖却不敢这么听,谁知道这是陈书记的意思,还是陈省长的意思?于是他沉吟一下发问,“不知道陈书记你……跟荆老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我是荆老孙女荆紫菱的未婚夫,”陈太忠也不怕说这个,其实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消息,一打听就能打听到,“争取这块地,也是我做小辈的一番心意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邓晖略略地露出了为难之色,后湖拨出三十亩地来,这事儿说大不大,说小也绝对不小,按说以荆以远的身份和地位,这个要求不算过分。

但是只凭这个年轻人空口白话,就划出去,那也太儿戏了,可陈太忠的强势,他也听说过一二,于是笑一笑,婉转地表示,“这样,明天我也要去给荆老祝寿,到时候咱们再说。”

“到时候你问陈省长,我担心不太好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她是在我提醒下,才想起来此事的……陈省长已经抓了多年科教文卫的工作了。”

邓晖原本是听得脸一沉,心说你说话有点放肆,但是听到后面的理由之后,心里又是一抽——陈省长以前没想到,可以说是疏忽,可自己故意去落实,这种可能的冒犯,是很不敬的。

然而,他又不能因为陈太忠的一句话,就做主把三十亩地送出去,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说得也不错,那你认为我该怎么做?”

“这样,我给陈省长打个电话吧,”陈太忠摸出手机,他不会认为邓校长这句话是请教自己,正经人家是考校他呢——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遛遛。

“唔,”邓晖点点头,心说你给陈洁打电话,终究不是她主动给我打电话,这里面可就差着远近呢——我得细细听一听陈省长的语气。

不成想,陈太忠还没来得及拨号,邓晖的手机先响了,他拿过来一看,马上毕恭毕敬地接起了电话,“陈省长,您好。”

陈区长一听是这样称谓,就放下了手机。

“小邓刚才有事?”陈洁的声音比较柔和。

可是邓晖却吓出一身冷汗,忙不迭解释,“刚才在开会,手机调成静音了,后来电池没电了,我也没发现……陈省长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没什么,刚才有人提醒我,荆以远和黄老并称天南两老,现在的住宿条件不是很好,没有个大师的样子,”陈洁淡淡地指示。

他家两套房子,也算马虎了,邓校长心里苦笑,嘴上还不敢辩解——都跟黄老沾上边了,“那是,是我们疏忽了,多亏您的提醒。”

“有个叫陈太忠的,是荆老的孙女婿,可能近期会去找你说这个事儿,三十亩地左右,”陈洁慢吞吞地发话,刚才陈太忠一走,她就给邓晖打电话,结果那边电话关机,她就忘了这档子事,会见了两个人之后,才又想起来。

挂了这个电话之后,邓晖再看向陈太忠的时候,就是满面的笑意了——人家不是诈他的,而是真有这么一档子事儿。

而尤为糟糕的是,陈洁事先就给他打电话了,是他的手机没电了,本来错就在他,而他居然怀疑对方矫诏,这真是……

所以他很直接地表示,“陈省长打电话来了,说了这件事,我这里没有问题。”

“邓校长严格把关,这是好的,公家的财产嘛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他这话说得中正平和,但是他久居上位,说话多少就带了点官腔,而这官腔听到邓校长耳朵里,隐约就有不满的意思了——公家的一点土地,你还要找陈省长落实,这是什么意思?

尼玛,老子回头就换个待机时间长的手机,邓晖咬牙切齿地下定了决心,脸上还是灿烂的笑容,“后湖三十亩地,我保证找个好地段……陈书记还有什么要求?”

“其他没什么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然后又怔一下,方才发话,“荆老是咱天南历史上都数得着的名人,这个……在天大这样的人文环境里,也是相得益彰,有传世价值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邓晖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琢磨,这话到底什么意思,然后他猛地就反应了过来,于是挑动着眉毛,放低了声音,“我个人建议,出点钱,不要让学校划拨土地,这个所有权,也就没有争议了……你要想划拨,那我也没问题。”

原本他也不至于让步让得这么狠,这不是……手机电池不争气吗?

“没争议是最好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大学校园里不但幽静,环境和气氛也不错,这里的地是有钱都买不到的,“这地怎么卖?”

“一亩给个三万五万就行了,”邓晖直接丢出个白菜价来,虽然三十亩地,也要花个百十万,但是这点钱对于荆家,对于区委书记,算得了什么?“再便宜的话,将来所有权还是麻烦。”

“那就拜托你费心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从手包里摸出一张卡片,放到邓校长桌上,“一点小心意。”

他对这个价格,还真是非常满意,天大校园里的三十亩土地,别说百十万,加个零都算便宜的,搁在十年后,再加个零都不够——须知这里湖光山色绿树成荫,景色优美,偶有路过的人,不是学生就是教师,僻静而又不失安全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邓校长眉头一皱,老大不高兴地发话了。

“选址的时候,还得你多帮忙,”陈太忠笑着发话,他现在已经习惯了,皇帝还不差饿兵呢,事情办得痛快,他是不会吝啬一点小钱的,而且他都给省委组织部长行过贿,倒不信这个小小的大学校长敢不收。

然而令他惊讶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,邓校长推来推去,坚决不肯接受这张卡,最后脸一沉,“你要是放下这张卡,这块地我还就不管了。”

你要敢不管这块地,你这个校长就别干了!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,可是话到嘴边,他还是硬生生地改变了主意了,“呵呵,倒是我想差了……这是文化人的事儿。”

“是啊,文化人的事,跟官场无关,”邓晖笑着点点头,又轻喟一声,“其实文化和官场,本来就不该搭界的嘛。”

“这句话说得漂亮,”陈太忠一抬手,啪啪地鼓掌两下,笑着发话,“那这样,我欠你个人情,有什么我能做得到的,你只管提。”

“素凤手机和凤凰科委,给我们解决十个……十五个就业指标,”邓晖的要求张嘴就来,现在正值学生毕业期间,不少人已经找到了接收单位,但是也有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在二梁上吊着——其中还有不少关系户。

对邓校长来说,这就是他最头疼的事儿——关键是这俩单位的名额,都是相当紧俏的,能拿到的话,也证明他这个新校长有面子有人脉。

后来说起这一刻,邓晖总是要捶胸顿足,“当时只觉得条件不错了,现在看起来……真的是冒了一把文人傻气。”

陈太忠的反应,是非常果断的,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现在的素凤手机厂和凤凰科委,都是一等一的难进,凤凰科委的一个编制,八万块都是关系价——还不是全额事业编。

但是对他来说,这完全不是问题,凭良心说,许纯良和蒋君蓉在人事上,卡得都是比较死的,尤其是蒋君蓉,根本不给人通融的余地——我照顾你陈太忠的面子了,别人的面子我该不该照拂?

这个坎儿是比较难过的,就像郑在富虽然是凤凰客运办主任,但自己儿子的工作关系,死活进不了交通局,因为那一年市交通局划出框框来了,全日制大学本科以下的,局里一个都不进——放一个就等于放一片。

可陈太忠是有信心的,因为此事涉及到了陈洁,副省长的面子,真能抵得上十五个人的名额,随便给点政策就啥都有了。

事实上,陈省长真要安排人的话,有的是好地方,开口要这样十五个名额,那就是为了大局,土政策什么的,都要靠边站,而下面人有了副省长的指示,也就好开口子了——不服气,你也找个副省长来打招呼。

敲定此事,他就打算去荆以远家报喜,不成想才走出校长办公室,就接到了吴言的电话,“刚才有新华社的记者在旁边,说话不方便……这马上饭点儿了,晚上一起吃饭?”

“晚上我有安排了,”陈太忠看看时间,还不到五点,“你找个茶社,我跟你能坐半个小时。”

“我想多跟你聊一聊,”吴言叹口气,“我也在外地,你也在外地……你都是在外省,哪里有那么多可忙的?”

“我真就有那么多可忙的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虽然这忙碌……看起来都没啥意义。”

“我刚才见蒋世方了,他许我一个市长,”吴言跟着苦笑一声,“搞得我有点不会做了……那就锦园大酒店茶社见吧。”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