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0章 前夜

第四千二百七十章 前夜

一秒记住

小白撒娇的样子,一点都不可爱啊,陈太忠真是很少见到吴言撒娇。

不过听说她不想就此离开,他心里也微微一松,刘望男说得还真不错,习惯的力量真的是巨大的,习惯了在哥们儿身边无忧无虑的生活,想要离开,那是需要点勇气的。

“其实我就是气急败坏地一说,”陈太忠心里得意,嘴上却是在甜言蜜语,他一探手,将小白揽入怀中,笑着发话,“正考虑怎么翻悔呢,还好,你也舍不得我。”

“找个地方轻松一下吧,”吴言低声发话,她的眼白有点微微发红,这是她动情的标志——事实上,别看她既抱怨夹在两个省长中间无所适从,又吃荆紫菱的飞醋,但她今天的心情,还是非常好的,半个正厅到手了。

所以她很想放纵一下自己,于是用略带点沙哑的声音勾引他,“我也可以穿丝袜……嗯,带网格的那种。”

“时间不早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被她的承诺说得食指大动,“但是……我真的还有事,你要真想庆祝的话,去湖滨小区等我吧。”

“唉,”吴言失望地叹口气,然而,想到太忠对自己的重要性,她双腿并拢,夹一夹腿间的肿胀,果断地做出了决定,“那好,我去……你什么时候能去?”

“怎么也得七点半以后了,”陈太忠盘算一下时间,“我争取尽快赶回去。”

接下来,他是要去荆家,通知下午的结果。待他赶到的时候,已经是六点二十了。

这两天由于老爷子做寿,荆涛包了门外一家不小的宾馆,只要是来看老爷子的。管吃管接送,想住还可以住在宾馆里。

所以陈太忠去荆家,就扑了一个空,除了荆涛爱人和她的两个娘家人。大部分人都去宾馆招呼客人去了,荆俊伟和荆紫菱兄妹俩也去了。

“小陈也赶紧去吧,”荆涛的爱人对小陈的态度,有所缓和,“我就是帮着看家呢。”

陈太忠很想告诉她这个好消息,可是看到她身边的那俩娘家人,终于按捺下了那番卖弄的心思——哥们儿就不要让嫉妒蔓延了,告诉小紫菱兄妹就够了。

然而赶到饭店,他才愕然地发现。估计用不着他通知了——邓晖就在现场帮忙招呼客人。

荆家兄妹也在走来走去地招呼宾朋。此刻的荆紫菱是格外地惹眼。以前她还仅仅以漂亮和聪明著称,现在则又加上了“易网公司老总”的光环,耀眼到令人不可直视。

不少年轻人面对上她的时候。连目光都不敢直视,扭捏得不成个样子。天才美少女的杀伤力,由此可见一斑。

陈太忠等了一阵,好容易等到这兄妹俩空闲了,上前招呼一声,“俊伟,我下午找到学校了,那边答应了,给你爷爷批块地……这两年趁老爷子身体不错,把房子盖起来。”

“刚才邓晖说了,”荆俊伟笑着点点头,“辛苦你了,不过你也不是外人,也是给你和紫菱的孩子挣家当呢……对了,怎么多给了十亩?”

“那十亩是感谢陈洁的,”陈太忠低声回答,“这件事是陈省长过问的,我多要十亩地给她……老爷子担个虚名,没问题吧?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,”荆俊伟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低声笑着回答,“没问题,每家十五亩都没问题,我荆家从来没有知恩不报的人。”

“一亩地可能花个三五万,”陈太忠索性将事情交待明白,“现在花点小钱,将来能站得住脚,你要不方便,钱我出了。”

“嘿,这才几个钱?”荆俊伟听说要收钱,先是一怔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跟白给的一样,百来万的事情,也值得你专门说一次……我买单了,妹夫你这面子,就值百来万了。”

“那回头盖房子,也归你管了,”陈太忠轻笑着发话,“我和紫菱都挺忙的。”

“没那美国时间,我只管出钱,”荆俊伟摇摇头,断然拒绝,“你俩要是忙不过来,让阿姨管好了,她挺会哄我爷爷的。”

他嘴里的阿姨,就是荆紫菱的母亲,他们兄妹俩的关系,那是没得说,但他跟后妈就是对不了眼。

“反正我是真忙,”陈太忠笑一声,抬手又招呼别人,“小李,小牛……来,我给你俩介绍一下,这是荆老的孙子孙女……”

合着李世路和牛晓睿也夹杂在人群中混了进来,两人站在大厅,正四处找施淑华一家子呢——要说这俩在恒北,基本上不打招呼,但是来了天南这陌生地界,两人就不由自主地凑到了一起。

这是为数不多的、几个需要陈太忠亲自招呼的主儿——真要说的话,他也算是荆家人,帮忙招呼来宾是很正常的。

李世路和牛晓睿此来,主要是抓新闻花絮来的,荆以远做为国内“硕果仅存的两位大师”,值得报道的东西真的不少。

遗憾的是,他俩来得太过单枪匹马了,而省外慕名而来的媒体,真的不要太多,所以他俩混不上亲朋区,只能在媒体区呆着。

这区域的划分,其实是为了交流方便,荆家招待的饭菜是一水儿的自助,来得早晚、坐在哪个区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李世路其实没兴趣跟牛晓睿说话,他甚至已经猜到,这女人没准跟太忠哥有一腿,可是眼下两人孤零零的没啥意思,所以一人端个盘子,坐在一张方桌边,一边吃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“荆以远这个祝寿,有点小家子气,”李记者一边往嘴里塞饭,一边含含糊糊地表示,“这么个小饭店,实在有失身份。”

“人家明天才是祝寿呢,今天就是敞开招待,”牛晓睿夹起一块黄瓜,蘸着酱嘎嘣嘎嘣地嚼着——她最近在减肥,“我看那个登记的册子,分好几册。”

两人正说着,又走过来两个年轻人,端着盘子在他俩身边坐下,埋头吃了几口之后,其中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抬起头,冲他俩笑一笑,“两位同行,哪个媒体的?”

李世路端起啤酒来喝,就跟没听到这话一样,要不说官二代就有这样的底气,不过牛晓睿却不能这么做,她淡淡地回答,“恒北导报。”

此情此景,她实在不能在中间再加上“经济”二字了,已经够丢人了……不是吗?

“恒北导报?”问话的年轻人讶异地重复一遍,然后微微一笑,“不太听说。”

“不太听说,你可以换个桌子嘛,”李世路听得就不高兴了,他《朝田日报》的名气,在恒北比导报大很多,但是出了省,导报的前面好歹有“恒北”二字,给人感觉不算弱。

听到别人说自己人的不是,李记者心里登时就有点不开心,于是官二代的脾气就发作了,“我俩在这儿吃饭,请你们来了?”

“你这人怎么说话呢?”另一个小伙子不高兴了,咽下嘴里的饭菜,抬头看他,“我地北晨报的,这是新华社的高老师……大家都是媒体人,不能好好说话?”

小伙子说《地北晨报》的时候,就很有点优越感——地北晨报的辐射面出了地北,在周边几省有点影响力,足可以傲视恒北导报。

而新华社的记者,那就更厉害了——起码有这个招牌,别人都要买账的。

“新华社,好吓人呢,”李世路冷哼一声,他才待继续说话,才想到这俩是冲着牛晓睿去的,心说我多什么的事,“牛总编是耶鲁大学毕业的,你俩谁有这学历?”

话还是很不含糊,但是仇恨已经转移了,他端起啤酒来继续喝酒——接下来我就看戏了。

“原来是耶鲁大学的高材生,”新华社高老师笑着端起酒杯,“小小的导报,倒也难得了,牛总编……咱们喝一个?”

这话说得着实轻佻无礼,想牛晓睿当初也是敢拿身份压陈太忠的主儿,她冷冷一笑,“想敬我……你是MBA吗?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高老师有点不高兴了。

“新华社就很大?”牛晓睿淡淡地扫他一眼,“劝你一句,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。”

“咦,我倒是奇怪了,”高老师的声音大了起来,他本来就是新华社的人,来媒体区混饭已经很砢碜了,看到一个美女记者,想要搭讪一下,觉得是很给对方面子了,不成想人家是如此的嚣张。

他觉得很没面子,也想吸引一下别人的注意,于是就放大了声音,周边都是媒体人,而新华社是媒体里的老大,他把名声打出去,也就不愁晚上寂寞了——媒体人里,还是很有几个美女的,“我新华社记者敬你一杯酒,就是冒犯你了?”

“我不想跟你喝,就是眼里没新华社了?”牛晓睿可不是善碴,也高叫了起来,她斜眼瞟着不远处的陈太忠——你要看着我受辱吗?

陈太忠将这一切看了一个端详,心里生出一点愧疚来——牛晓睿昨天可不是在湖滨小区住宿的,那是他女人们居住的地方,而牛主编只是他的炮友,不合适放她进去。

但是哥们儿的炮友,那也不是任人欺负的,于是他看一眼在远处喝茶的刘晓莉和雷蕾——你俩,帮我一把。

PS:?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