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3章 随心所欲

第四千二百七十三章 随心所欲

邓晖觉得自己开了眼,陈太忠却是觉得很无趣,无非就是走个形式罢了——盛宴过后,留下的只是不尽的空虚。

事实上,他正想着,是否要忘掉湖滨小区的那些人,陪小萱萱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——唐亦萱给人的感觉是雍容华贵,但是只有他知道,她的生命是如何地空虚和寂寞。

然而,这样是否公平?想到阳光小区里还有一个姜丽质,想到小丽质所期待的公平,他觉得自己……不能这么做。

而且炮友牛总编,也在期待着他的滋润。

总之,就是各种纠结和不舍,萦绕在他心头,而他还要考虑正宫的面子,不能折腾得太不像话,于是,在敬别人酒的时候,他自己喝得也非常痛快。

到了七点四十,他已经一瓶半五粮液下肚,就站起身告辞,许纯良和董瑜亮拉住他,还要继续喝,他晃着摆一下手,“那个啥,我还要处理工作,今天就到这儿了。”

“几点了,你处理个毛的工作,”许纯良很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给句痛快话,兄弟能不能做了?”

“我就是处理毛的工作,我的工作,一地鸡毛,”陈太忠打个酒嗝,晃晃悠悠向外面走去,“我的苎麻空手套白狼了,现在每公斤九块两毛五了……嘿,我挣了,但是我得卖出去。”

“这货就是投机倒把专家,”许纯良低声嘟囔一句,见太忠这副样子了,他也不好拦着,“尼玛……回头还得撺掇蒋君蓉找他。”

“太忠好像挺不开心的,”董瑜亮今天才接触上纪检委书记的公子,说话还是比较谨慎。

“也许是婚前综合症,”许纯良点评一句,“他马上要跟荆紫菱结婚了,不能过单身生活了,当初我也有点这个反应。不过他这个症状……比较严重。”

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,陈太忠走到宾馆房檐处,天上又下起了蒙蒙的小雨,看着细密的雨丝,他默默地点起一支烟来——今天还有啥事没做呢?

想了好一阵,也没想出结果,他才待迈步。身后有人拽他一把,扭头一看。却是李云彤。

“陈主任,有个情况,我要向你汇报一下,”傻大姐一脸肃穆地发话,“方清之送来了一份礼为荆老祝寿,是一块和田玉……说是工作繁忙,抽不出身来。”

“方清之是谁啊?”陈太忠先是眉头一皱,然后才反应过来,“哦。方应物他老爹,好了李主任,跟我上车细说。”

他俩说话的时候,旁边有人看着的,不过看到两人的表情,明显是李主任汇报了不好的事情,陈主任在头疼——是那种很正常的反应。

“这……不用上车了吧?”李云彤犹豫一下。“其实就是……方清之看起来没跟您当面道歉的意思。”

“上车再说,”陈太忠脸一沉,按开了奥迪车的遥控车锁,然后冒雨走下去开车,待车开过来之后,看到傻大姐还站在那里。他放下车窗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上车。”

李云彤怔了一怔,然后走过来开门上车,关上车门的时候,她果断地表示出自己的态度,“这个方清之。必须要处理一下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默默地踩下油门,在众目睽睽之下,消失在雨幕里。

李云彤还以为他找自己要说点什么,可是开了一阵之后,她发现老主任没有说话的意思,就禁不住问一句,“咱们这是去哪儿?”

“去我一个朋友家,她人不在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他今天是各种的欲火中烧,心里就生出一丝暴虐来,“今天晚上,你陪我睡。”

“可是……咱们说好了啊,”李云彤的脸色,登时就变得刷白,好半天才期期艾艾地发话,“春梦了无痕,老主任,我很感激你给我的**和快乐,但是你不能破坏我的家庭。”

“我后悔了,不行吗?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开着车,“我喜欢在你身上驰骋的感觉,喜欢看到你打开两条腿迎接我的快乐……嗯,其实我就不守信用了,因为我知道,错过了,就等于错过了生命中的精彩。”

李云彤默然,好半天,才轻叹一口气,“但是我不想,出轨……一次就够了,我要回家,老主任,请你停车。”

陈太忠充耳不闻,继续开着车,也不说话,直到转过一个路口,他踩一脚刹车,奥迪车缓缓地停了下来,“我今天喝得多了,对不住了,其实我是个说话算话的男人……下车吧。”

“你是个好人,”李云彤伸出手来,在他脸上轻轻地摸一下,又凑过嘴轻吻一下他的面颊,“可惜我年纪大了点,还有家庭……对不起了。”

车窗外的细雨,还在沙沙地下着,米黄色的一步裙,眨眼就消失在了夜幕下的细雨中,陈太忠放下车窗,点起一根烟来默默地抽着。

抽到一半,他将手里的烟头丢到车外,正待打火起步,不成想车门一响,李云彤打开车门钻了进来。

她手里有伞,但是小半边身子淋得有点湿了,绣花短衬衫紧紧地贴着胳膊,“太忠,我打不上车,你送我。”

“我这车是开往地狱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。

李云彤咬着嘴巴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三点之前,我得回家……你最好抓紧时间。”

“还是去我朋友家,先喝点什么吧,”陈太忠的心里满是暴戾的念头,但是他并不想强迫她,觉得还是讲点情趣的好。

“其实……”李云彤低声嘀咕着,“在车上也不错。”

陈太忠自是不会在车上,这里太憋屈了,而他所说的朋友家,正是林莹在湖滨小区买的高层,他有房间钥匙,而且林莹近期不在。

两人偷偷摸摸地上了电梯,才一进家,陈太忠就将李云彤的短裙拽了下来,把她抱进了卧室,然后又将她的内裤拽脱一条腿,小太忠蛮横地闯进了她的体内。

“哦~”李云彤低低地呻吟了起来,两条丰腴的长腿紧紧地夹住他的身躯,轻吸一口气,“等等,真的好大……我还以为,以后只能回忆了。”

“我想的也是只能回忆,但是云彤……我舍不得,”陈太忠前后挺动两下,就大力地动作了起来,“反正我就是个自私的人。”

“不,你不自私,你是我的上帝,”李云彤幸福地尖叫着,不住地挺动着下身,迎合着他的冲击,“太忠,多少个日夜了……我期待着你后悔,哦,是你后悔了,不是我后悔。”

傻大姐今天很是在状态,短短半个小时,她就登顶五六次,最后双臂双腿紧紧地缠在他身上,“太忠,我们这样是不对的,啊,再大力一点……真是通往地狱的列车。”

当小太忠口吐白沫缴枪的时候,李云彤抽泣了起来,下身却是在他的根部死死地研磨着,她不是名器,但关口处异常紧凑,弹力超群,“太忠,你放过我吧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“我本来想着,上次就是最后一次了,但是看到你没有半点流连,心里很不平衡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一边说着,他下身猛力地一顶,“为什么,我对你恋恋不舍,你却对我不屑一顾……为什么?”

“我要是再年轻十岁,就愿意陪你去死,”李云彤的眼角,有泪水流出,然后她用力抱紧了他,高耸的双峰,紧紧地挤压着那**的胸膛。

而她的双腿,紧缠着他的双腿,下身火热的甬道,紧紧地握着小太忠,“太忠,三点我回家,咱们还有五个小时。”

“后面院里,一大堆人等着我呢,”陈太忠缓缓起身,将小太忠从那紧凑而粘滞的甬道中拔出,“其实我今天有点情不自禁,本来不该再骚扰你的。”

“这真的是最后一次,”李云彤双臂紧紧地抱住他,不让他抽身离开,一双大眼睛迷离望着他,低声地呢喃着,“让我再好好看看你。”

“事不过三,最多再有一次,”陈太忠轻吻着她的眼皮,心里生出点歉疚来,自己心情不好,却是将已经打算上岸的李云彤又拽下了马,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,我还有事。”

“最后还有一次吗?”李云彤想一想,终于笑了起来,“也好,不过那一次,要由我决定时间地点。”

“没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从她身上抽身而起,“今天赶得紧了一点,最后一次,全听你的……还是有种冲动,叫不可自拔吖。”

“那就是三十年以后了,”傻大姐全身无力,却偏偏躺在**吃吃地笑,“到时候让你看到我的鸡皮白发,看你怎么不可自拔?”

“三十年以后,你依旧会很迷人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现在说这种话,根本不用打草稿的,一边说,他一边拍一拍她丰腴的大腿,“好了,收拾东西走人了。”

“全身软得要命,”李云彤躺在那里不想动。

“总比车震舒服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“快点啊,房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回来了……”

半哄半骗地把傻大姐喊下楼,又将她送到宿舍门口,年轻的书记才开始驱车回返,不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,他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。

老话说的泻火,还真是没说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