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6章 投其所好

第四千二百七十六章 投其所好

陈太忠笑得开心,方清之却是听得脸色铁青——很好笑吗?

儿子招惹到陈太忠,就已经是很不幸的事儿了,他这做老爹的倒好,直接得罪了黄家人,一时间,方市长真的是欲哭无泪。

当然,他这是无心之失,但是对黄家来说,“冒犯”二字,是铁铁跑不了的,闲得没事,咒黄老的孙女死亡——这事儿说大不大,可人家要是记在心上,那早晚是麻烦。

尤其令他感到郁闷的是,他跟何保华的掐架,根本是对方主动扑上来的,陈太忠没有表现出半点挑唆的意思来。

方应物你这家伙,坑爹很有一手啊——你妈坑完了我,你又坑我。

不管怎么说,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就马上诚恳地道歉,看也不看怪笑的那厮一眼,只是冲着何保华深深地鞠个躬,“何所长,对不起啊,想到点伤心事,一下没管住嘴巴,就冒犯了……还请您多多谅解。”

“你这个考虑问题的方式,我非常不赞同,”何保华也不会说“没关系”什么的,都是成年人了,一开口就咒别人老婆死,这是没素质的表现。

再加上方清之对方应物的态度,他也很反感,所以索性不理会了,“你跟太忠还有话?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您坐着,我就是来向太忠主任道个歉,”方市长哪里还有胆子再玩个性?马上就站起身来,笑着表示,“您二位继续聊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他表现得诚惶诚恐,王启斌却很自然,他招呼一声,“太忠,晚上有时间,一起喝酒?”

“怕是没时间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。“这次回来,还是比较匆忙的……大约等年底的时候,我就比较清闲了。”

他俩走了之后,陈区长和何所长又聊了有两个小时,眼瞅着接近五点了,两人才结束了谈话,陈太忠将何保华送到了天大附近的宾馆。自己掉头往回开。

开了不多久,他将车停在路边。然后冒雨打开车门,冲身后的一辆沙漠王子勾一勾手。

沙漠王子见状,缓缓地停靠在路边,车上走下了方清之和方应物父子俩,还有王启斌。

方清之走出茶社之后,并没有离开,而是坐在车里死等,其间还招来了自己的儿子,看到陈太忠和何保华上车。也不敢打扰,只能开车远远地缀着。

待见到陈太忠回转,他们也没有拦车的意思,继续远远地缀着——万一人家有别的事呢?

直到见到对方下车招手,他们才跟着停过来,方应物还嘀咕一句,“他怎么知道咱们跟着呢。这是平时亏心事做多了吧?”

“你再这么说,信不信我真的不管你了?”方清之冷哼一声——王启斌还在车上呢,我这个儿子,怎么这么不消停呢?

三人下车之后,王启斌就站在沙漠王子旁边,也不往前走。方市长见状,只能带着儿子,硬着头皮走上前,“太忠主任,你好。”

“什么事儿?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问,他要方清之放下架子道歉,对方也道歉了。这事儿就算揭过了——要是敢再为难东临水,姓方的就等着雷霆一击吧。

“听说您最近打算买房子?”方清之赔着笑脸回答,“建委那边,我有套房子正好要出手,一百六十平米,价钱好说了。”

嗯?买房子?陈太忠先是一愣,然后才想起,自己今天中午,曾经跟某个门房这么提了一句,一时间他有点哭笑不得,“方市长的房子,我怎么敢要?保不齐哪天就被‘我爸方清之’强抢回去了。”

方应物黑着脸,也不说话,倒是方清之抬手给自己儿子一记脑瓜,“干什么吃的?给太忠主任道歉啊。”

“太忠主任……对不起了,”方应物绷着脸,深深地鞠一躬,“我是小人得志,有点忘形,请您原谅我这一遭。”

“现在知道错了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他能感觉到,对方是格外重面子的主儿,但越是这种人,他就越要摧残对方的尊严,“我看你说得有点不情不愿。”

“我是心甘情愿地道歉,真的,”方应物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心里却是已经将陈家的祖孙三代咒了好几遍,“我年轻不懂事,您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哥们儿比你年轻多了,也没有像你这么操蛋过,陈太忠微微一笑,没话找话地找碴,“年轻还真是个好借口……那就是说,等我离开之后,因为年轻,你还可能再犯错误?”

我怎么可能再招惹东临水呢?方应物苦笑着摇摇头,“我再年轻,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,请你相信我……以后东临水的车,在我那里畅通无阻。”

“太忠主任你放心好了,”方清之不等陈太忠接话,紧跟着就开口了,“他再惹出这种事,无须你过问,我都不会答应。”

“希望如此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找方清之的麻烦,本来就是要让对方端正态度,此事虽然办得磕磕绊绊,但最终还是达到了目的。

“那这个房子……你什么时候要?”方清之微笑着发问。

哥们儿什么时候打算要你的房子了?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,中午我那么说,只是为了应付门房老头儿。

他才想说,这点东西我不稀罕,可是转念一想,就叹一口气,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这房子我真没打算要,不过不要的话,你们爷俩印象不深刻,痛过才知道嘛……还有就是老话说的,家和万事兴,我也是为你们好。”

噗……方应物听得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,方清之的眼角,不引人注目地抖动一下,然后才笑着点点头,“太忠主任年纪轻轻,道理却看得通透,多谢你这番苦心了。”

“那就这么说了,回头我安排人联系你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对了,多少钱?”

“买的时候不贵,一平米一千,就按这个价钱算吧,”方清之轻描淡写地回答,心里却是在滴血,这个位置和环境的房子,现在一平米三千,随便就出手了,考虑到是大户型,卖到四千都可能,每平米一千块卖,一百六十平米,损失了朝不多四十万。

“平价买卖就挺好,也不能让你赔本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探手跟对方握一下,笑眯眯地发问,“方市长还有什么指示?”

老子赔了血本了好不好?方清之气得心里暗暗咬牙,最少也损失三十万啊,而且别人给他这么个名额,没多有少也算一份人情。

然而,这个时候他是没办法计较的,不过也不能让对方就这么走了,于是吞吞吐吐地表示,“今天下午,我对何所长说话……不太注意……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转身向奥迪车走去,“何所长那个人,耳朵根子还是比较软的,交给我了……启斌老哥,回头聊。”

看着奥迪车缓缓驶离,方应物愣了好一阵,扭头看向自己的老爹,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那套房子……十六万就卖了?”

他不平衡啊,方主任目前自己都还只住着一套五十多平米的房子,十六万……他也出得起的,怎么就这么便宜了外人?

“你个小畜生,给老子闭嘴,”方清之想也不想,抬脚就狠狠踹了儿子一脚,尼玛,王启斌还在,你就这么说,是嫌坑爹坑得不够吗?

王调研员此来,是帮方家父子的,倒也不想让人误会自己打小报告,于是苦笑一声劝说,“方主任,何保华的耳朵根儿,未必有太忠说的那么软,陈太忠说好话和说坏话,效果差不多的。”

“这个小畜生,真是让我操不完的心,”方市长冲他笑一笑,“王处,今天是多亏你帮忙了,这份情谊我记下了。”

他这话说得情真意切,事实上,也确实如此,方清之毫不犹豫地甩一套房子出去,求的就是何保华的谅解——黄家的孙女或者没什么可怕,但是被黄家惦记上的话,随便什么时候使点小绊子,他方某人损失的,都不会是区区几十万。

陈太忠离开之后,给赵明博拨个电话,“老赵忙不忙?”

“陈老板只管吩咐,”赵所长在电话那边笑,“只要你有指示,我肯定不忙。”

“前一阵你说要买房子,买了没有?”陈太忠问一句,赵明博目前住的一套房子,面积只有七十平米,老赵却是还想把他奶奶接过去,买套大房子是刚需。

“丁总给了我一套房子,”赵所长干笑一声回答,这房子是丁小宁主动要给他的,但总还是承了丁总的情,陈太忠一问,他哪里敢不说实话,“过两天交钥匙……她没跟你说?”

“那就算了,我刚搞到一套房子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,赵明博一直很帮张馨的忙,而他没有怎么帮过赵明博,眼下有一套房子,就打算给了对方。

方清之的房子,好要,也不好要,他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得利,哪怕董飞燕或者张馨还缺少更好的居住条件,但是强行占一个副市长的房子,会带来一些麻烦。

可赵明博就无所谓了,尤其是赵所长还是王启斌的关系——陈某人的恶趣味,真是无处不在。

但是他没有想到,赵明博居然从丁小宁那里弄了一套房子,挂了电话之后,他轻叹一声:所谓的利益共同体,就是这样形成吧……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