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1章 群起攻之

第四千二百七十一章 群起攻之

雷蕾还在犹豫,刘晓莉却是已经站起了身,走到了那张桌子前,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发话,“高老师,你今天喝得有点多了……早点休息吧。

“刘晓莉,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当家了?”高记者眉头一皱,刘晓莉文风犀利,是天南舆论界近年来冒出的新秀,所以他认识。

但他是新华社记者,远非什么天南商报这种三流媒体能比肩的,他也不是很将此人放在眼里,“我来,是为了报道荆老,你没这个资格。”

“我现在就宣布,取消你报道的资格,”刘晓莉沉着脸发话,都被精神病过,还怕个什么?尤其是陈太忠就在现场,“你可以走了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“你说了不算,”高记者犹豫一下发话,所谓话赶话没好话,见到一个野鸡报纸的记者跟自己得瑟,他也呛了,“你姓刘,不姓荆……我是代表单位来的,你代表的是什么单位?”

这话说得真是打脸,刘晓莉供职的《天南日报》本来就是社会性的媒体,刘记者虽然近期名声大噪,但是目前也不过是个差额事业编——就这都是拜托她的名声所赐了。

“她代表我省委文明办了,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,却是李云彤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头来了——事实上,没有人发现她是什么时候来的。

陈太忠看得也是有点愕然,不过再一想,文明办抓的就是精神文明,荆老是书法大师,百岁寿宴,文明办该有所表示。

傻大姐身着白色绣花短袖衫,米黄色一步裙,高挑的身材站在那里,给人一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,不过看到她修长圆润的双腿。陈太忠总是难忘去年春天的那一个晚上,两条丰腴的长腿大张着,她说……领导,你要深入群众!

“这是我们《商报》的记者,代表我们经贸厅的态度,”紧接着,又一个人站了出来。他冷笑着发话,“小伙子。饭你可以随便吃,这是自助餐……话不能乱说。”

我艹,这是……董瑜亮?陈太忠犹豫一下,才认出了面前这位,省委党校的同学,经贸厅的明日之星,好像才三十出头,就要惦记着往副厅走了。

“这种场合,你新华社的来捣什么乱?”又一个年轻人发话了。很不耐烦的样子,“老老实实地吃你的……荆老的好日子,不要随便折腾。”

这个人,陈太忠也似曾相识,大约是民政厅老大凌洛的秘书——嗯,民间有这百岁寿星,哪怕不是荆老。民政厅也该过来问候一下。

“行了,荆老的好日子,大家吃喝吧,”陈太忠终于出面发话,又看一眼那高记者,“你走吧。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“你谁啊?”那高记者早就热血上头了,只觉得一生遭受的耻辱,都没有今天的多,于是口不择言地发问,“你是荆家人吗?”

“太忠你跟他腻歪什么呢?”此时,又有人发话了,原来是一个漂亮的年轻男人从外面走进来。“撵走就完了,哪有那么多话?”

废话,我没你那么个老爹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纯良,那交给你了。”

“许主任你这……”高记者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,他是认识许纯良的,凤凰科委的业绩实在太逆天了,新华社也出过几篇稿子,所以他能认出科委的老大来。

甚至他都知道,许主任是省纪检委书记许绍辉的公子,别的说话的人,他不太清楚其身份,眼前这位,那还真是他惹不起的。

“不要这这那那的,”许纯良一摆手,略带一点不耐烦地发话,“太忠都让你走了,你怎么还不走?”

许主任的性子是外柔内刚,等闲不会跟人发火,不过他当科委一把手多年,所谓居移气养移体,谈吐之间,不经意地就带了一丝威严出来。

“太忠?”高记者轻声重复一下这两个字,下一刻,他的身体猛地一震,骇然地看向那个高大的年轻人,愣了差不多五秒钟之后,他一低头,抓起手边的手包,就匆匆离开了,连一个字都没说——这就是传说中的陈太忠了吧?

他没见过陈主任,但是从不少人嘴里听说过,黄家的明日之星,天南的地下王者,听说此人的脾气是相当不好——对了,好像还是荆家那个天才美少女的男朋友。

看到他掩面而走,陈太忠也就懒得计较了,而是扭头看向许纯良,笑嘻嘻地打招呼,“我说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你能来,我就不能来?”许主任直接顶他一句,然后才又发话,“荆俊伟跟我关系不错,而且我就在素凤手机,两步路的事。”

“素凤手机最近卖得怎么样?”陈太忠正好想了解一下。

“不怎么样,拼价格呗,”许纯良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“目前正在开发彩屏手机,看能不能扳回点市场……我在考虑放弃西门子模块,西门子在手机这一块,快撑不下去了。”

“别愁眉苦脸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拍他的肩膀,“红外测温仪,你小子赚了有两个亿吧?还装什么穷?”

“屁,毛利连五千万都不到,”许纯良直接爆一句粗口,“卖得倒是不算少,不过省里市里都说了,让我顾全大局,不许多赚。”

“这纯粹是有钱烧的,两个月赚五千万还少了?”陈太忠很无语地指一指他,“我们北崇一年下来也赚不了五千万。”

“你这没得比了,基础就不一样,”许纯良白他一眼,然后他似乎也发现,自己说话有点呛了,少不得又补充一句,“北崇有你在,想发展还不是很简单?”

“对了,你这个红外测温仪,可是来自于我的灵感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是不是该给一点创意费?”

“我给的你还少了?”许纯良不满意地哼一声,陈太忠初到北崇,他就支援了两千万过去——那是不折不扣的支援,跟拨款的性质一样。

不过呢,一世人两兄弟,这些也就没啥值得一提的,“现在天气转暖,非典的势头下去了,不少人认为,明年这个病毒,可能卷土重来,你怎么看?”

“怪不得压缩科委的利润,原来你是要图长久,”陈太忠反应了过来,明年非典再爆发的话,还有一波红外测温仪的需求,纯良现在想做牌子,那就要牺牲部分利益。

然而,在罗天上仙曾经的印象中,非典好像就折腾了一下,起码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,没再听说这么恐怖的事情,他仔细想一想,才认真回答,“不过这个你问我没用,我又不是医生。”

“我想囤点元器件,就像你囤积苎麻和煤炭一样,”许纯良也不客气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需求,“别人都说你预测能力强……你帮着预测一下。”

“我有个毛的预测能力,”陈太忠摇摇头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我认为没必要囤。”

“你这么说,那就不囤了,”许纯良点点头,他做事的随意性是很大的,然后他眼珠转一下,“其实我头疼的,还是素凤手机的发展……你也帮预测一下?”

“都告诉你了,我不会预测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然后鼻子**一下,“素凤手机,可是高新区控股,让那只骄傲的小母鸡去头疼吧……嗯,什么味儿这么香?”

“小公鸡炖蘑菇的味儿,”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,不是别人,正是蒋君蓉,陈太忠闻到的,正是她身上的香水味。

“进来还没吃饭呢,我先走了,”许纯良点点头,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。

“纯良你可是学坏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然后转过头来看身后的女人,“你不是明天才来吗?”

“明天来的话,就听不到你在背后嚼舌头了,”蒋君蓉沉着脸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原来给我起了这么个外号?”

“不关我事,是许纯良给你起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——兄弟就是拿来卖的,然后他就打算迈步离开。

“你要是这么走了,我就跟荆紫菱说,你调戏我,”蒋君蓉站在那里,淡淡地发话。

我说,好歹是荆老的好日子,你不至于这样吧?陈太忠眉头一皱,才待说话,猛地听到身后有人惊喜地招呼,“君蓉姐,你来了?”

打招呼的不是别人,正是李世路,他四下都找不到熟人,眼见蒋君蓉来了,真是喜不自胜,陈太忠听到这个声音,拔脚就走——小李,不愧哥帮你那么多次。

蒋君蓉见状,也没办法再找他的麻烦了,只能招呼一声,“勇生叔没来?”

“没来,我是代表媒体来的,”李世路笑着发话,浑然不知道自己曾经做了一个明晃晃的灯泡,“正发愁从哪儿弄点花絮呢,还好你来了。”

“花絮自然要找陈太忠,”蒋君蓉笑着摇摇头,然后她的眉头一皱,“这家伙还真有女人缘儿……那老女人又是谁?”

“那个……是我们恒北一个报纸的总编,”李世路顺着她的眼光看去,发现牛晓睿正笑眯眯地跟陈太忠交谈,禁不住有点微微愕然——君蓉姐这话说得,牛晓睿未必比你大吧?

事实上,他还是愿意帮陈太忠解释一二的,“这女人经常给太忠哥写软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